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的谦逊之道:自称不是帅才,甘当第三把手

蒋经国去世之时的情况是怎样的,为何身边竟没有一个亲友?

▲1950年代后期的全家福。蒋经国偕老伴,率“文、章、武、勇”4个孩子留影。 1988年的元旦前后,“荣总”检验人员大概每隔二三天就来为蒋经国抽一次血检验,检验师居然找不到蒋经国的血管。 元月12日那晚,和平常任何一个礼拜二的晚上一样,蒋经国仍旧是烦躁

人民网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权延赤 著,人民日报出书社出书

总理是讲过自己不是帅才,邓大姐也这样说,我们听了不舒服;主席和小平再这样讲,我们曾感应委屈。现在回想起来,是传统文化、传统看法影响我们的效果。谁位高,谁就位尊德高;谁官大,谁就本事大、孝敬大。中国已往就是这种看法,这个偏差。改变不容易。雷锋只是一个班长,提及他天下没人不知道,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知道他的军长、师长是谁?话又说回来,许多人照样想当军长不想当班长,以是说改变不容易。

总理讲他做不到举重若轻,但同样的,主席和小平也做不到举轻若重。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们的事业才气兴旺发达,我们的目的才气实现。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主席接见苏联,没多久,1950年1月,溘然传来新闻,说谈判不大顺遂,叫周恩来总理马上启程去莫斯科。

那次,我作为随员跟总理一起出发,路经满洲里时,遇到了率团加入天下青年联欢节的萧华同志。

萧华向总理汇报联欢节情形,总理望着他死后问:“怎么没见到维世啊?”

孙维世是总理的干女儿,本是同萧华一道去加入联欢节。总理没见到干女儿,自然要体贴。

“我们途经莫斯科时,她被师哲扣下了。”萧华注释,“师哲说她俄语好,叫她留下加入翻译组的事情。”

总理体贴中苏谈判:“主席跟斯大林谈得怎么样?”

萧华摇摇头:“似乎不大顺遂,师哲只跟我简朴讲了几句。”

总理想了想,问:“主席现在做什么?”

萧华说:“斯大林说要等你来了再谈,先放置主席观光和看节目,听说到列宁格勒观光去了。”

总理沉思着点点头,没有再问。那时在场的有伍修权、赖亚力和我,我是刚由副官改为行政秘书。

赶到莫斯科时,我从师哲那里听到的情形,与萧华讲的差不多。

总理一到就最先了重要的谈判,主席就退到“二线”,只管大的偏向和原则。除了决议,详细怎么谈的他不管。

我印象最深的是,主席在莫斯科没什么事,天天就是看书,看得废寝忘食。

记得有次吃午饭,主席的眼光总是朝我脸上瞟,看得我有些不自在了,不知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引得毛主席这样注重。我下意识地特长去脸上、嘴巴周围擦,怕是沾上了食物,同时只管注重用饭的动作文明些。

当我的眼光再次和主席相遇时,他溘然笑了,指指我说:“我看你长得像拿破仑。”

我不好意思了,尴尬地随着笑,不知道拿破仑长什么样?哪一处跟我相像?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毛泽东并不知道我的姓名和职务,但知道我在周恩来身边事情。他转向周恩来说:“这些天我一直在看历史影片。看完了彼得大帝和拿破仑。”

说到这里,毛泽东拿起羽觞,朝我一举:“来,跟拿破仑干杯!”

欢笑声中,我脸红红地跟毛泽东碰了杯。

毛泽东朝想象中的“拿破仑”点一下头,喝了半杯。我这个“拿破仑”一饮而尽。往后,相当一段时间里,有人开顽笑叫我“拿破仑第二”。至今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地方长得像拿破仑。

在毛泽东旁观研究彼得大帝、拿破仑时代,周恩来谈成了《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关于中长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关于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

固然,这些谈判的大政方略及原则,都是毛泽东确定决议的。他那时有句著名的确定谈判目的的话,就是“想要点悦目的,再要点好吃的”。“悦目的”是“同盟条约”,“好吃的”是“贷款协定”。

