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彭德怀落泪的铁原阻击战——志愿军第63军朝鲜战争的铁血军魂

毛泽东与九疑山

毛泽东(1893-1976),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始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同时,毛泽东还是著名诗人、书法家。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出生于韶山。1914-1918年,他求学于湖南第一师范。毕业前夕,

美军、英军、法军、比利时军、菲律宾、南朝鲜军、加拿大军……黑头发,黄头发、红头发,蓝眼睛、白皮肤,志愿军63军在历史上从未见到过这样五花八门的战场对手,但在朝鲜战场却见到了。

  侦察机、歼击机、轰炸机;装甲车、坦克车、自行火枪……,63军从未见过敌方有这么多的新式武器,但在朝鲜战场上眼见了。

  美军骑一师、英军皇家陆军、加拿大“王牌”旅……,63军从未见过这么多的“王牌”军队,但在朝鲜战场上遇到了。

  战场交锋的了局若何呢?不管敌人的装备再好,国籍再多,“王牌”再强,都无济于事,蓝眼睛、黑皮肤、黄头发一切败在了63军手下,14106具“团结国军”尸首躺在了朝鲜战场;17042名敌人被63军击伤;1011名敌人成为63军俘虏。63军在朝鲜打出了国威。

  铁原阻战,七千勇士血染沙场。这是63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凶猛、最残酷的战斗——铁原、涟川阻击战。

  抗美援朝之初,我军横扫多国军队如卷席。《韩国战争史》站在敌方的态度做过这样的评价:“历史性的仁川登陆作战乐成后,国军和联军提议总攻,以破竹之势前出到韩满国境,胜利的气焰到达了极点。就在这时候,祸从天降,遭到中共军大兵团的进攻,战局发生了逆转。我军不得不冒着朔风雪寒,饮恨周全退却。接着,于1951年1月4日不得不把首都汉城易手给了敌人”。然而,经由“3次战争”后,多国军队虽损失惨重,但已发现我军装备落伍,供应难题,每次进攻作战只能延续7至10天,敌称之为“星期攻势”,特别是越过“三八线”,运输线延伸,补给加倍难题的弱点显著露出出来。

/wp-content/uploads/2020/8/yMbqei.jpeg插图

铁原区域卫星地形图

毛泽东意识到这一点,他在给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电报中指出,在敌我技术装备悬殊、特别是我无空军掩护的情形下,“我军做战争性大迂回,一次笼罩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到达扑灭义务”。而我军住手攻击后,敌人会行使摩托化装备和炮兵、坦克兵、航空兵灵活快、火力强的优势,迅速反扑,给我军造成被动。

  第五次战争第二阶段我军歼敌23000多人后,向北转移,设计将战线稳固在“三八线”四周。但那时,我军对敌情估计不足,担任掩护的军队未能很好地控制要点迟滞敌人。“团结国军”集中的4个军共13师的军力组成的“特遣队”以摩手化步兵、炮兵、装甲兵在航空兵掩护下,迅速反扑,1951年5月27日攻占了汶山、永平、华川、富平里一线。

  28日,美军第1军、加拿大旅、南朝鲜第9师、南朝鲜陆战第1团突出冒险,占领了金谷里、汉南川一线,直逼铁原、涟川。铁原以北的志愿军后方基地危在旦夕。危难中彭德怀又一次想到了63军。于是,63军历史上最悲壮的阻击战最先了。

  28日17时,彭德怀电令63军迅速在铁原、涟川区域组织防御,坚决阻止敌人进攻,掩护兵团主力和伤员转移。下令指出:“敌人追击性进攻的很快,……无志司兵团下令不得放弃”。19兵团也死令63军“不惜价值,坚守阵地,阻止敌人进攻,无上级下令禁绝退却。”

/wp-content/uploads/2020/8/zQZ3If.jpeg插图(1)

