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飞机险情,周恩来将生的希望给了叶挺的女儿

溥仪奶娘有多不容易?8岁还得喂奶,但这条制度才让人无法接受

古代奶妈的地位     作为家族的传承和命根,在千百年间,每个孩子的出生,都是家族中的一件大事。为了迎接孩子的降生,一些大家族几乎都会为孩子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其中奶妈(娘)就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对孩子而言,可以说,一个奶妈所能起到的作用非常巨大

人民网

1937年抗战发作后,周恩来行使国共第二次互助的机遇,千方百计寻找那些丢失在各地的战友的后裔。稀奇是对义士子女,他对他们视如己出,竭尽全力珍爱他们的平安,又战胜重重困难将他们送到莫斯科国际儿童院去抚育,让革命后裔在和平环境中接受教育,发展为新中国的有用人才。顾保孜所著的《周恩来和他的孩子们》通过采访健在的革命后裔获得第一手资料,使得本书接纳的素材具有唯一性和真实性,而作者较高的文学素养又赋予了本书较强的文学性和可读性。本书对今天的人们若何逾越亲情,用博大的胸怀爱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有一定的启示意义。(陈苑)

/wp-content/uploads/2020/8/Zrymyu.jpeg插图

本文摘自《周恩来和他的孩子们》 作者:顾保孜 出书社:江苏人民出书社 出书时间:2012-3

【注:江苏人民出书社已授权人民网念书频道对本书举行连载,克制其它媒体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江苏人民出书社。】

叶挺被关押后让三个孩子偷偷给周恩来送信

1945年9月,抗日战争已经胜利,然则蒋介石一心要损坏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反共的气氛越来越高涨。有段时间,周恩来经常熬夜,天放亮时就出来透透新鲜空气,而他住的周公馆院子十分狭窄,只能甩甩胳膊踢踢腿什么的。

周恩来一样平常照样喜欢散散步,山城重庆的街道又别有韵味,崎岖升沉,有时晨雾弥漫,人走在路上犹如穿行在山间云雾之中,稀奇暇逸。这天一早,周恩来又出来散步,刚出门迎面驶来一辆黄包车,他意外地瞥见从内里下来了三个孩子,周恩来以为有些面熟,一时想不起在那里见过。

坐车的三个孩子没有钱付账,而是付托车夫等一下,其中一个大的孩子就准备进周公馆。周恩来以为他们一定有事情,就自动上前问他们找谁。

“周恩来!”孩子众口一词地说。

“是不是没有钱付车费?我来付。”周恩来打发走车夫后,问他们是谁的孩子。

“父亲叶挺……”大的孩子小声说。

“叶挺?”周恩来受惊地望着眼前这三个孩子,难怪感应面熟呢?他又忙问:“你们怎么来这里的?你们的父亲呢?”

原来叶挺将军在皖南事变被捕后,被关押过许多地方,由于他有九个孩子,就要求自己身边带几个孩子。只管失去了人身自由,但关押的地方四周有学校,孩子还能念书。以是,在湖北的时刻,他的三个孩子从广东来到了身边,一个10岁,一个8岁,另有一个就是和父亲一起罹难的女儿扬眉,那时才7岁。孩子们的到来给寥寂的饱经屈辱的父亲带来了莫大的欢乐和抚慰!

抗战竣事后,叶挺被转押到重庆。叶挺透过车窗发现他已经到了重庆,心里一喜,周恩来不是就在这里吗?他心里最先流动起来。武装看押的特务,只是对他看守严酷,而对孩子则松一些。是不是通过孩子给周恩来透个信,让他知道我到重庆了,好和国民党谈判,将我营救出来?以是,在他刚到重庆,还没有转到牢狱之前,他知道了自己的住所后,立刻写了一个纸条交给大一点的孩子,让他带着弟妹,去找曾家岩50号的周恩来伯伯。

这天早晨,孩子们对看押的特务说,我们去劈面小食摊吃一点早饭。特务想,劈面小食摊就在他的视线局限里,这一点大的孩子还能跑多远?人生地不熟的,不至于逃跑吧?就赞成他们兄妹三人脱离旅馆的大门,到劈面吃早饭。哪知三个孩子一出门就叫上一辆黄包车,按父亲给的地址直奔曾家岩50号。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周恩来为叶挺的三个孩子更名