这次中苏谈判的情形,很能反映毛泽东与周恩来的关系及各自无法取代的作用。

早在西柏坡时,联共政治局委员米高扬与周恩来攀谈后,对师哲等人说:“周恩来将是中国新政府一位很好的总理。”

筹建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斯大林对中共代表团说:“你们未来一开国,现成就有个总理,周恩来。”

30年后,国际上许多政治家谈论:“在半个多世纪里,中国是被置于毛泽东的头脑里,同时也被置于周恩来的手掌中。”

是斯大林高明照样国际政治家们谈论得深刻?我以为周恩来比他们都高明都深刻。

我是1940年5月4日来到周恩来身边当警卫,一星期后即随他由延安奔赴重庆,以后历任副官、秘书、卫士长。

周恩来无疑是一位全心全意的实干家,但他首先给我的印象是伟大的头脑家。

从设计中国的四个现代化蓝图到国际关系上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否决霸权和霸权主义”,这些天才头脑已经早为国际海内所共知。

我要讲的新内容是周恩来的三次预见预言,其中无疑闪灼着伟大头脑家才气独具的智慧的辉煌。

第一次预见预言就发生在我刚到周恩来身边,随他奔赴重庆的路上。由于刚到首长身边,一切都新鲜激动,以是影象异常深。

像毛泽东和周恩来这样伟大的人物,与生俱来的都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就是“天之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毛泽东叱咤风云地高歌:“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目前!”

当毛泽东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甚至那位一代天骄一切踩于脚下时,周恩来又在想什么?干什么?

他也不渺茫。他已经勇敢、自信、明智地选定了自己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历史上的位置,而且义无反顾地在这个位置上坚持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那天,我们100多名事情人员和警卫人员,追随周恩来,划分爬上3辆卡车,最先了艰辛的旅程。

经宝鸡、凤县,卡车在崎岖的土石路上颠簸,午后驶入一道大山沟子。

沿途景致在悄悄发生变化。陕北高原受雨水侵蚀,形成塬、峁、梁、沟如大海一样波状升沉的地貌。

而这里,山间原有的自然风貌仍然存在;仰面远望,干柯争翠,万木葱茏。5月的阳光下,在幽静的热气中花卉的芬芳悄悄蒸腾,那些盖住视野的陡壁岩石不时地闪出青色白色的反光。

拐过一道弯,卡车哼了一声,我听到有人嚷嚷:“苗台子镇!”

前方轻烟缥缈,笼罩了一片修建物。卡车停在了镇西。

“都下来吧。”车门开了,传来召唤:“去看事迹!”

我们100多人纷纷跳下车,心里难免纳闷:这一起若干事迹啊,从没说过看看。特别是在西安,住的时间长,名胜事迹又多,还不时有各方人士约请,周副主席却一处未看。现在特意钻进这大山沟子来看什么事迹?不明白!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周恩来已经下车。他一露面,我们这些警卫就本能地摸住腰间的德国20响快慢机,环绕着警卫在周围。

我近在咫尺地看着他远望着下车,远望着立住脚,就那么保持远望的姿态站了良久;双手环绕胸前,肩膀随着深呼吸升沉,一副久违了的神情,像游子终于回到田园,带着静谧无言的激颤要寻回遥远的影象……

“周副主席来过?”那时的副官老钟小声问。

周恩来摇摇头,没作声。在他最突出的特征——两道浓浓的黑眉毛下,波光闪灼的两眼显得含情脉脉,神思悠悠。

我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动情绪,印象太深了。此前他从来未曾这样,他属于那种善于驾驭情绪的人。记得路经洛川时,国民党一名军长来参见他。这位军长是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教过的学生,碰头那一刻,军长叫了声“先生!”整个面目、嘴唇和敬礼的手就都激颤起来,情绪无法抑制地奔过来用双手抢握周恩来伸出的手。周恩来不那么情绪外露,热情而不失常,亲热而不反常,体贴而不形于色;那种从容似春,漂亮似海的风度直令我心灵震颤,马上被迷住了。那时我还不明晰这是人类文明的气力,我只感应他与我已往见过的所有人都有某些差别,虽然说不出差别在那里,那一瞥眼光,一个微笑,一次握手,一声问候,甚至举手投足都有着既生疏又一见如故的亲热感人的魅力。