  63军面临的事态相当严重。“团结国军”在63军准备防御的正面集中了4个师共47000人,备有1300门火炮,400辆坦克,又有空军的支援。

  而63军仅有包罗60炮在内以240门火炮,军队已延续作战一个多月未获得弥补,粮弹供应严重不足。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伤员天天只能喝一碗炒面汤。历久高强度行军作战,睡眠不足,体力消耗很大,只管上面有敌机轰炸,后面有敌追兵,但军队稍一住手流动,立刻响起一片鼾声。据我军铁原阻击战后第4天观察纪录:“第5次战争后,军队中96%的人患营养缺乏症,体重下降,94.4%的人患下肢麻木,肌肉痛、夜盲、肠胃炎等病。”在这种情形下,要把装备精良、又多于63军3倍以上的敌人阻击在阵地前面。而且阻击时间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至十五天,义务的艰难水平可想而知。

  但63军面临生死的磨练,毫不退缩,向兵团和志司保证,坚决完成义务。

  6月1日,美军在坦克的先导下,分多路提议攻击,63军阵地一片火海。战斗第一天,彭德怀司令员3次电话询问战况,令63军不惜一切价值顶住敌人的进攻势头,敌人进攻一次一次凶猛,63军抵制一次比一次顽强,最惨烈的战争场面一幕幕出现出来。

  在涟川地带187师不足3公里的防御面,敌集中两个师的军力,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逐次增添军力,以整连、整营、整团的军力轮流打击,有的阵地被敌人攻占后,又被63军夺回,形成了拉锯战。

  战斗最凶猛的是187师561团3营守卫的涟川山口,这是通往我军纵深阵地的必经之地。美军王牌骑1师5个步兵营,4个炮兵营,11辆坦克、5辆装甲车,提议了凶猛的进攻。

  3营官兵顽强抗击,第一天毙敌300余名,俘敌1名,守住了阵地。越日晨,敌两个营在8辆坦克支援下,提议8次打击,集中攻击3营7连阵地,经凶猛战斗后,7连伤惨重,敌浑水摸鱼。

/wp-content/uploads/2020/8/NVfAFf.jpeg插图(2)

  6月3日破晓,美军一个团的军力在炮火掩护下从左翼突进,切断了3营与友军的联系。尔后,又直插3营背后,将3营笼罩。情形万分危急,为保留有生力量,傅崇碧军长下令3营转移。但营长罗金友示意与阵地共存亡。

  鏖战中,罗营长发现一个连的敌军向9连、7连阵地之间突入,贪图切断两个山头的联系,立刻将全营仅有的7名能灵活的战士集中起来还击。就在敌人将要冲上9连2排的山顶时,战士赵长主、王维章实时赶到,连扔30多枚手榴弹,将敌人打下去。此时,敌人发现阵地上只有两名战士,便大摇大摆往上冲,两名战士将手榴弹打光后壮烈牺牲。敌人占领2排阵地,从7连、 9连之间突入,两个连孤军奋战。

/wp-content/uploads/2020/8/MRramy.jpeg插图(3)

  情形越来越危急。3营部与团指联络中止,与各连联络中止。营部和各连都在各自为战。

  美军从两侧笼罩了7连,指导员赵满增带伤指挥战斗。并用机枪猛扫敌群,20多名美军一命鸣呼。赵满增三处负重伤。最后,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wp-content/uploads/2020/8/z6ZV3a.jpeg插图(4)

  此时,与上下失去联系的3营部,由罗营长、温教导员的组织仅有的18人,用石头、铁锹、刺刀与敌拼命。7连、8连弹药殆尽,所有与敌展开了肉搏战,3营面临全营覆灭。官兵视死如归,战死为止。关键时刻,支援军队赶到,击退突入之敌,接替了营防御,幸存的3营勇士撤出战斗。

/wp-content/uploads/2020/8/mAfiEn.jpeg插图(5)

