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雄师攻打安南3次都失败,为何明朝却能一年清剿安南?

明朝有个大太监,虽权势滔天,但一生正直廉洁,死后特批建显忠祠

明朝有个大太监,虽权势滔天,但一生正直廉洁,死后特批建显忠祠 导语:在古代封建社会中,有一个职业非常的特殊,那就是皇宫里的太监,尤其是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他们的权利也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每个朝代中都会出现宦官当权的现象,其实也就是皇帝对于他们

安南,古称交趾,先秦时期为百越支下骆越的分部,秦始皇南征百越后,交趾归入中央王朝总揽隶属象郡局限,自汉至唐,交趾始终处于中原王朝直接统治之下。唐朝末年天下大乱,豪雄并起天下英雄尽逐中原,中原九州陷入了五代十国混战的局势,而此时置于南汉领土内的交趾在丁部领的率领下打响了自力之战,并建立了大瞿越国,自此,交趾安南始终作为一支自力于中央王朝势力之外的附属国而存续于世,并延续至大清王朝的消亡。

面临中华故地的安南,中原王朝岂非从未动过收回的心思?其实事不尽然也。先后统治中原的元明两朝曾以伐国之战的态势开启过统一战争,光蒙古雄师就曾3次大规模的攻打过安南,而明朝却也提议过清剿安南乱党的灭国之战,然而,让人恐慌不已的是,蒙古三次征伐安南却以惨败收场,明朝却仅凭一战而定乾坤。

蒙古雄师三征安南

蒙古人对安南的大规模军事征服行动有三次。第一次是1257年秋,也就是折戟钓鱼城的蒙哥汉时期。三万蒙古雄师水陆并进,直捣安南国都,而在此之前,蒙古汗国派遣了两名使者招降安南,但被安南所拒,安南国王陈日煚不仅拒绝了蒙哥汉的招降,还将其中一名蒙古使者斩首,这就导致了蒙古人攻入安南后,安南国都遭到了血腥屠城,整个安南险些沦为焦城碳土。

/wp-content/uploads/2020/8/7F3Anm.jpeg插图

被蒙古人打得大小便失禁生涯不能自理的安南君臣逃窜到荒岛上做了一段时间的土著后,安南人不得不屈服在了蒙古人的淫威之下,但对蒙古人的野兽暴行憎恨至极,加持发端于漠北草原的夷狄入主中原,世代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安南人自然打心底里瞧不起纵横天下无敌手的蒙古骑兵,蒙古人的军事胜利虽然短暂征服了安南,然而,今后安南国王却对元朝阳奉阴违,甚至完全不予剖析。

于是,忽必烈在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以镇南王脱欢为帅,统领雄师50万向安南提议了凶猛的进攻,面临来势凶猛的元军,安南国王陈日烜以其堂兄光道王陈峻为行军统帅,据关以守提兵接应,元军一起所向无敌直下油板隘、富良江,连克安南水陆联军进抵河内,安南大北,安南国王陈日烜率众退入高山密林以小股游击军队袭扰元军。

由于蒙古人远征战线过长,且崎岖崎岖的庞大地形加剧了后勤辎重的运输难题,加持元军攻入河内时时值酷夏,蒙古军队体力最先严重透支,且军中瘟疫肆虐、疫病伸张,蜂起蝶涌的抗元武装给予元军的频仍袭扰让蒙古人片晌不得休息。

在这种情况下,蒙古军队死伤成片,士气严重降低,统帅镇南王脱欢不得不下令元军全线退却,安南军逮住时机一起尾随追杀,元军死伤惨重暴尸荒原者不能计数,安南绝地反杀一举击溃了元军的进攻。

蒙古军队仓皇溃退至潭州后,忽必烈怒不能遏严令镇南王脱欢和左丞相阿里海涯率十万雄师力图一举平定安南,元军在镇南王脱欢和左丞相阿里海涯的统帅下,对外号称50万雄师再度开启了南征之路。