叶挺被捕后,在恩施被软禁起来,周恩来怕蒋介石对叶挺下毒手,便和叶挺夫人李秀文商议,让三个孩子来陪同叶挺,这样敌人忌惮舆论就不会容易下手了。由于周恩来想得周密,国民党对叶挺若干有点收敛。周恩来厥后又经常通过内线给叶挺的几个孩子送点零花钱、课本、衣物等一些生活用品。

这些年周恩来为营救叶挺将军不知和敌人谈判了若干次,现在抗战竣事了,周恩来和蒋介石谈判的内容之一就是释放叶挺。由于他不知道叶挺被关押的地址,蒋介石也就搪塞说,他也不知道叶挺在什么地方,查到一定放他出来。

今天突然瞥见叶挺的孩子,周恩来能不激动吗?他连忙问,你们能找到父亲住的地方吗?

孩子们围着能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周伯伯,坚定地说:“我们能找到父亲!不外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否则他们还要抓走我们的。”

“他们以后再不会抓走你们了,只要有我周恩来在!”周恩来牢牢握住孩子们的手。

周恩来立刻和孩子们又按照来的原路去找叶挺,可是等他们找到关押叶挺的旅馆时,得知那几个“房客”刚刚结账走了。周恩来估量特务发现孩子不见了,怕关押叶挺的地址露出,就立刻将叶挺转移走了。

周恩来只好另作计划,先带三个孩子回办事处。

饱受惊吓的孩子瞥见了邓妈妈,抱着哭成了一团。邓妈妈边流泪边对周恩来说:“这些孩子脱离爹娘真够可怜的,我们一定要珍爱好他们,要不怎么对得起叶将军和夫人?”周恩来也流泪了,他一下子抱起扬眉,为她擦去泪水,说:“我们把叶将军的两个儿子送到延安去念书,扬眉跟我们一起过,横竖我们也没孩子。”

他让警卫员给孩子们换了清洁的衣服,又和他们一起吃了中午饭。以后他就让三个孩子住在红岩村,有时周恩来有空,还亲自指点他们的作业。当他知道两个男孩的名字分别叫福麟、福恒,就说:“你们的名字太陈旧了,改个名字吧。你们的年老叫正大,你们也按哥哥的名字叫吧,福麟矫正明,福恒改华明,扬眉名字好,就不改了。”

以后,扬眉就跟周爸爸、邓妈妈住一间屋。天天夜里,周恩来都要起来为她掖几回被子。有时出席宴会、回延安都要带着扬眉。事情人员见周恩来云云喜欢扬眉,都激昂她认周爸爸做寄父,可扬眉却一直不好意思启齿叫。

一次飞机险情,周恩来将生的希望给了叶挺的女儿

厥后周恩来又多次和蒋介石谈判,而且提供了叶挺已经被押解到重庆的证据,驳得国民党谈判代表哑口无言,为国民党政府无条件释放叶挺将军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周恩来和邓颖超经常教育叶挺的孩子,要他们继续父亲的自愿,做顽强的革命者。有一次,邓颖超问他们谁会念他们父亲创作的《囚歌》。小扬眉稀奇灵巧,着急地连连叫:“我会我会,我背给干爸听。”她从延安再次回到重庆以后,一直叫周恩来是干爸,邓颖超是干妈。这时她用带有广东口音的童声朗读了起来:

为人收支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呵,给你自由!

我渴望着自由,但也深知道,人的身躯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

我期待着那一天,

地下的火冲腾,

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猛火和热血中,

获得永生!