  此战,3营抗击了数倍于已的敌人十余次进攻,坚守阵地4天3夜,毙伤敌1300余人,为稳固我军一线防御立下了惊天之功。战后,军向导含泪将一面“守如泰山”的锦旗授予该营。

  189师在种子山的防御战,也进入了白热化。多国军队集中3个团提议猛攻,后美25师又加入战斗。种子山阵地众寡不敌,被美军占领。又被189师夺回。再次被美军占领,坚守阵地的官兵,所有阵亡。

/wp-content/uploads/2020/8/AFvy63.jpeg插图(6)

  师预备队投入战斗,师直属队投入战斗、师机关勤务职员投入战斗。一线战斗连队所有拼了刺刀。

  566团以3个营轮流作战,各营伤亡过大已不成建制,暂且将营编成连,连缩成排,排并成班,继续战斗。前沿军队的连排干部多数阵亡或负伤,许多连队都由班长和老兵指挥战斗。

/wp-content/uploads/2020/8/ZfUJBj.jpeg插图(7)

  防御战的第3天,566团陷入重围,2营、3营不成建制;567团1营失去战斗力,第2营4连尚有50人能加入战斗,5、6连已无建制班、排,3营2个连只剩20余人,1个连还剩70人;565团失去联系,情形不明;师勤务营幸存的60人,正在战斗中。在全师危难之际,师政委向军讲述情形时没有请求支援,只建议在死后组织第二道防御阵地。189师全师官兵已刻意与阵地共存亡。

  志愿军司令部和兵团强行下令189师撤出战斗,由188师接替阵地。于是,188师又续写了63军悲壮的英雄史诗。6月5日,敌人凶猛地向563团1连2排防守的207高地涌来。2排3面受敌,背后是悬崖绝壁。在生死眼前,副排长李炳群率领人人冷静应战,将敌放至20米处,冲锋枪、步枪一起开火,成捆的手榴弹抛向敌群,延续打退敌人的两次进攻。敌不甘心失败,又用炮火凶猛地轰击,并把坦克开到2排阵地前举行直瞄射击。阵地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wp-content/uploads/2020/8/nuiYNj.jpeg插图(8)

  这时,2排只剩下8人,他们面临数倍于已的敌人,越战越勇。共产党员何成玉跳出工事,端起机枪,打退从西北面冲上来的敌人。其他几名战士密切配合,也打退另外两股敌人的进攻。他们与上级和友邻的联系已经中止,陷入敌人的重围,更严重的是弹药将尽,突围已不可能。563团曾多次组织打击接应,均未乐成。

  下昼,敌人又提议进攻,在悬崖边防炮洞内,副排长李炳群对另外7名战士发动说:“最后的磨练到了。我们是志愿军的钢铁英雄,是大功团、钢铁营、猛虎连、特功排的战士。现在我们的阻击义务完成了,可是被敌人笼罩了,我们要宁死不屈,绝不能给祖国人民难看,要让敌人知道中国人民是硬骨。我建议,用最后一粒子弹祛除敌人。然后,跳崖!”战士们激昂地回覆:“坚决欠妥俘虏!我们宁死不屈!”敌人的炮停了,步兵又冲了上来。八勇士冲上阵地冷静冷静地瞄准射击,一枪祛除一个敌人。当子弹所有打尽,敌人涌上阵地时,八勇士高喊着“胜利属于我们!祖国万岁”纵身跳下了悬崖。

  八壮士跳崖,与昔时狼牙山五壮士同享英名。论缘份八壮士与五壮士还有着“支属”关系。1993年6月10日,我到北京军区某红智囊加入纪念会,巧遇63军首任司令杨成武和五壮士中唯一的幸存者葛振林,并得知葛壮士昔时是杨司令的手下,10多年后,杨司令老军队又涌现出八壮士,正可谓英雄军队壮士多。