然而现在,面临一片自然山野,他却意满神动,柔情大发,用一种温顺雅静的声音喃喃着:“留侯把声誉利禄都抛在脑后,晚年就隐居在这里……”

我顺他的眼光望去,高处一片青绿中点缀着八九座红色的庙宇式的修建。正感受茫然,周恩来已经挥起右手。他的右臂断过不久,有人说是跟江青赛马摔断的,有人说是赛马时,路边窜出条大黄狗惊了马摔断的,3个月前刚从苏联治疗回来,胳膊仍然伸不直,习惯地弯在身前;挥舞时,半侧身体和肩膀随着一动,似乎全身用力,反而使他的动作平添了一种分量和魅力。

“走,看张良庙去!”周恩来率先朝山上走去。厥后得知那儿叫紫柏山。他一直走得快,我们随着常感吃力。

张良这个名字我似乎听说过,却又不甚明晰。你不要笑,我是放牛娃身世,不像现在的孩子都有学上。

我的家乡在四川。我祖祖辈辈的双脚都是深深插于土壤中。在我12岁时,双臂已经像大人一样挥舞起锄头。可是,军阀混战,更有帝国主义的炮舰和经济压力,沿着那滔滔长江溯流深入到四川,于是,每年都有5万两以上的白银顺江流出四川流出中国。没有什么语言能够描绘出那社会的霉烂与五颜六色的罪过和魔难,中国的运气像游丝一样缥缈。于是,12岁的我便扔下锄头抓起长矛大刀,加入了红军。那是1933年,加入红军后我才最先学文化。

怎么学文化?好比这次观光张良庙,我这里刚犯嘀咕,前边已经有人问作声:

“周副主席,张良庙是谁呀?”

“张良是古代一位英雄,辅助刘邦打天下,统一全中国,确立了历史上著名的汉王朝。”周恩来一边爬山,一边用通俗的语言作注释:“后人为他修的庙就叫张良庙。”

我明晰一些,却另生纳闷:张良只是辅助汉高祖刘邦打天下,周恩来怀古,为什么不看汉高祖也不看更早的秦始皇,偏偏要看张良呢?

登上授书楼时,我终于忍不住问:“周副主席,为啥要给张良修庙呢?”

周恩来望我一眼,还没说什么,另一名警卫已经随着嘟囔:“我们那里关帝庙许多,关公是英雄。张良——?”

周恩来溘然笑了,双手抱臂,把脸仰上天去笑作声:“哈哈,知道汉寿亭侯,不知道留侯。”他重新望着我们,双腿微微岔开,站住不动,冲我们轻轻点点头:“关公是英雄,张良也是英雄。张良实在比关公孝敬大。那走廊过厅里的40多块碑都是对他的评价。”

接着,周恩来便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了张良的许多故事。从博浪沙偷袭秦始皇,到下邳起兵反秦;从鸿门宴救刘邦,到“四面楚歌”,使西楚霸王项羽的军队土崩瓦解,落得个“霸王别姬”。最后,周恩来放低声音说:“汉王刘邦得天下,主要依赖三小我私家:韩信、萧何和张良。”

我感应不满足:“张良打过什么仗?”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周恩来换上一种沉思的脸色,深邃的两眼闪灼着严肃隽冷,徐徐说:“张良没有独自领兵打过仗,他不是帅才。然则他追随汉王左右,出谋划策,是最优异的智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懂吗?”

