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把周恩来总理堵厕所做指挥,三军唯有这一人

蓝玉案:明初四大案的终结

蓝玉是明初的一位名将。他领兵南征,屡建功勋。大败北元的不世之功,更是让他登上了事业的顶峰。然而,蓝玉很快就从巅峰跌落,最后因罪被灭族,结局十分惨烈。而蓝玉一案也成为明初四大案的终结。 一个本来前途无量的名将为什么迅速“凉凉”?后人对此有很多

历史潮

1952年6月23日,正在朝鲜前线指挥作战的志愿军代司令员陈赓收到一纸调令,指示他回国述职,同时任命邓华为志愿军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那时,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把美军从鸭绿江赶回三八线之后,在历时两年的时间里,敌我双方正处于胶着状态……在战争难以推进之时,调司令员回国述职,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而事实上,早在1950年新中国刚建立不久,斯大林就向毛泽东建议,办一所集陆海空三军为一体的军事学院。朝鲜战争打响后,我军使用的坦克、飞机和火箭炮都是苏制,也缺少专门的手艺维修人才,这使毛泽东感应军队现代化的紧迫性。毛泽东在听取了彭德怀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汇报后,加倍意识到在现代战争中军事手艺与现代武器的主要,因此需要培育大批军事手艺人才。

/wp-content/uploads/2020/8/7RNJVf.jpeg插图

▲陈赓

1952年7月,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在中南海召见了陈赓上将。毛泽东说:“我们要确立一所高等军事手艺院校,培育手艺军官。这次调你回来,就是要你来当这个院长兼政委。”陈赓那时没有丝毫思想准备,连忙站起来说:“不行不行,我是行伍出身,办学与接触隔行,我生怕办欠好。”毛泽东说:“你办欠好,谁能办妥?有难题找总理给你解决,另有苏联照料的辅助,凭你陈赓的才智和劲头,一定能干好。”周恩来也说:“你住过黄埔军校,办过红军步兵学校,还带过红军干部团。你干不了,别人生怕连你这点儿履历也没有。就这么定下了。”陈赓不再谢绝,欣然受命。实在,在朝鲜战场时,亲眼看着我军战士用手榴弹打榴弹炮,用燃烧弹打坦克车,建设现代化人民军队的想法早就在陈赓心中落地生根了……考虑到为了保密,周恩来建议去掉“手艺”两个字,就叫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

1952年9月5日,哈军工筹委会建立后的第5天,应陈赓请求,国务院召开联席集会,专门讨论学院的筹建问题。总理周恩来、副总理陈毅、财政部部长薄一波、人事部部长安子文、教育部副部长钱俊瑞、修建工程部部长陈正人,以及军委4总部主要卖力人和空、海、炮、装、工各军兵种司令员等数十位党政军领导人同室而坐,为办学献计献策,为中国教育史上之首例。

在集会上,陈赓向人人逐一抱拳道:“我才疏学浅,寝食难安,祈求列位军政首长,扶我一把……”陈毅最先声援,其余人也纷纷亮相,愿意鼎力相助。在散会前,陈毅溘然收敛笑容,认真地说:“诸位老总,我另有一条建议。往后,我们的子女高中毕业了,要带头报考军工,这样就会影响社会,使青年学生们也随着报考军工,让全社会都知道建设现代化国防的重大意义。”言毕,全场掌声雷动。

/wp-content/uploads/2020/8/ey2yQn.jpeg插图(1)

▲周恩来与陈赓

陈赓最先了艰难的办学,然而摆在陈赓眼前的是,一无校舍,二无西席,三无课本和装备。

难题吓不倒他,一个月后,陈赓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选定在哈尔滨建院。又过了一年零三个月,新中国第一所多军种综合性的军事工程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简称哈军工)正式建立。钱学森在观光完哈军工后说:“这么短的时间办起这样一所完整的、综合的军事手艺学院,在世界上也是事业。”殊不知,陈赓为缔造这一“事业”,不知耗费了若干心血!

办学最大的难题是师资气力缺乏。陈赓向多名专家讨教,列出教授名单,想方设法从各地大学调人,并多次拿着名单请周恩来总理指挥。1952年11月5日,陈赓又找到周总理,周总理正在主持集会,陈赓就在门口等。集会中心周总理上茅厕,刚从茅厕出来,陈赓就递上了讲述。周总理说:“什么事这么急?连解手时间你都不放过。”陈赓说:“您不是让我抓紧时间建哈军工吗?”总理开顽笑地说:“你真有设施,找到茅厕来要我办公,这是你的一大发现。”周总理看完讲述,立刻作了指挥。

/wp-content/uploads/2020/8/7fu2ea.jpeg插图(2)

▲陈赓

陈赓以特殊之举为哈军工请来大批的优异教授和专家学者,对他们异常体贴。陈赓自己住小平房,而把学院一栋最好的楼房作为他们的宿舍,并为他们专门建了饭厅,请厨师为他们做饭。他还亲自抓专家、教授的家族就业、子女升学等问题。

对陈赓的做法,那时有个体老干部不理解。对此,陈赓给予了严厉批评:“你们履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是革命的元勋。可他们十年寒窗苦熬出来,也不容易呀。现在我们国家的国防建设迫切需要科学手艺知识,你们懂吗?你们是老共产党员,调你们到这里来,是让你们来发扬光荣传统、来带作风的,不是来攀比照顾的!”他接着说:“办学校好比开饭馆,饭馆名声怎么样,要害看大师傅手艺,教授就是掌勺的大师傅,学员是就餐者,我们干部是端盘子的,为教员、学员服务。”

办学不能没有教学科研大楼,为了建楼,陈赓经常深入基建工地,遇有重大事情,随即与基建办公室的同志一起商谈解决。他掉臂自己在战争年代留下的腿伤,多次爬上脚手架同工人攀谈,查看工程质量。仅仅7个月时间,10万平方米36栋教学科研大楼便拔地而起。

/wp-content/uploads/2020/8/Yfaqei.jpeg插图(3)

▲哈军工

战争年代留下的伤痛、历久艰辛的生涯和超负荷的事情使陈赓的身体每况愈下。医生一再嘱咐他少流动、多休息,可他却不停地操劳奔忙。1960年底,陈赓知道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愈发抓紧时间,想为党多做些事情。他惦念自己亲手开办的哈军工,提笔给院党委常委写信,提出自己对调整后的学院事情的建议。然而,哈军工的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竟是陈赓写给他们的最后一封信,1961年3月,陈赓上将与世长辞。

哈军工的历史,险些就是一部新中国国防科技发展史。哈军工的办学实践充分证明:没有陈赓上将,就没有哈军工的事业与绚烂;没有陈赓上将,就没有新中国国防科技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

明朝军队火器水平真的如网络上吹嘘的那么天下无敌吗?

前段时间,咱们曾经在《帝国的毁灭》之“明帝国的毁灭”篇中提到了明帝国军制的流变历程,不出意外地,在文章底下又有一些读者留言,说“明朝的火器比清朝厉害多了”、“清朝误我三百年”云云。其实吧大伊万对这种言论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在如今的部分网络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