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毛泽东在上海

他生于山东,是河北“东陵盗宝案”的人生赢家,晚年在天津政协任职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山东籍将领谭温江的故事。 谭温江 很多人都不大知道谭温江,但是提起1928年的“东陵盗宝案”,估计大

1920 年 4 月 11 日,毛泽东从北京搭乘火车,辗转南京,历经 25 天后于 5 月5 日抵达上海。这是毛泽东第三次来到上海,这时代他履历了小我私家一生中至关重要的转折。

组织建立自修学社

1919 年 3 月,26 岁的毛泽东为送别赴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第一次来到上海,这是他与上海结缘的最先。同年 12月中旬,毛泽东再度来到上海,这次仍为欢送赴法勤工俭学的同仁,只是工具换成了蔡和森、向警予、蔡畅和蔡母葛健豪。

1920 年上海之行,毛泽东在哈同路民厚南里 29 号(今安义路 63 号)寓居了两个月零两天。民厚南里 29 号是一幢沿街而建的旧式两层楼石库门连体修建,坐南朝北,砖木结构,修建面积约 83 平方米。底层前半间是客厅,用于会客和用饭;后半间的右侧是灶房,左侧为小天井。楼梯位于客厅与灶房之间,旁边有一只圆形柴炭风炉,楼梯底下堆放着炭篓。沿木梯而上,前楼是较为宽敞的卧室,有一排临街的长窗,室内有两张单人木板床、一只方形茶几和一张桌子。毛泽东天天睡在靠北的落地长窗下的那张板床上,卧室外有一个小阳台,放着一张藤椅。后楼是一间狭窄的亭子间,外侧有晒台,边缘处用木栅栏同邻人两两隔离。

这套住所由新民学会出头租赁,供旅沪会员暂且栖身。毛泽东晚上在卧室休息,日间经常坐在小阳台的藤椅上,阅读最新出书的上海报纸、杂志、丛书以及种种先容西方学术头脑的译著。不久,毛泽东在这里组织旅沪湖南籍青年建立了自修学社,开展念书流动,学理论、学外语。

毛泽东与栖身于此的其他三名新民学会会员李思安、李凤池、陈书农过着清苦的生涯,他们每人每月仅三元零用钱,四小我私家轮流做饭,经常以蚕豆煮米饭、青菜豆腐汤果腹果腹。难以为继时,就加入工读相助团,毛泽东接受的项目是洗衣服,由于接送衣服路途较远,需搭乘电车,这样一去一来,洗衣所得的待遇基本上都花在了车费上,因此生涯总是过得左支右绌。6 月 7 日,毛泽东写信给远在北京的同乡黎锦熙:“工读团殊无把握,决将提议者住手,另立自修学社,从事半工半读。”

主持召开半淞园集会

5 月 8 日,毛泽东来到上海后的第四天,召集新民学会旅沪会员,以聚会、游园之名,在沪南半淞园路 480 招呼开了半淞园集会,欢送即将赴法勤工俭学的 6 名会员。加入这次流动的 12 人分别是:毛泽东、彭璜、陈绍林、萧三、熊光楚、劳启荣、周敦祥、刘明俨、张伯龄、欧阳泽、李思安、魏壁。

半淞园是那时沪上一处颇有名气的营业性私家园林,位于黄浦江西岸南市码头四周,面积 60 余亩。园内引入黄浦江水,水域逾半,辅以传统的楼、台、亭、阁等修建,取杜甫《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中“焉得并州快铰剪,剪取吴淞半江水”的诗意,命名为半淞园,是谁人年月文人雅集、市民游乐的场所。

12 位生机勃勃的青年入园后,驾舟游湖,登高望远,饱览旖旎景致。随后,在毛泽东的主持下,人人就新民学会的宗旨义务、流动原则、会员条件、入会手续,以及所处的社会环境、当前的革命形势等一系列问题展开讨论。集会议决,学会应秉持“潜在切实,不务虚荣,不出风头”的头脑作风;新会员入会必须具备“贞洁、老实、奋斗、遵守真理”四项条件。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会友各个向各方面去缔造各样的事”,指出:新民学会会员应散布天下各处去考察,天涯海角都要去人,不应该堆积在一处;在组织留法勤工俭学的同时,还应当发动部门青年赴南洋从事教育工作。厥后的情形也确实云云,李思安、张国基等会员先后前往新加坡,至 1920 年9 月,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从事教育工作的湖南籍青年达 24 人。集会还商议决议,由毛泽东卖力编辑新民学会的会务讲述。

/wp-content/uploads/2020/8/FbUjMv.jpeg插图

青年毛泽东

中午,与会职员行使集会间隙,在暮春初夏的斜风细雨中留下了一张意气风发的合影,毛泽东站在众人中心位置,左腋下夹着一把雨伞。

集会一直开到晚上才竣事。厥后出书的由毛泽东主持编订的《新民学会会务讲述》第一号,刊载了半淞园集会的召开情形,其中提到:“这日的送别会,完全变成了一个讨论会了。天晚,继之以灯。但各人还以为有许多话没有说完。”半淞园集会加强了新民学会的头脑和组织建设,学会开端孕育了“共产主义的胚胎”,并逐渐生长成为一个组织严密、信仰明确的革命整体。

