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博览】彭德怀冤案昭雪委曲

闪击战的创始人,为何没被列为战犯,对待战俘和平民的态度很关键

西方军界倍受推崇的“德军装甲兵之父”古德里安,不仅是现代战争“闪击战”的创始人,还是“装甲战”、“坦克战”的首倡者。1888年,古德里安出生在普鲁士库尔姆地区,青年时期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德意志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907年毕业后,在第十汉诺威轻兵营

泉源:《 大地 》(2008年第23期)

谨以此文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

谨以此文纪念彭德怀元帅诞辰。

/wp-content/uploads/2020/8/7z2q2m.jpeg插图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终结仅两天,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盛大举行了为彭德怀、陶铸两位同志恢复信用的追悼大会。
  沉冤昭雪、正义伸张,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一刻,来之不易。
  勇敢来自责任
  严于律己、一身正气的彭德怀元帅从庐山蒙难的那一天起,就始终坚信历史终究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15年的批判,8年的囚禁,他始终没有放弃对理想和信心的不懈追求,保持着威武不屈的高尚气节。
  1962年6月16日,彭总给党中央递交了一封8万字的长信(后称“八万言书”)。在这封长信中,他向党陈述了自己从出生以来到庐山集会的历史,遗憾的是这封信又被当成他的“翻案书”而遭到批判。
  在失去申辩权力的情形下,为制止意外,他将写的一些质料送回湖南老家,埋在炉灶下。这些质料,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驰骋疆场、英勇战斗、无私无畏、襟怀坦白的彭德怀,为自己忠诚、清白的历史作证的主要遗物。 他曾在一张纸上写下这样几行字:“事久自然明!!!真理的灼烁耀中华,前途是灼烁的!!真理之灼烁耀中华时,前途是灼烁的!!!”

/wp-content/uploads/2020/8/3yIbq2.jpeg插图(1)

  他多次对前来探望他的侄女说:“我信赖我们这个党,不会总是这个样子的!”不幸的是彭德怀元帅没有等到胜利的那一天,在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下,于1974年11月29日含冤逝世。
  历史的车轮驶入1978年,这一年,是中国政坛不镇静的一年。
  5月9日,在邓小平、胡耀邦等人的支持下,中央党校《理论动态》首先揭晓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尺度》这篇历史雄文。

  5月11日,《灼烁日报》以特约评论员文章揭晓了这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尺度》。
  5月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全文转载了《灼烁日报》的这篇评论员文章。
  几经沉浮,这篇足以称作中华民族头脑里程碑的旷世檄文终于冲出死海,石破天惊地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真理尺度问题大讨论。一场意识形态领域的较量也从幕后走向了台前。

/wp-content/uploads/2020/8/qy2YFv.jpeg插图(2)

  那时,因受彭总牵连从军队转业到北京汽车制造厂事情的彭德怀的侄女彭钢从报纸上看到这场讨论,眼睛为之一亮,在字里行间,她好像找到了真理、增强了勇气。她预感应还历史一个合理的时代马上就要到来了。

  就在这一年的炎天,彭钢鼓起勇气给党中央写了一封申诉信。信中,彭钢对彭德怀的所谓“反党、反毛主席和里通外国”等莫须有的罪行和诬陷他的不实之词,凭据伯伯生前所说的情形,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如实地向中央作了汇报,要求复查彭德怀的冤案。然后,将信交给王震同志。

  王震接过彭钢的这封信,用赞赏的眼光看着这个年轻人,连声说:“好啊,好啊。”他看过信后,作了一些修改,并嘱咐彭钢将信再誊录一份给他,由他送给邓小平同志。

  彭钢的信对于中共中央加倍周全地领会彭德怀同志的冤案情形提供了又一份证据。邓小平曾两次在会见外宾时意味深长地说道:“彭德怀也许和我差不多。他有缺点、有错误,但功勋照样比错误多。”

/wp-content/uploads/2020/8/nQvYBb.jpeg插图(3)

  来自高层的声音

  关于彭德怀的问题,早在1976年10月,陈云就说过:“由于毛泽东的神化职位,他的话是不能拂逆的诏书,对彭德怀这样显著不公平的事,是谁也碰不得的,谁语言谁就倒霉”。

  邓小平颇有同感,言简意赅地接着说:“通常毛泽东同志圈阅的文件都不能动,通常毛泽东同志做过的,说过的都不能动。这是不是叫高举毛泽东头脑的旌旗呢?不是!通常已往搞错了的器械,一切应该矫正。”

  1977年,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胡耀邦等人把目光瞄向了大批被错误打垮的老干部身上。他们深知,要迅速走出倘佯,确定准确的指导头脑,拯救濒临溃逃边缘的国民经济,就必须重新重用一批久经考验的老干部。这是我们党历经灾难,硕果仅存的名贵财富。

