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天张国焘头脑就巨变,两河口集会履历了什么?

面对敌人的侵略,如果整个国家全体投降,下场将会如何?

看了这个问题的回答,我感到震惊,到现在了这些回答的民众心理竟然跟9.18事变时,日本侵略者板垣征四郎说的话差不多。 1931年,板垣发动9.18前对师团干部的讲话说:“从中国民众心理来说,安居乐业是其理想,至于政治和军事,只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种职业。在

张国焘自1931年到鄂豫皖苏区任中央分局书记,在红四方面军徐向前等将领的鼎力相助下,革命形势发展很快。有人形象地比喻说:那时中国革命的中央就是两个山头:一个是井冈山,一个是大别山。前者的向导者是毛泽东,后者就是张国焘。张国焘虽然到鄂豫皖苏区时间不长,但他资格老、口才好,有组织能力。这两大苏区都曾发展到十万红军。无论是在鄂豫皖,照样在通南巴,张国焘都是说一不二。他已经习惯于发号施令,不习惯屈居他人之下。现在与中央齐集了,党内论资历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张国焘。在两河口他与毛泽东会晤,虽然相敬如宾,却没有什么心里话好谈。为了摸中央的底,他专程问周恩来:中央红军有多少人?周恩来有意往多里说:有三万(现实不足两万)。张国焘脸上显露出自满的神志,说:我们有八万。从这时起,张国焘的热情,就已经大大降了温。

/wp-content/uploads/2020/8/eieeEz.jpeg插图

陈昌浩回忆:“张国焘在前面开两河口集会,打回来个电报,内容大意是情形不妙,可能是说中央红军人数不多,埋藏很久的篡党头脑可以公开了。

/wp-content/uploads/2020/8/uqUVRb.jpeg插图(1)

短短的几天集会,张国焘的头脑为何发生这么大的转变?一、四方面军之间人数和实力的差距确是张国焘野心膨胀的一个缘故原由,但若是简朴地把长征中的这场大破碎归罪于此,未免把错综复杂的党内矛盾和斗争看得过于简朴化了。必须指出,在一、四方面军会师之前,张国焘和四方面军的指挥员们,都真诚地希望中央红军的到来,能扭转晦气局势,使革命摆脱困境。陈昌浩回忆:“大概在(1934年)8、9月里,那时向导上知道敌人已在进攻中央苏区。我到后方以后,和张国焘、向前同志常谈这件事,天天晚上注重收听中央的新闻,注重打到了那里,以决议自己的行动。确实心里有些不安,沉不住气了。那时中央红军有十三万人,搞了那么多年,效果照样离开了。我们怎样办?这个头脑一直没有说明过。商议的效果,人人以为不能死守川陕(通南巴)苏区。与其等敌人压过来被迫退出,不如自动退出。找一个有利区域保存实力,守候时机。”以是当一方面军靠近懋功,与四方面军即将会师的新闻传来,人人都极其兴奋。陈昌浩亲自在墙上写大口号,“庆祝三十万红军大会师”。徐向前在旁边冷笑,说:“哪有这么多红军?你这样宣传还兑现不兑现?”当张国焘在两河口见到一支疲惫不堪、装备破烂的中央红军时,原来的希望险些破灭了。其言谈口吻也从一个朝拜者转为收容中央的东道主。

/wp-content/uploads/2020/8/EjEVri.jpeg插图(2)

更令张国焘不能容忍的是,中央政治守护局局长邓发找他商议在四方面军中确立守护局事情系统的事,要求张国焘先容守护局的干部到四方面军中去,确立自力的政治守护局事情系统,并调四方面军中的警卫员交他培训,然后再回到原职。张国焘大为反感,这岂不是要对他和四方面军的高级干部举行监视吗!他一口拒绝了邓发的意见,即是告诉中央:四方面军的内部事务,中央不得过问

战报214,我们蜀国的卫将军廖化已经到了98岁高龄

玩《三国志11》战报214,我们蜀国的卫将军廖化已经到了98岁高龄,应该退居二线,颐养天年了。 公元266年12月11日,丞相樊建顺利被救回来了,如今已经回到许昌城了。之前被魏军俘虏的蜀将关彝也逃脱了,回到许昌城。蜀汉皇太子从益州运粮已经抵达许昌城外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