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亲批毙了已沦为贪官的元勋却善待家族,令其后人感念了一生

邓小平若何回归政治舞台中央?复出前毛主席送了他哪两句话?

毛泽东说话:小平要出来,至少是常委 如果说,邓小平是一匹千里马,也得要有赏识他的伯乐。发现他的伯乐,也是重新让这匹千里马扬蹄驰骋的伯乐,首先要数毛泽东(同时还有周恩来和叶剑英)。 其实,毛泽东对邓小平这位在20世纪50年代就被他看中、选定的接班人

刘青山、张子善案件,是1951年11月天下最先“三反”运动后揭破出来的第一大案,也是新中国的第一溃烂大案。

他俩的贪污罪行是在1951年11月中旬,在河北省委召开的第三次党代会上被揭发出来的。

凭据刘青山、张子善的严重犯罪事实,河北省委建议省人民政府依法予以逮捕,华北局接到省委的叨教后,经讨论并报请周恩来总理批准,决议将他们逮捕法办。

11月29日,华北局向毛主席、党中央作了关于天津地委严重贪污虚耗情形的书面讲述。

11月30日,毛主席在为中央起草的转发这一讲述的批语中指出:“华北天津地委前书记刘青山及现书记张子善均是大贪污犯,已经华北局发现,并着手处置。我们以为华北局的目标是准确的,这件事给中央、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常委提出了忠告,必须严重地注重干部被资产阶级侵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注重发现、揭破和惩处,并须看成一场大斗争来处置。”

12月2日,从维也纳加入天下青年和平友好联谊大会归来的刘青山一下火车,即被逮捕。被捕前,刘青山任中共石家庄市委副书记。

同案的张子善也在11月29日先期被逮捕。

/wp-content/uploads/2020/8/7bABre.jpeg插图

刘青山全家照,妻子腹中怀着三儿子

1951年12月4日,由中共河北省委员会通过、并经中共中央华北局批准的关于开除刘青山、张子善党籍的决议。决议中称:

刘青山,前任天津地方委员会书记,河北省安国县人,雇工身世,现年35岁,1931年入党。张子善,现任天津地方委员会书记,前天津专区专员,河北省深县人,学生身世,现年37岁,1933年入党。刘青山、张子善加入革命斗争均已20年左右,他们在国民党血腥的白色恐怖下,在艰辛的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多的人民解放战争中,都曾奋掉臂身地为党的事业和人民群众的解放,举行过英勇的斗争,树立过功勋。他们本是可以继续给党、给国家、给人民做更多的事情的。可是,他们却在天下胜利后两年多的和平环境中,经不起资产阶级自私自利思想作风的侵蚀和引诱,堕落蜕化了。他们完完全全酿成党、国家和人民的无可饶恕的叛徒了。

刘青山、张子善为妄想可鄙的不正当的小我私家享受,为知足其极端腐蚀的生涯需要,竟凭藉职权,掉臂王法党纪,不管人民痛苦,偷窃机场修建款、救灾粮、治河款、干部家族救济粮、地方粮及克扣克扣民工人为、骗取银行贷款等共达171亿6272万元(人民币旧币,以下均系旧币--笔者注)的巨额,藉机关生产名义,举行违法谋划,并交送49亿巨款给市侩张文义倒卖钢铁木料,瓦解国营厂矿,任其投机倒把,扰乱金融,使人民资财损失达14亿元之多。

刘青山、张子善等在获取非法暴利、大量贪污后,则随便虚耗浪费,过着可耻的腐蚀生涯。刘青山吸食毒品竟至成瘾,据他们现在自供,刘、张二人开支及送礼即达3亿多元。为祛除贪污罪证,张子善并亲手一次焚毁票据378张。

刘青山、张子善这种违法乱纪的非法罪过行为,自然会遭到一切忠诚的共产党员和正直的政府事情职员的指责和否决的,因此,这些人就成为刘青山、张子善等贪污罪犯极端憎恨的眼中钉。刘、张二人为遂行其贪污浪费的庸俗贪图,就采取了敌对分子的手段来看待党的组织和人民干部。首先,他们在政治上尽力造成一个“唯我独尊”和“浪费有道”的空气。刘青山说:“老子们拼命打了天下,享受些又怎么样?老子们打天下,小子们来享受!”张子善则说“天津地委内只能有‘一个头’、‘一个首脑’。”有一个无耻之徒竟在党的“七一”纪念大会上高呼“向我们英明的首脑张专员致敬”,“在英明首脑张专员向导下前进”,而张则对人说:“应向这个同志学习”。其次,他们在组织上除尽力压制民主、作废批评与自我批评、施行其家长制的统治外,通常坚持党的原则,维护人民利益,对刘、张所为提出差别意见和否决他们的同志,不停遭受其袭击与倾轧;通常意志薄弱和他们气味相投配合作弊的分子,则放肆笼络,造成一个果然行盗的小宗派团体。这个小团体在思想上和组织上又是和资产阶级分子千丝万缕地结成了不解之缘。这就是刘青山、张子善等反党的“组织”原则。再次,刘、张“作贼心虚”,为了掩饰其罪过活动,则在上下左右之间公行行贿,四处拉人下水,恶风所及,邪气上升,以达其侵蚀党的组织和人民干部的目的。

由此可见,刘青山、张子善已不仅仅是两个通俗的贪污罪犯,两个通俗的偷窃罪犯,而是像党的二中全会所预见的,他们是经不起敌人糖衣炮弹的攻击,向敌人投降了的,并很快地实际上成为反动分子在党内的代理人,肆无忌惮地从内部来侵蚀党和瓦解党。刘青山、张子善果然责令干部,要发动党的组织,即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保证完成”他们克扣民工30亿元的“义务”。他们要把天津区域的党酿成贪污罪犯们的驯服工具,这就是刘清山、张子善贪污事宜的特别严重的地方。这一点,也正是曾经是一个革命者的刘青山、张子善身败名裂、倒戈党和倒戈人民的根本原因,正是河北省的党组织必须把刘、张贪污事宜作为重大教训的意义所在,正是我党必须坚决把刘清山、张子善开除出党并交政府依法制裁的理由。

