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在中国落地生根

毛泽东与九疑山

毛泽东(1893-1976),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始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同时,毛泽东还是著名诗人、书法家。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出生于韶山。1914-1918年,他求学于湖南第一师范。毕业前夕,

中华文明光辉光耀,历史上汉唐盛世可说代表了那时天下经济文化生长的先进水平。但从明清之际最先,中国却日渐丧失了领先地位。1840年,鸦片战争发作后,西方列强相继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强迫清政府签署了一个又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中国今后一步步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国力日弱。民族危急存亡之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中兴也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不懈追求并为之矢志奋斗的目的与偏向。

最初,一批中国先进分子将实现民族中兴的希望,寄托在向西方学习上。先是以为国家身手落伍,武器装备不如西方,于是最先“师夷长技以制夷”,办工厂、修铁路、建水师,开展洋务运动。但1894年甲午战争的失败,迫使人们发现改制度比造器物更主要,于是学习西方君主立宪制掀起维新运动,便有了康有为、梁启超发动的维新变法,效果只举行百天就被顽固派损坏。随后又学习西方的民主共和制,继而发作了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党人发动的辛亥革命,但同样没有完成实现民族自力、人民解放的历史义务。可见,十月革命前,中国的先进分子已经意识到中国原有的封建专制制度太陈旧,应当用新制度将之取代,并试图通过走西方资本主义门路来拯救中国,但现实却证实,这条门路在中国行不通。

第一次天下大战是那时蓬勃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一场混战,造成跨越三千万人的伤亡,也令资本主义制度的坏处原形毕露。一战后期,俄国发作了十月革命,走出了一条人类从未走过的新路——社会主义门路,这给那时正在苦苦探寻国家和民族前途与出路的中国人民,带来了黑漆黑的希望。

十月革命确立了一个与以往任何社会制度都完全差其余崭新社会,而这个新社会的确立,归因于俄国的先进分子组织了一个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无产阶级政党,使革命有了顽强的领导核心,并将宽大工农民众集合在马克思主义旌旗下。很显然,没有马克思主义就没有十月革命的胜利,也就没有俄国社会主义的乐成,这自然对中国的先进分子发生了壮大的吸引力。

实在,在十月革命前,马克思主义已经最先传入中国。1899年2月至4月,上海广学会主理的《万国公报》延续刊登李提摩太节译、蔡尔康撰文的《大同砚》,在中国的刊物中首次提到了“马克思”的中文译名,其中说,“其以百工首脑著名者,英人马克思也”。厥后,资产阶级维新派梁启超和革命派朱执信等人,也都对马克思及其学说举行过零星先容。然则,那时的人们对马克思主义并没有加以特殊注重。

正如毛泽东同志曾说过的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十月革命把马克思主义从一种理论设想变成了现实社会制度构建,开创了人类社会崭新的生长门路。在这之前,虽然林林总总的与社会主义相关的主义和学说已经传入中国,但这些主义和学说对未来社会的构建,都是理论家纸上谈兵或理想式的形貌,没有固然也无法转变成客观现实。马克思主义与其余社会主义派别差别,不只有严密的理论逻辑和科学的学理剖析,而且可以指导革新客观现实,俄国十月革命后确立的新制度成为最好的例证,中国先进分子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也由此而生。瞿秋白曾经说过:“中国这样漆黑悲凉的社会里,人都想在生涯的现状开拓一条新门路,听着俄国旧社会崩裂的声浪,真是空谷足音,不由得不动心。因此,人人都要来讨论研究俄国。”(《瞿秋白文集·文学编》第二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248页)

1919年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使中国人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理想彻底破灭,五四运动随之发作。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苏俄在十月革命后,曾于1919年7月25日和1920年9月27日两次揭晓宣言,宣布破除沙皇俄国与中国签署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宣布放弃在中国的一切特权。于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先进分子竞相想法领会十月革命,信赖能从中找到救国救民的良方。

毛泽东就是在这一时期最先关注俄国的。1920年3月,他在给同砚周世钊的信中说:“我以为俄国是天下第一个文明国,我想两三年后,我们要组织一个游俄队。”(中国革命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编:《新民学会资料》,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65页)同年8月,他还与何叔衡在长沙提议了俄罗斯研究会,“以研究俄罗斯一切事情为宗旨”(同上,第354页)。刘少奇也回忆说:“在共产党发生以前,马克思主义也传到中国来了,我就是在1920年(共产党发生的前一年),看到了那样的小册子。早年听到过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厥后看到无政府主义的小册子,又看到马克思主义的小册子。此外,另有一个最大的事情,就是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这个革命把全天下想要革命但又没有找到出路的人都惊醒了。特别是在中国,我们那时感受到了亡国灭种的危险,但又不晓得朝那里跑,这一下就有设施了。”(高志中编:《向党旗宣誓——老一辈革命家入党的履历》,人民出版社2019版,第18页)