由于吸取了前不久元军惨败的深刻教训,脱欢和阿里海涯制订了“定点消灭”、“铁壁合围”的稳扎稳打的目标,元军水陆并进,连下老鼠关、陷河关、茨竹关,斩首四千、获船百余,安南震骇。

/wp-content/uploads/2020/8/eyUnYr.jpeg插图(1)

面临元军这种“清乡扫荡”、“犁庭扫穴”式的战法,安南海内武装化整为零继续沿袭游击战的战争指导方略不停骚扰敌人,同时,安南水军集中优势军力切断张文虎率领的水上粮草补给线,而另外一支由徐庆统率的海上粮草补给舰船遭遇风暴不得不退回琼州。至此,可以说是客居安南的十万元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险地。

昔时四月,镇南王脱欢和左丞相阿里海涯率军北撤,安南国王陈日烜向天下提议了对敌决战的总动员令,三十万散兵游勇在国王的招呼下沿路伏击元兵,元军损失惨重,十万雄师尽皆命丧沙场,镇南王脱欢死里逃生荣幸逃窜回了中原,元朝对安南的灭国之战至此以凄切的失败收场。

明朝征安南之役

忽必烈虽三征安南以流血漂杵的惨烈价值而凄切谢幕,但同样是对安南的征讨,大明帝国的不俗显示却又是另外一幅光景。

明建文元年(1399年),安南权臣胡季犛杀陈废帝自称太上皇,并立其子胡汉苍为帝,同时胡季犛放肆诛杀陈朝宗室,陈朝皇嗣陈天平荣幸逃走,同年,朱棣起兵造反登位为帝,史称“靖难之役”。

而此时的安南与占城间发作了猛烈的混战,敌我双方杀的昏天黑地,明太祖朱棣为了确立东亚朝贡系统,遂派遣使者前往两国从中调停,但胡季犛篡权的阴谋事实并未被明朝政府察觉,特别是在靖难之役后,明太祖登位上位不久,胡汉苍以陈朝子嗣灭绝为由向朱棣上书请求封爵安南国王,朱棣不明就里便奏其所请,胡汉苍在谣言的掩盖下,摇身一变成为了安南国的国王。

但也就在胡汉苍上书后的次年,陈朝王嗣陈天平转道哀牢(老挝)进入明朝向朱棣揭露了胡汉苍父子诛杀王室、欺君罔上的罪行,朱棣闻听勃然震怒对胡汉苍父子发出了严肃的申斥,并决议派兵护送陈天平归国即位。

/wp-content/uploads/2020/8/Jb63Qr.jpeg插图(2)

1406年,明朝派镇守广西都督佥事黄中领五千士兵,护送陈朝“前国王孙”陈天平回国即位,但让明军和朱棣本人意想不到的是,轻举妄动的篡权者胡汉苍父子居然在大明和安南的界限处截杀了明朝五千官兵,同时还一刀砍下了陈天平的脑壳。

朱棣雷霆震怒先后以朱能、张辅为“征夷大将军”统兵号称八十万兵分两路直逼安南,安南胡氏父子自恃地形险要据关死守,明军所过之处严令士兵不得烧杀抢掠滋扰国民,同时,明军主力军队“文工团”沿途鼎力宣传胡季犛父子的行为是“肆逞凶恶,虐于一国”,并列出胡氏“两弑前安南国王以据其国”、“贼杀陈氏子孙宗族殆尽”、“淫刑峻法,暴杀无辜,重敛烦徵,克扣不已”等二十大罪,然后明朝军队又打出“吊尔民之困苦,复陈氏之宗祀”的旗帜。

经由明朝官兵的政工宣传,安南国民获悉了胡氏父子篡权祸国的真相后,纷纷倒戈投入了明军旗下,并努力充当向导鼎力协助明军吊民伐罪的正义行为,明军一起高歌猛进直捣河内荡平安南,俘获胡季犛、胡汉苍父子。