  1977年10月7日,《人民日报》率先揭晓了为昭雪冤假错案鼓与呼的专文 ——《把被“四人帮”颠倒的干部门路是非颠倒过来》。这篇文章,是凭据胡耀邦的意见,由中共中央党校几位理论事情者写就的。文章的主旨是呼吁全党全民要敢于打破阻力,推翻“四人帮”在干部审查中的不实之词和作出的错误结论。
  11月27日,《人民日报》揭晓了一篇《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认真落实》的评论员文章。文章提出要抓紧落实干部政策,这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关键问题。

/wp-content/uploads/2020/8/UZJj6v.jpeg插图(4)

 12月10日,中共中央力排滋扰,对中组部向导班子举行重大调整,胡耀邦出任中央组织部部长。
  所有这些,都为昭雪冤假错案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和舆论准备。
  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历时36天的中央事情集会。在这次大会上,陈云在东北组率先谈话。他开宗明义地提出,实现现代化是全党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安定团结也是全党全国人民体贴的大事。干部和群众对党内是否能安定团结是有所挂念的。因此,为了保证安定团结,有些遗留问题,影响大或者涉及面很广的问题,是需要中央思量和作出决议的。
  他深图远虑,列举了应由中央思量和决议的六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彭德怀同志的问题。他说,彭德怀同志是担负过党和军队主要事情的共产党员,对党的孝敬很大,现在已经死了。已往说他犯过错误,但我没有听说过把他开除出党。既然没有开除出党,他的骨灰应该存放到八宝山革命公墓。
  陈云的六个问题,语惊四座,回响热烈, 接着,胡耀邦在西北组直言:“我赞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遗留下来的一些大是大非问题搞清晰。这些问题的解决,关系到安定团结,关系到实事求是的作风,关系到维护毛主席的旌旗。”
  11月25日,在与会同志的强烈要求下,华国锋代表中央政治局向集会宣布了对“文化大革命”中和“文化大革命”前遗留的一些重大政治事件,以及一些主要向导同志功过是非问题的8条昭雪决议。其中一条就是纠正已往对彭德怀、陶铸和杨尚昆等同志所作的错误结论。

 在终结会上,邓小平作了《解放头脑,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尺度的讨论。“现在举行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尺度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也是要不要解放头脑的争论。”“只有解放头脑,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气顺利举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头脑的理论也才气顺利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关于真理尺度问题的争论,的确是个头脑门路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个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运气的问题。”
  这次中央全会为三中全会的召开做了充实的准备,邓小平的讲话成为三中全会的指导头脑。
  12月18日到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对中央事情集会提出研究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作了进一步深入研究,并作出了决议。全会还正式昭雪了一批重大的冤假错案,对“文化大革命”及其以前的“左”的错误举行了切实的纠正。其中,审查和纠正了对彭德怀所作的错误结论,重新一定了他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确立的不朽功勋,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议为彭德怀举行盛大的追悼大会。

/wp-content/uploads/2020/8/7VVbEb.jpeg插图(5)

  寻找骨灰之旅

  彭德怀同志的追悼大会定于1978年12月24日在北京召开,与此有关的筹备事情也在有条不紊地重要举行,没想到他的骨灰还没有找到,不知流落在什么地方?也不知能否找到。
  “一定要以最快的速率找到彭德怀的骨灰,并平安送到北京!”党中央、中央军委发出了指示。
  追悼会迫在眉睫,可彭德怀的骨灰一点新闻也没有。
  几经辗转,追悼大会的筹备职员才从彭总的侄女彭钢那里听到有关骨灰的线索。彭钢说,浦安修告诉她,彭总的骨灰可能在四川成都。
  浦安修说,她是有一次在家中与前来探望她的老战友、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大章同志的夫人孙明闲谈中,获得这个新闻的。孙明告诉她,李大章曾悄悄对她说,彭老总被江青一伙迫害致死后,遗体被隐秘火葬,骨灰送到成都寄存,是由他亲自放置处置的。

/wp-content/uploads/2020/8/mQnEvi.jpeg插图(6)

