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遵:林则徐侄孙,率舰收复南沙西沙群岛,先后被国共两党授予少将军衔

1920年毛泽东在上海

1920 年 4 月 11 日,毛泽东从北京搭乘火车,辗转南京,历经 25 天后于 5 月5 日抵达上海。这是毛泽东第三次来到上海,这期间他经历了个人一生中至关重要的转折。 组织成立自修学社 1919 年 3 月,26 岁的毛泽东为送别赴法勤工俭学的新民学会会员,第一次来到

/wp-content/uploads/2020/8/BRnaaa.jpeg插图

文/范进忠

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日本曾侵占我西沙和南沙群岛,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彻底退出南海。1946年10月,国民党政府凭据团结国划定,派林遵率“太平”号、“永兴”号和“中建”号、“中业”号四艘军舰收复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林遵将军由此载入民族英雄史册。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举行渡江战役时,林遵将军武断率部起义,给人民政府带来了一支水师舰队。在1958年国共两军金门海战中,以林遵军队为班底的解放军东海舰队将曾经收复南海的国民党功勋战舰“太平”号击沉。林遵先后被国民党和共产党授予少将军衔,缔造了小我私家和我国水师生长史上的传奇。

王谢之后,誓雪甲午之耻

林遵,福州市汤边村人,1905年出生于水师世家,系民族英雄林则徐之侄孙,其父林朝曦曾供职于北洋水师,任艇长和水师电雷学校学监,加入了中日甲午海战。

1921年,林遵随父前往南京金陵中学学习。受祖辈的影响,青年林遵对水师情有独钟。1924年,19岁的林遵满怀振兴中国水师、洗雪甲午之耻的雄心壮志,以优异成绩考入烟台水师学校。在校时代与中共党员郭寿生同砚,成为郭开办的中共“新水师社”的成员,积极响应北伐,宣传革命。第二年,北京政府将烟台水师学校学生转送到福建马尾海校,林遵于1928年从该校结业,被分配到南京鱼雷枪炮训练班当见习生。

1930年,民国政府选拔优异水师干部派往英国学习水师知识。林遵有幸入选,到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水师学院学习。

在英国水师学院学习时代,教官向中国留学生讲述了甲午战争中“致远”号和“靖远”号两艘军舰被日军击沉的例子。“致远”号、“靖远”号两艘巡洋舰是清朝北洋水师向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订购制作的穹甲防护巡洋舰,是那时世界上对照先进的军舰。然则,在1894年甲午海战中,“致远”号遭受重创,冲向日舰“吉野”号欲与敌同归于尽,被日军鱼雷击中,全舰官兵246人殉难。“靖远”舰在1895年威海卫海战中被日军炮弹击中后停顿,为制止成为日军的战利品而自爆淹没。林遵听后义愤填膺,热血沸腾,立志献身水师,誓雪甲午之耻。

1934年,林遵经由四年的留学生涯结业回国。他先后在“宁海”“海容”舰当枪炮员,由于专业精湛,很快提升航海官、副舰长。半年后,被调到福州马尾学校当队长。不久又被提升为“自强”舰副长(即副舰长—编者注),1937年3月,以水师武官身份加入“赴英祝贺英皇乔治六世加冕典礼特使团”。5月,林遵受命去德国吸收我国订购的潜艇。

水师奇才,抗战报国崭露头角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情发作,日本周全侵华。德国法西斯为了配合日本在华行动,一拖再拖交船时间,最终毁约。林遵无比气忿,1939年5月回国加入抗日战争

1940年头,林遵被国民党水师部任命为第五游击布雷大队少校大队长。在敌强我弱的事态下,水师为了袭击日军,决议在长江上执行分段封锁布雷。林遵的大队卖力长江中游的安徽省贵池县江面。1940年1月20日,林遵指挥大队在两河口江面布下15具漂雷,炸沉日军一艘大型运输船和一艘汽艇,受到上级奖励。11月,他又率领队员27人在贵池、西河口、黄石矶冒险布雷,击沉敌舰1艘、汽船4艘、大火轮1艘,频频给日军以沉重袭击。

