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时期毛泽东若何用活语言艺术

今天,我们缅怀这位提出“中国共产党”名称的第一人

来源:钧正平工作室·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唐嘉 他是第一个提出建立“中国共产党”的人,是党内公认的早期著名理论家。 他是毛泽东年轻时的挚友,两人志同道合,共同探寻中国革命真理之路。毛泽东这样评价他: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他都做到了。

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倡导者与践行者,他在向导井冈山斗争的过程中,以其对马克思主义本质的深入明了,深挚的国学功底,仔细的调查研究,洞察国情和民心,经常使用浅易和质朴的语言,有趣诙谐、形象生动,让宽大军民对许多革命原理都能听得懂、记得住,易于接受,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吸引力,从而取得显著的宣传效果。

讲地方话,关心群众切身利益

毛泽东指出,“我们是革命党,是为群众做事的,若是也不学群众的语言,那就办欠好”“有些天天喊普通化的人,连三句老百姓的话都讲不来”。他在井冈山时期十分重视发动群众,加强对群众的宣传,稀奇善于学习和运用当地的语言。农民的乡土话语,往往富有生活气息,再配上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利益诉求,必将极大地启发民众的阶级觉悟,增进情绪认同。

在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确立之前,毛泽东要求陈正人等人起草了一份《遂川工农县政府暂且政纲》,宣传红色政权的主张与义务,反映宽大人民的要求和愿望。经起草,写了三十多条,请毛泽东审阅。他将其中一些深奥难懂的语句改成了通俗易懂的群众语言,好比,“破除聘金聘礼,否决买卖婚姻”改为“讨老婆不要钱”,把“否决荼毒儿童”改为“禁绝大人打小孩”,把“破除债务”改为“借了土豪的钱不要还”等。这样一改,群众一听就明了了。

那时在井冈山区域通行两种方言,即客家方言和江西方言。毛泽东在和群众相同的过程中,不仅请讲客家话的人做翻译,而且还自动学习江西话,一看到乡亲,就亲热地喊他们为“老表”。他入乡随俗,不耻下问,以便更好地与群众交流,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毛泽东提出,要想做好群众的宣传工作,必须放下架子,看差别工具说差别的话。碰着雇农要讲雇农话,碰着中农要讲中农话,碰着商人要讲商人话,碰着工人就要讲工人话。不能一讲一大篇,只要讲一两句涉及切身利益的话,他们就懂了,好比“我们的军队是为穷人接触的”。另外,对群众要有耐心,可以把话讲得慢一点,多重复几回,用几种意思表达统一句话。如群众听不懂“土豪”是什么意思,就可以用“财主”“有钱人”来取代,群众逐步就会明白红军的话。

巧妙对比,坚定战士们的理想信心

由于革命形势暂时处于低潮,面临挫折,战士们的头脑往往摇摆不定。毛泽东会用巧妙的方式来比对敌我实力,重新燃起人人的革命激情与希望,到达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这样的对照在特定的语境下,很容易到达熟悉上的共通与情绪上的共识。

秋收起义失败后,军队退至浏阳文家市集中。毛泽东在里仁学校操场上向全体指战员宣布了改变行动偏向的决议,并满怀信心地说:“这次秋收起义,虽然受了挫折,但算不了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现在实力很小,好比是一块小石头,蒋介石好比是一口大水缸,总有一天,我们这块小石头,要打破蒋介石那口大水缸。”毛泽东通过小石头与大水缸的关系,反映了革命的艰巨性和最终必胜的信心。这对于稳固军心和鼓舞士气起到了重要作用,那时不是要去与敌人硬拼,而是要保留实力,到敌人统治微弱的宽大农村、山区去蓄积实力。

在三湾改编发动大会上,毛泽东说:“人人都是娘生的,敌人他有两只脚,我们也有两只脚,贺龙同志两把菜刀起了家,现在当了军长,带了一武士。我们现在不只是两把菜刀,而是两营人,还怕干不起来吗?”毛泽东通过贺龙两把菜刀起身厥后当军长的故事,激励人人继续坚持斗争,发扬革命的大无畏精神,总结出革命实力不停生长壮大的纪律。这样一来,军队的消极情绪一网打尽。

