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股气力开出“条件”笼络这位国军中将,为何他最后选择率部起义

【清风典历】主辱臣死回君意

【译文】 梁孝王任齐国人公孙诡为中尉,他与羊胜一起怂恿梁王向景帝要求继位,扩大自己的封地,但又害怕朝廷里的大臣们不同意,就暗中派人去长安刺杀主事的大臣,直到杀了原来的吴国国相袁盎,景帝才知道公孙诡与羊胜的阴谋,于是派使者去梁国捉拿真凶,要求

1949年5月15日,国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张轸率领所部25000人起义,受到了解放军第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和第四野战军副政委邓子恢的热烈迎接。今后,张轸部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1军,张轸仍然担任军长,他也由此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1军首任军长。

/wp-content/uploads/2020/8/UjeANv.jpeg插图

抗日战争时期加入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作战时的张轸

受到程潜欣赏,频频委以重任

张轸,1894年4月15日在河南罗山县河口寨出生。1909年8月,张轸投考开封陆军小学,以第七名的成就考中。1913年夏,张轸又考入南京陆军第三中学。1915年进北京清河陆军第一准备学校就读。1918年,张轸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学习。1919年,张轸因成就突出,提前一年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结业,被保送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

1922年夏,张轸结业回国,经同盟会会员任芝铭推荐,先后在陕西刘镇华的镇嵩军第一师四团任团副长,1923年晋升为中校。

1924年10月,冯玉祥等发动“北京政变”。囚禁了中华民国总统曹锟,组成了国民军。张轸脱离镇嵩军,投奔胡景翼的国民军第二军,就任第二军开封训练大队大队长兼战术教官。

1925年10月,张轸任黄埔军校第四期战术总教官。1926年2月,程潜所部由攻鄂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张轸调任第6军第19师56团团长。1926年7月,第六军进入江西攻打军阀孙传芳,11月,加入南昌战争。1927年3月,第六军攻南京,张轸指挥第55团、第56团争取雨花台,首先攻入南京,被军长程潜任命为城防司令。

/wp-content/uploads/2020/8/riu2Ar.jpeg插图(1)

程潜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第六军被蒋介石驱逐,不久,程潜重修第六军,张轸任第十八师师长。“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程潜被蒋介石扣押,继任军长胡文斗被害,副军长张轸率部向闽赣疆域转移,沿途屡遭军阀军队截击,军队伤亡甚重,张轸被迫下野,匿住沪杭。1930年,应刘镇华约请,任64师顾问长,1932年与刘反面,辞职后在开封闲居。1936年,蒋介石启用程潜为顾问长,程潜调张轸到南京军政部任职。

芦沟桥事变后,时任豫北师管区司令的张轸在豫北举行游击训练班,约请八路军驻第一战区主座部代表朱瑞、唐天涯等担任教官。张轸以训练民兵的形式组建五个自力营,扩编为第一一零师。1938年3月至5月张轸率一一零师加入台儿庄战争,受到最高统帅部奖励,晋升为第十三军长。

一个要撤他职,一个要为他请功

第十三军原为汤恩伯所指挥,汤恩伯由第十三军军长提升为第七集团军前敌总指挥后,原本是把军长的位置留给自己心腹的。但台儿庄战争张轸有功,故接任了第十三军军长的位置。这引起了汤恩伯的不满。张轸这个军长自然就成了有职无权的“空壳子”。

1939年5月,中日发作随枣会战,日军进攻河南唐河、新野。具有浓重乡土情怀的张轸,看到妇女被日军奸污,衡宇被销毁,拒绝执行汤恩伯“向后退却”的下令,下令军队与日军正面匹敌,誓死珍爱民众。最后第十三军八十九师在战斗中伤亡2000多人。汤恩伯获悉伤亡数字后,大为光火,不向张轸打招呼,也不叨教战区司令主座李宗仁。就直接下令师长张雪中,撤走其嫡系军队八十九师。张轸接到讲述,立刻赶到汤恩伯的指挥所。据理力争。汤恩伯执意撤军。张轸火冒三丈,指着汤恩伯的鼻子,义正词严地说:“现在国难当头,日本鬼子步步紧逼,我们作为武士。为什么不去抗日!你这样做,就不怕老百姓骂我们的祖宗三代,背后戳我们的脊梁骨吗?”

