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密使一号”惊天大案:台湾级别最高的中共卧底

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的战地情人:到哪都带着,为了娶她曾打算离婚

艾森豪威尔在1915年毕业于西点军校,1944年任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晋升为五星上将,1952年当选了美国第34任总统,1956年再次竞选获胜,蝉联总统。他在任职的8年时间里,美国社会经历了战后最安定,最繁荣的时期。1969年3月28日他在华盛顿因心脏病去世,享年78岁

/wp-content/uploads/2020/8/7JRzYf.jpeg插图

/wp-content/uploads/2020/8/JfQ3Yr.jpeg插图(1)

1950年6月10日,台湾当局以“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对“国防部中将顾问次长”吴石将军等四人执行死刑。这就是震惊天下的“密使一号”大案,又称吴石案。2010年,水师大连舰艇学院退休干部黄楫接受笔者独家采访,追忆昔时“虎穴藏忠魂”的前因后果,讲述他的舅爷吴石将军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英勇殉国的感人故事——

弃暗投明,成为将军级“余则成”

黄楫小时候,舅爷吴石将军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吴石1894年出生于福州螺洲吴厝村,1911年,他努力投身辛亥革命,与少年密友吴仲禧一道在福州加入福建北伐学生军。他在武昌准备军官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前后受业4年,与白崇禧为同期同砚,后由福建省政府选派日本炮兵学校、日本陆军学校留学深造,学成回国任国民党陆军大学教官,顾问本部第二厅处长等职,1936年2月授陆军少将。黄楫回忆,舅爷吴石一生追求进步,追求真理,追求灼烁,抗战时代,他读过毛泽东的《论持久战》等军事著作,在武汉珞珈山听过周恩来的演讲,还同叶剑英等人有过来往,他对共产党的主张深表赞许,认定他们代表着未来中国的发展方向。

1947年夏,20岁的黄楫高中毕业考取了清华大学,暑期到南京探望时任国防部史政局局长的舅爷。吴石将军对这位外孙异常重视,极为关爱,他热情接待了黄楫,还派一辆吉普车,拉着黄楫在南京市各处景点游览旅行。更令黄楫难以忘怀的是,在南京停留时代,舅爷多次与他促膝长谈,谈到政局和国民党的溃烂,吴石将军深为憎恨地说:“眼下政界异常漆黑,许多人热衷于争权夺利,营私舞弊,甚至是祸国殃民。国民党已是病入膏盲,无可救药,说什么整治纲纪,他们从上到下都烂透了,他们怎么能整到自己头上?说什么民主自由,平民百姓讲话,他们基本不想听,也绝不会听,有良心的人只好远离政界,才是出路。”谈到学生开展的反蒋运动,吴石将军深表同情,“学生们生事是有原理的,他们反饥饿反内战反专制,追求民主自由解放有什么错?恰恰在他们那里才气看到未来中国的希望……”吴石将军激励他:“追求灼烁,追求进步,做一个正直的有益于祖国和人民的人。”正是在舅爷的教育和影响下, 风华正茂的黄楫一心憧憬革命, 进入清华大学后, 便加入了共产党向导的学生会, 先后担任交通商铺治理委员会副主席、学生膳团副总膳委等职务,并名誉地加入了共青团。

那时黄楫还不知道,就在那次南京之行不久,1948年春夏之间,吴石将军通过中共地下党员吴仲禧的先容隐秘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举足轻重的将军级其余“余则成”。他行使职务之便,稀奇是行使与许多手握实权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师生之谊,为我党提供了许多极为主要的军事情报,为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的大获全胜立下汗马功劳。南京解放前夕,白崇禧和陈诚决议把国民党国防部保留的500箱主要军事秘密档案资料运往台湾,此时吴石得悉自己将出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于是,他以福州“进则返京容易,退则转台便捷”为理由,建议将这批秘密密件暂移福州。吴石赴福州上任后,不仅加速了福建的顺遂解放,而且还把这批绝密文件完好无损地交给了解放军,为厥后开展的镇反运动立下首功。

“密使一号”,毛泽东赞美“虎穴藏忠魂”

