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安大土匪马喜山的覆灭(一)

眼花缭乱!梁庄王墓珍宝无数 宝石成堆耀眼夺目 一锭金子都有5斤重

古代陵墓的宝藏总是让人向往,令无数心怀不轨之人铤而走险,2001年的正月初四,湖北省钟祥市的大洪村一大批警察拉起了警戒线,有人报警说,凌晨时分,村边龙山坡上传来两声巨响,有人想盗墓,盗明代梁庄王的墓,梁庄王名叫朱瞻垍,民间一直盛传说,梁庄王生前

张万林 晨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杜山

马喜山是宁安最大的土匪,在宁安南部镜泊湖、马莲河、杏山、沙兰、三灵一带频仍流动,犯下血腥罪行,七十多年已往,至今谈起马喜山往事,仍恼恨不已。

兵痞身世的马喜山

马喜山是宁安马莲河村人,原名叫马云鹏,小时候念过几天私熟,粗通文字,长大后吊儿郎当,常干些偷鸡摸狗的活动。马喜山在民国军队、伪满洲国军队、警员队里都干过,是典型的兵痞。1945年“八一五”东北规复后,马喜山跑到吉林省春阳区域,拣一些日伪军溃逃时抛弃的武器、弹药,拢络一帮人建立了治安大队。治安大队介入了围剿溃退日本关东军的战斗,显示很努力,获得了苏联红军的好评,获得一些物资援助,队伍有了扩大。

马喜山是个野心极大且私欲膨涨的人,一心想做高官、发大财。不久,他投靠了国民党,接受国民党特派员郑云峰的收编,被任命为国民党滨绥图佳先遣军中将副司令兼第一旅旅长。

马喜山将旅部设在宁安与汪清接壤的鹿道,队伍最多时有2000多人马,是宁安境内最大的一股土匪。

由于马喜山接受了国民党的收编,在社会上蒙蔽、欺骗了一些人,特别是田主、富农、伪满警员、特务、宪兵、社会流氓都成了他的拥趸。

资料显示,马喜山匪帮,给牡丹江区域造成了伟大的危害,主要显示之一是损坏交通。牡图铁门路黑龙江东部的交通大动脉,马喜山匪徒盘居在鹿道,切断了图佳铁门路,既不能南北运送物资,又不能运兵,还对牡丹江区域的经济建设造成困扰。其二是策动叛乱,损坏建党建军,阻碍土改顺利举行。在马喜山匪帮盘踞时代,四处杀人放火、抢劫,使国民不得安宁,还妄胆袭击驻军、拦劫军车,吓唬国民,使群众不敢靠近党组织。

马喜山匪帮罪恶滔天,终于被人民军队清剿。

/wp-content/uploads/2020/8/N7Rzq2.jpeg插图

夜袭墟落的土匪。

王玉峰招兵

沙兰镇,在宁安西南一百二十多里远的地方,地处山区,与吉林省接壤,古时候是宁古塔通往盛京(沈阳)驿道上的一个驿站,那时镇子不大,但挺荣华。器械一条大街,大街两侧生意商号琳琅满目。

镇里有个叫王玉峰的人,此人在伪满洲国县衙里当过伪仕宦,因与同寅反面,辞官不做,回乡务农。抗日将领李荆璞在沙兰组织抗日义勇队,王玉峰黑暗资助过钱粮。

1945年10月末,李荆璞被派回牡丹江,担任牡丹江军区司令员。王玉峰想在新政权里谋点事干,便到牡丹江找李荆璞。

二人碰头,王玉峰说明晰来意,李荆璞说,现在我们刚打倒了日本鬼子,社会极不清闲,急需确立自己的人民武装,你在沙兰一带很有威信,应该召集青年建立队伍,守护人民守护家乡。

王玉峰问武器怎么办?李荆璞说,鬼子完蛋时,武器丢了各处,都叫老国民拣去了,民间有不少武器,你想设施网络一下,若是职员召多了,武器不足,军区可以弥补一些。队伍建立起来归牡丹江军区向导。

王玉峰又问队伍叫什么名称?李荆璞说,叫东北人民自治军。

王玉峰曾经当过沙兰自卫团总、镇公所头头,召集人马很有优势,回到沙兰在各村屯都设了召兵站。经王玉峰发动,一些青年人携带枪支参加了队伍,很快就召集了四五百人。

王玉峰到牡丹江军区向李荆璞汇报,李荆璞表彰了王玉峰,当即把他召集的人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牡丹江军区十八团第三营,任命王玉峰为营长,暂时驻防沙兰镇,义务是维护地方治安。