  那时,周恩来总理在自身处境十分邪恶的情形下,得知彭总已经去世的新闻后,用心良苦地对保留彭总的骨灰作出明确指挥:可以存放成都,但要绝对保密,没有中央军委批准,谁也禁绝换盒,不能移动位置或转移存放地址。
  1978年12月中旬,中央军委派人乘飞机敏捷赶到成都,查找彭总的骨灰着落。
  他们直接找四川省委书记,不巧,省委书记正在北京加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来人只好找到省委副秘书长张振亚同志,向他递交了查找彭德怀骨灰的信函。
  张振亚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对这两位人说:“彭总来四川事情,我是清晰的,但从未听说过他的骨灰存放在成都呀!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不,没有搞错。”来人一定地说:“1974年冬天,有没有两位武士乘飞机从北京送来一只骨灰盒?”
  也算巧了,张振亚紧皱眉头,搜索影象,终于想起了几年前倒是有一个叫王川的人的骨灰寄存在成都,他脱口而出:“有啊,但那是一个叫‘王川’的人的骨灰?”
  “对。王川的骨灰盒,就是彭总的骨灰盒!”
  张振亚简直不敢信赖自己的耳朵,几年前那一幕幕尘封的往事,一下子清晰地浮现在脑际。当年在四川省革委做事组事情的张振亚,有一天接到组长杜心源的电话,请他到办公厅来一趟,他立刻来到了杜心源办公室,杜心源严肃而又认真地向他部署任务说:“一个主要负责同志的骨灰盒已到了成都,你找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商量一下,存放好,没有省委批准,谁都禁绝挪动。至于是谁?我不知道,你们也不要探问,要绝对保密。现在你到锦江宾馆找中央专案组派来的两位武士联系承办。此事不能纰漏,要办妥。”张振亚感应事关重大,随即驱车到了锦江宾馆,找到了二位武士。二位武士对他说:“我们受命来成都,中央首长以及周总理指示我们送来一个人的骨灰盒,此人叫王川,男,他的骨灰盒放在成都。”张振亚回答说:“省委向导已部署放置了,请放心一定存放好骨灰盒,绝对保密。”两位武士又再次向他交待:“骨灰盒一定要存放好,要绝对保密。”于是,张振亚部署将骨灰盒存放在成都东郊火葬场。
  没想到,王川的骨灰就是彭总的骨灰,张振亚的泪水夺眶而出。
  他将这两位武士送回宾馆,心急如焚,立刻驱车赶往成都东郊火葬场。
  车子还未停稳,张振亚就急步跳下车,直奔骨灰保管室。谢天谢地,王川的骨灰盒还完好无损地放在架子上。
  一星期后,也就是离追悼大会召开前两天的12月22日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突然接到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的电话:“请彭总的原秘书綦魁英和警卫顾问景希珍乘坐飞机将彭总的骨灰平安护送到北京,24日中共中央要为彭德怀同志召开昭雪追悼大会。”
  当飞机载着彭德怀元帅的英灵降落在北京西郊机场时,北京已是万家灯火,迎接骨灰的队伍中传来了一片哭泣声。彭总的侄女彭钢沿着舷梯走上飞机,进入机舱接过伯伯的骨灰盒,缓慢地走下来,极端的悲痛无法控制,放声痛哭起来,支属队伍中也泣不成声。
  彭钢小心地捧着伯伯的骨灰盒走进汽车,车队拉着彭总的骨灰穿过北京的沉沉夜色, 将彭总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殡仪馆第一室存放。

  历史是公正的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盛大举行追悼大会,沉痛悼念党的久经考验的忠诚的革命战士、深受广大党员和群众眷念和恋慕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彭德怀、陶铸同志。
  会场正中悬挂着彭德怀、陶铸同志的遗像,安放着他们的骨灰盒,骨灰盒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党和国家向导人来了,党、政、军的主要负责同志来了,老同志、老手下、老战友也来了……他们中的许多人是从医院赶来的。大会由叶剑英主持,邓小平、陈云在大会上致悼词,为彭德怀和陶铸同志恢复信用。
  邓小平在悼词中说:“彭德怀同志是我党的优秀党员,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国家和军队的卓越向导人,今天,党中央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认真落实党的政策,给彭德怀同志作出了周全公正的评价,为他恢复了信用。”
  邓小平说:“彭德怀同志在近半个世纪的革命斗争中,在毛泽东同志的向导下,南征北战,历尽艰险,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为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为守护和建设社会主义祖国做出了卓越的孝敬。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一生。”
  当党和国家向导人向彭德怀元帅支属表示慰问时,浦安修、彭钢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又一次涌出眼眶,邓小平同志拉着他们的手说:“你们不应该哭,应该喜悦!”
  1981年6月27日,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中说:“庐山集会后期,毛泽东同志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进而在全党错误地开展了‘反右倾’斗争。八届八中全会关于所谓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

  历史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若是彭德怀元帅在地下有知,可以含笑入地了。
  1998年10月23日,中央军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盛大举行纪念彭德怀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江泽民揭晓主要讲话。江泽民在高度评价彭德怀历史功勋的同时,强调党和国家老一辈向导人的革命精神和实验履历,是我们的名贵精神财富,全党、三军和全国人民要始终坚持学习、继续和发扬。
  拨开时代的迷雾,人们从实践中、从历史的惨痛教训中重新认识和发现了彭德怀同志。
  让繁重的历史不再繁重。

泉源:军旅警营

毛主席一手提拔,年仅38岁便成为国家副主席,正值仕途巅峰却被判处无期徒刑

时间,能改变一切,也能证明一切。这句话在人身上也能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文革那场浩劫中,有一个人物的“崛起”颇为引人注目。他就是王洪文,一个从造反派头头一跃而进入党和国家领导核心的人物,然后从巅峰落马,人生犹如过山车一般。 王洪文本在上海国棉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