日军悬赏捉拿林遵,并部署还击游击布雷。1941年9月,林遵在贵池区域布雷,由于没有找到民船,只好率领布雷队员泅水接克日舰布雷。在回撤时不慎遭到日军笼罩,36人被困。在陆上军队营救配合下,林遵率11名官兵乐成突围,其余职员殉国。民国政府先后授予他甲种乙等陆海空军奖章、甲种二等光华奖章和陆水师一等奖章。在此时代,林遵的布雷大队还与新四军团结抗日,有过默契的互助。

1942年2月,林遵到重庆国防研究院学习军事科学,1944年结业,被分配在军事委员会顾问总长办公室任水师顾问。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受命担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副武官,提升水师上校。

此时,美国要向民国政府交付订购的9艘美制军舰。林遵到达美国后,被派去出任吸收美国交付舰队的指挥官。这些军舰停泊在古巴的关塔那摩基地,林遵对9艘军舰和1000名中国水师官兵举行了战术科目训练。1946年1月,林遵率峨嵋舰、太康舰、太平舰、永胜舰、永顺舰、永定舰、永宁舰、永泰舰、永兴舰共9艘军舰从关塔那摩启程,航行了半年的时间,于昔时7月顺遂回国。

锲而不舍,为收复岛礁两出南海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凭据《波茨坦通告》和1945年9月2日日本签署的《无条件投降书》的有关条款,日本自甲午战争以来侵占的中国领土、领海必须无条件送还中国。

1946年10月,国民党政府决议收复西沙、南沙群岛,派水师舰队进驻。委任林遵为进驻西沙、南沙的水师舰队指挥官,率护航驱逐舰“太平”号、猎潜艇“永兴”号以及“中建”“中业”两艘登陆舰组成的舰艇编队,执行吸收、进驻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义务。

舰队在上海黄浦江口集结,林遵举行了经心的远航准备。舰队配备了优良的军事、通讯装备,备好南中国海的地理、气象资料,装载了派驻岛上士兵的生活必需品,另有可以容纳一个连的官兵栖身的流动房屋,以及设计在岛上滋生的猪、牛、羊等牲畜和各种蔬菜种子等。国民政府专程派遣内政官员和技术职员、专家,随同舰队前往视察勘探,命名岛屿,划定国界线等。

1946年10月24日,林遵率舰队从上海黄浦江口出海启程。出行设计分三个阶段,第一段目的地为广州,第二段目的地为海南岛,最终目的地为南沙群岛。

10月26日,舰队到达广州。广东省政府主席罗卓英恳请林遵将“中业”舰开进广州让市民观光并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流动,广州市党政军代表及各界人士数百人登舰观光。罗卓英勉励全体官兵要不畏艰险,完成使命。官兵们一致示意将不惜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维护祖国的尊严和声誉。

/wp-content/uploads/2020/8/6ZFN7j.jpeg插图(1)

太平舰从南京出发前,前排中为林遵

5天后,舰队继续向南航行,途经台湾海峡,抵达海南岛榆林港。林遵派人向当地渔民领会南沙和西沙群岛的水文、气象情形,得知西沙、南沙的渔季是在2月至4月,冬季多强风,在11、12月份去吸收南沙群岛是对照难题的。林遵思量,军命不可违,此行又关系到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国际声誉,唯有克服难题完成义务。

11月10日,林遵决议舰队正式起锚出海。破晓,舰队在官兵们的欢呼中徐徐驶离榆林港。然则在航行了10多海里时,海面突然刮起大风,狂风卷起的巨浪肆意地拍打着舰身,“中业”“中建”两舰横摇至30度,有倾覆的危险,此时“太平”舰的发动机又出了故障,林遵迫于无奈下令舰队返回榆林港修理,择机再发。

11月19日艳阳高照,林遵下令再度出航。到下昼5时左右,舰队向南行驶了近100海里,南海的天气突然“翻脸”,黑压压的云层笼罩过来,刹那间巨浪汹涌。有着厚实航海履历的林遵知道这是台风的先兆,遂下令迅速返回,舰队于越日破晓平安回到榆林港。

幸不辱命,三出南海乐成收复岛礁

1946年12月9日早晨8时,林遵第三次率舰队出发。林遵将4艘军舰分成两组,“永兴”“中建”两舰为一组,由副总指挥姚汝钰率领,直奔距离较近的西沙群岛主岛—林岛,执行收复西沙群岛义务。林遵则亲率“太平”“中业”两舰向路途遥远的南沙群岛进发。他下令“中业”舰舰长李敦谦为先导,自己坐镇“太平”舰随后,目的直抵南沙群岛的主岛—长岛。

