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与朱德:元帅中的最佳同伴

为什么中共一大会址遭到搜查却没有受到破坏,房主也没有被逮捕?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李汉俊之兄李书城的寓所里正式召开。会议期间,巡捕房密探闯入了会场,但是经过搜查后离开,会址并没有遭到任何破坏,房主也没有被逮捕,原因何在? 原来,李氏兄弟的寓所是一栋砖木结

/wp-content/uploads/2020/8/ZBfIri.jpeg插图

文/孟红

在共和国的开国元帅中,彭德怀的严肃和耿直是出了名的。他正直严肃,嫉恶如仇,瞥见纰谬的人和事,纵然是天王老子也敢骂,不少人都敬畏他。可是,有一个人却一直受到他的尊重和钦佩,那就是朱德。朱彭两人很投缘,极能合得来,经常诗词唱和、通宵泛论,像兄弟一样相互扶持。尤其是抗日战争时期,朱德与彭德怀划分作为八路军总司令、副总司令。在那风雨岁月里,他们运筹帷幄,横刀立马,指挥着华北抗日战场的八路军浴血奋战,足迹踏遍了太行山的山山水水,联手立下了赫赫战绩。到了晚年,两人更是相互悬念。其间,流传下许多他们相互尊重和关切的动听故事。

精诚合作 体贴备至

彭德怀同朱德相识在1928年底,彭德怀、滕代远率领红五军上了井冈山,与朱德、毛泽东向导的红军(红四军)会师,今后就与毛泽东和朱德并肩战斗。那时,“朱毛彭黄(黄公略)”是让国民党反动派心惊胆战的红军四大首脑。

抗日战争时期,彭德怀与朱德这一对亲密的战友一同运筹帷幄、并肩战斗生涯,太行山根据地的人们总是把他俩的英名联系在一起。

在事情与战斗中,朱德同彭德怀统筹协调,精诚合作,密不可分,仅从一份份文件、函信及电报上,可窥见两人并肩挑担、同甘共苦、碰撞智慧的心血与汗水。如,1937年11月15日,刘伯承、徐向前、张浩关于我军七六九团两个连伏击敌辎重炮兵纵队情形给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等的电报;1937年12月25日,聂荣臻关于萧思明部袭占大龙华等情形给朱德、彭德怀等的电报;1938年2月7日,刘伯承、徐向前、邓小平关于已令七七一团及骑营所有出袭平汉线给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的讲述;1938年5月28日,陈光、罗荣桓关于汾阳城敌情及野崎、英小农被击毙给朱德、彭德怀的电报等等。此类电文仰面称谓均是:朱彭总副司令。

除了文件上两人的名字密不可分,在行军中他们更是始终体贴着对方。

1937年11月初,日军攻陷娘子关,放肆向太原进犯,八路军总部受命南撤。在转战过程中,总部首长一面指挥军队阻击敌人,一面研究行军设计和解决总部给养,同时还要思量根据地开拓与建设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经常忙得遗忘了用饭与休息。

/wp-content/uploads/2020/8/IJZnEn.jpeg插图(1)

为了使朱德有更多的时间思量重大问题,彭德怀总是在每次作战前和副参谋长左权预先作出开端设计,再找朱德详细研究。总部机关在山西省寿阳县一带随军队跨越敌人正太路封锁线时,彭德怀亲自跑到铁路两侧察看地形,选择侧击敌人和军队过路的地址。那时,寿阳以东为日军所占,敌人飞机一再掠过低空侦探我军的动向,并不时举行狂轰滥炸,形势相当邪恶。彭德怀掉臂下级指挥员的劝告,不停跑进作战军队警戒区,亲自指挥军队炸桥毁路,打敌侧背。朱德听说之后,马上派通讯员传话“迫令”彭德怀返回驻地。

彭德怀回来后,恳切地对朱德说:“老总啊,我比你年轻十几岁,到第一线和团、营、连干部配合指挥战斗,掩护总部机关顺遂通过正太路,完成向太行山区转移的战略义务,这是应该的嘛!”

