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亡命”中的西哈努克亲王

打长春还是打锦州,身经百战的林彪到底犹豫什么?

文/谭云鹏 1948年初,东北国民党的部队已被压缩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孤立的据点和地区之内。除了攻击这三个点的敌人外,已无仗可打。这三个点中,打沈阳是当时不可能考虑的。因为连杂牌部队在内,有近三十多万人据守,并且有好几个美械装备的军,还在城周和

/wp-content/uploads/2020/8/Mz6ZRf.jpeg插图

毛泽东、周恩来与西哈努克亲王在天安门城楼上

文/吴建民

“我们永远认可您”

1970年3月18日,就在西哈努克亲王对苏联举行接见的时刻,时任柬埔寨宰衡朗诺伙同亲王施里马达发动政变。政变显然是在美国支持下发动的,而这与法国政局的转变和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形势密切相关。

柬埔寨曾经是法国的保护国,1953年在西哈努克亲王向导下宣布独立,之后两国关系仍然十分慎密。文化方面,那时法语在柬埔寨十分盛行:学校教学用的是法语,柬海内许多上层人士也都是留法的,西哈努克本人法语就讲得很好,周恩来总理在会见西哈努克亲王时也经常用法语翻译。政治方面,1966年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接见柬埔寨时代在金边揭晓演讲,明确指斥美国发动越南战争是一大错误,主张外国军队撤出去。

1969年4月,戴高乐下台。同年6月,蓬皮杜大选获胜,继戴高乐之后担任法国总统。蓬皮杜虽然声称推行戴高乐的外交政策,但实际上,他与戴高乐特别是在看待越南战争上的主张是有差异的。

此时,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正处在关键时刻。柬埔寨那时虽对外推行中立政策,但对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是同情的。越南军民同美国征战所需的武器弹药和种种后勤资源,也都是由越南北方经由“胡志明小道”运送已往的。该小道有一部分经由柬埔寨领土,西哈努克亲王对此示意默许,这对于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是很大的支持。美国经常对越南境内的“胡志明小道”举行狂轰滥炸,但对柬埔寨境内的“胡志明小道”,美国则不能炸。因此,朗诺在美国支持下发动政变,意图之一就是要切断“胡志明小道”。

西哈努克亲王原定1970年3月19日起最先接见中国。随着3月18日政变发作,西哈努克究竟是按原定设计访华,照样有其余计划,这是那时中国外交部关注的问题。那时主管柬埔寨的亚洲司向导以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往西飞去法国,当“寓公”;一种是往东飞,来中国。

最终,西哈努克选择了后者。3月19日上午,西哈努克亲王的专机按原定设计飞抵北京。周恩来、叶剑英、李先念等几位中国国家向导人亲自到机场迎接西哈努克亲王,还约请了46位外国驻华大使一道加入。飞机降落伍,西哈努克快步走下飞机与周总理等人亲热握手,热情拥抱。周总理深情地说:“热烈欢迎西哈努克亲王来华接见!您仍然是柬埔寨的国家元首,我们永远认可您,决不认同别人!”面临中国人民为他举行的热情的欢迎仪式,西哈努克十分激动。

/wp-content/uploads/2020/8/yaa2qi.jpeg插图(1)

随后,周总理陪同西哈努克亲王搭车赴钓鱼台国宾馆,中午设便宴招待西哈努克亲王一行。我记得那时在宴会厅里,西哈努克亲王的眷属和随行人员哭哭啼啼,情绪沮丧。亲王虽然没有哭,但显然受到了他们的影响,面色低落。午宴最先后,周总理站起来作了简短致辞。他首先剖析了印度支那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形势,以为总体上看,印支人民在斗争中愈战愈勇,美帝国主义虽然负隅顽抗,但绝逃脱不了失败的运气。然后,周总理坚定地说:“金边上空的乌云毕竟是暂时的征象,乌云必将散去,阳光会普照金边。我信赖在不太久远的未来,西哈努克亲王一定会作为柬埔寨的国家元首重返金边。”总理神色镇静,讲话铿锵有力,对未来充满信心。听了总理这番话后,西哈努克亲王原本低落的面容逐步恢复了正常,其他人的哭声也逐渐住手了。

