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遗言骨灰不保留 哭声震颤大会堂

彭德怀与朱德:元帅中的最佳搭档

文/孟红 在共和国的开国元帅中,彭德怀的严厉和耿直是出了名的。他正直严肃,嫉恶如仇,看见不对的人和事,即使是天王老子也敢骂,不少人都敬畏他。可是,有一个人却一直受到他的尊重和钦佩,那就是朱德。朱彭两人很投缘,极能合得来,常常诗词唱和、通宵畅谈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周恩来的骨灰到底撒在了那边

厚葬祖先,泽被子孙,这是我们中华民族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习俗。然而,我们的开国总理周恩来却是个破例。他出任国家总理之后,不仅没有为自己家中的祖先修陵造墓,还用种种方式把绍兴、淮安和重庆这3处的先祖及父亲的坟地就地平掉,并交给当地农民耕作和使用,首开中华民族殡葬革新的先河。对于这件事,周恩来说:“人死了,不做事了,还要占一块地皮,这是私有看法的显示。”不仅如此,周恩来还在生前留下嘱咐:死后火葬,不保留骨灰,把他的骨灰撒向祖国的山山水水。

周恩来的骨灰到底撒在了那边?每一处都有些什么寄义?似乎该告诉人们了。我由于在淮安周恩来纪念馆事情的关系,曾先后数次接触和造访过介入撒周恩来骨灰的3人:时任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的罗青长;时任西花厅党支部委员、周恩来生前卫士高振普;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郭玉峰,多次聆听他们关于撒周恩来骨灰的情形和撒在每一处的寄义。

遗言骨灰不保留 哭声震颤大会堂

周恩来辞世的当天,邓颖超同志向党中央提出了周恩来生前的最后一个请求:骨灰不保留,要撒掉。

3天后,邓颖超把张树迎,高振普叫到她的办公室,对他们说:“恩来不保留骨灰的请求,党中央已经批准,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要研究一下,把他的骨灰撒在什么地方。”

周恩来的逝世,给全国人民带来了伟大的悲痛,多年在他身边事情的张树迎、高振普的悲痛之情更不用说。邓颖超同志继续说,“你们是追随恩来事情多年的人,他的最后一个请求已得到中央批准,就由你们二人执行撒骨灰的义务。这也是你俩为恩来同志做的最后一件事……”

邓颖超同志说不下去了,张树迎、高振普两人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邓颖超强抑悲痛,抚慰他们说:“接到中央批准撒掉恩来骨灰的新闻后,我很喜悦。喜悦的是,恩来生前说过,他忧郁他在我前面去世而我替他办不成这件事。今天终于可以办成了,他的遗愿就要成为现实了。我们要共同为实现他的这一遗愿而继续事情。我也很想亲自去撒,然则,现在的条件已不允许我去做了。由于天气太冷了,我年岁又大了,一出去‘目的’就大。恩来同志是我们党的人,你们二人都是恩来所在支部的支委成员,以是我委托你们二人去做这件事。我们靠下层支部,就信赖你们一定能很好地完成这一特殊义务。”邓颖超说的“目的”是指那时亿万人民对周恩来逝世的悲伤和对撒周恩来骨灰的体贴。由于若是有人知道周恩来的骨灰撒在那里,人们就会想方设法地去举行种种悼念周恩来的流动,以是撒周恩来骨灰这件事必须严酷保密。

邓颖超同志的一番话,既道出了周恩来生前遗愿的深意,也是对周恩来身边事情职员的莫大信托。于是,张树迎、高振普和邓颖超秘书赵炜3人先后到北京的玉泉山、(北)京密(云)引水渠道等几个地方察看。1月份,整个北京天寒地冻,效果没有选择到一个合适地址。最后照样由中央决议:派飞机去撒,由罗青长、郭玉峰、张树迎和高振普4个人去执行撒骨灰的义务。撒的地址也是凭据周恩来生前遗愿并由中央赞成的。

1月15日下昼,周恩来的追悼大会竣事后,邓颖超领着张树迎等原西花厅事情职员以及罗青长、郭玉峰等走进人民大会堂的西大厅。周恩来的骨灰静静地放在那里,上面覆盖着鲜艳的中国共产党党旗。人们随着邓颖超同志,立正、低首、默哀。

