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天外宝物

历史为何再次选择了西安?向西看

文 / 王继成 从西安向西看:欧亚大陆是全世界陆权国家最多、人口最多的大陆,一旦实现资源的陆路串联,整个世界的经济格局将发生巨变。 1877年,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其著作《中国》一书中,把“从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中国与中亚、印度间以丝路

1922年,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发现了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在考古学界激起了轩然大波。在这座没有被盗墓者惠顾过的陵墓中,堆满了大量奇珍异宝。

/wp-content/uploads/2020/8/Yruiiq.jpeg插图

在一个宝箱中,卡特发现了一件华美的胸甲,上面用金、银及种种宝石装饰,其中胸甲上的一只圣甲虫最为细腻,卡特注重到了圣甲虫身上的一块类似果冻的黄绿色宝石,这块宝石的内部似乎还在发光。那时卡特以为,这是一块上好的玉髓——一种常见的石英矿物。而正是这块被以为是通俗矿物的宝石,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一直“纠缠”着科学家们,为它的身世正名。

一块宝石引出的问题

时间流逝,距图坦卡蒙陵墓被发现过去了10年,英国地理学家帕特里克·克莱顿在埃及和利比亚界限的沙漠中举行科考。在茫茫沙漠中,克莱顿和同伴艰难跋涉,他停下脚步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的沙丘上有一些闪闪发亮的器械。他捡起那些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器械一看,原来是一些玻璃状的碎片。他仔细端详,这些碎片看起来似乎很眼熟。搜索脑海中的影象,他想起这些碎片像极了图坦卡蒙胸甲上的那块黄绿色宝石!这样的瑰宝克莱顿自然收入了自己的包中,带回去研究。

两年之后,克莱顿的研究结果终于出炉了,他以为,图坦卡蒙的宝石和他在沙漠里发现的玻璃状碎片是同一种器械,它们都是一个已经干枯的富含石英的湖泊中的沉积物。

/wp-content/uploads/2020/8/RRbyUv.jpeg插图(1)

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胸甲上的宝石是湖泊中的沉积物?有些科学家可不信。1998年,一位意大利科学家对胸甲上的宝石做了研究,他发现,这不是一块通俗的石英,也不是来自湖泊的沉积物,而是一块特殊的硅质矿石,其中大部分是纯的二氧化硅,此外还含有一些不寻常的元素,好比铁、镍、铬、钴和铱。这可是地球上最有数矿物之一。由于这种矿石被发现于利比亚沙漠,因此它也被成为利比亚沙漠玻璃。

这么珍贵的矿石显然相符图坦卡蒙埃及法老的身份,然则这已经不是重点,由于科学家被一个疑惑困扰住了。科学家发现,利比亚沙漠玻璃的形成条件异常苛刻,只有在高温高压的情况下,岩石质料熔融并快速冷却凝固,才可能形成这样的矿物。而在自然条件下,通常只有在火山喷发时岩石才气被熔化。然则科学家寻遍了利比亚沙漠玻璃泛起的区域,基本没有发现任何火山的痕迹。

那么,是什么将沙漠的沙子熔化,从而形成玻璃的呢?

远古核爆炸的产物?

1945年,美国科学家用卡车将一台重达5吨的机械装置从洛斯阿拉莫斯的隐秘实验室运到新墨西哥州南部沙漠的一个地方。在那里,他们把这台装置放入一座钢塔上。这台装置上毗邻了多条缠绕在一起的电缆,而电缆则与一个引爆器毗邻。

在一个电闪雷鸣、风雨大作的夜晚之后,黎明时分,科学家们群集在离钢塔约9千米的一个碉堡中。经由主要的倒计时后,那台装置被引爆了。就在瞬间,科学家的仪器检测到装置爆炸发生的爆炸力相当于1.9万吨TNT炸药。一个1亿度的火球将钢塔完全蒸发,被卷起的沙粒瞬间熔化,形成绿色的玻璃雨落下,一个伟大的蘑菇云从地面升起。原来,美国的科学家们在做的是第一个核爆炸实验,这次核爆炸实验之后,在爆炸坑的周围散落着许多绿色的玻璃状碎片,这就是核熔玻璃石

核爆炸发生的热量能熔化沙粒并形成玻璃石!于是有人料想,图坦卡蒙胸甲上的宝石会不会也是核爆炸制造的呢?

