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五次视察唐山 拒绝警务车为他开道

毛泽东是如何消除美国对中国“输出革命”恐惧症的?

文/胡新民 1971年7月9日中午,担负美国总统使命的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一行6人,在中国外交部章文晋司长等人的陪同下顺利降落在北京南苑机场,受到叶剑英等人的迎接。当基辛格看到标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并听到陪同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新中国建立后,周恩来在26年的总理生涯中,他先后5次来唐山视察,每次视察都给唐山人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位尊而不矜,功大而不恃。至今在唐山人民的脑海里仍念念不忘。周恩来――人民公仆之典型,闪烁着光耀的辉煌。

他到启新水泥厂视察只喝了杯白开水

周恩来第一次来唐山视察是1955年9月21日。1954年毛泽东视察唐山启新水泥厂之后,这个厂在天下率先实现了公私合营。为了实时掌握合营后的生产和工人生涯状况,周恩来于1955年9月21日又专程来唐山启新水泥厂视察。这天,唐山启新水泥厂党委书记赵光、第二书记刘耀光、总工程师茹誉鳌和中共唐山市委书记刘汉生等到唐山火车站迎候。

下昼3时30分,周恩来一行乘坐的专列驶进火车站。周恩来健步走下火车,邓颖超跟在死后。他们上前和迎接他们的中共唐山市委和启新水泥厂的负责人逐一握手后,周恩来说:“颖超同志要去妇联,就不去启新了,我去启新,咱们兵分两路。”赵光、刘耀光等陪同周恩来乘上去启新的汽车。路上,周恩来亲热地问赵光:“你什么时候进厂,现担任什么职务?”赵光回覆:“我1948年12月12日随军队进城的,现任厂党委书记。”周恩来又问:“全厂有若干职工?老工人多不多?最高人为与最低人为差异有多大?工人生涯好吗?”赵光逐一作了回覆。“解放后你们厂生产水平若何?没有减产吧?”赵光回覆:“已经大大超过领会放前的水平!”“那好。公私合营以后呢?还保持着增进水平吗?”赵光回覆:“公私合营给工厂带来了伟大的转变……”周恩来听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在周恩来与赵光的亲热攀谈中,汽车驶进了厂里。周恩来一下汽车,就要求到生产车间,观光整个工艺流程。他在唐山市委和启新水泥厂负责同志陪同下视察了整个厂区。

在启新水泥厂,周恩来还问起工厂的福利事业,他听完汇报还立刻指示:“一定要解决、体贴工人生涯。”赵光听了赶忙汇报说:“这些我们已经做了,建了工房。三间正房,两间厢房的小院,还算可以。”周恩来听后喜悦地说:“好啊。盖了若干?有若干工人住了工房?”赵光一时回覆不上来。市委书记刘汉生便解围说:“全市启新福利办得最好,工房也属他们解决得好!”周恩来听后边笑边指着刘汉生对赵光说:“不是吹牛,是真的?”在一片笑声中,周恩来一行走进了启新水泥厂小会议室。这时,周恩来提出要见私方副经理。不一会陈达有、汪公勤、娄育后三位副经理全都来了。周恩来详细询问他们的生产、生涯情形,和他们谈了良久。在谈话中,周恩来问陈达有:“老陈,你有若干股票?”陈达有很长时间没有答上来。周恩来又笑着对他说:“没关系,我不没收。”一句话,解开了陈达有的挂念,陈达有详细地汇报起来,周恩来听后很是满足。与3位副经理谈话结束时,一再嘱咐他们,努力事情,好好学习,为国家着力。

在启新水泥厂,周恩来由于语言太多,已口干舌燥,以是他突然对赵光说:“老赵,你也不给我找点水喝?”赵光听后深感忸怩,立刻起身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暖壶和茶缸,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总理。周恩来端起茶杯一连喝了几口。在场的人都看得出,周恩来喝了水很喜悦,人人也都很欣慰。但赵光心里很不安,作为大国的政府首脑,我们的国务院总理来到了启新水泥厂,连杯茶水都没有喝上,只喝了杯白开水,由于来不及找新茶具,照样用的旧茶缸,心里过意不去,显得心情很繁重。这时,公安部警卫局一位局长对赵光说:“总理事先付托过,饮水就用你的暖壶、茶缸,这已经是他的老习惯了。”周恩来身边的事情职员也对赵光说:“总理怕别人搞不必要的接待,浪花钱,以是付托不要备茶、备酒等。总理总嘱咐我们必须严格遵守。”周恩来严于律己的高尚人品和他严谨之作风不只深深感动了赵光也深深感动了全厂职工,被唐山人民传为佳话。

