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毛泽东从朝鲜隐秘召回的陈赓,受命建立哈军工,曾与清华北大齐名

二战日军阵亡220万人,为何仅在太平洋就死150万人?实力是主因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洲、太平洋战场上,太平洋战场对整个二战战局产生了巨大影响,加速了日本和轴心国的失败。日军从开始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到最后彻底落败,累计阵亡兵力在220万人左右。 经过战时数据的研究和分析,日军阵亡的兵力数量220万人,其中在中国战

/wp-content/uploads/2020/8/eeemue.jpeg插图

文/王建柱

东海路、西海路、郑和路、奥列霍夫路、世昌路……怪异的门路名称将这所学校为船为海为国防的使命与经受书写得淋漓尽致……67年前,陈赓上将以军事家和教育家的胸襟气势在这里建成了新中国第一所高等军事手艺学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因校址在哈尔滨,以是又简称哈军工。哈军工因强国兴军的使命而降生,由于为共和国培育了众多国防科技人才,被誉为“中国的西点军校”,曾与清华北大齐名。

欣然受命,哈军工应运而生

1952年6月23日,正在朝鲜前线指挥作战的志愿军代司令员陈赓收到一纸调令,指示他回国述职,同时任命邓华为志愿军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那时,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把美军从鸭绿江赶回三八线之后,在历时两年的时间里,敌我双方正处于胶着状态……在战争难以推进之时,调司令员回国述职,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而事实上,早在1950年新中国刚建立不久,斯大林就向毛泽东建议,办一所集陆海空三军为一体的军事学院。朝鲜战争打响后,我军使用的坦克、飞机和火箭炮都是苏制,也缺少专门的手艺维修人才,这使毛泽东感应军队现代化的紧迫性。毛泽东在听取了彭德怀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汇报后,加倍意识到在现代战争中军事手艺与现代武器的主要,因此需要培育大批军事手艺人才。

/wp-content/uploads/2020/8/VjmEfq.jpeg插图(1)

1952年7月,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在中南海召见了陈赓上将。毛泽东说:“我们要确立一所高等军事手艺院校,培育手艺军官。这次调你回来,就是要你来当这个院长兼政委。”陈赓那时没有丝毫头脑准备,连忙站起来说:“不行不行,我是行伍出身,办学与接触隔行,我生怕办欠好。”毛泽东说:“你办欠好,谁能办妥?有困难找总理给你解决,另有苏联照料的辅助,凭你陈赓的才智和劲头,一定能干好。”周恩来也说:“你住过黄埔军校,办过红军步兵学校,还带过红军干部团。你干不了,别人生怕连你这点儿履历也没有。就这么定下了。”陈赓不再谢绝,欣然受命。实在,在朝鲜战场时,亲眼看着我军战士用手榴弹打榴弹炮,用燃烧弹打坦克车,建设现代化人民军队的想法早就在陈赓心中落地生根了……考虑到为了保密,周恩来建议去掉“手艺”两个字,就叫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

1953年8月,毛泽东在为哈军工签发的训词中写道:“为了建设现代化的国防,我们的陆军、空军、水师都必须有充实的机械化的装备和装备,这一切都不能脱离庞大的专门手艺……军事工程学院的开办,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个迫切而名誉的义务。”

1953年9月1日,哈军工因强国兴军的使命而降生。从那一天起,这所学校便与国家意志、国家使命慎密地联系在了—起。

选址哈尔滨,党政军聚首齐献策

北京市西城区灵境胡同41号是陈赓的故宅。昔时,筹委会的办公地址没有落实以前,这里就是哈军工最早的筹备处。听说陈赓天天在这个小四合院里调兵遣将,指挥各路人马向北京集中。

1952年7月尾的一天,陈赓迎来了第一批苏联客人,他们就是哈军工的首席照料奥列霍夫中将及随行的4人专家组,包罗一名炮兵少将、一名内燃机专家、一名水师上校和俄文翻译。陈赓随后与他们一同北上,将校址最终锁定在了哈尔滨。

/wp-content/uploads/2020/8/veiIJb.jpeg插图(2)

哈军工校址之以是选在哈尔滨,主要是尊重了苏联专家的意见。这一年炎天,苏方奥列霍夫中将在对中国北方和南方几个大城市举行了一番考察后,提出校址的选择应本着相近现代国防工业及工科大学、距国防前线较远、有较集中及适合教学要求的房舍可资利用等这样几项原则睁开。其中的工科大学指的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简称哈工大)。对此,陈赓在1953年的一份讲述中证实:“军委选定哈尔滨为院址时,其中缘故原由之一,是由于哈尔滨有一所经中央指定的作为天下工业大学典型示范的哈工大。”另外,新中国建立初期,苏联援助中国的大批重点国防建设项目许多都集中在哈尔滨,也为哈军工的办学和学员实习提供了便利条件。正是由于哈尔滨具有得天独厚的人文地缘优势,使之被选定为哈军工的最佳办学地址。