/wp-content/uploads/2020/8/aAfAba.jpeg插图(2)

这个料想看起来是异想天开的,然则在古代,核爆炸似乎还真的发生过。

1922年,著名的早期古代都会摩亨佐·达罗的遗址被发现。摩亨左·达罗遗址位于今天巴基斯坦南部,它是公元前约2600年—公元前约1800年在古印度河流域规模较大的都会。在这个遗址考古学家发现了大量的玻璃状物体,这些物体与核爆炸后发生的玻璃石险些一样。而在印度的古老的叙事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中,都描绘了摩亨佐·达罗消亡被一种恐怖的武器扑灭的场景。更主要的是,考古学家通过对遗址的深入研究,以为这座都会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扑灭的。因此,长期以来,许多人都以为,摩亨佐·达罗毁于敌军发射的核弹。

那么,图坦卡蒙胸甲上的宝石真的来自核爆炸吗?美国科学家曾对第一次核爆炸实验后发生的玻璃石举行过仔细的研究,发现这些玻璃石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其中含有浓缩的钚。也就是说,核爆炸制造的玻璃石中也会含有核物质。然则在图坦卡蒙胸甲的宝石中并没有核物质,因此,它不是核爆炸的产物。而且研究显示,胸甲上的宝石的形成时间在2800万至2600万年前,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泛起。

天外来客的杰作?

为了解开胸甲上的宝石的身世之谜,科学家可谓是操碎了心。2013年,一些科学家提出了一种新的设想——一颗主要由冰组成的彗星进入地球大气层,这颗彗星直冲向利比亚沙漠,然则在到达地眼前,彗星就爆炸。爆炸所发生的热发作温度估量到达了2000℃,足以熔化沙丘上层的沙子,形成利比亚沙漠玻璃。

这个设想似乎有原理,然则一项新的研究却以为,单靠冰彗星的空中爆炸基本不能发生利比亚沙漠玻璃。在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在利比亚沙漠玻璃中发现了一种异常罕有的矿物——莱氏石,这种矿物是锆石在高强度撞击压力和高温下的产物。而要发生足够使锆石酿成莱氏石的撞击现在已知的只有陨石撞击。在陨石撞击地面时,冲击波的压力可到达几十亿帕斯卡,是任何控制爆炸威力的数百万倍。

基于他们的研究结果,研究人员们以为,约莫2800万年前,一颗陨石坠落到了埃及和利比亚的沙漠,撞击所发生的高温、高压将大地酿成了一个灼热的熔炉,瞬间液化了硅砂。当冲击波平息之后,熔化的沙子迅速冷却,凝固成了无数小块透明的黄绿色矿石,这就是利比亚沙漠玻璃。而图坦卡蒙胸甲上的黄绿色宝石就是这些利比亚沙漠玻璃中的一块,有趣的是,这不是图坦卡蒙拥有的唯一来自外星的宝物,此前,考古学家发现图坦卡蒙的匕首是由陨铁制成的。

那么,图坦卡蒙胸甲的宝石的身世之谜真的已经搞清楚了吗?科学家还不能下这样的结论,由于他们找遍了利比亚沙漠玻璃泛起的区域,没有发现任何陨石坑。而只有找到陨石坑才气证实利比亚沙漠玻璃是陨石撞击的产物。

科学家们还将继续研究,为解开最后的谜团而起劲。

1983年邓小平应景山学校之请所题的词,书写时间和落款时间为什么罕见的不一致?

邓小平一生写下了几百幅题词,每一幅题词的背后,都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在邓小平的题词中,一般书写时间和落款时间是一致的。但给北京景山学校的题词,出现了书写时间和落款时间不一致的情况。这种情况较为罕见。 北京景山学校是1960年中共中央宣传部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