在朱毛会师大会上,毛泽东说道:“敌人纵然有孙悟空的本事,我们也有设施对于他们,由于我们有如来佛的本事,他们总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十个指头有是非,出水荷花有崎岖。”“我们捉住敌人的弱点,狠狠地打一顿,打胜了,马上涣散到敌人背后去‘捉迷藏’。这样,我们就能够掌握自动权,把敌人放在手心里玩。”一番话说得人人喜笑颜开,信心倍增。

形象比喻,辅助指战员明了红军的政策

形象的比喻能够赋予形貌工具鲜活的生命力,迅速展现事物的内在联系,可以化抽象为详细,变深奥为浅易,转陌生为亲热。随着革命形势的生长,出台了不少党和红军的新政策,许多指战员一时还明了不了,毛泽东则通过适当的比喻,让人人一下子就能欣然接受,成效显著。

那时军队中存在单纯军事头脑,只想打都会,不愿待在偏远农村区域,也不愿意举行艰辛的根据地建设。为此,毛泽东有一次在给人人讲话的时刻,打了一个有趣的比喻,“革命要有根据地,似乎人要有屁股。人倘使没有屁股,便不能坐下来;要是老走着,老站着,定然不会持久;腿走酸了,站软了,就会倒下去。革命有了根据地,才能够有地方休整,恢复实力,弥补实力,再继续战斗,扩大生长,走向最后胜利”。他把根据地比喻为可以休息的“屁股”,提高了人人对确立革命根据地重要性的熟悉,数十年后,昔时的老红军对这段话仍念念不忘。

井冈山以前有一个“山大王”名叫朱聋子,他总结了一条履历:不要会接触,只要会打圈。毛泽东取其所长,避其所短,对战士们说,“我们要改变它一句:既要会打圈,又要会接触”,“强敌来了,先领它兜个圈子,等它的弱点露出出来,就要抓得准,打得狠,要打得干净利落,要有缴获”,“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赚钱就来,蚀本不干,这就是我们的战术”。通过战争实践,人人逐步领会了毛泽东的游击战术头脑,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首先要保留自身的实力,然后寻找机会袭击或祛除敌人。

毛泽东总是能即兴地以身边的事物打比方。有一次,茅坪的群众捕捉了一条狗鱼送给毛泽东,他在谈话中把狗鱼比喻为“水中的恶霸”,恰似克扣和榨取穷人的土豪劣绅。他说:“我们穷人要翻身,就必须把田主、土豪劣绅打垮!水中的鱼要求得解放,就必须打垮水中的恶霸!”

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正处于对中国特色革命道路的试探时期,也是一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稀奇是普通化的开创阶段。那时条件十分艰辛,工农群众的文化素质普遍不高,毛泽东经常针对军队和地方泛起的某种不利于革命的征象,召集人人讲话,统一头脑,凝聚人心,解决问题。在此过程中,毛泽东坚定革命理想,不停提升马列主义水平,掌握了高明的语言艺术,成为革命的语言大师。他的讲话态度鲜明、质朴真诚,看似浅易直白,却精炼透彻,耐人寻味,极具革命性和时代性,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体现了努力乐观、不怕困难的精神以及胸怀天下的人民情怀。

1976年我亲手撒了周总理的骨灰,16年后我又亲手撒了邓大姐的骨灰,他们用的是同一个骨灰盒

周总理去世后,治丧办公室的同志请邓大姐为周总理选骨灰盒,邓大姐就派我和张树迎同志(总理卫士长)代表她去选。我俩和治丧办的同志去了八宝山,八宝山的负责同志拿来两个样品,我们选中了其中花纹较好的,但不是最贵的。经仔细检查,发现盒的表面有一处摔了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