1952年9月5日,哈军工筹委会建立后的第5天,应陈赓请求,国务院召开联席集会,专门讨论学院的筹建问题。总理周恩来、副总理陈毅、财政部部长薄一波、人事部部长安子文、教育部副部长钱俊瑞、修建工程部部长陈正人,以及军委4总部主要卖力人和空、海、炮、装、工各军兵种司令员等数十位党政军向导人同室而坐,为办学献计献策,为中国教育史上之首例。

在集会上,陈赓向人人逐一抱拳道:“我才疏学浅,寝食难安,祈求列位军政首长,扶我一把……”陈毅最先声援,其余人也纷纷亮相,愿意鼎力相助。在散会前,陈毅溘然收敛笑容,认真地说:“诸位老总,我另有一条建议。往后,我们的子女高中毕业了,要带头报考军工,这样就会影响社会,使青年学生们也随着报考军工,让全社会都知道建设现代化国防的重大意义。”言毕,全场掌声雷动。

呕心沥血为哈军工

1953年4月25日,陈赓上将挥臂铲了第一锹土,揭开了哈军工校园建设工程的序幕。

哈军工校区是在南岗区原哈医大感染病院的旧址上举行建设的。在最初举行校区勘定与计划时,陈赓看到院区内有3000多个宅兆后说:“一个也不能留在校区内。”他又走进文庙,说:“这是应保留的文物,可利用它做图书馆,把大成殿作阅览室,让孔夫子陪同咱念书。”他说:“咱们办的是亦文亦武的军事大学校,能在文庙阅览图书,还可以使教员、学员经常想到孔子教训他的学生的学习方法‘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就是要学员上课好勤学理论,把理论与现实慎密结合起来,才气学深学勤学扎实。”

/wp-content/uploads/2020/8/myeaqu.jpeg插图(3)

在马家沟河畔,陈赓说:“就以小河为界,南岸做职工宿舍区,北岸是教学区。”他从文庙街向西走到一曼街,说:“这条文庙街要作为院内门路,教学区里要庄严。以后教学区、院办公大楼建成后,院直机关要所有集中在一个大楼里办公,这样联系利便,还可以提高事情效率。”

陈赓在转了一大圈后,修建总体布局就基本上定下来了。

1952年9月,苏联将中长铁路交还中国,在哈尔滨铁路局事情的苏联专家陆续撤走,空闲下来许多屋子,其中就有大和旅馆。

陈赓获得新闻后,立刻给周恩来总理写讲述提出,援助哈军工建设的苏联专家正陆续到达哈尔滨,请批准将大和旅馆交给哈军工,作为苏联专家的宿舍使用。

11月5日,陈赓回到北京,拿上讲述亲自去找周恩来。那时周恩来正在开会,趁着总理中心上茅厕,他站在茅厕门口等总理出来,送上讲述说:“请总理批一下吧,晚了怕抓不到手。”周恩来一边接讲述,一边说:“什么事这么急,连解手的时间你都不放过。”陈赓说:“你不是要求我抓紧时间建设哈军工吗?”周恩来开顽笑地说:“你真有设施,找到茅厕来要我办公,这是你的一个发现,以后应写到你的自传里。”

哈军工有着闻名天下的五大教学修建楼群,分别为一系空军、二系炮兵、三系水师、四系装甲和五系工程兵。每个系都可从其楼角的装饰看出这是什么系,好比空军系,楼角飞檐上是一排飞机雕塑;炮兵系是大炮雕塑;水师系是军舰雕塑;装甲兵系是坦克雕塑……这五栋教学大楼皆为灰瓦大屋顶,屋脊上的“仙人骑凤”均以我军骑兵的形象取而代之,脊兽则将传统的龙改为啸天虎,这个设计备受陈赓上将的赞美。现在,这5栋楼的风貌依旧,已经成为哈军工的象征。

在重要地制作这五座教学大楼时,每个工位都有陈赓的足迹,每个楼的脚手架都有陈赓的指模,每一层楼板都留下了陈赓的脚印和汗水。哈军工院舍修建速度快、质量高,这与陈赓亲自在第一线“督战”是分不开的。钱学森来学院观光时说,在我国现有条件下,短短三四年时间能这样快地建成一流现代化军事工程学院,这在世界上也是个事业。