12月14日,河北省委向华北局提出对刘、张二人的处置意见:“我们一致意见处以死刑。”

12月20日,华北局经研究后向中央提出了对刘、张的处置意见:“为了维护国家纲纪,教育党和人民,我们原则上赞成将刘青山、张子善二贪污犯处以死刑(或脱期两年执行),由省人民政府叨教政务院批准后执行。”

那时之以是加“或脱期两年执行”,是考虑到中央决议时有盘旋的余地。

毛主席对此事极为关注,亲自过问和批准了对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案的处置,下刻意坚决予以重办。他以为,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进攻“比战争还要危险和严重”。从这个熟悉基点出发,毛泽东下了对党内腐蚀行为重办不贷、绝不手软的顽强刻意,并不为任何请求稍加饶恕的意见所动。

那时,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曾在冀中担任过区党委书记,是看着刘青山、张子善发展起来的。在公审大会召开之前,他找到那时还兼任华北局第一书记的薄一波,说:“刘青山、张子善错误严重,罪有应得,当判重刑。但考虑到他们在战争年代南征北战,有过劳绩,在干部中影响大,是否可以向毛主席说说,不要枪毙,给他们一个悔改的机遇。”

薄一波说:“中央已经决议了,生怕不宜再提了。”

黄敬坚持要薄一波反映反映。薄一波说:“若是一定要反映,那我就陪你去跟毛主席说说。”

黄敬坚持不去,只是要薄一波把他的意见转报毛主席。

薄一波如实地向毛主席转达了黄敬的意见,毛主席听后说:“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劳绩大,影响大,以是才要下刻意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可能拯救20个,200个,2000个,2万个犯有种种差别水平错误的干部。黄敬同志应该明白这个原理。”

/wp-content/uploads/2020/8/yUNRVz.jpeg插图(1)

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人民法院暂且法庭在保定市体育场召开了公审大会。会后刘青山、张子善被押往保定东关大广场枪决。时年刘青山36岁,张子善38岁。

这一天,正是元宵节。

老百姓说,这两小我私家头换来了中国政界上至少20年的廉政。

对此,薄一波在《若干重大决议与事宜的回首》一书中写道:“由此可见毛主席在处置这个问题时所下的刻意和所做的深图远虑,他那时的心思完全倾注在若何维护党的事业上面,若何更好地拯救犯错误干部的多数上面,若何更有效地防止干部队伍的腐蚀上面。重办刘青山、张子善的决议的武断作出,实际上是再一次用行动向全社会解释,我们党决不会做李自成!绝不会放任溃烂现象滋生下去!

作为共和国第一反腐大案,毛主席亲批斩杀有功之臣,又要求当地政府宽慰其后裔,云云决议,在新中国历史上也是举世无双的。

也正因为毛主席的这一决议,令刘青山的大儿子刘铁骑感念了一生!

河北省委凭据中央向导的指示,做出四项决议,交待行刑职员及善后单元执行:

一、子弹不打脑壳,打后心;二、敛尸埋葬,棺木由公费购置;三、罪犯之支属不按反革命家族看待;四、罪犯之子女由国家抚育成人。

这些决议事先也对刘青山、张子善讲明晰。

张子善无后,刘青山则有三个孩子,都是儿子。孩子们的抚育和上学问题,是刘青山最体贴的。

听后这四条后,刘青山感动得放声大哭。

在刘青山被处决时,大儿子刘铁骑七岁,二儿子刘铁甲四岁,三儿子刘铁兵刚几个月大。

/wp-content/uploads/2020/8/y6ZN7z.jpeg插图(2)

刘青山的妻子范勇及三个儿子

中共中央、华北局、河北省委三级向导研究后作出决议:刘青山宗子和次子由国家供应,每人每月15元生涯费,老三由刘青山的妻子范勇抚育。那时的15元,折合150斤小米,是基本能知足一个月生涯所需要的。

1954年范勇再醮后,两个孩子的生涯费一度被作废,后在省委的干预下又恢复了供应。

三弟兄先后跟叔叔刘恒山在老家安国县南章村生涯、长大。

1961年刘恒山向石家庄地委反映刘青山的孩子生涯难题,又领到了补助款几十元。1962年大儿子刘铁骑上高中后开支加大,省委决议将其生涯费提高为20元,二儿子刘铁甲的生涯费仍为15元,并给三儿子刘铁兵补为每月15元。兄弟三人每月共50元,维持到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加入事情之时。

在刘青山的三个孩子中,大儿子刘铁骑学习耐劳,成绩优秀,1965年考入北京石油学院,1970年被分配到抚顺石油一厂,1975年调到廊坊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供应处。二儿子刘铁甲成了一名石油管道工人,后在内蒙古二连输油公司事情。三儿子刘铁兵高中毕业后回家务农,曾在曲阳煤矿下矿井,解决了农转非问题,后又调回安国县事情。

这三个儿子,厥后都生涯得很不错。(刘继兴)

阅读是一种修养,分享是一种美德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我们对文中看法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

溥仪奶娘有多不容易?8岁还得喂奶,但这条制度才让人无法接受

古代奶妈的地位     作为家族的传承和命根,在千百年间,每个孩子的出生,都是家族中的一件大事。为了迎接孩子的降生,一些大家族几乎都会为孩子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其中奶妈(娘)就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对孩子而言,可以说,一个奶妈所能起到的作用非常巨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