12月10日上午10时,舰队行至越南华利拉角外视野局限,林遵下令行使陆标校正航向,估算风骚风压,使舰队基本保持在准确的航线上。12月12日,林遵凭据海水逐渐由墨色变为深绿色的转变,判断舰队已进入水深1000米左右的较浅水域,距珊瑚区不远了。林遵派水兵上桅顶增强瞭望,搜索变浅水域,并减低航速,开动回声测深仪,舰队继续向前航行。此时,雷达荧光屏上显示出一粒光点,经与天文观察的经纬度、水深和海图上标绘的图像校对,林遵断定这正是此次巡航南沙群岛的目的地—长岛。

长岛是南沙群岛中最大的岛。登岛后,林遵、李敦谦及政府吸收代表在岛上举行了盛大的进驻仪式。为了纪念“太平”舰吸收该岛,即以“太平”为该岛命名。直立一块高约1米的水泥钢筋石碑,石碑正面上端刻有青天白日徽,下刻“太平岛”三个字,石碑后头刻有“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重立”,左旁刻“中业舰到此”,右旁刻“太平舰到此”。林遵与将士们研究了太平岛的地形,安顿了驻岛官兵住所,部署了军事设施。

此前,姚汝钰率领两舰也顺遂到达西沙群岛,收复后将西沙群岛中最大的林岛改名为“永兴岛”,以纪念吸收舰“永兴”号,并立“固我南疆”石碑于该岛码头处。

1946年12月15日,林遵率舰队官兵和政府代表同留驻岛上的官兵依依话别,然后率舰北上。途中为纪念中业舰吸收南海,将南沙第二大岛命名为“中业岛”,还巡视了南泰岛、南子岛和北子岛,又驶向西沙群岛,巡视了中建岛。月尾率4艘军舰回到广东,春节后返回上海。

林遵率领舰队南海之行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及其海域的收复与进驻义务顺遂完成,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海域的领土主权已经恢复行使管辖权。

弃暗投明,为民族大义运筹帷幄

林遵收复南海岛礁返回后,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内战正酣。

1948年1月,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蒋介石沿长江部署了几十万军队,把仅有的两个海防舰队、近300艘舰艇部署长江。其中,把护卫南京的重责交给海防第二舰队。任命林遵为舰队司令、水师少将。第二舰队有 20多艘军舰和 50多艘炮艇,布防在从江阴到安庆 500多公里的长江江面上。

林遵对国民党政府的溃烂深恶痛绝,对国民党挑起内战深为不满,对其前途深感失望。他经常向一些亲朋好友发泄苦恼,说:“国民党不完蛋,是无天理。”对国民党下达的“于必要时炮击江岸”的下令,他示意断难执行。他说:“作为一个指挥官,他的良心尚存的时刻,下令炮击生他养他的同胞和河山,于心何忍!”

/wp-content/uploads/2020/8/VBj6f2.jpeg插图(2)

1949年4月,三野8兵团司令员陈士榘与林遵视察永绥舰

中共中央领会到林遵的处境和头脑状态,决议争取他起义。毛泽东以为,争取林遵率海防二舰队起义,一则可以瓦解国民党长江防线中的水上“钢铁碉堡”,加速渡江战役的胜利历程;二则可以为组建新中国的水师缔造条件。周恩来派出时任国民党水师月刊社社长的中共地下党员郭寿生,由其负担争取林遵起义的义务。

郭寿生和林遵是烟台海校的同砚,两人举行了多次真心实意的攀谈。郭寿生转达了中共方面希望他在要害的时刻能够作出准确的选择。林遵说,共产党、新四军给自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林遵接受了郭寿生的劝戒,决计在适那时机率部起义。他深有感触地说:“与中共党的组织建立了直接联系,我如同在长夜中看到了曙光,黑暗里见到了灼烁。”

得知林遵愿意起义的新闻后,毛泽东极为重视,即于1948年12月13日电示:你们可以选派得力干部去与林遵联系。我们的态度是迎接他们起义,为人民立功。起义一个舰队即编为一个舰队,起义一个分队即编为一个分队。起义的时机,待联系好后再定。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又亲笔签发了第二封电报,转告林遵隐忍待机,切勿露出,制止在事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就在林遵紧锣密鼓地设计起义之时,国民党水师中最大的军舰—“重庆号”巡洋舰,在舰长邓兆祥率领下在上海吴淞口宣布起义。新闻传来,林遵又喜又忧。喜的是,该事宜对第二舰队的起义将会起到鼓舞和推动作用;忧的是国民党政府一定要接纳严肃措施,进一步增强对第二舰队的控制,从而增加了起义的难度。

