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何其芳:没有官架子的正部级所长

周恩来五次视察唐山 拒绝警务车为他开道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在26年的总理生涯中,他先后5次来唐山视察,每次视察都给唐山人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位尊而不矜,功大而不恃。至今在唐山人民的脑海里仍历历在目。周恩来――人民公仆之典范,闪烁着灿烂的光辉。 他到启新水

何其芳是我国老一辈文学家,在中国现当代文坛占有极其主要的职位。新中国建立后,他又受到重用,担任了主要职务,并受命组建了文学研究所,出任了第一任所长。那时的文学研究所所长,是正部级,以是,何其芳是名副其实的部长级干部。

有些干部爱摆官架子,哪怕只是当上了一个小小的股长,也会把官架子端得足足的。但何其芳却正好相反,他是没有官架子的正部级高官,朴素得就像一位种地的老农一样。著名学者柳鸣九曾历久在何其芳手下事情,他在文章中对何老身上那种质朴情怀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wp-content/uploads/2020/8/ZfeANj.jpeg插图

何其芳的质朴气质,首先体现在他待人接物的态度和谈话方面。柳鸣九是在1957年炎天分配到文学研究所事情的,报到的当天,事情人员领他去见所长何其芳。原本以为身居高位、赫赫有名的何其芳会是一个一本正经、架子十足的人,但没有想到,何其芳待人是那么地夷易谦和,“他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极其谦和、极其夷易、极其朴素,没有文艺界高级向导人的威严,没有著名作家的架势与格调……他待人接物的态度自然得再自然不外,不带俗套的虚心,也不带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只是亲和夷易地说了一句,‘迎接你来文学研究所事情’,并招呼我在桌前坐下……”

这就是何老留给柳鸣九的最初印象:夷易、朴素,没有丝毫的炫耀与作态

何老的质朴气质,也体现在穿着上。喜欢摆官架子的人,在穿着上也是要刻意服装的,要穿上与众不同的干部服,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尊贵。但何其芳却不是这样,柳鸣九这样记述何其芳的服装:“一身蓝布中山装,敞开的领口露出内里白色的衬衫。他的样子再通俗再普通不外,你如果在街上遇见他,他绝不会引起你的注重,完完全全像一个普通俗通的做事员……”

/wp-content/uploads/2020/8/fM3Uvu.jpeg插图(1)

何其芳不但在着装上不拿自己当向导,在其他方面也不拿自己当向导。

好比用车方面,柳鸣九写道:“一切标志高干身份的器械,何其芳似乎都有意识地与之保持距离,不仅有官服衣着,另有‘车马驾舆’。他是部长级干部,这种级别的所长,在那时的哲学社会科学部是为数不多的。根据规定,他正式配有专用的小轿车,但我们却险些没有见过他用车上下班。”上下班不愿乘坐专车也就而已,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即便是出门为公众做事,何其芳竟然也自理交通费!

好比,被业界传为佳话的外出淘书的事:何其芳经常为研究所外出淘书、购书,“这本来就是为公众做事,他完全可以使用自己的专车,但他却都是交通自理,险些从无破例。传为美谈、传为笑谈的是,他去旧书店或琉璃厂,经常带一把雨伞,淘到了什么书后,就打成一包,为了省劲,往往挂在雨伞上往肩上一扛,这样步行而归。请设想一下,他一身平民,一双布鞋,肩上有雨伞挑着的一包书,慢悠悠境界行在琉璃厂的街道上,怡然自得,自得其乐,而为了省得眼镜从鼻梁上往下滑,他的头微微往上仰起,还得不时用手去把眼镜架扶上去……这那里像一个部长级的干部?简直就是一个再通俗不外的人……


摘自 | 《向导文萃》2020年2月上

稿件泉源 | 《山西暮年》

作者 | 唐宝民

责任编辑 | 萧源

新媒体编辑 | 少时

/wp-content/uploads/2020/8/nqeU7r.jpeg插图(2)

毛泽东是如何消除美国对中国“输出革命”恐惧症的?

文/胡新民 1971年7月9日中午,担负美国总统使命的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一行6人,在中国外交部章文晋司长等人的陪同下顺利降落在北京南苑机场,受到叶剑英等人的迎接。当基辛格看到标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并听到陪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