1949年8月14日,吴石将军突然接到台湾发来的急电,蒋介石下令他克日携带家属赴台湾。接电后,吴石与单线联系的中共华东局向导人吴仲禧见了最后一面,吴仲禧厥后在回忆录中写道:“他告诉我,福建绥靖公署使命已经竣事,他已被调任国民党国防部次长,要到台湾去任职。我曾请他思量,到台湾去是否有把握,若是不去,也可以就此留下,转赴解放区。他坚决示意,自己的刻意已经下得太晚了,为人民做的事太少了。现在既然另有机遇,小我私家风险算不了什么……”赴台前,中共华东局给他的代号是“密使一号”。

到台湾后,吴石很快升任“国防部顾问次长”,被授予中将军衔。由于蒋介石对台湾的中共地下党组织举行血腥镇压,吴石与地下党组织的联系被切断。1949年10月和11月解放军攻打金门、舟山群岛严重受挫,攻占台湾比原先预计的加倍困难了。为尽快取回吴石将军掌握的主要军事情报,中共华东局向导决议派历久在上海、香港从事情报事情的女地下党员朱枫(又名朱谌之)赴台与吴石将军联系。

1949年11月27日,朱枫从香港抵台,与华东局台湾事情委员会负责人“老蔡”取得联系。一个星期后,吴石在寓所隐秘接见朱谌之,向她提供了一批绝密军事情报的微缩胶卷,内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舟山群岛和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军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剖析;水师基地舰队部署、漫衍情形;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等。这批主要情报迅速由基隆经香港通报到中共华东局情报处。其中,几份主要绝密军事情报专呈北京毛泽东。当毛泽东听说这些情报是一位隐秘女特派员赴台从一位国民党上层人士“密使一号”那里取回时,立刻夸奖说:“这位女特派员和那位‘密使一号’都好醒目哟。”嘱咐有关向导:“一定要给他们记上一功!”毛泽东还即兴挥笔,在一张红竖格信纸上写诗赞美:“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吴石将军先后与女联络员朱枫隐秘会晤6次,陆续传回大批主要军事情报。就在朱枫完成使命准备返回大陆之际,1950年2月2日,与朱枫联系的“老蔡”被捕,供出了她。台湾当局立刻封锁了台湾所有出岛的空中、海上航线。危急关头,吴石将军冒险为朱枫签发《稀奇通行证》,派知己副官聂曦上校护送她乘机飞往国民党还占领的舟山。

不久,叛变的“老蔡”又供出了吴石,蒋介石异常震怒,立刻下令逮捕吴石将军,并在其寓所搜出他亲笔签发给朱枫前往舟山《稀奇通行证》的有关书面材料。这样,台湾当局不只摸清了失踪多日的朱枫去向,也拿到了吴石“起义罪”的主要证据。于是吴石被捕,朱枫被国民党军警从舟山抓回台湾。受该案牵连的人有:吴石的妻子王碧奎,总务处外交科长聂曦上校,前“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中将等一大批人。此案一时震惊海峡两岸。

1950年6月10日下昼,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等4人被押往台北马场町刑场,执行死刑。临刑前,吴石将军写下一首遗言诗:“天意茫茫未可窥,悠悠世事更难知。生平殚力唯忠善,云云收场亦太悲。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后人将吴石将军誉为“职位最高的‘隐藏’战士”。

告慰英灵,周总理临终不忘台湾的老朋友

1973年,还在“文革”时期,周恩来总理力排众议,在毛泽东的支持下,由国务院追认吴石将军为革命烈士。1975年12月20日,周恩来总理在病危临终之际心中有许多悬念,他动情地说:我党不会遗忘在台湾的老朋友,其中,他稀奇提到有两位台湾老朋友不能遗忘,一位是张学良将军,另一位就是已经牺牲了的吴石将军。吴石的夫人厥后获释出狱,定居于美国。她病逝后,在世纪之交的一个日子里,其后人将吴石配偶二人的骨灰遗骸一起奉回大陆合葬。

现年83岁的黄楫一直以舅爷五十将军为楷模,把“追求灼烁,追求进步,做一个正直的有益于祖国和人民的人”做为自己一生践行的座右铭。(厡载《党史纵横》2010年12期,作者刘永路)

中共中央进驻北平后,杨开慧的哥哥给主席写信希望能进京工作,主席复信“不要有任何奢望”

1950年5月上旬,我从中央团校第二期结业,分配到当时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政治秘书室(后改为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协助处理群众给毛泽东的来信,直到1966年6月。 毛主席非常重视人民群众的来信,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指定他的政治秘书田家英负责处理。后来,由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