进入太行山区后,每到一处,八路军总部就派出事情队去发动群众,在沿途村镇召开抗日动员大会。彭德怀忧郁朱德出头过多,平安得不到保障,就自动代表八路军在群众大会上讲话,只有在环境对照清闲和对照主要的大会上,才请朱德出头讲演。

1938年秋的一天午夜,驻扎在屯留故县镇的八路军总部机关突然遭到日军笼罩,情形异常危急。朱德、彭德怀和左权详细分析了敌情,迅速制订了作战方案。朱德让彭德怀和左权带两个半团,配备一批重武器划分从东、西双方先行突围,朱德则带一个警卫营在原地拖住敌人,掩护总部机关转移。

战士们在朱德指挥下,行使地形阵势,神出鬼没地将敌人火力吸引到自己身边,使得彭德怀与左权率领的军队捉住战机迅速突出笼罩圈。

彭德怀和左权突围以后,马上掉转头来,狠揍日军屁股,掩护朱德率队向北突出重围。

在八路军机智勇敢的袭击下,日军多日来精心策划的合击八路军总部机关的阴谋彻底停业。

敌后生涯 相互照拂

1937年9月,八路军东渡黄河向晋西北挺进途中,总部首长住在太原八路军做事处。眼见日军大举进犯,太原城内一片杂乱,敌特特工流动疯狂,国民党内派系斗争也异常猛烈,彭德怀十分忧郁朱德的平安问题。当晚,他专门召集做事处的同志与警卫战士开了守护集会,又亲自查看了朱德的住房和院子内外环境,访察了做事处周围的政治状态,然后,又部署了双岗双哨。直到朱德再次亲自敦促他回去睡觉,他才应付着和衣躺下。

/wp-content/uploads/2020/8/ruEviy.jpeg插图(2)

虽是躺下,可彭德怀并没有好好睡觉,他一直悬念着朱德和总部向导的平安问题,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起身走到院子外面检查岗哨,还要亲自巡逻察看一番。秋露打湿了衣服,冷气侵袭着身体,他全然掉臂。当哨兵劝彭德怀放心去休息时,他严肃认真地说:“总司令年数大了,在火车上一直没有好好休息,事情又那么重要。只要保证了他和总部机关的平安,哪怕我自己少睡一点,也是没关系的。我日间行军,纵然骑在马上,照样可以弥补睡觉嘛!”

朱德也十分体贴彭德怀的身体,他特意付托做事处职员:“彭副总司令自东渡以来,不分日间和黑夜地组织放置军队搭船坐车,指挥防空,加之铁路中止,若干天来都没有睡一个平稳觉,你们一定要找一间平静一些的屋子,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睡个囫囵觉。”

八路军总部进驻五台县南茹村时,正值深秋季节。由于北方天气早寒,彭德怀的胃病又犯了,但他一直忍着疼痛指挥军队作战。

朱德知道这一情形以后,直接找来治理生涯的科长,让他通知伙食职员,把彭德怀的饭菜多煮一阵,把粗盐炒一下,不要直接往饭里放生粗盐。他还向人人讲述了彭德怀在长征过草地时由于吃生青稞得下胃病的经由。

而彭德怀一见专门给他做了病号饭,就生气地说:“这还行?总司令那么大年数了还吃大锅饭,我怎么能搞特殊?”管生涯的同志向他作了注释后,彭德怀才说:“盐可以热炒一下,但饭照样跟战士们一道吃!”

1939年夏日,总部移驻武乡县砖壁村。那时,这个村子遭到日军“九路围攻”,许多衡宇被烧毁了,老百姓住房十分重要。总部主要机关都住进了村东玉皇庙里。

为平安起见,彭德怀放置朱德住进村北平静隐藏的新窑院,自己则住在庙内的一间小祠堂里。朱德见彭德怀住的地方很不平安,一再劝说他也住进新窑院。

彭德怀谢绝道:“我住在这里便于招呼各科的事情,你住在老乡院子里平静些,好运筹抗战大事。”厥后,彭德怀还让人在朱德住处的西南面栽了一圈刺玫瑰做篱笆。

/wp-content/uploads/2020/8/z2amyi.jpeg插图(3)

秋天,八路军总部搬到了王家峪村。由于敌人的经济封锁,军队生涯异常艰辛。总部首长和战士们一样,天天吃着黑豆,喝着高粱糊糊,穿着打满补丁的土布军衣。天气转凉,彭德怀总犯胃病,朱德就专程嘱咐外出执行义务的警卫职员把打来的山鸡野味等送给彭德怀煲汤喝。彭德怀得知后,总要先询问是否给朱德留下几只,若是朱德未留,他就要送去一半。