由于陈朝唯一的王室子嗣被胡氏父子斩杀,陈朝正统彻底绝后,且时值安南国民数千人上书言:“安南国本交州,愿复古郡县,与民更新”(《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全书·后陈纪·简定帝》),朱棣遂复改安南为“交趾”,并在安南设置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安南故地脱离中华400多年后再度并入中原一统。

蒙古雄师攻打安南3次都失败,为何明朝却能一年清剿安南?处长就从国际背景、师出名号、兵源问题三个方面考察元明两朝对安南用兵了局迥异的尴尬局势。

国际背景

安南自1225年由陈煛建立“大瞿越国”至1294年孛儿只斤·忽必烈驾崩,时代短短69年间内,陈朝履历了陈日煚、陈日烜两代英主的勤勉治理,“大瞿越国”国力蒸蒸日上。政治上增强中央集权、开科取士、制订律令,经济上兴修水利、激励生产、袭击豪强,文化上推行“喃字”,提升民族自力意识,军事上执行“出则为兵入则为民”的全民军事系统,并先后征服占城和哀牢,确立了中南半岛的霸主职位。

/wp-content/uploads/2020/8/UBbuUb.jpeg插图(3)

此时的陈朝可谓国势如日中天,虽然处于强势崛起的陈朝于1257年遭遇横扫天下无敌手的蒙古人的痛贬,但蒙古征服者并没有彻底扑灭陈朝流亡政府,更没有肃清陈朝境内的如火如荼的反抗势力,安南在陈朝流亡政府的率领下接纳小股偷袭骚扰战术搅得蒙古人鸡犬不宁,甚至拿下河内的蒙古士兵在陈朝流亡政府小股军队的袭扰下闭上眼皮的瞬间就有丢掉脑壳的危险,殷实的家底,辅之以小股游击袭扰的计谋,蒙古人即便三征安南焉有取胜之理?

而放眼望去,待到大明帝国的军团席卷安南时的1406年,陈朝170多年的统治已如行将就木的老人走入了生命终点的尾声。此时的陈朝内有权臣胡季犛的肆意弄权垄断朝政,外有地方豪强势力的尾大不掉,民间更是陷入了农民起义不停的泥潭沼泽,陈朝的至此险些陷入了半瘫痪的态势,朱棣以雄兵南扫悖逆天命的篡权者胡季犛父子,可谓是狼吞虎咽、气吞四海,安南平定自然玩弄于拍手。

师出名号

在蒙古汗国甚至厥后的元朝历史上,蒙古人的天性就是嗜好杀戮,他们崇敬强者踩低弱者,用成吉思汗的话来说:“人生最大的快乐在于四处追杀你的敌人,侵略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财富,然后听他们妻子儿女的痛哭声”,对于蒙古人来说,或许这就是他们民族血液里流淌的残忍嗜杀的野狼特征。

因此,蒙古人对外发动侵略战争很少考究师出有名这套中原人习用的手法,即便出师前打着的旗帜也大多较为牵强,在他们看来谁的拳头大谁才是这个天下的主宰,因此,蒙古雄师每逢出征耻于中原人的那套“假慈悲”,纵马驰骋、弯刀所至不降即死便成为了他们的座右铭,而蒙古人也将这套“国家恐怖主义”在对外战争中运用的淋漓尽致。

/wp-content/uploads/2020/8/JrMvYf.jpeg插图(4)

自然,对于安南这样的弹丸小国,蒙古人也是没有什么理由可讲的,更没有将这群世居南蛮之地的安南人放在心上,而从蒙古雄师于1257年首次南征陈朝的屠城显示来看,显然安南人在他们的心目中都算不得人,更不用说与元朝执行的“四等人”政策相提并论了。