我们似懂非懂,点点头又摇摇头。

“嗯,”周恩来略一沉吟,大约是思量怎样对我们这些没有上学念书的同志注释清这个问题,“这样打个比喻吧,师爷你们都知道吗?好,县衙门里都有一些念书人被县官聘去当师爷,在幕后替县官出主意。县官一样平常都要仰仗他们来做事。智囊就有点像这个师爷,是军队里的师爷,替统帅出谋划策来打胜仗。好比汉王打了败仗,连父亲和妻子都被楚霸王俘虏走了,汉王一筹莫展。张良就给他剖析形势,出主意:九江王黥布是楚国猛将,但与楚霸王有矛盾;猛将彭越在梁地反楚;汉王你自己的将帅中只有韩信可以独挡一面,托付大事。若是你把关东的地方作赏地赏给这三小我私家,楚国就可以打败了。汉王听了张良的话,马上从战略上由被动转自动,劣势变优势。项羽打了一百个胜仗,顶不住张良一个主意,优势变劣势,只好求和。以‘鸿沟’这条运河为界,想中分天下。汉王想就此回兵,张良又出主意:不能退军。放走楚军这叫‘养虎为患’。汉王又听了他的话,追击项羽,不给他喘息机遇,垓下一仗把项羽祛除了。这就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啊……”

在峰下花亭竖的“英雄仙人”石碑前,我又问:“张良确实英雄,可为什么又叫英雄仙人?”

周恩来说:刘邦得天下后,封赏元勋,让张良自己选择三万户封地,张良谢绝了。他说我跟皇上最初是在留县相会,只把留县封给我就足够了。那时的县,又经战乱,也许不会跨越一万户。他不贪。张良随汉高祖刘邦入函谷关后,刘邦当天子,张良就静居行气,不吃粮食,韬光养晦,说:“我蒙天子信托,当智囊,不外出了点主意就封万户侯,这已经是最高的待遇了,足够了。我只想脱离人世俗事,追随仙人赤松子去神游。”以是老百姓都传说他成了仙人。

周恩来凝望石碑,慢条斯理地说:“张良是个是非分明,通晓事理的人,完全知道仙人虚幻。他这样做正是他的聪明智慧所在。由于在那样的封建社会封建制度下,他明晰,在功勋和名位之间,为人臣子是难于恒久驻足的。果真,打天下劳绩最大的三小我私家,韩信被杀,萧何被拘,只有张良把声誉利禄抛于脑后作了‘仙人’。他接纳这种一尘不染的态度,是客观形势、环境等种种缘故原由决议的……”

望着周恩来深沉睿智的面貌,听着他低落悠缓的讲述,我简直就像面临了悠久的中国历史,面临了古老的民族文化,感应神秘、深奥、博大,感应至圣至伟,可望而不能即。好比“师爷”,以我那时的文化水平怎么可能明白呢?直到几十年后,知道了“无绍不成衙”,才逐渐明晰,那古老的民族文化中就包含了绍兴文化。

周恩来的祖籍并非苏北淮安,只管他出生在那座古城。他的祖籍原是浙江绍兴。在鲁迅逝世两周年的纪念会上,周恩来曾说:“在血统上我也或许是鲁迅先生的本家,由于都是身世浙江绍兴城的周家。”周家是一个世代聚居绍兴的著名的人人族。到了周恩来的祖父一辈时,他这一支家族才脱离绍兴,迁居淮安。这次迁居便与绍兴文化有关。

在绍兴,除体力劳动者外,中上层比较多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封建知识分子,一种是商人。那时知识分子的出路是应科举,绍兴的文化人却否则,很少去应科举,大批地去当师爷。师爷不是官职,在任何衙门里也不是一把手,不是二把手,但解决问题做事情照样靠他,他是事实上的二把手。他们明智精悍,勤恳郑重,审时度势,善于解决种种最庞大的矛盾。久而久之,绍兴人当师爷出了名,以致人们把师爷不叫师爷,叫“绍兴师爷”;县官一样平常都要仰仗绍兴师爷,便有了“无绍不成衙”的说法。周恩来的祖父周起魁即是由于到淮安当师爷而举家迁徙。周恩来的外祖父万青选也是师爷身世。他们的精明、精悍、郑重、果敢甚至性格温顺,待人真挚,做事仔细,对周恩来的性格形成和文化修养,都是不无关系的。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固然,这些都是后话。在留坝县苗台子镇观光张良庙时,我并不知道这些,也不真正明白周恩来讲述张良。厥后追随他久了,多次听他讲“我不是帅才”,在中央的集会上讲,下来也讲过,才使我联系起来想到了观光张良庙。他讲张良的故事,张良也不是帅才,他是最优异的智囊。

