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降书出芷江

他是湖北籍中将,国家主席称呼他为“老班长”,1940年他在河北结婚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湖北籍中将詹才芳的故事。 詹才芳将军 詹才芳可谓是开国中将中的传奇人物,他1927年即参加黄麻暴动走

【环球网报道 记者鲍宇雁 实习记者 刘征宇 梅旭航】日本的战败了局显而易见。

自从1931年九一八事情,到1945年,中国军民的抗日战争进行了14年,使日军70%的陆军和近1/3的水师深陷在中国战场不能自拔,共毙伤俘日军150余万人。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以宣言的形式,揭晓了《中美英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通告》,要求日本政府立刻宣布所有日本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日本政府对此意见纷歧,日本主战派以种种条件为理由主张周全拒绝《波茨坦通告》。7月28日,宰衡铃木贯太郎在记者会上说:《波茨坦通告》只不过是《开罗宣言》的旧调重弹,日本政府以为通告并无任何主要价值,只有对他置之度外。

日本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付出了价值。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第一颗原子弹,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进攻日本关东军。8月9日,毛泽东揭晓《对日寇最后一战》的声明,令八路军、新四军向日军发动周全反扑,同日,美军在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

8月15日上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今后,友邦各战区划分举行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芷江缘何成为受降地址

在日本投降当日,我国将芷江确定为接受日本投降的地址,现在,芷江城郊七里桥舞水河畔,矗立着一座大理石雕砌的牌楼,这是华夏大地上唯一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建筑物——受降纪念坊,被人称作中国的“凯旋门”,在它不远处,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

/wp-content/uploads/2020/8/UzQ77n.jpeg插图
/wp-content/uploads/2020/8/vMbyUj.jpeg插图(1)

1945年8月20日,我国加入受降事情代表先后抵达芷江。在这里, 侵华日军副总顾问长今井武夫并在投降备忘录上签字,于具有执法意义的南京签字前,解决了中国对日受降的所有实质性内容。

芷江,地处湘西边陲,有“西南门户、黔楚咽喉”之称,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此地三面环山,舞水奔流,便于机场的隐藏和战机的出击,是屯兵驻守,修建机场的理想之地,昔日的晒谷场,逐渐扩建为机场。这块湘西南偏于一隅的山间盆地,在抗日狼烟燎燃的时刻,成了保密的重点,通常涉及芷江机场空军作战及战果的报道, 都以“红岩机场”“湘西基地”“湘西某地”等代号取代。作为仅次于昆明空军基地的远东盟军的第二大军用机场,对于战略灵活和平安警卫十分有利。

1945年4月,日本侵略者为了打开攻占陪都重庆的大门,妄图争取芷江空军基地,集结8万余军力分三路合围芷江,史称“湘西会战”。历时两月,我军打得日军狼奔豕突, 损失惨重,最终日军彻底溃败,这是中国人民八年抗战中的最后一次的战场。那时美国《纽约时报》揭晓评论说:“芷江会战胜利佳音,可视为对日战争转折之表示”。湘西会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扑阶段。从日军角度而言,选择芷江作为受降地,某种水平上是一种取笑。

8月18日,中国政府在湖南芷江成立了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筹备处,8月21日至 23日,中国政府在芷江举行了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史称“芷江受降”。

日落芷江

有人曾说,中国抗战始于宛平卢沟桥,终于芷江七里桥。在这两座桥之间,泛起了同一个关键人物——今井武夫。在卢沟桥,今井武夫担任陆军少佐、驻北平大使馆陆军助理武官。他在1960年代写就的回忆录,开篇即是回忆七七事情,1937年7月7日,由于日军的挑战,卢沟桥事情发作。今井武夫举行了驻北平日本报界记者发布会,将七七事情的新闻以日方口径公布于世,贪图掩饰日军挑起侵略战争的事实真相,罪行累累。1944年10月初任中国派遣军副总顾问长,为他的芷江之行埋下了伏笔。

1945年8月21日,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副总顾问长今井武夫一行8人,受岗村宁次指派,乘坐岗村宁次的专机抵达芷江。飞机的机翼和机尾处,挂有象征投降的白布条,这架象征着日军投降的专机,在芷江停留时代,成为中国很多人留影的靠山。今井武夫一行下机后,坐上挂有白旗的专车。在中方士兵荷枪实弹随行下,在日方投降代表进入和走出受降会场。