“两老办院”留下名贵财富

1953年9月1日,哈军工举行了第一期学员开学典礼。中央军委代表张宗逊副总参谋长在开学典礼上宣读了毛泽东主席给哈军工写的《训词》,并授予学院军旗。陈赓立正敬礼,双手接过《训词》和军旗,军旗立刻转交给李懋之副教育长,由护旗兵举旗立正站立在行列排头。

/wp-content/uploads/2020/8/ErYnA3.jpeg插图(4)

1953年9月1日是军事工程学院降生之日,第一期开学之日,也是“榜上有名”、直归中央军委向导、正式列入解放军序列之日,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和庆祝的日子。

陈赓上将厥后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防科委副主任、国防部副部长等职,但一直兼任哈军工院长。他不时地奔走于京哈两地,对学院事情关怀备至,为培育最高水平的手艺干部耗尽了心血,直到1961年3月16日因积劳成疾,病逝于上海。

作为开办者,陈赓上将为这所学校留下了许多名贵财富。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是陈赓院长的主要办学理念,其中著名的“既要认可两万五,也要认可十年寒窗苦”,即“两老办院”的主张成为哈军工办学乐成的头脑基础。

“两老”是指老西席(高教六级以上的知识分子)、老干部(从军队调来的向导干部)。陈赓以为老西席和老干部都是学校的主力,只有这两股气力拧成一股绳才气办妥学校,因此他要求老干部们要团结好专家和教授,尊重他们,施展他们的才气,不要由于他们没有经由战争的磨练而轻视他们……在1952年底召开的一次全体党员干部集会上,陈赓特别强调:我们学院,既有履历长征两万五的八角帽(指老红军),也有履历十年寒窗苦的四角帽(指博士),八角帽上过井冈山,四角帽去过旧金山,都是国家的瑰宝,是建设国家的财富。我们要办妥军事工程学院,完成党中央毛主席交给我们的名誉义务,既要依赖老干部,也要依赖老教授,我们的口号是“两老办院”,人人必须要团结一致,必须借助这两部分人才的气力才气将学院建设好。

陈赓上将尊重知识分子、体贴老教授,并身体力行,给哈军工人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哈军工刚筹建时,住房异常重要,陈赓院长下令让教授们住有暖气、煤气,上下水条件相对较好的屋子,而自己却住在小平房里。一些老西席回忆说:“那时,陈院长是西席家的常客,他脚上负过伤,拄个拐棍整天在大院里转。哪个先生家水龙头欠好使、下水道不通、暖气不热、墙上有霜他都知道,并亲自打电话叫营房处去修。”来院事情的绝大多数老西席十分感谢陈赓上将的知遇之恩,从陈赓上将和其他向导干部身上认识了共产党,认识了人民解放军。一些西席由不放心变为放心,由做客头脑转化为主人翁头脑,刻意在学院干一辈子。在陈赓重视、信托、体贴知识分子的作风影响下,哈军工上下形成了“两老办院”的好局势、尊师重教的好民风。哈军工能在十几年的时间内成为中国著名的大学,是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即“以西席为本”的办学理念分不开的。

陈赓上将对哈军工甚至国家的高等军事手艺教育事业的孝敬主要表现在4个方面:一是高标准、高速度建立了中国一流大学—哈军工。在陈赓上将的推动与率领下,哈军工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就在一片荒地上一跃成为那时天下重点大学之一,它的高起点建立与跨越式生长成为中国高等教育史上的事业;二是推动了哈军工与时俱进,勇攀岑岭,追赶世界先进水平,为促进我国武器装备现代化、确立牢固的国防做出了不能替换的孝敬;三是培育了哈军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模范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的好传统,成为哈军工及其后继者名贵的精神财富;四是以毛泽东主席的《训词》为统领,提出了以“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师”为焦点的治校理念,使哈军工在建院初期顺利完成了顶层设计。

/wp-content/uploads/2020/8/jau2ia.jpeg插图(5)

哈军工的历史,险些就是一部新中国国防科技生长史。哈军工的办学实践充实证明:没有陈赓上将,就没有哈军工的事业与绚烂;没有陈赓上将,就没有新中国国防科技教育事业的蓬勃生长。现在,那些跋涉的艰辛已成过往,但陈赓上将昔时所提倡的办学理念和军事情风都已经深深浸入到了每一个哈军工继承者的头脑里。哈军工虽然已成为历史,但哈军工的精神将一直被发扬光大。

1937年河北有一支“七路军”,带头的是个国民党军连长,总兵力7000人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抗战时期活跃在河北的“七路军”的故事。 抗战时期的八路军 诸位都知道,当年河北的抗战主力是共产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