从山上下来,又看了传说中萧何月下追韩信的遗址。周恩来兴致勃勃地给我们讲了一段故事: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到南郑,许多人都逃跑了。韩信由于怀才不遇,不得志,也逃跑了。萧何听说之后,连夜去追。有人以为萧何是逃跑了,就讲述刘邦。刘邦恼羞成怒,像被人砍掉左膀右臂一样。过了两天,萧何回来了。刘邦喜极怒极,问:“你为什么逃跑呀?”萧何说:“我哪敢逃跑呀?我是去追逃跑的人去了。”刘邦问:“你追的人是谁?”萧何说:“韩信。”刘邦马上拍桌子:“上将跑了几十个,没见你追,你说你追韩信,这不是胡说八道吗?”萧何笑道:“那些上将很容易获得,天下多的是,而像韩信这样的人,失去这一个,天下就没有第二个了。大王你要是想一辈子蹲在汉中,那就用不着留韩信;你要是想争天下,那就非韩信不能,除他再没有第二小我私家能为你图谋这个大业了。”刘邦信托萧何,筑坛拜韩信为上将军,统领三军,果真打败了项羽。

周恩来说:“刘邦百战百败,却屡败屡起,靠的就是萧作甚他当宰相,谋划关中作他的凭据地,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粮有粮。项羽战无不胜,却经不起一败;一败涂地,一败就亡,缘故原由之一是没有萧何这样的宰相。就是有,他也发现不了。发现了,也不肯用,留不住。以是他经不起失败。”

这一次怀古,周恩来详细讲了张良、萧何辅助刘邦兴汉的历史,尔后说:“张良、萧何都是有很大的手段,没有他们兴不了汉。他们知道这一点,刘邦也知道这一点。同时他们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过人的甜头,也知道自己的短处。张良和萧何都不是帅才,张良给刘邦说太公兵法,刘邦一听就明,常用其策。张良给别人讲就不灵,以是张良说‘沛公殆天授’!随着刘邦不走了。他就明白,跟别人施展不了他的才气智慧,只有随着刘邦才气获得施展,相辅相成,成就一番大事业。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从古推至今:“中国的历史,总是少不了张良、萧何这样的英雄人物。往后也需要这样的人。”

好像是证实这个说法,路经成都,我们在春熙路成都旅馆住了三天。成都名胜事迹许多,周恩来只带我们去看了诸葛亮的武侯祠。他从“隆中对”讲到“出师表”,说诸葛亮有头脑,出山前就料定三分天下,并制订了兴复汉室,统一天下的设计,最难过的是,他为此做到了全心全意,死尔后已。

周恩来看过祠内的“三绝碑”,来到殿外,瞻仰古柏葱郁,环视青瓦红墙,又显出那种无限感伤的神情,念了句诗。良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杜甫的《蜀相》诗:“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记得他讲了诸葛亮“和吴”——确立统一战线;“和夷”——搞好民族团结;“明法”——执行法治;“治军”——纪律严明,训练有素。但讲得最多最动情绪的照样“正身”。说诸葛亮一生虚心纳谏,清正廉明,不增值私产。他上表宣布财富,说明一家已经可以温饱,决不别作谋划,增进私产一寸。并说明:“臣死以后,如查出有多余的财物,那就是对不起国家。”

那时武侯祠里游人许多,拥挤得未便久留长谈,在嘈杂声中也无法谈话,周恩来朝诸葛亮殿中的武侯贴金塑像投去最后的深深一瞥,率领我们100多人脱离了。

路上,他看着我们走在他身边的人,说:“这么多人来观光,说明晰什么?诸葛亮死后,四处有人要求给他立庙,由于限于那时的礼制,不得允许。不立庙老百姓就在街巷家中为他私祀。直到蜀汉消亡那年,阿斗才允许给他在沔阳立庙,克制其他私祀。可见诸葛亮是有益于人民,深得民心的。一个封建地主阶级的优异政治家都能做到这一点,况且我们共产党人呢?”这时,他的两眼亮起来,一闪一闪的,充满了一种自信和激情:“我们现在要比他做得好,我们在天下执政后要做得更比他好。”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周恩来逝世后,没留任何私产,他也确实没有,甚至连遗体也留言让交医学剖解,然后火葬,骨灰也不留。不许人们给他“立庙”——建纪念馆堂或保留故宅。他确实方方面面都比诸葛亮做得好,何止凌驾百倍?以是人们要去人民英雄纪念碑悼念他,上街悼念他,回家也悼念他,亿万人民有口皆碑。