他到唐山钢厂视察拒绝警务车为他开道

周恩来第二次来唐山视察是1956年6月8日。6月7日上午,唐山钢厂厂长戴明予突然接到重工业部副部长赖际发打来的长途电话。说周总理将于明天(8日)上午乘飞机来唐钢视察,要他立刻向市委讲述并作好准备。

6月8日10时,戴明予和市委书记刘汉生、市长冀华一起搭车去唐山机场迎接。不久,天空传来马达的轰鸣声,一架直升飞机从空中向机场徐徐下降。周恩来及赖际发等随行职员下飞机与迎候职员逐一握手后。随即搭车去市外交处。经由短时间的休息,市向导请周恩来、赖际发等人吃中午饭。虽说准备的饭菜很一样平常,并不丰盛,但周恩来一走近餐桌旁边,便严肃地对市委书记刘汉生说:“随便吃顿饭就可以了,你们准备这么多菜,我以后就不敢再来了。”刘汉生、冀华等欠好多说,甚至连已经准备好的酒也未敢打开,默默地吃完了这顿饭。

午饭后不久,戴明予陪同周恩来,刘汉生,冀华陪同赖际发等搭车前往唐钢。车刚刚走出外交处大门,紧接着两三辆开道警车从周恩来乘坐的车旁飞驰而过。周恩来见状很生气地让司机立刻停车,并指示市委向导说:“告诉他们,不要开道车。解放这么多年,怎么还这样不相信群众。让他们立刻回去,否则,我就不去了。”待开道警务车停驶后,周恩来才叫司机继续开车去了唐钢。

在唐山钢厂厂长会客室,戴明予向周恩来和重工业部、市委向导汇报唐钢“一五”设计执行情形和今后事情展望,回覆了周恩来提出的问题。然后周恩来和其他向导视察了炼钢、铸钢、轧钢、机修车间。接着,凭据周恩来提议,又搭车去东工房工人家属宿舍接见。途中周恩来问戴明予市场上猪肉、鸡蛋、青菜的价钱怎样。戴明予对副食价钱一无所知,回覆不上来,周恩来严肃地指斥他说:“你们这些人只知道抓生产,不知道市场副食供应情形,价钱崎岖直接关系广大职工生涯,对此不领会、不体贴是很纰谬的。”

汽车行驶到东工房,周恩来走进一个老工人家庭。他亲热地向家中的老太太问寒问暖,询问她一家的生涯情形,征求她对政府的意见。由于老太太性格开朗,十分健谈,对周恩来的提问对答如流,绝不羁绊。 等到周恩来脱离以后,别人告诉她适才和你谈话的是周总理时,她大吃一惊地说:“他待人那么亲热、随和,完全和普通人一样,我做梦也没想到周总理竟到了我家。”

他到开滦井下视察将自己吃的西瓜送给了矿工

周恩来第三次来唐山视察是1958年9月1日。这天,他与刘少奇一起从北戴河来到开滦唐家庄矿视察水力采煤。水力化采煤是那时国际上较先进的采煤方式。这种用高压水枪切割烧煤层的采煤方式,具有采煤成本低、产量高等特点,用水采煤,用水运转,削减工序,节约电力。1958年,河北省在天津举行工业展览会,毛泽东在展览会上仔细观看了开滦唐家庄矿水力采煤模子。毛泽东充分肯定和高度赞誉开滦煤矿这一重大刷新功效。

1958年9月1日下昼,中共中央副主席、天下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又一同来到开滦唐家庄矿视察水力采煤。他们在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林铁、中共唐山地委第一书记刘汉生、中共唐山市委第一书记杨远的陪同下,在观光井口建设时,周恩来看到一列煤车,从车皮裂缝中渗出来的水滴滴嗒嗒地溅落在地上。他对开滦唐家庄矿负责同志说:“煤车和沉淀池冬天要冻吧?”开滦唐家庄矿矿长李书乐立刻回覆:“是啊。我们正研究,这照样个问题。”周恩来又说:“对。是个问题,要赶忙研究解决。给它盖个屋子怎么样?”李书乐回覆说:“可以。”

观光唐家庄矿井上设施后,周恩来与刘少奇在矿办公室稍事休息,便换衣到井下视察。下昼3时30分,他们乘罐笼来到井下,当走到水力采煤事情面上时,水枪司机杨广顺正在心神专注地开着水枪采煤。突然,几束灯光照进了事情面,杨广顺扭头一看:“啊!这不是刘少奇和周恩来吗?”