5 月 9 日,毛泽东乘坐驳船踏上停泊于杨树浦码头的“阿尔芒勃西”号邮轮,送别劳启荣等六名会员。关于这次湖南青年赴法勤工俭学的盘缠筹集,章含之在《我与父亲章士钊》一书中披 露:“1963 年 初 …… 他( 指毛泽东——笔者注)告诉我,1920 年,为筹备党的建立、湖南的革命运动以及一部门同志去欧洲勤工俭学,急需一笔数目较大的银款,他去上海找到父亲(指章士钊——笔者注),固然没有告诉父亲要建立共产党,只说是为一批有志青年筹款去欧洲勤工俭学,请父亲协助。父亲立刻准许,随后发动了社会各界绅士捐钱。由于父亲的影响和起劲,最后一共筹集了两万银元,所有交给了他。”1936 年毛泽东在延安向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回忆时是这样说的:“到了上海,我领会到已经募集了大批款子,协助把学生送到法国去,还拨出一些钱辅助我回湖南。”不管细节若何,对于湘绅章士钊的这次辅助,毛泽东一直铭刻于心,因此也就有了新中国建立以后他用自己的稿费“还债”的美谈。

倡议建立湖南革新促成会

1920 年头抵上海,毛泽东便前往位于霞飞路(今淮海路)花园里 277 号的天问周刊社,南下上海前,毛泽东已放置彭璜等人在沪先期出书《天问》杂志,继续开展“驱张”宣传,普遍探讨湖南的革新问题,以期形成“赶走张敬尧后湖南怎么办”的方案和路径。今后,他造访湖南籍各界爱国人士,部署“驱张运动”和“革新湖南”的详细事宜,倡议建立湖南革新促成会(首任会长彭璜)。

/wp-content/uploads/2020/8/VBbERj.jpeg插图(1)

1920 年 5 月 8 日,新民学会部门会员在上海半淞园合影。左七为毛泽东

7 月 4 日,他在《天问》周刊第 23 号上揭晓了题为《湖南人民的自决》的文章,署名“泽东”。这是毛泽东在上海撰写并刊登的第一篇文章。今后,又接连撰写了《湖南人民自决会宣言》《湖南革新促成会提议宣言》《湖南革新促成会复曾毅书》《湖南建设问题条件商讨》等文章,呼吁天下各民意整体、各省军民仕宦,以及各报馆和各地湖南同胞,为“驱张运动”的最终胜利推波助澜。毛泽东在文章中写道:“社会之腐朽,民族之颓败,非有绝大起劲,给他个连根拔起,不足以言摧陷廓清,这样的责任,乃天下人民的责任”,“湖南的事应由全体湖南人民自决之”,这些看法和言论,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普遍关注。

围绕湖南的建设问题,由毛泽东主持的湖南革新促成会提出了废督、裁军、财政、教育、自治、实业等六个方面改革方案,创新设计湖南的未来建设——建立湖南人民自决会,实行废督裁兵,实现地方自治。

/wp-content/uploads/2020/8/NFZFJv.jpeg插图(2)

1920 年,毛泽东在上海的寓所旧址(今安义路63 号)

成为马克思主义信仰者

此次在上海,毛泽东多次造访栖身在环龙路老渔阳里 2 号(今南昌路 100 弄 2号)的陈独秀。其时,陈独秀已将《新青年》杂志从北京迁至上海编印刊行,正与共产国际代表筹建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

陈独秀熟悉湖南,领会《湘江谈论》,关注“驱张运动”。1920 年 1 月 5 日,他在《迎接湖南人底精神》一文中就曾写道:“‘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我们迎接湖南人底精神,是迎接他们的奋斗精神,迎接他们奋斗造桥的精神,迎接他们造的桥,比王船山、曾国藩、罗泽南、黄克强、蔡松坡所造的还要雄大优美得多。”在陈独秀寓所,毛泽东先容了自己在北大深受李大钊演讲和文章的影响、研读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体会;陈独秀则讲述了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以及酝酿建立一个新的政党的设计。他们坦诚交流、深入探讨马克思主义学说在中国的应用,商议计划“革新湖南同盟”设计。

离沪前,毛泽东又一次前往老渔阳里 2 号,同陈独秀告辞。陈独秀交给毛泽东一个重要义务——回湖南组建该区域的共产党早期组织。为便于他们开展工作,陈独秀还把上海提议组和上海机械工会的情形告诉了毛泽东,准许给他寄去上海提议组开办的《共产党》月刊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他满怀期待地对毛泽东、彭璜说:“你们的设计若能实现,也是建党的最好准备。”

正是在这段时间,在陈独秀的影响下,毛泽东的头脑发生了重大转变。正如他厥后在延安同美国记者斯诺攀谈时所回忆的:“我第二次(实为第三次——笔者注)到上海去的时刻,曾经和陈独秀讨论我读过的马克思主义书籍。陈独秀谈他自己的信仰的那些话,在我一生中可能是关键性的这个时期,对我产生了深刻的印象……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准确注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摇动过……到了1920 年炎天,在理论上,而且在某种程度的行动上,我已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而且今后我也自认为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了。”

1920 年 6 月 11 日,“驱张运动”告捷,张敬尧逃离湖南。7 月 5 日毛泽东脱离上海,7 月 7 日返回长沙。11 月,他和何叔衡、彭璜等在长沙建立了共产党早期组织。

(作者:上海市崇明区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原载《百年潮》2020年第6期)

素来和蔼的朱德元帅为了什么事罕见动怒,一定要身边工作人员查个水落石出?

朱德元帅之孙、全国政协委员、空军指挥学院原副院长朱和平少将从小在朱德身边生活,聊到爷爷的往事,他先提起了一次发生在家庭内的不大不小的风波。彼时,已年近90岁、素来和蔼的朱老总竟罕见动怒,并要求身边工作人员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1970年代,从中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