海内外不停有人把周恩来比作中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伟大最卓越最贤能的宰相。每逢看到这样的文章,我便想起了从延安到重庆那栉风沐雨,万里颠簸的一起。毛泽东感怀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周恩来不感怀。秦、汉、唐,历代盛朝的天子他不看,他只看了张良、萧何、诸葛亮。那时我们追随他一起而行的3卡车100多人,谁也不能能真正明白这其中的无限寄义,即便今天仍无法所有说清说明。

但其中一条简朴的事实我是一定的:周恩来坚信革命的乐成不是抽象的,而是实实在在的预见,而且勇敢、自信、明智地为自己选定了位置。说这个话时,我不能不联想到五年后,就是1946年4月8日王若飞同志罹难时的一幕。后面我在周恩来的四次痛哭里将讲述谁人历程。当“4·8”罹难的电报打来时,周恩来为叶挺、王若飞、邓发、秦邦宪等义士痛哭失声,曾讲:“……特别是若飞同志,我们在法国,朝夕相处,这小我私家,品质异常好,是难过的人才和同伙……我们配合得好,他要不牺牲,开国后当个常务副总理,可以为我分劳若干……”

周恩来比斯大林、米高扬更早看出自己能够担任总理。

我看到尼克松所著《首脑们》的中文版,内里写有这样一段文字:“前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曾说,‘在毛泽东眼前,周恩来恰似一位拙笨的秘书,正在服侍一位着名的国集会员。’很难想象举止优雅的周恩来会是笨手笨脚的样子……”

尼克松难以赞许田中角荣的话,我们海内却有人赞许,甚至更夸大其词。什么缘故原由呢?

非“同志关系”的人这样讲不足为怪,“同志”中有人这样讲,其中大约有三种情形。

第一种情形是有些好心人,对总理情绪深的人帮了倒忙。“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已是公认,于是,出于热爱便有人总想把总理摘出来。总理明显是接受了毛泽东搞“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决断,以为对党和国家,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是有利益的。但这些好心人找出种种似是而非的“凭据”,硬要把总理的笃信和拥护说成违心,把赞许说成屈从,把尊重说成让步。这样做的效果,总理对“文化大革命”应负的责任,实在是摘不掉的,反而把总理歪曲成了缺乏原则和勇气的人,这就从人品上损害了总理。岂不是适得其反?

通常不尊重历史的人,最终都要弄巧成拙。“文化大革命”煽起小我私家迷信,把天下劳绩都归于毛泽东,错了。今后劳绩是人人,错误全推在毛泽东身上,又错了。为什么不是神就是鬼,就不能讲点实事求是的真话呢?“文化大革命”最先那段时间,没听说有几小我私家否决,包罗很快被打垮的那些老干部。不少人被打垮了还至心喊万岁呢。各省市自治区的问题都是总理主持处置的,要说错了,总理若是活到今天,一定会首先站出来负担责任。生前全党就一致公认,他是最富自我批评精神的一个,从不推诿责任。

第二种情形是,一些政治上浅陋的“中才之人”,清谈之士,喜欢自以为是地夸夸其谈。他们一件事也干不成,但没有一件事不会发议论。“文化大革命”席卷天下后,周恩来逐渐看出一些问题,特别是到后期,他对毛泽东为防止在中国泛起修正主义所接纳的步骤与措施产生了嫌疑,越来越多地根据自己的意图接纳一些补救措施。于是,这些“中才之士”虽然从未进过政治漩涡,却在那里指手画脚,把总理的韬略说成不敢冒冲突的风险同毛泽东正面交锋,把顾全大局埋怨为不敢像彭德怀那样摔帽子骂娘,把顽强的党性和遵守组织决议说成缺少自力和个性。