周总理约请西哈努克亲王一行在中国继续住下去。客居北京时代,西哈努克亲王不停揭晓文告,揭破美国的侵略行径和朗诺团体的罪行,文告通过新华社向天下举行公布。今后,柬埔寨前宰衡宾努亲王和他的夫人也来到了北京。宾努亲王在柬埔寨政界颇有影响,他们配偶来北京显然是对西哈努克亲王主要的支持。今后,不少柬埔寨流亡海外的人士纷纷来到北京投奔西哈努克亲王,支持抗美救国斗争的队伍不停壮大。

/wp-content/uploads/2020/8/a6rmYz.jpeg插图(2)

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

三国四方集会

西哈努克亲王在柬埔寨人民中享有高尚的威信,代表了那时柬埔寨的合法政府。朗诺团体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政变,把西哈努克亲王逼上了公然否决美国侵略和过问的门路。在这种形势下,泛起了越老柬三国团结抗美的时机。1970年4月24日,在中方推动下,中国与越南、老挝的向导人,以及西哈努克亲王商量后决议:在广州举行三国四方集会(三国是指越南、柬埔寨、老挝;四方是由于越南尚未统一,有越南南方的向导人加入),确立团结抗美救国统一战线,举起印度支那三国团结抗美的大旗。此次集会是印度支那人民抗美救国斗争中的大事,也是中国外交上的一着好棋。

集会之所以选择在广州举行,是由于广州邻近印度支那,越南北方、南方和老挝,他们的向导人过来对照利便;集会地点在广州的珠岛上,这也是周恩来总理的精心安排,由于这里对照隐藏,保密性好。我那时在西哈努克亲王接待办公室事情,提前两天就与西哈努克亲王、宾努亲王等人一道乘专机来到广州。

恰在此时,意外发生。就在三国四方集会即将召开的前夕,西哈努克亲王与宾努亲王发生了争执。宾努亲王很生气,决议他们配偶不加入三国四方集会了。集会马上就要开了,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外交部方面最先急了:先让主管司长去见宾努亲王做事情(由我担任翻译),希望他息怒,照样去加入第二天的集会。那时宾努亲王正在火头上,亚洲司向导的话他基本听不进去。一次不行,第二次就由外交部主管亚洲的副部长韩念龙亲自出头找宾努亲王谈,也是我做的翻译。可宾努亲王仍然怒气未消,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他照样不愿意出席第二天的集会。人人没办法,只得希望周恩来总理亲自出头做事情。

4月23日,周恩来总理飞抵广州,听取了韩念龙副部长的汇报。韩念龙说:“若是宾努亲王不出席集会,那会让外界看到柬埔寨内部的分歧,不利于大局,必须说服宾努亲王与会。”周总理赞成韩念龙的意见,决议立刻会见宾努亲王。

周总理没有一上来就要求宾努亲王收回成命并赞成出席集会,而是剖析了印度支那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形势。总理强调,在当前形势下召开三国四方集会,显示印支三国人民团结一致、同仇敌忾、配合否决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过问,意义重大。若是柬埔寨方面仅由西哈努克亲王出头,显得势单力薄,宾努亲王若是加入,情形就不一样了,这匹敌美救国斗争的大局有利。

周总理上述一番话讲得通情达理,宾努亲王很难拒绝,就赞成出席第二天的集会。然则他余怒未消,说他夫人不出席宴会。周总理笑着对宾努亲王说:“夫人照样加入好。我专门把我的夫人邓颖超请来了,她很想见一见您的夫人,一起出席吧!”听了周总理这番话,宾努亲王笑了,赞成夫人也出席。

听到宾努亲王配偶赞成出席集会的新闻,我们异常开心,人人都说:“总理一出头,难题就解决了。”

4月24日上午,三国四方集会顺遂地举行,揭晓了配合抗美救国的团结声明。中午,周恩来总理出头举行午宴,款待三国四方的贵宾。周总理在会上即席讲话,我担任翻译。

周总理在讲话中,祝贺三国四方集会的乐成,论述了集会乐成的伟大意义。他还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示意坚决支持印支三国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说:“我们将和你们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总理话音未落,现场一片沸腾,发作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作者系中国前驻法国大使)

出自:纵横杂志

下雨时的外交场合,周恩来为何不愿打伞,而是选择伫立风雨中

文/吟古 周恩来是举世公认的杰出外交家。在他的外交生涯中,有很多精彩瞬间值得回味,而周恩来伫立风雨中迎送外宾的情景,则向世界传递了中国总理的细腻与真诚,其东方男子的坚毅伟岸恰被雨水勾勒得淋漓尽致。 一、致敬斯里兰卡人民 1957年1月,刚当选总理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