彭德怀不吸烟不喝酒,但因从小生长在南方茶乡,有品茗的习惯,买不到茶叶时就采集酸枣叶子取代。一次,有人从外地给朱德买来一包红茶,朱德拆都没拆就直接送给了彭德怀,并体贴地说:“给你一包真正的茶叶改善一下吧,总比喝酸枣叶子强吧。”彭德怀十分感动,对这包茶叶稀奇珍惜,每次只舍得放一小撮,还总要延续冲泡七八次。

有一天,彭德怀得了重感冒,发高烧,喉咙疼得吃不下饭,朱德得知后亲自叫上医生去探望他。听医生说需要白糖清热下火,朱德马上把自己仅有的一小包白糖送给了彭德怀,令彭德怀感动不已。

平时的日子里,彭德怀每次外出回来,总要亲自过问朱德的饮食起居,付托朱德身边的事情职员好好照顾总司令。

1940年春暖花开的时节,朱德设计赴重庆同国民党谈判,途经洛阳接到党中央的下令,令其迅速赶回延安。由于事出突然,他的一切衣物用具等均留在太行山的八路军总部。

为此,彭德怀特意派遣了一支精悍的小军队,把朱德留在总部的所有家当护送到延安。临行前,彭德怀一再嘱咐说:“朱总司令的一财一物,哪怕是一本书、一支笔、一只放大镜,也不能丢失损坏!”紧接着,彭德怀又仔细周密地用电台同沿途区域的军政向导举行了联系,让各军队协助接送,一定做到万无一失。直到朱德从延安发来电报,说自己的一切物品都已经所有收到了,彭德怀才像完成了一项艰难的义务似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饰言语 甘苦与共

2014年,在几家著名的文化出版单位举行的“戎马之外——你所不知道的彭德怀:《不信青史尽成灰》读书会”上,朱德的嫡孙、空军指挥学院原副院长、天下政协委员朱和平少将,深情回忆朱德和彭德怀两位元帅的革命友谊,并披露了一些未曾公然的两家亲情及两人秘交。

朱和平回忆说:“我家刚进北京时就住在中南海的永福堂,厥后搬到西楼大院的乙楼。巧的是,彭总从朝鲜回国后,也住进了永福堂。永福堂和西楼大院只隔一条马路,以是我时常能看到他。人人都知道彭总是‘横刀立马的大将军’,但我每次见到他,他总是笑容满面,有时会抱抱我,拍拍我的头说:‘要好好学习,有了本事才能给老百姓做事啊!’我那时小,还不能明白这其中的寄义,但在我眼中,彭总始终是我‘可敬可亲的彭爷爷’。”“据我母亲回忆,1950年,爷爷奶奶带着我父亲母亲在中南海与毛主席、少奇同志和周总理等一起请彭总用饭,那时正值抗美援朝前夜,彭总挂帅出征在即,这顿饭有为彭总壮行的寄义。因形势严峻,人人落座后,彭总仍双手抱肩独自沉思。为缓解气氛,周总理笑着说:‘彭总啊,总司令家的菜好香啊,快来尝尝吧!’毛主席也开起了玩笑,他聊起了红楼梦,对周总理说:你是国家的‘大管家’啊!周总理谦逊地说:‘照样主席当家,我只是办详细事。’随着人人的笑声,气氛一下就融洽了。由于这是母亲第一次和这么多首脑一起用饭,以是留下了深刻印象。”

/wp-content/uploads/2020/8/RJbyAf.jpeg插图(4)

1952年炎天,身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的彭德怀从朝鲜战场回到北京,向党中央和毛泽东汇报战况,讨论军事部署。他下车后没来得及休息,便带着一身硝尘走进了中南海丰泽园。

彭德怀汇报竣事出来时,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他付托卫士说:“回去洗个澡吧。”卫士准备不及,连忙说:“唉呀,彭总您的换洗衣服,由于走得急,匆忙中遗忘带回来了。”

彭德怀一边走一边说:“我说沐浴,没说换衣服。”

在彭德怀回到招待所沐浴的这个功夫,朱德正在往这家招待所赶。朱德太领会彭德怀了,知道他一张行军床、一身布戎衣、两件换洗的内衣裤,再无其余什么多余物件。换洗的内衣裤带去朝鲜,家中一定没有存货,难怪卫士要犯愁。

彭德怀洗过澡,卫士来讲述:“朱老总来了。”彭德怀听了,欣喜的笑容纾解了紧锁的眉头。一样平常情形下,彭德怀见人时必定会衣冠整齐,由于身为武士,他十分注意自己的军容风纪。可是,对马上要见面的朱德却是个破例,彭德怀从不避忌,于是马上迎了出来。