中国共产党能夺得天下,靠的是党组织的气力,而不是每个党员的“自力”“个性”。即即是错误,也必须少数遵守多数,小我私家遵守组织,全党遵守中央。否则就不能保证准确时的全党遵守中央,就无法步调一致,就无法形成统一的气力。懂政治的人都不难明晰这个原理,以是审查干部时,再大的错误,只要是执行组织决议而非另搞一套,你就不能把账算到他小我私家头上而一棍子打死。否则后患无穷,党将失去统一的意志和气力。

五千年的历史证实,“上智”“下愚”都容易抱定信仰,很难改变头脑。跟他们共事容易建功立业。打天下的共产党人,或者是经天纬地的“上智”,或者是大字不识的“老粗”“下愚”,已往的八大军区司令没几个有文化,他们最容易有自知之明,容易团结奋斗,成就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唯有“中才之人”,智慧不高却什么都知道一点,这种人难有自知之明,个个自我感受良好;各有一套,互不佩服;清谈起来一个比一个“看法”多,干起来只会埋怨不会战胜,任何事都难于同他们互助完成,特别是在危难时刻。正所谓“秀才生事十年不成”,那是千古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

第三种情形是,缺少一点明白。

原题目:毛泽东揭周恩来"政治弱点":一半"虎气" 一半"猴气"

有位外国记者问周恩来:“当你信仰的器械与你民族的利益发生矛盾时,你首先选择什么?”周恩来毫不迟疑地回覆:“我首先是其中国人。”正由于这样,当日本帝国主义大肆侵略时,周恩来能出头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把与国民党蒋介石的血海深仇放一边,确立起抗日的民族统一战线。

周恩来是一个意志坚如钢铁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一点不会有人嫌疑,后面的几章也将谈及。但他首先是中国人。“四人帮”批儒,批周公,实在就是批周恩来,这一点不假。已往两千年,儒学是中国文化的基色。周恩来自小就熏陶于文质彬彬、谦和有礼的儒学的空气中,他的矛盾的性格中,一定有温顺、谦和、礼义的一面。在他与毛泽东的关系上,也一定有顾全情谊、有失锋锐、谦和有余、直言不足的一面。

实在毛泽东说他“政治上弱点”就是指此而言,并非指他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政治上的信仰。

实在周恩来性格中的这一面,不仅是对毛泽东,对怙恃、亲友、同志都有显示。后面几章我将以事实证实。从大量的回忆文章可以看出,所有当事人都是赞扬眷念周恩来性格中的温顺、谦和、礼义的;为什么周恩来这一性格显示在与毛泽东的关系上时,我们就不能明白体贴了呢?这不公正不客观么!

没有谁能否认自己性格中的矛盾性、双重性。毛泽东也说他的性格是一半“虎气”,一半“猴气”。周恩来的性格固然也无例外地有着双重性。对于周恩来的欠妥一把手——“帅”,欠妥二把手——“接棒人”,甘当三把手——“宰相”,有人议论为“伟大的谦逊”,有人议论为“一尘不染”或“处世精明”。这些议论者为什么不想想,周恩来担任政府总理27年,在这个位置上他可从来未曾显示什么“伟大的谦逊”或“一尘不染”。即便“文化大革命”那样的狂风恶浪,他也未曾一尘不染地退出这个风口浪尖上的敏感位置;即便面临“四人帮”那样盛气凌人的来头,他也没有显示丝毫伟大的谦逊,让张春桥或什么人去当总理或组阁。历史岂非不是这样吗?

陈赓的用人艺术:抢来火箭专家 要来“死刑犯”

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在陈赓手下工作的人都会感到心情舒畅,有用武之地。这得益陈赓这个人不“左”,不拘一格,不会用各种规格的卡尺去衡量人、限制人,而是尽量发挥其长处,并在发挥长处的过程中修剪其短处,使短处更短,长处更长。   把作战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