水枪停下来了。周恩来走过去和他握手后,又屈身扳动那水枪,像水枪司机那样转了几下。问杨广顺,煤层有多厚?天天产量有若干?开采时用不用爆破?水枪压力有多大?杨广顺逐一作了回覆。对水采深感兴趣的首脑们,要杨广顺再演出一次水枪采煤。杨广顺虽重新握紧水枪,见周总理正站在他的身旁,怕不安全。周恩来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连连摆手说:“不怕,不怕。”水枪才吼叫起来,煤流箭一样平常飞泻而下。陪同视察的林铁等一再劝周恩来、刘少奇早上井,可他们却执意要看完水采的全过程。

周恩来、刘少奇走一起,问一起,并与矿工们亲热攀谈。在开滦负责同志的一再提议下,终于赞成休息了。在顺槽里,人人和首脑聚拢着坐在一起。“吃点西瓜吧,”周恩来拿起一块西瓜,他环顾四周,见同志们都拿起了西瓜。他刚要吃,突然发现稍远处一位摄影记者还没有西瓜,体贴地说:“那位照相的同志很累,这块西瓜先给他!”《开滦矿工报》记者方艺,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接过周恩来递过的这块西瓜……

晚6时许,周恩来与刘少奇又来到电车房,准备乘矿车返回了。电车司机李树贵只知道今天接送首长,可究竟是谁却不知道。突然,他见有人向他走来。来人一把握住他的手问道:“车是你开进来的吧?”这时李树贵才看清楚:“啊,是周总理!”这时,自己的双手已被周恩来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

晚7时30分,他们才由井下上来。下班的工人们都没有走,排在井上路边期待首脑们的到来。在群众的欢呼声中,周恩来与刘少奇同开滦唐家庄矿劳动模范和矿向导合影留念,给开滦矿工留下永远的纪念。

9月2日,周恩来与刘少奇一起又视察了唐山钢厂和唐山铁道学院。

他到遵化西铺村视察时和农民一起就餐

周恩来第四次来唐山视察是1966年4月29日。这天,春光明媚,风和日丽,遵化县沙石峪、西铺两个乡村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整个山区一片沸腾。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陈毅陪同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团长、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及代表团成员,观光接见遵化县沙石峪村后,又乘直升飞机来到西铺村视察。

在西铺村史馆里观光展览时,天下人大代表、建明公社社长、西铺大队党支部书记王国藩向周恩来、陈毅和阿尔巴尼亚贵宾先容,只有三条驴腿的“穷棒子社”,在集体化门路上,厉行勤俭谋划,坚持“从山上取来,战胜重重困难,发展生产”的情形。

观光西铺村史馆后,外宾才得知反映西铺办社履历的《书记着手,全党办社》和《勤俭办社》两篇文章划分被选入中共中央办公厅主编的《中国农村社会主义热潮》一书,毛泽东划分为这两篇文章写下著名的按语,并把两铺“穷棒子”社视为整个国家的形象。走出村史馆,阿尔巴尼亚的贵宾们在周恩来的陪同下,与迎接的人群见了面。周恩来兴致勃勃地走进群众之中,站到高台阶上,亲自指挥,和人人唱起《游击队之鹰》。欢跃的歌潮激荡,男女老少笑逐颜开,村里热闹非凡。

周恩来视察西铺这天,唐山地委、遵化县委的负责同志可真为总理一行休息和用饭发了愁。年近七旬的周恩来掉臂旅途劳累,午间又不休息,陪同职员想把午饭放置得好一点,本想从唐山外交处请厨师,可是周恩来特意指示一定要和当地群众一样,外宾也表示赞成。没办法,只好由西铺村用小米饭、玉米面饼子、豆腐脑儿等农家便饭招待,同时还做了些白面花卷、烙饼端到桌上。吃饭前,周恩来叫随行职员把西铺村解放前靠要饭为生的王生、王荣请来一块儿就餐。周恩来喜悦地拿起玉米面饼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他把细粮做的面食夹给王生、王荣兄弟俩,一再劝他们多吃点。

饭后,周恩来跟陈毅商议,要到扛活讨饭身世的王生家里去看看。陈毅及其夫人张茜都很赞成。

周恩来在王生家整整坐了快要两个小时。外宾在新居和院子里跟王荣和王家后代人攀谈。临别时,周恩来提议,在王生的新居前,同王生、王荣兄弟俩全家留一张纪念合影。周恩来特意派自己的司机开车,专程去距西铺20华里的陡岭子村,接回王生、王荣年迈的老母亲。摄影时,周恩来恭请老人坐在前排正中间,让王生、王荣老哥俩儿划分挨着她。等部署停当临按快门时,他才站到最后排左侧。这小小的行为充分体现了身为共和国总理的周恩来尊重人民、热爱人民的尊贵品质。这张照片一直陈列在西铺村史馆,悬挂在王生、王荣家里,成了西铺人永远的纪念。

他到遵化沙石峪视察时与农民在田间和炕头促膝谈心

周恩来第五次来唐山视察是1967年2月9日。这天,他主要是陪外宾接见遵化县沙石峪。这已是他第二次到沙石峪村视察了。第一次是1966年4月29日,本文将周恩来两次视察沙石峪的情形都放在这一部门叙述。

