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去世之时的情形是怎样的,为何身边竟没有一个亲友?

陈赓的用人艺术:抢来火箭专家 要来“死刑犯”

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在陈赓手下工作的人都会感到心情舒畅,有用武之地。这得益陈赓这个人不“左”,不拘一格,不会用各种规格的卡尺去衡量人、限制人,而是尽量发挥其长处,并在发挥长处的过程中修剪其短处,使短处更短,长处更长。   把作战股

/wp-content/uploads/2020/8/QrYBb2.jpeg插图

▲1950年代后期的全家福。蒋经国偕老伴,率“文、章、武、勇”4个孩子留影。

1988年的元旦前后,“荣总”磨练职员也许每隔二三天就来为蒋经国抽一次血磨练,磨练师居然找不到蒋经国的血管。

元月12日那晚,和平常任何一个礼拜二的晚上一样,蒋经国仍旧是烦躁不安,从他的脸色,我们可断定这个夜晚对蒋经国来说,又是一个漫漫长夜,可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蒋经国最后的一夜。

王家骅一大早就来了,我和蔡内勤侍卫官是早上7时接的班,蒋经国这天的精神很欠好,但并无异常状态,但从神情来看便知道没睡好,他和王家骅讲了几句话,就叫王家骅先走,去中央党部叫今天的轮值中常委再代表他主持“中常会”。

蒋经国那天早上是粒米未进,他不停地上下床,在轮椅和床铺之间倘佯,他的情绪比往常更为浮躁,我们只有不停地抱他上床下床,整个上午似乎都在忙着同样的动作。

他说过感受胃不舒适之后,我们很快就向医官反映,那天,官邸内里恰巧只有姜必宁医师,姜必宁是来官邸看蒋方良的心脏病,听我们向他反映蒋经国人不舒适,他就过来看了一下。效果,姜必宁问蒋经国那里不舒适,蒋经国就说肠胃,可是,医生就是考究专业,不是自己专业的科别,只能作个开端的诊治,以是他在作完开端诊查之后,就去联络卖力蒋经国肠胃科的罗光瑞医师,谁知道偏偏不凑巧,那天一大早罗光瑞去外地洽公去了,要下昼才气赶回来。姜必宁听了十分重要,厥后好不容易联络上了,罗光瑞示意马上赶回台北。

这时,蒋经国已经忍不住身体的痛苦,告诉一旁当班的我:“你们找人想想设施,我着实痛苦得不得了啊!我全身都不舒适啊!”这时已经是9点多钟的事情。他的脸色有些扭曲,我知道,若是不是很忧伤的话,他是不会这样说的。

到了11点多的样子,蒋孝勇到蒋经国房间探望他的父亲之后,告诉我们说,要到士林宫邸和宋美龄用饭。随后,他就脱离蒋经国的房间,出门去了。

蒋孝勇走了不久,蒋经国身体照样不舒适。然则还算镇静,他突然问我:“咦!孝文呢?”我答道:“讲述教育长,他现在外面餐厅进餐。”他又问:“那孝武呢?”我说:“孝武先生现在在新加坡事情。”

蒋经国只轻轻哦了一声,就又半躺卧在床铺上。我可以直觉到,他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讲,可是又像是欲言又止,他的头半垂着,似乎陷入一种深思之中,久久不能自拔。我突然以为这位曾在台湾叱咤风云一世的人,现在是何等的寥寂苍凉。

约莫12点40余分,蒋经国原本作势欲呕的动作,这次竟然真的吐了,他大口大口吐了一床,我定睛一看,他居然吐的全是血——一种完全是暗红色,甚至等于是猪肝色的血,汩汩地从他口鼻中不停喷发出来,我立刻向医官讲述,医生见事态严重,立刻去联络医院麻醉科李主任来七海紧要支援。所有的医生、原先服侍蒋方良的护士……都最先过来协助处置,可是,就算我们大部分的人都发动了,那又能怎样?究竟,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天命抗衡。我继续守在蒋经国的身旁,他已经虚弱到没有一点气力讲一句话,有人和孝勇联络上,请他立刻赶回七海。

我刚刚将他脸上和棉被上的血渍处置清洁,医生忙着抢救用药,护士小姐也过来协助,人人都以为情形也许已经稍稍稳定下来。可是谁晓得,也许12点55分左右,蒋经国又最先第二次吐血,这次的血和刚刚吐的血一样,也是暗红色的,我们又是一阵恐惧和忙乱。可是,他吐完之后,头一歪,眼一闭,就倒在床上,再没有一丝消息。

蒋经国便这样没留下一句遗言,憾然脱离人世。(本文原载于文汇念书周报2003年6月13日第十五版,摘编自《性情中人蒋经国》,薛汕等编著,新华出书社出书)泉源:文汇网

周恩来的谦逊之道:自称不是帅才,甘当第三把手

人民网 原标题: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权延赤 著,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总理是讲过自己不是帅才,邓大姐也这样说,我们听了不舒服;主席和小平再这样讲,我们曾感到委屈。现在回想起来,是传统文化、传统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