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一捷 再无日寇”——雪峰山会战

“山寨蒋介石”辞世 “老蒋向老蒋鞠躬”成历史

  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山寨蒋介石”、“最强老蒋分身”李登科每年在蒋介石十月底冥诞,都会到大溪慈湖陵寝谒陵,“老蒋向老蒋鞠躬”成为经典画面,不过现在确定成为绝响。李登科友人证实,李登科已在本月6日因肺部疾病过世,耆寿92岁。   李登科原先移居

雪峰山战争也称湘西会战,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中日两军主力最后一次大规模会战。战争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主战场为湘西雪峰山东麓的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双方参战总军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结局是中国军队彻底粉碎了日军进攻,获得战争的胜利,但也留下了遗憾。

/wp-content/uploads/2020/8/eeQ3em.jpeg插图

日军异想天开的战争赌注

1945年2月25日,一支神秘轰炸机编队轰炸日本本土,其中几颗炸弹掷中日本裕仁天皇皇宫,日本举国哗然,以为天皇尊严遭受凌辱,不能忍受。于是,日本首相小矾国昭责成日军大本营观察此举系盟军那支航空队所为,日军大本营很快查明这支轰炸了皇宫的航空队系中美团结航空编队,起自中国湘西小城芷江。此外,日军还发现,战略交通平汉、粤汉、津浦铁路线经常遭受起自芷江机场的美机损坏。日军大本营遂下令日军中国派遣军给予抨击。

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得此令欣喜若狂。他依令制订芷江攻略作战,实在该作战只将进攻芷江,捣毁中美团结航空队机场视为小目的,即战争第一步。而下一步则沿湘黔公路攻占贵阳,尔后会攻重庆,战争终极目的旨在扑灭中国军队主力,强制中国政府投降。

冈村宁次的想法可谓异想天开。由于即便日军攻占了重庆,中国政府也不能能投降,重庆后身另有成都,成都后身另有西康。从1937年到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发作前,是中国军队单独同日军作战的时期,在谁人异常难题的时期,中国都顶住了日本的压力,止住了日军攻势。而到了1945年,天下反法西斯战争形势一片大好,在主战场欧洲,苏军与美英军分别从东、西攻进德国,德国行将灭亡;在太平洋战场上,美军节节胜利,正向日本本土迫近,中国会在这样的形势下投降吗?况且面临诸多已更换成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师旅,日军有能力打到重庆吗?用何应钦的话说:日军生怕连芷江的边都摸不到。

此次湘西作战,何应钦为何信心十足呢?

驻扎在芷江机场的中美团结航空队共有500多架作战飞机,6000多名航空职员。赫赫有名的飞虎队首领陈纳德将军在此指挥团结编队,战场的制空权将获得绝对的保证。芷江东面的雪峰山横亘在日占区邵阳、益阳与芷江之间,是日军进攻芷江必攻的屏障。其山势地形庞大,便于排兵布阵,易守难攻。布防于雪峰山的国民党军第四方面军所辖的73军、74军、100军皆为美械军。此外位于鄂北的18军入湘编入第四方面军,在云南的新6军将空运至芷江,作为战争预备队。雪峰山两翼各有27集团军、10集团军举行接应。国民党军5大主力军队有3大主力即74军、18军、新6军在此会战序列中。

国民党军军力多于日军,装备优于日军,地形有利又有绝对制空权,焉能不胜。

挽回“豫湘桂战争”颜面的机遇

美军自1942年底取得太平洋战争主动权后,最先对日本本土逐步执行周全海上封锁,使得日本南洋派遣军处于伶仃、难题田地。日本为补给南洋军,于1944年4月,发动了旨在买通中国东北至越南的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争。8个月中,国民党军队在豫湘桂战场上损兵50多万人,损失拥有146座巨细都会、6000万人口的20多万平方公里的河山,失去美军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

这场战争让国民党政府大跌眼镜,颜面丢尽。

由于太平洋战争发作前,国民党军尚能同日军自力举行正规作战,无论是淞沪战争、徐州战争、照样武汉会战,虽然败了,仍能保留主力,重新组成新的防线与日军僵持,直至日军成强弩之末。

而1944年,形势已经发生逆转,国民党军获大量美军装备,且中国上空日军已经完全损失制空权。在战争条件获得基本改善的情形下,国民党军仗打的反而不如以前,这让国内外各方面很难接受。

1945年2月,美国政府背着中国政府签订了出卖中国主权的《雅尔塔协议》。美国政府为什么这样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豫湘桂战争的惨败,让美国政府不相信用美式装备武装的中国军队可以自力收复被日军占领的河山。

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太需要打一场胜仗了。此次雪峰山战争,中国军队将肩负起挽回豫湘桂战争失败影响的重任。

日军支出重大伤亡

冈村宁次投入雪峰山战争的军力共4个半师团,8万余人。4月9日最先,各路日军隐藏快速向前运动,突然提议攻击,一起斩关夺隘。几天之内突进数百里,进入雪峰山要地。中路进至芷江门户龙潭,北路攻占新化,南路攻占瓦屋塘。攻击行动出乎预料的顺遂,让坂西一郎更为狂妄,在他的心里感受里,中国军队到什么时候也是不堪一击的。