遵化县沙石峪是继王国藩农业生产合作社典型之后涌现出的又一个农业战线上的先进典型,1962年6月27日,《人民日报》揭晓长篇报道《看愚公怎样移山――沙石峪村党支部向导群众艰辛奋斗十年间》。并揭晓了社论。今后,沙石峪著名于中外,成为天下农业战线的一面红旗。

1966年4月29日中午12点10分,一架直升机在遵化县沙石峪村前下降。周恩来、陈毅同前来接见的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率领的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成员,一起步出机舱。他们笑容满面,不停地向迎接的人群招手致意。沙石峪村民兴奋地挥舞中阿两国国旗和各色彩旗。村民用唢呐奏起的《社会主义好》的乐曲。周恩来亲热地同沙石峪大队党支部书记张贵顺等村干部逐一握手。阿尔巴尼亚党政代表团团长谢胡、副团长卡博和他们热情拥抱。随后,他们在张贵顺等人指导下,兴致勃勃地沿着公路往北进了村。

到了北山坡,周恩来一行观光沙石峪的“万里千担一亩田”工程。张贵顺向他汇报了沙石峪艰辛创业的事迹。沙石峪是一个山多地少的穷山沟,解放后他们组织起来拓荒造田,从1957年12月18日最先,党支部成员率领80多名男女青年,最先了艰辛的移山造田工程。经由一个冬季的奋战削平了两座山头,造出3.2亩土地,又挑来黄土垫在上面,昔时种的粮食就获得了丰收,今后沙石峪人继续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使荒山改变了面目。

周恩来听后夸奖道:“老张,你的劳绩可不小哇!”张贵顺急忙说:“我有啥本事?大字认不了几个。事业都是大伙儿干的。我只不过根据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给大伙儿带带路。”周恩来满足地笑了。围着“万里千担一亩田”的巍巍石碑,人人赞叹不已。根据周恩来的提议,人人向一起靠拢,以“万里千担一亩田”和纪念碑为靠山,摄下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合影。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为了进一步掌握农业的命脉,1965年腊月,沙石峪村民在北山外脚下,打成直径11米的大口机井,铺设1300多米管道,3级扬程,纵跨山梁,把长流不停的泉水注入蓄水池。这工程跟“万里千担一亩田”一样被阿尔巴尼亚贵宾们赞美为事业。谢胡动情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我们接见的地方是一所大学,这是你们送给我们的最珍贵的礼物。我想让阿尔巴尼亚人都来这里观光学习!”周恩来对谢乱说:“这里也是我们的大学。你们若是都来这里,得多么大的开支啊!这样吧,我们把沙石峪拍成电影,送给你们,你们就可以都看到了。”谢胡又说:“从这里我们看到,毛泽东的伟大头脑已转化为社会主义的物质力量。我们作为同志,从心里热爱你们。”

张贵顺见两国向导人谈兴正浓,把大红枣捧到他们眼前,请他们边品尝,边谈话。最后,张贵顺还委托周恩来给邓颖超捎回去些红枣。

……

1967年2月9日,周恩来陪同外宾第二次视察遵化县沙石峪时,也正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热潮时期,周恩来身穿绿色军大衣,眼神透出忧虑,再也没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连这个地处遵化县大山深处,在唐山专区及遵化县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小山村也未能幸免。沙石峪大队党支部书记张贵顺被首都红卫兵看成“走资本主义门路的当权派”揪了出来,制作沙石峪“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也成了他“诱骗党中央”的罪状……周恩来在关键时刻亲临沙石峪视察,张贵顺获得总理的关切和珍爱,才得以重新站出来,再一次擎好沙石峪的大旗。

周恩来生前两次视察遵化县沙石峪,同沙石峪人民结下深挚的友谊,固然与沙石峪的领头人张贵顺情绪更深。第一次视察沙石峪时,周恩来就来到张贵顺家,坐上热炕头,嘘寒问暖。

张贵顺是党的十大、十一大、十二大的代表,曾任中共遵化县委副书记等职。1977年8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天下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张贵顺作为党的“十一大”代表出席这次会议,会议期间,在人民大会堂正巧遇见邓颖超。张贵顺激动地说:“邓大姐您不熟悉我吧,我是遵化县沙石峪的,叫张贵顺。”邓颖超立刻握住张贵顺的手说:“怎么会不熟悉?你不是让恩来给我带来沙石峪的大红枣吗?永远也忘不了啊!”

(《党史博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公布,请勿转载)

乾隆年间,新疆大小和卓叛乱是怎么回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新华网客户端新媒体平台“新华号”账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华号的立场及观点。新华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此役准噶尔汗国彻底灭亡,然而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北疆的烽烟刚刚熄灭,南疆的战火便接踵燃起,而导致这场叛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