周恩来的遗体火葬进行得异常顺遂,只是那时花150元钱买的骨灰盒装不下他的所有骨灰,不得不暂且从八宝山找来一只比较大的空花瓶,将周恩来火葬后的裤扣、金属钮扣等遗物和部门骨灰另装进这只花瓶里。

默哀完毕后,邓颖超同志趋前,轻轻打开骨灰盒,用她那哆嗦的双手抚摸着骨灰,两眼含着泪水说:“恩来同志,你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你安息吧!”在场的人立刻爆发出一片痛哭声。

周恩来的追悼大会竣事后,北京的西长安街、西单一直到八宝山共10多公里的街道两旁,仍然站满了人群。他们都已从报纸上和广播里得知周总理的骨灰将要撒掉。他们还想最后看一眼他们心目中的好总理,最后见一眼运送他骨灰的灵车。

1月15日晚上的7点30分左右,张树迎从邓颖超手中接过骨灰盒,高振普同志捧着花瓶,为避开群众和新闻媒体,他们通过人民大会堂的地下通道,为了只管减小目的,不被人发现,并未用周恩来生前乘用的大红旗,而是坐上昔时斯大林赠送给周恩来的苏制灰色吉姆车。邓颖超由她的秘书、保健职员等陪同坐另一辆车紧随其后,脱离大会堂,行使夜幕的掩护,向东驶去。约8时许,他们一行来到北京东郊的通县机场。一架也是苏制、编号为“7225”、原本用于撒农药的安—2小型飞机停放在那里。

执行撒骨灰义务的同志们登上飞机后,邓颖超由身边职员搀扶着,向着飞机挥手,向她的战友、朋友作最后一次告辞。

1976年1月16日晚8点15分,安—2平稳地腾飞后,分别在北京上空、北京的密云水库上空、天津的海河上空和山东滨州的黄河入海口上空撒掉了周恩来的所有骨灰。每撒一处都有一定的寄义,都能体现周恩来生前的博大胸怀。

第1把骨灰撒北京 与首都人民心连心

1918年炎天,留学日本的周恩来回国家暑假,在北京与父亲在一起生涯,共享天伦之乐。那是北京给他留下的最早印象。一年之后,周恩来等在“五四”运动中数度在京、津之间往返,与他的战友马骏、张若茗等一起在北京的总统府前请愿,在天安门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新中国建立后,周恩来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长达20多年,与首都人民朝夕相处,情深似海。在北京,他曾和各党、各派、各界代表为人民英雄纪念碑铲土奠基,无数次在天安门广场加入包罗开国大典在内的大型主要聚会;他曾为北京市的都会革新支出伟大的心血;保留团城,移建牌楼,建北京火车站,人民大会堂……在他的任期内,北京的每一座大的修建都渗透着他的心血,连新华门前的那对无名的石狮子能躲过十年浩劫“活”到今天,也凝聚着周恩来的心血与智慧!在他重病时代还乘上施工用的电吊车登上施工中的北京饭馆顶部,实地考察北京饭馆事实需要建多高才相宜;在首都,他还亲自介入处理了开国初的高岗、饶漱石事宜,文革中的林彪事宜;在北京,他还会见了众多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金日成、胡志明、尼克松、田中角荣……终于使中国重返联合国,让中华民族立于天下民族之林;在人民大会堂,还留有他要为实现中国“四个现代化”而呼号的余音,那是他留给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政治遗嘱。他体贴着北京市民的用水,关注着北京街头的整齐,也体贴着北京市民的出行交通。他与首都人民有着血肉深情的联系。把他的骨灰撒在北京,就是让他和首都人民永远在一起。

为什么中共一大会址遭到搜查却没有受到破坏,房主也没有被逮捕?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李汉俊之兄李书城的寓所里正式召开。会议期间,巡捕房密探闯入了会场,但是经过搜查后离开,会址并没有遭到任何破坏,房主也没有被逮捕,原因何在? 原来,李氏兄弟的寓所是一栋砖木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