  八壮士跳崖后,李炳群、崔学才、张秋昌、何成玉、孟庆修5人壮烈牺牲;翟国灵、侯天佑、罗俊成3人被崖下丛密的树枝托住,于当晚带伤穿过敌人封锁区,一步一步地爬回了自己的军队。

  八壮士在6小时鏖战中,共打死一百多个美国鬼子,用生命和鲜血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谱写了气壮山河的壮烈诗篇。

  在1连鏖战207高地的同时,左邻8连在255.1和200高地,也谱写着一曲壮歌。

  8连陷入了敌人的笼罩。连长郭恩志冷静指挥,以模范行动影响全连。他端着冲锋枪,从一排到二排,又到三排,边指挥、边战斗,誓死不向敌人投降。在他的影响下,战士们个个宁死不屈,在四面受敌的逆境下,坚持战斗两小时之久。敌人干着急,靠近不了阵地。

  军长傅崇碧得知8连的情形后,立刻下下令:“一定要把8毗邻出来,哪怕一个人也要接下来。”但两次支援,均未乐成。敌人已形成铁壁合围。天黑,郭恩志组织人人掩埋义士,清点弹药,做出了突围决议。用全连仅有的13发子弹,一枚反坦克手雷,从敌较微弱的西面跳崖突围乐成。

/wp-content/uploads/2020/8/7VVfei.jpeg插图(9)

  这次战斗,郭恩志发扬军事民主,巧妙地部署军力,灵活灵活地指挥,以伤亡16人的价值,取得歼敌800余名的绚烂战果。战后,8连立团体一等功。郭恩志荣立特等功,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呼,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自由自力勋章”。厥后,金日成和毛泽东都希望能见到这位传奇英雄,郭恩志3次受到金日成的亲热接见,4次见到毛主席。

/wp-content/uploads/2020/8/A7nYVf.jpeg插图(10)

  敌人对63军的进攻越来越凶猛,重磅炸弹和凝固汽油弹,将63军阵地变成了火海,阵地上几乎没有生物存在,战斗减员越来越多,63军伤亡已达7232人。

  得知这一新闻,19兵团指挥部震惊了!志愿军司令部震惊了!

  但我军尚未完成整个部署,抽不出军力支援63军。最后兵团司令杨得志尽最大努力,从兵团机关召集500名官兵增强63军。

  63军靠顽强的意志、靠血肉之躯,拼死抗击着,3天、5天、8天、10天……,63军整整抗击了12天,“团结国军”15100多具遗体倒在了63军眼前,终于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义务,使我军后方基地物资和伤员所有平安转移,主力在纵深形成了顽强防御,敌人黔驴之技,住手了进攻,双方形成了僵持态势,5次战争以志愿军的胜利而竣事。

  战后,彭总栉风沐雨地赶到63军,探望一线下来的军队,面临昔时太原攻陷“双塔寺”要塞,兰州拿下“窦家山”的英雄军队,彭总落泪了。他动情地说:“你们打得好,打得好!你们吃了不少苦,我们牺牲了不少好同志,祖国人民忘不了你们,祖国和人民谢谢你们!”战士们被感动的热泪盈眶,用哽咽的声音高喊:“祖国万岁!”当彭司令员得知有的连队只剩下一两个人时说:“给你们补,给你们补些老兵,能接触的老兵。”不久,彭总从昔时他的老军队第一野战军第一军调了4500余人编入63军;并调来了大批的武器、装备和食物,以资鼓励。厥后,彭总多次赞美63军在铁原、涟川防御战中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打出了中国人的志气。

  63军英烈永垂不朽!祖国没有遗忘你们!人民没有遗忘你们

泉源:简历史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转载,若有侵权请实时联系我们删除!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在中国落地生根

中华文明光辉灿烂,历史上汉唐盛世可说代表了当时世界经济文化发展的先进水平。但从明清之际开始,中国却日渐丧失了领先地位。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西方列强相继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中国从此一步步陷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