然而,坂西一郎似乎喜悦的太早了。与坂西一郎对阵的是王耀武及其统领的国民党军第四方面军。王耀武系黄埔三期生,是国民党军将才中的精英。由于战功显赫,连连提升,许多出类拔萃的黄埔一期生都被他越过成为其手下。抗战以来,王耀武率部加入10余次正面战场主力会战,具有厚实对日作战经验。

王耀武部署雪峰山战争制订的作战目标:诱敌深入,逐次抵制,支解笼罩,聚而歼之。他准备首先袭击日军南、北两路,即斩断日军两翼,将中路担负主攻日军放进他布设的口袋阵,尔后围歼。

南路关根支队进占瓦屋塘后,随即进攻武冈城。守城系74军第58师。师长蔡仁杰率部在城内外修建三道防御阵地,皆以黄泥、细沙、石灰夹杂筑成,其内里一线,国民献出存放过年用的糯米,熬成稀粥掺和三合土修建,其固无比。

4月27日,日军关根支队在坦克配合下,分东、西、南三面提议猛攻,一连3天均未得手。无奈,支队长关根少将使出了“杀手铜”,即组织特攻队实行人肉炸弹攻击。第4天。日军特攻队员身绑炸药,头缠涂了太阳徽号的白头巾,在坦克、炮兵火力掩护下打击西门。一些特攻队员冲过护城河,到了城墙下便拉响炸药,血肉纷飞中,城墙也被炸开一个个洞。但守军早有提防,立即用装满砂石的麻包将洞口堵住。特工队又用绳梯爬城,想将城墙炸开更大的缺口,但守军待敌爬到中途,用冲锋枪、机枪扫射,护城河里,日兵遗体累累……

但仍有几处城门被破,就在日军后续军队蜂拥而至战情紧迫的时刻,国民党军第44师奉王耀武之令至武冈城郊,从日军后侧提议攻击,守城的军队也组织突击队乘势还击,围城的关根支队腹背受敌,终于不支退去。

关根支队退至武阳至绥宁一带。王耀武通过何应钦向美驻华空军司令官陈纳德请求支援,于是,美空军两个编队的“野马式”、“P一40鲨鱼式”战机,延续几天轮流攻击武阳、绥宁一线的日军据点,日军主阵地被凝固汽油弹烧成一片火海。

5月5日破晓,王耀武指挥中国军队提议总攻,武阳四周各要点相继被夺回,其残部在逃窜途中又屡遭中国军切断,大部被歼。

日军北路重广支队攻占新华后,最先向预定攻击目的击发,进至沿溪四周遭中国第73军的有力抵制,并于4月尾被该军笼罩于红岭山。在中美空军的轰炸扫射下,该支队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其后续前来接应第86混成旅团在小溪猪栏门等处渡河时,恰逢河水暴涨,乘竹筏至河中央时,遭美机轰炸,伤亡惨重,委曲抢渡已往的若干联队,不能对重广支队举行有用支援,招致北路进攻的失败。

坂西一郎在南、北两翼被斩断的情况下,不甘心失败,仍令中路继续进攻。

中路担负主攻的第116师团一起势如破竹,攻抵洞口镇四周时,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制。洞口镇地处公路线上,是通往安江、进达芷江必经之隘路。该地中国守军100军19师行使险要的地形,把阵地如货架子一样层层修建在山梁上,并设有掩饰枪位的鹿砦,而且阵地的前方是广漠的水田,视野很宽,轻重武器交叉射击,组成极浓密的火网,给日军的攻击造成了极大伤亡。岩永汪师团长使用“特攻队战术”,虽然占领洞口镇,但随即陷入前来支援的数师中国军队的笼罩之中。日军孤注一掷,向通向芷江最后一关的江口镇其两翼高地青岩和铁山发动猛攻。青岩、铁山是王耀武布设的口袋阵里的口底,决不能让日军打破口袋底,锋指安江、芷江。防守青岩、铁山阵地的74军,顽强抗击,日军支出重大伤亡无法突破。单就防守青岩的57师170团共击退日军15次冲锋,击毙日军1600多人。

坂西一郎终于认清形势危急,向岗村宁次发电要求全线撤军。冈村宁次接到退却请求十分震惊,于5月9日下达中止芷江作战的下令。

在日军决议撤兵之际,中国军队最先酝酿反扑。日军败局已定,让蒋介石喜出望外,5月5日,国民党在重庆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时代,求胜心切的蒋介石接连两次给何应钦发报,要求迅即组织反扑,让正在举行的六中全会洋溢出胜利的喜气,一雪上年豫湘桂战争之耻。

雪峰山战争虽然留有遗憾,但也不失为一次大捷。此战日军伤亡28174人,其中阵亡12498人,被俘447人。国民党军伤亡26000余人,阵亡7817人。(泉源|《读者报》 资料原出处:《党史纵横》 作者|刘志民)

有温度、有态度、有深度!《读者报》封面浏览:

/wp-content/uploads/2020/8/JVN3me.jpeg插图(1)

为什么中共一大会址遭到搜查却没有受到破坏,房主也没有被逮捕?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李汉俊之兄李书城的寓所里正式召开。会议期间,巡捕房密探闯入了会场,但是经过搜查后离开,会址并没有遭到任何破坏,房主也没有被逮捕,原因何在? 原来,李氏兄弟的寓所是一栋砖木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