十月革命后,一些履历过辛亥革命的民主主义者,也最先感知马克思主义真理的气力,意识到中国只有走这一门路才有前途。林伯渠在辛亥革命时曾介入策动湖南自力,后又加入了“二次革命”,担任岳州(今岳阳)要塞司令部顾问,“二次革命”失败后被迫逃亡日本,加入孙中山建立的中华革命党,回国从事反袁流动,后又加入1917年否决北洋军阀段祺瑞的护法战争,这样一位追随孙中山从事民主革命的先驱,最终选择了信仰马克思主义。他在自述中说:“从同盟会起到民国建立后十年中,自己亲自加入了每个阶段的民族民主的革命斗争,经过了若干的挫折失败,也流尽无数志士的鲜血,然而反动势力仍然是此起彼伏地统治着中国,政局的澄清总是那样遥远无期。虽然对于造成这种形势的真正缘故原由还不完全领会,但总以为不能再重复已往所走过的门路,应该从痛苦的履历中试探出一条新路。”“在俄国的十月革命中我获得一些新的启示,知道了劳苦民众要获得解放只有推翻资本主义,知道了无产阶级是革命的基本动力,这个阶级的解放事业是与全人类的运气血肉相关的。”(《林伯渠自述》,《人物》1982年第2期)

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获得普遍传播,自然离不开一批革命先驱者竭尽全力的宣传推介。1918年11月,李大钊在《新青年》上揭晓《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热情讴歌十月革命。1919年5月,他又在《新青年》上揭晓《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系统地先容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陈独秀也先后揭晓了《劳动者的觉悟》《谈政治》《社会主义指斥——在广州公立法政学校演讲》等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批判空想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正如昔时一份文献所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历史是很短的,至今不外三年左右。可是一面由于受了国际资本主义的榨取和俄罗斯无产阶级革命的影响,他面由于先驱者的起劲宣传,竟使马克思主义能在最短时代蓬勃起来,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日益增添起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建党以来主要文献选编(1921—1949)》第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版,第70页)

1920年3月,李大钊在同邓中夏商议后,在北京大学组织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这是中国最早的一个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整体,也是李大钊把“对于马克斯派学说研究有兴味的和愿意研究马氏学说的人”联合起来的最初实验。同年11月17日,研究会在《北京大学日刊》上登出启事,声明:“本会叫做‘马克斯学说研究会’,以研究关于马克斯派的著述为目的。”(《邓中夏全集》上,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161页)启事中还登出了十九个提议人的名字。这十九个提议人,厥后险些都成了共产党员。1920年5月,陈独秀提议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探讨社会主义学说和中国社会革新问题。8月,在这一研究会的基础上,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正式建立。10月,李大钊、邓中夏等在北京建立了“共产党支部”。随后,董必武、陈潭秋、包惠僧等在武汉,毛泽东、何叔衡等在长沙,王尽美、邓恩铭等在济南,谭平山、谭植棠、陈公博等在广州,以及日本、法国的留学生和华侨中,相继建立了共产党的早期组织。马克思主义的种子,最先在古老中国的大地上绽放出光耀之花。

第一次天下大战后受十月革命影响,许多国家建立了共产党,德国、匈牙利等资本主义国家还曾一度发生过无产阶级革命,确立过苏维埃政权。但马克思主义最终没有成为这些国家头脑的主流,而在离其诞生地十分遥远的中国,获得了普遍传播,真正落地生根、开花效果,这除了马克思主义自己是严密的科学之外,还与中国特殊的文化传统有很大关系。艾思奇曾就此做过精炼叙述:“中国民族和它的优异传统中原本早就有着马克思主义的种子。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社会,曾是中国历史上一切伟大头脑家所共有的理想。从老子、墨子孔子、孟子,以至于孙中山先生,都希望着天下上有‘天下为公’的大同社会能够泛起。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以马克思的科学共产主义的理论为滋养料,而从中国民族自己的共产主义的种子中发展起来的。”(艾思奇:《五四文化运动在今日的意义》,《新中华报》第26号,1939年4月28日第6版)

马克思主义虽然发生于西方,但不只属于西方,而是属于全人类。许多中国人在接触和领会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后,不只不感应生疏,反而有一种似曾相识甚至一见如故的感受,从而激活了中华民族优异传统里原本就有的追求和憧憬大同社会之基因。加入过辛亥革命的吴玉章在回首自己头脑转变时曾说:“社会主义书籍中所描绘的人人平等、祛除贫富的远大理想大大地鼓舞了我,使我联想起孙中山先生提倡的三民主义和中国古代天下大同的学说。所有这些器械,在我脑子里交织成一幅未来社会的优美远景。”(《吴玉章文集》下册,重庆出版社1987年版,第1058—1059页)正是由于中国特殊的国情与文化传统,促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引起了普遍的头脑共识,诞生了中国第一代马克思主义者,并且在他们的影响和率领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稳定的信仰。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这个历史大潮中,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一个勇担民族中兴历史大任、一个必将率领中国人民缔造人世事业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应运而生”。也正是由于有这样一代又一代的坚定信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扎下根来并结出丰硕的功效,使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缔造了人类历史上亘古未有的生长事业。

(作者:罗平汉,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共党史教研部主任)

让彭德怀落泪的铁原阻击战——志愿军第63军朝鲜战争的铁血军魂

美军、英军、法军、比利时军、菲律宾、南朝鲜军、加拿大军……黑头发,黄头发、红头发,蓝眼睛、白皮肤,志愿军63军在历史上从未见到过这样五花八门的战场对手,但在朝鲜战场却见到了。   侦察机、歼击机、轰炸机;装甲车、坦克车、自行火枪……,63军从未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