汤恩伯被问得目瞪口呆,恼羞成怒。他岂能容忍一个“傀儡军长”云云放肆,桌子一拍,高声吼道:“我撤了你的职,我看你还能蹦多高?从现在最先,十三军军长由我本人兼任!”  这还不算,汤恩伯还当着张轸的面。让隐秘顾问纪录打消张轸军长职务的口述电报,并立刻发给蒋介石。没想到,蒋介石竟批准了这一讲述。

就在蒋介石批准汤恩伯打消张轸第十三军军长一职的时刻,李宗仁也打了一个讲述给蒋介石,要给张轸请功。蒋介石打电话问李宗仁:这是为什么呢?李宗仁说:“委员长。昔人尚明白赏罚必信、无恶不惩、为善不显的原理。我李宗仁作为带兵接触之将,亦应该懂啊!张翼三被革职是汤在气头上而为,难以服众。军队上下都知道。张翼三在抗日战场上足智多谋,指挥若定,身先士卒,率先垂范,不予夸奖,将会影响官兵的情绪啊!”

蒋介石“嗯”了一声,放下电话,也批准了李宗仁的讲述,给张轸一枚宝鼎勋章。同时,按李宗仁的推荐,任命张轸为豫鄂边游击总指挥。1939年7月,调张轸到重庆任军政部第二弥补新兵训练处当处长兼渝南警备司令。

与李宗仁长谈使他头脑获得彻底解放

张轸赴重庆前,李宗仁专程来迎接,并做了一次长谈,令张轸心里触动很大。李宗仁对张轸说:“翼三兄啊,在当今中国,你要想有职有权有势力,无非三条路子。一是有自己的队伍,有枪即是草头王,你瞧瞧白崇禧、阎锡山、冯玉祥他们,哪个把蒋介石塞进眼里过?蒋介石又怎样不得他们,为什么?还不是他们有队伍啊!你说文的不行,咱就动武的,他们有这个资源。二是投契钻营,舔老蒋的腚沟子,投其所好,尽其所兴,就像汤恩伯这样的人,老子最瞧他不起。然则他天上有珍爱伞,任何事情有上方宝剑,整天耀武扬威,人五人六的。这样的人升迁得比谁都快!再一条路,就是实干,忠心耿耿,尽忠尽职。屡建大功。但翼三兄啊,这条路,理论上行得通,实际上险些没有人靠这个上去的。你是留过学的人,日本的三明治你不能白吃啊,不能太书生气啰!”

李宗仁的这次谈话使张轸在头脑上获得了彻底解放。张轸调重庆事情,机遇说来就来。这一次机遇不是国民党提供的,而是共产党提供的。张轸所在的军政部第二弥补新兵训练处设于綦江。恰好聚兴银行也在綦江。其董事长李世璋就是原第六军第十八师党代表。李世璋是国民党左派人物,其中共地下党员身份始终没有露出。在李世璋的安排下,张轸先后与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叶剑英、邓颖超等共产党高层领导人碰头,从而对共产党人有了全新的熟悉和评价。特别是周恩来说的话,更让张轸留下深刻印象。周恩来说:“张将军,你在国民党队伍中颇有威信和影响,很有发展前途,但务要态度灰色,不要加入任何组织。希望你能深明大义,为中华民族的前途和运气多着想,做一个真正受人民拥戴的将军。蒋介石嫌疑猜疑之心很重,而且在山城特务林立。希望你与我们接触要注意隐藏,以防不测。”

三股气力开出“条件”笼络张轸

抗战胜利后,张轸任郑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和武汉行辕副主任等职,归途潜指挥。1948年7月,开封解放。蒋介石免去了刘茂恩河南省主席职务,改由张轸接替。张轸一边利用职权收编地方军队,组成绥靖旅或保安旅,建立起自己的嫡系军队,扩充自己的实力,一边积极参与李宗仁、白崇禧团结程潜强制蒋介石下台的运动,并于12月30日公然发出要求“总统毅然下野”电。

1949年春,张轸所部由原地方团队扩编的十个旅,几经整理,改编为第十九兵团。下设第一二七军和第一二八军,由赵子立、辛少亭分任军长,张轸任兵团司令。

这时,有三股气力在笼络张轸。一是李宗仁、白崇禧通过张轸的老军长程潜笼络张轸,形成所谓的“五省同盟”,强制蒋介石下台,拥护李宗仁上台,最终由李宗仁出头与共产党谈判“划江而治”。开给张轸的条件是,河南省的党政军所有由张轸“打理”;二是共产党先后派人通过张轸的女婿张尹人(中共地下党员)做张轸的起义事情。张轸开出了“保留我省主席一职、保留我10个旅的建制、维持第五绥靖区统领地皮”的起义条件;三是从香港到信阳的傅兰西女士送给张轸一绸幅。绸幅上是民主人士李济深委任张轸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的行书“真迹”。张轸接到委任状后,还真有点激动。他以为,李宗仁、白崇禧得势,会有我的一席之地;共产党得势,我也早向他们解释过心迹;李济深是民主人士,没有军队,他未来给我实权,随着他走也不错。