朱德站在台阶上看着正准备穿外衣的彭德怀,彭德怀紧步上前问道:“什么事?这么晚了您还来一趟?”他异常领会朱德的生涯纪律,坚持早睡早起。今天会开完了已近天明,朱德却不抓紧时间休息,而赶到这里来,估量有急事。

朱德把一套洗得干干净净又叠得整整齐齐的衬衣衬裤递过去,用惯常的慢声慢调说:“我的。可能不合身,凑合着穿吧。”

彭德怀接过朱德的衬衣裤,虽然嘴上什么也没说,但在两手托住衬衣衬裤时停顿了一下,眼光也在朱德脸上停顿了一下,嘴角一抿便着手换上了衣服。当他系好最后一颗纽扣时,头也不抬地说了句“还行”。他们之间,就这么平平经常的一句,再没有第二句,更没有谢谢之类的客套话。

棋局对弈 心神相通

朱德休息时喜欢登香山或去十三陵野游。1953年,朝鲜息兵之后,彭德怀归国,朱德拉了邓小平和彭德怀一道去位于北京郊区的十三陵远足。出发时,彭德怀带上了行军床、小马扎、象棋和望远镜等必备品。

一下车,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牵着朱德和彭德怀似的,两人不紧不慢一起走着。

“这干啥子嘛?”朱德立住脚步。

“摆么。”彭德怀也立定不走了。

这种对话含有某种默契,外人一样平常是听不懂的。而他们的卫士们早已心知肚明,马上支起了行军床,放下两个小马扎,摆好象棋。

朱德话不多,彭德怀话更少,然则他们之间的感情交流却比语言还要厚实。朱德慢慢地蹲腿欲坐,彭德怀连忙上去扶他一把,同时手头上稍微一动作便传递了意思:坐那里去!

朱德望一眼彭德怀,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便心心相印地慢腾腾地走到了劈面,在卫士们的辅助下重新坐好。

卫士们知道:那里是红帅,这边是黑将。彭德怀尊重朱德,请他老人家执帅,自己执将。

朱德坐稳当之后,照例是先擦一擦眼镜,就像战前擦枪一样平常,那是必须的程序。眼镜一架上鼻梁,瞳仁里便漾出一股锐气,与彭德怀的眼光撞出一团火花,似乎是无声无息的对答:着手吧?红先黑后,今天禀输赢?照三百回合杀吧!

“砰——”朱德底气十足地走了当头炮。只管是老步子,可是也气势不凡。彭德怀不走马,也是来了个“当头炮”,一副要对着干的架势,犹如他横刀立马指挥千军万马的那股子磅礴帅气。他就是这么喜欢进攻,喜欢拼杀,喜欢争自动!

/wp-content/uploads/2020/8/RrIrqm.jpeg插图(5)

这时,邓小平踱过来,站在一旁,背着手看。这对老对手虽静默不语但行棋和眼神都充满“杀机”。彭德怀“吃”棋,需要将自己的棋狠狠砸在对方棋子的头上,然后再心满意足地将“吃”掉的棋子从下面抠出来放一边。朱德则否则,是用自己的棋子将对方的棋往旁一推,如“横扫”一样平常取而代之,然后再像打扫战场似的将对方被“吃”掉的棋子拾起来丢在一旁。若是彭德怀招架不住,最先悔棋,朱德就会发出短促而凶猛的声音:“放下,不许赖!”

每次朱德与彭德怀持棋对弈,都能下上良久,在猛烈的棋局交锋中,两人似乎加倍心神相通……

无论是在艰辛卓绝的井冈山时期,抑或是在历经艰险的长征路上,照样在血雨腥风的抗战前线和艰辛奋斗的新中国建设时期……彭德怀与朱德之间的友谊,历经战火磨练历久弥新,他们一直甘苦与共、休戚相关,谱写着一曲曲震撼人心、勾魂摄魄的革命友谊之歌。

出自:《党史纵览》

“山寨蒋介石”辞世 “老蒋向老蒋鞠躬”成历史

  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山寨蒋介石”、“最强老蒋分身”李登科每年在蒋介石十月底冥诞,都会到大溪慈湖陵寝谒陵,“老蒋向老蒋鞠躬”成为经典画面,不过现在确定成为绝响。李登科友人证实,李登科已在本月6日因肺部疾病过世,耆寿92岁。   李登科原先移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