也正是由于蒙古雄师这种野蛮粗暴蹂躏人权的行为,蒙古人的第一次南征虽然在战争层面上取得了重大胜利,但却就彻底打服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民族远未到达目的,而从厥后蒙古雄师三次惨败于安南如丧家之犬的仓皇北撤来看,师出无名的攻伐之战,最终导致了蒙古军队在安南全民皆兵的围攻袭扰下最终以惨败收场的方式黯然落下帷幕。

相比较蒙古雄师狂野的残暴行为,大明帝国的精英锐士从上至下都极为考究此次出征的名正言顺。早在明军雄师出征安南国前,明成祖朱棣警告出征将领“毋养乱,毋玩寇,毋毁庐墓,毋害稼穑,毋盗取货财,毋掠人妻女”(《明史》),强调大明作为“吊民伐罪”的威武之师的严酷军纪。

而待到大明军队进入安南境内,明军将士连发数道檄文呼吁胡季犛父子的行为是“肆逞凶恶,虐于一国”,并历数胡氏“两弑前安南国王以据其国”、“贼杀陈氏子孙宗族殆尽”、“淫刑峻法,暴杀无辜,重敛烦徵,克扣不已”等二十大罪。

安南臣民在明军秋毫无犯的军纪楷模下和明军普遍宣传的统战工作中,纷纷看清了胡季犛父子篡权乱国的恶毒嘴脸,很快无数越人“厌胡氏苛政,罔有战心”,明军在安南国民的向导下一起所向无敌直捣黄龙。

兵源问题

元军与明军征伐安南却终以两种悲喜色彩收场,除了上述两个主要原因外,另有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在于兵源问题。

/wp-content/uploads/2020/8/3Mj2Iv.jpeg插图(5)

蒙古军队三次南征,其兵源大多来自于北方的汉蒙混杂身分,将这两种差别民族杂糅一处不仅无法提高军队战斗力还徒增军中内部的罅隙,更要命的在于战士皆来源于北方,尤其是蒙古族士兵长年世居漠北高原,身体素质耐寒持久却经不起丝毫酷暑湿热,而安南属于典型的高温多雨热带季风天气,整年365天始终处于高温湿热的“桑拿天”,以难以顺应作战环境的兵源出征安南,且不说水土不服的问题,待到蚊虫肆虐、疾病伸张再辅之以高温湿热的温床,纵横天下的蒙古雄师即便欲战想必连马鞍都抓不稳了吧?届时何以御敌冲锋?

而反观明朝对安南的征伐,明军此次召集的兵源主要来自与安南毗邻的云贵两广区域,而这一带的天气虽不及安南炎热难耐,但每逢夏日所至,高温时热的天气条件也丝毫不亚于安南区域,且明军参战的主力军队基本皆由汉家儿郎组成,单纯的民族身分再配合过硬的环境顺应能力,安南指日可下,似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故此,倘若将元朝与明朝征安南的叠加因素作比较,在大明帝国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一战自然能够定乾坤,而横扫天下的蒙古骑兵在损失天时地利人和的颓局下,即便成吉思汗复生生怕也难以拿下安南了吧?

参考资料:《明史》、《大越史记全书》等

往期精彩内容

海兰泡大屠杀,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发作的时刻,清朝为什么不管?

珠峰谈判,尼泊尔:没登过珠峰敢谈划界?数月后这个壮举秒杀对手

鸿门宴,范增为什么不潜伏刀斧手砍了刘邦?苏东坡一语道出玄机!

突击步枪是当今的发现?南宋的这款神兵利器将你射成刺猬没商量!

汉王朱高煦谋反后被俘,一记旋风腿绊倒明宣宗朱瞻基,什么结果?

历史可以复制吗?答案是可以,只是方式不同而己。 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依据吗?有,明成祖朱棣一家便是一例。 朱棣影视剧照 朱棣是朱元璋的四皇子,当年被封燕王,驻守在北平那个苦寒之地,整天和蒙古人打交道,守卫着祖国北疆。可是这个彪悍的民族总是不消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