浊世中,人的想法总是莫名其妙。张轸亦然。张轸的思绪在这三条船上蹦来跳去时,淮海战争以解放军大获全胜而宣告竣事,战局的天平马上倾向共产党。张轸最先自动请李世璋通过华东地区中共党组织,向中共中央反映决议起义的意向,并派出女婿张尹人前往解放区同邓子恢等直接取得联系,并接受中共的指示,决议起义时间定在解放武汉之时。

1949年4月间,张轸又三次赴长沙与老军长程潜密谈,并相约张轸先于武汉举义,程潜后在长沙行动。

张轸决议起义后,黑暗最先加紧起义部署。

名誉地走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

1949年5月13日。张轸冒生命危险隐秘至武昌劝说国民党军第五十八军军长鲁道源一同起义,鲁道源却向国民党军顾问总长顾祝同告了密。5月14日,白崇禧在华中军政主座公署约见张轸,出示了顾祝同的来电:“据密报,张轸勾通共匪。图谋叛变,请将其师长以上军官扣押送广。从严法办,所部就地遣散。”并下令扣留了张轸。同时,要求张轸打电话通知师长以上军官明日10时来此开会。

事发突然。但张轸仍然镇静自若,笑着说:“几个月来,我们谈了许多问题,一切情形你都知道,现在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电话我可以马上打。但总不能在你这里打吧!我想到十九兵团驻汉办事处打电话更利便些!”白崇禧犹豫再三,准许了张轸:“快去快回!”

脱险后,张轸径直奔向金口鲍汝澧师部,立刻召集高级将领谈判。辛少亭军长和斐毓华副军长及各师师长到齐后,张轸将顾祝同的电报内容和自己脱险的经由说了一遍。与会职员一致主张提前行动,宣布起义。

5月15日,经张轸最后审定,起义通电由第三一三师电台发出。与此同时,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主力已渡过长江,正从金牛直插贺胜桥,江汉军区自力第一旅亦向汉阳迫近,白崇禧唯恐南撤的后路被截断,遂放弃了围袭张轸起义军队的设计。至此,张轸率部2.5万余人起义乐成,名誉地走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之中。

金口起义后,5月16日,汉口解放;17日,武昌解放。

/wp-content/uploads/2020/8/FVF36f.jpeg插图(2)

武汉解放时的中山大道(资料图)

5月18日,张轸率军队将领过江到汉口,受到解放军第十二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和第四野战军副政委邓子恢的热烈迎接。

/wp-content/uploads/2020/8/6ruAZj.jpeg插图(3)

张轸在湖北金口率部起义后留影

5月20日,张轸揭晓了告天下的起义通电。

5月21日,张轸给毛泽东和朱德发了一封情真意切的起义电报。毛泽东收到电报后,立刻给“华中局,并告萧(劲光)陈(伯钧)”指示电。作出了中央军委关于对张轸部改编问题的决议。

7月24日,第四野战军奉中央军委下令,“着张轸部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1军”,“任命张轸为第51军军长”。张轸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1军首任军长。

/wp-content/uploads/2020/8/7jUvEf.jpeg插图(4)

1949年,张轸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大会上谈话。

1950年9月。解放军第51军军部改编为解放军中南军区空军领导机关。所属军队与湖北军区合并,解放军第51军番号打消,张轸改任解放军湖北军区副司令员。

1953年至1957年,张轸从军队转入地方事情,在国家体委任职。1957年,张轸被错划为“右派”,受到不公正待遇。“文化大革命”中,张轸受到冲击,1979年被彻底昭雪。1981年7月26日,张轸在郑州病逝,终年87岁。

本文系祖国网据相关历史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泉源。

美国臭名昭著的杀手,只在满月夜作案,真实身份引争议

1946年春天,美国阿肯色州的米勒县和得克萨斯州的鲍伊县,出现了一个身份不明的连环杀手,他只在满月的那天晚上出来犯案,最终导致了五人死亡,三人受伤。 由于这个身份不明的连环杀手从未被警方抓获,大众于是称呼他为幻影杀手。 噩梦始于1946年2月22日的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