扬眉十分活泼可爱,廖梦醒的女儿叫李湄,周恩来经常一手拉一个“眉”,对她们说:“你们两个人都有眉,都做我的女儿吧。”

周恩来去延安时,将孩子带回延安,他和邓颖超还继续照顾这几个孩子。1946年1月尾,周恩来又带扬眉一同到重庆,叶挺的夫人李秀文已经由党组织从广东接到重庆,准备迎接叶挺出狱。

他们到重庆的飞机是一架不大的飞机,飞机腾飞不久,突然泛起了险情。人人纷纷取出自己坐椅前的降落伞,叶扬眉瞥见自己跟前没有降落伞,吓得哭了起来。适才还和扬眉又说又笑的江青,也挺喜欢扬眉,现在她着急地高声喊:“扬眉没有降落伞,扬眉没有降落伞。”然则她自己却已经背上了降落伞的背包。

周恩来从自己的座位起来,随着机身摇晃着走了过来,将自己的降落伞交给惊惶失措的孩子,而自己又摇摇晃晃地回到座位上,坦然接受运气的放置。

美军代表、友军代表纷纷来阻止,周恩来武断地说:“人人别争了,叶挺将军为中国人民的事业正在牢狱受难,生死未卜,若是我们连他的孩子都保不住,若何对得起叶将军?”

穿上降落伞的叶扬眉哭着对周恩来叫了声“爸爸”。

瞥见他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行为,飞机上的美军和友军代表也感动了,要将自己的降落伞给周恩来。周恩来摇摇手,不愿接受。

飞机还在不断地下降,情形越来越紧要,这时飞行员提议,将飞机上的东西都抛下去。人人将自己的行李、书籍抛出了飞机,可是飞机还在下降,周恩来看了看最后几大箱军用物资和钱币,忍痛下下令,丢下去。

或许苍天有眼,飞机奇迹般地恢复了正常,人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扬眉因飞机失事随同怙恃一起葬身黄土高坡

厥后叶挺从牢狱里出来,在重庆听说这件事后,他不只没有为女儿脱险而喜悦,反而双目圆睁,狠狠打了女儿一巴掌,说:“你周伯伯是党和军队的首脑,我们党离不开他,人民离不开他,中国革命离不开他!你知道吗?以后你再不要拖累你周伯伯了。”

然而,扬眉这个苦命的孩子最终没能逃走运气的放置,和获得自由的父亲返回延安时,因飞机失事随同怙恃一起葬身于陕北黄土高坡的怀抱中。

叶挺罹难后,周恩来又想法找到他在广州读高三的大儿子叶正大。他派人给孩子送去一笔经费,让他继续留在国统区念书。可是叶正大已经长大了,明白什么是走革命道路。他坚定地要求去解放区,于是周恩来派专人到广州接叶正大去延安念书。

叶正大到延安后,正是解放战争时期,延安也不平安。周恩来忧郁叶正大的平安,对他说:“正大,你在这念书不成,还担风险,弄不好我怎么向你父亲交接?我看你照样到东北找李富春吧!”

1948年9月,中国解放战争的输赢已经明朗化,建设新中国已迫在眉睫了,党组织放置了叶正大、李鹏、邹家华、李铁映等以义士子女为主体的21人去了苏联留学。叶正大从苏联留学回来后,第一个见的是周恩来。那时他在沈阳飞机厂事情,周恩来和邓颖超到沈阳后,下榻在北岭宾馆。周恩来一到沈阳便把叶正大叫去,他详细地询问生产事情情形、生产规模,还问了叶正大的家庭情形、爱人的事情情形。

最后,周恩来像父亲瞥见自己孩子成家立业那样,开心地笑了。他满足地说:“对你的事情我很满足,你的家庭我和邓妈妈也很满足,你父亲若是看到你现在的生活该多喜悦……”

叶正大的眼睛湿润了,若是父亲在世,也不就是发出这样开心的笑声吗?周爸爸和邓妈妈这些年对我和弟妹的体贴,不也就和自己的亲生怙恃一个样吗?

叶正大想,周恩来爸爸他虽然终生无子,但对我们这些义士遗孤的关切远远胜过了亲生怙恃。岂非世界上另有什么情绪,能比这样不是亲情胜似亲情的革命情绪更伟大更无私?

邓小平如何回归政治舞台中央?复出前毛主席送了他哪两句话?

毛泽东说话:小平要出来,至少是常委 如果说,邓小平是一匹千里马,也得要有赏识他的伯乐。发现他的伯乐,也是重新让这匹千里马扬蹄驰骋的伯乐,首先要数毛泽东(同时还有周恩来和叶剑英)。 其实,毛泽东对邓小平这位在20世纪50年代就被他看中、选定的接班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