王玉峰当上了营长很喜悦,设计再召集些人。

不久,李荆璞派关里过来的老八路王琳、王同一到三营担任正副教导员。以后又相继派了三十多名老同志,到三营担任连、排干部,使三营成为一支党向导的人民军队。

厥后,牡丹江军区二团又派陈继尧率一个营到沙兰驻防,这样宁安西南大门就有了平安保证。

/wp-content/uploads/2020/8/67ryEb.jpeg插图(1)

东北剿匪。

特工石明山

沙兰镇地处宁安西南边缘,又是山区,山多林密,向来是土匪流动疯狂的地方。马喜山匪帮就把沙兰区域看成给养基地。十八团三营和二团一个营驻在沙兰后,成了马匪的眼中钉,千方百计举行损坏。

沙兰镇有个叫石明山的人,曾经在伪满洲国当过伪警员,1945年“八一五”规复不久,他就投靠了马喜山。王玉峰组建队伍,石明山受马喜山指派,进入三营八连担任了司务长。马喜山给他的义务是掌握八连及三营的情形,随时转达。厥后石明山又担任沙兰镇区的保安队排长,伪装提高,蒙骗了不少人。

一天夜间,石明山找到同样混进队伍,在八连任班长的许建勋,叫他去山里找马喜山,把三营的军力、驻地、武器配备等情形汇报给马匪。那时三营营部在沙兰镇里,八连驻沙兰镇东三里之外的东山脚下,军队驻大庙的厢房,连部驻庙后张家大院。张家是沙兰的田主,院里有油坊和酒坊,连部十几小我私家驻在酒房的大炕上。

马喜山接到讲述后喜出望外,此时他的匪帮被牡丹江军区军队追打,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给养也断了,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马匪对人民军队又怕又恨。

石明山的情报里,还画了沙兰镇与僧人屯的地型草图,上面标明晰三营的军力分配和火力配备。马喜山立刻制订了一个袭击沙兰的设计。

血染沙兰镇

一天黑夜,在二道沟通往沙兰镇的墟落土道上,一支十几小我私家组成的队伍快快当当奔走着。其中一人黑衣黑裤,身背苏式转盘冲锋枪。此人名叫何永亮,人称何勇敢,是马喜山的保镖兼杀手。马喜山派何永亮带队袭击沙兰镇三营驻军。

何永亮带的这些土匪,都是挑选出来的惯匪,枪法很准。

事前马喜山向何永亮交接了,和石明山联系的方式与行动门路,并给了他一千五百元,叫他交给石明山。

何永亮率领十几个悍匪到了沙兰镇外,摸掉哨兵后进入镇里,到石明山家外,何永亮翻杖子进了院,与石明山联络上。

何永亮问石明山先从那里下手,石明山说,先端掉八连连部,八连离大军队较远。

土匪们悄悄摸到了八连连部驻地张家大院,石明山从杖子跳进院里,把正在瞌睡的哨兵刺死,然后打开大门放进何永亮等人。

何永亮等匪徒从窗子往里偷看,八连指导员刘成斋和连部文书、军械员、卫生员、司号员、通信员等十几人都睡在一条火炕上。

何永亮操起转盘冲锋枪,从炕头扫到炕尾,七十二发子弹所有射出......

原宁安水利局的高有志,是沙兰僧人屯人,他弟弟高有士,那时在八连当通信员,就是昔时的亲身经历者,也是两位幸存者之一。高有志听他弟弟讲过,他弟弟那时中枪昏厥,醒来时发现只有他和刘指导员还在世,满屋是血,其他十几位战友全都遇害。

刘指导员再度昏厥,厥后被高有士喊醒,二人从后窗爬出,向营部讲述。

下期预告:马喜山匪帮是否对营部举行了袭击?在卢家屯,马匪又制造了怎样的惨案?敬请关注。

1944年河北八路军炸炮楼的真实战例:敌人伤亡十余人,交通员宁死不屈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抗战时期发生在河北的真实故事。 看过抗战影视剧的朋友,大都会对八路军攻打炮楼的事情印象深刻。当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