为了更好地守旧隐秘,林遵与郭寿生等与中共组织单线联系,对其他所有前来试探的人都予以拒绝;同时增强对外宣传,散布林遵很反动,头脑很顽固,死跟国民党的言论,以此来疑惑国民党水师总司令桂永清及其安插在舰队的知己和特务。

功勋卓著,渡江战役献给人民一个舰队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海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上签字。4月 21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公布了《向天下进军的下令》。蒋介石十分重要,他下令水师总司令桂永清严密布防。桂永清立刻下令林遵的第二舰队所有集中于南京江面,集中兵力守护南京,同时下令林遵23日破晓前到水师总司令部报到,接受新义务。

林遵不知道桂永清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属下劝他不要去,他思量再三,以为照样去好,并做了最坏的设计。他说:“万一我回不来,就由戴顾问长署理我指挥。起义的设计不能改变!”

/wp-content/uploads/2020/8/ny6vU3.jpeg插图(3)

三野第8兵团司令员陈士榘与林遵

桂永清见到林遵,喜悦地说:“总部决议,凡停在南京江面的舰艇,所有都交给你指挥,这是党国和蒋总裁对你的信托和重视。”并激励他“好好干,纵然最后只剩下一艘军舰,也要为你请功,呈请任命你为水师副总司令,并颁授青天白日勋章。”

林遵回到舰队,以为起义的时机成熟了。他立刻召集各舰舰长和炮艇艇长召开紧急集会,转达了国民党总部的下令;然后又将共产党招呼起义的情形作了详细先容。最后以无记名投票形式决议是否起义。投票效果,多数赞成。于是,林遵郑重宣布:“第二舰队决议全体起义!”

1949年4月 23日,在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的同时,林遵率领海防第二舰队 25艘舰艇、1200多人,在南京篱斗山江面起义。25艘舰艇同时拉响了长汽笛,一派欢跃气氛。国民党政府获悉,马上派6架飞机,对起义舰艇狂轰滥炸,林遵指挥各舰还击。解放军千帆竞渡,摧枯拉朽,顺遂解放了南京。

1949年 4月 30日,林遵召开加入起义的舰长、艇长集会,通过了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致敬电,气忿训斥蒋介石团体发动反人民的内战的罪行。

林遵率领第二舰队起义,是解放战争时代国民党水师最大规模的舰艇集群起义。毛泽东看了林遵发来的电报,一下子过来了一个舰队,既有司令,又有这么多舰长、官兵,十分喜悦,5月18日致电林遵和25艘舰艇起义官兵,盛赞他们的起义是“在南京江面上的壮举”。

/wp-content/uploads/2020/8/M7zeaa.jpeg插图(4)

毛主席1949年接见林遵时的照片(左二林遵、左三张爱萍)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水师建立,林遵被任命为第一副司令员。1949年 8月,毛泽东亲热接见了林遵,喜悦地说:“你是林则徐的侄孙,久闻大名啊!你的祖先林则徐是抗英英雄、民族英雄,天下敬仰啊!你毅然脱离国民党军队,率部起义,同样是英雄壮举,可钦可佩可喜可贺呀!”

1951年1月,林遵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水师教授会主任,后任副院长。1954年9月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天下人民代表大会上,林遵当选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一级解放勋章。这位曾经的国民党水师少将,现在又成为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水师少将。

值得一提的是,在1958年的金门炮战中,以林遵起义军队为班底组建的东海舰队与李敦谦率领的台湾北巡舰队在马祖海域遭遇,这两位昔日为了民族尊严和领土完整而携手收复南海岛礁的亲密战友,此时兵戎相见。经由鏖战,昔时收复南海的功勋战舰“太平”号,被人民解放军水师击沉。

出自:文史精髓

他生于山东,是河北“东陵盗宝案”的人生赢家,晚年在天津政协任职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山东籍将领谭温江的故事。 谭温江 很多人都不大知道谭温江,但是提起1928年的“东陵盗宝案”,估计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