/wp-content/uploads/2020/8/yIjqem.jpeg插图(2)

这是一个木质结构的西式平房,会场前的空地上挂起了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屋内以木栅为界分器械两区,东区墙上挂有孙中山画像,上方是“天下为公”四个大字,左右则是“革命尚未乐成,同志仍须努力”的字联。画像前的几张桌子,此时铺上了雪白的桌布。

/wp-content/uploads/2020/8/yuuQJr.jpeg插图(3)

所有的新闻记者似乎都处在一种异常的兴奋之中,集会未最先前,集会室里有过一度杂乱:“记者席完全被外国记者和他们带来的打字机占领,而打字机‘哒哒’的声音立刻盖过了来宾的嘈杂。

受降会场格外庄重。日方投降代表在收支会场,今井武夫等日方投降代表向中方和美方代表深深鞠躬,我方不必还礼。

/wp-content/uploads/2020/8/reemU3.jpeg插图(4)

受降过程中,今井武夫一直在使用“息兵”取代“投降”。他的这番亮相立刻引起中美代表的警醒,我方代表怒斥道:“日本天皇已下诏接受《波茨坦通告》执行无条件投降,你在口头报告中用‘息兵’取代‘投降’一词,殊为不妥,特予以纠正。”随后促使今井等人交上身份证明,验明今井武夫正死后,日方献交侵华日军军力分布图,并在投降备忘录上签字,接受载有各战区日军投降详细划定的备忘录。

凭据影像纪录,三位日本投降代表神色焦虑、悲痛,日军中佐顾问桥岛芳雄坐下之后,一直用手巾擦头上的汗。1976年,今井武夫在回忆录中这样形貌他自己的心情:“为了顾全日本军官最后的体面,我们乘用的MC机是借用总司令官的专机,它饱经战争魔难,不仅漆皮脱落斑驳,而且满布弹痕,越看越以为寒酸,着实也是万不得已。这就很自然让我想到安倍贞任向接待他的源义冢所诉说的诗句(源义冢是日本平安时代的武将,曾征讨安倍贞任,安倍贞任战败投降,被杀):饱经岁月苦,线朽香横斜。且顾残衣甲,褴褛难掩遮。战败的我们,前途犹如堵着一座漆黑的墙壁,消除不尽绝望的伶仃和不安的心情。” 据他回忆,介入此次受降的日方飞行员松原喜八,在芷江时每次用餐都哽咽难食。

正是八年狼烟起卢沟,一纸降书出芷江。停留52个小时后,战败者们离开了芷江。

受降仪式那天,芷江城内的街道上,爆竹渣积了好厚一层,人们的欢欣险些到达疯狂的水平。《宁远日报》的记者易君左在报道中写道,“远方的天空另有晴朗的一角,阳光下西方的米公山头,奇怪的是,另有雨,可是在东方的云幕上泛起一道七色彩虹。”

这时,他身旁的一个外国记者伸出拇指,说:“中国的虹,中国的佳兆”。

参考资料:

1、彭杨.不忘初心,弘扬抗战精神——芷江抗战受降的历史价值[J].科教文汇(中旬刊),2018(07):20-21.

2、日本受降:为什么选择芷江?[J].军事文摘,2015(19):68-71.

3、吴和平,吴建宏.中国战区对日受降的三个环节[J].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23(03):112-116.

4、吴和平.论芷江受降的历史职位——与卢彦名等商讨[J].三峡论坛(三峡文学·理论版),2018(03):47-53.

5、纪录片《大抗战》

泉源:作者:环球网

让彭德怀落泪的铁原阻击战——志愿军第63军朝鲜战争的铁血军魂

美军、英军、法军、比利时军、菲律宾、南朝鲜军、加拿大军……黑头发,黄头发、红头发,蓝眼睛、白皮肤,志愿军63军在历史上从未见到过这样五花八门的战场对手,但在朝鲜战场却见到了。   侦察机、歼击机、轰炸机;装甲车、坦克车、自行火枪……,63军从未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