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上这两个著名的《历史决议》,为何极其重要?

历史上的今天 | 日军大规模掳掠劳工

1944年8月4日,日军大规模掳掠劳工。据记载,曾被强迫开采铁矿的4万多名劳工到抗日战争结束后就仅剩5000多人存活下来。由于日军的大规模掳掠劳工,导致无数中国人每日每夜都生活在痛苦的折磨当中。 来源:贵州广播电视台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

在学习“四史”的过程中,建议学习者要稀奇关注党史上两个著名的《历史决议》:一是1945年4月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二是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两个《决议》是我们党领导中国人民举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发生的极其主要的历史文献,只管它们发生的历史条件、时代背景、所要解决的问题、确定的门路目标政策和义务有所差异,但都是在重大转折时刻对党的历史履历作出的系统总结,对推动中国历史生长起到了主要的作用,是学习“四史”的主要参考文献。

两个《决议》都是在重大历史关头完成的

第一个《决议》从1941年最先酝酿,到1945年通过,前后历时四年多时间,贯串了延安整风的全过程,是在周全抗战进入新阶段、中国人民的革命气力受到严峻考验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那时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国内外形势,迫切要求党内形成统一熟悉,对形势做出科学的剖析,制订出准确的门路和计谋。然而,那时党内头脑并不统一,宗派主义、履历主义、教条主义仍然阻碍着党的准确门路、计谋的制订和执行。这些问题若是不能从头脑理论的高度加以解决,中国革命就很难前进一步。

在毛泽东的倡媾和领导下,《决议》从1944年5月最先起草,确立了由任弼时主持,刘少奇、康生、周恩来、张闻天等人加入的党的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毛泽东多次直接主持并介入修改。该《决议》的形成在那时起到了三方面主要作用。

一是尽快破除教条主义。自我们党确立以来,党内对共产国际决议、苏联履历神圣化的倾向随处可见,教条主义盛行,忽视国情,犯了许多“左”倾错误。若何彻底整理历史上“左”倾机会主义历久统治的恶劣影响,成为那时党面临的一项艰难义务。二是树立起党自己的指导头脑,真正走独立自主的门路。为了牢固天下反法西斯同盟,共产国际于1943年5月宣布遣散,这使得我们党必须形成一种能团结全党的指导头脑,走独立自主的门路,制订出相符中国现实的目标和政策。三是对国民党的反共舆论给予有力还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后,蒋介石依然没有放弃反共态度,不停挑起反共事端,宣扬“溶共”“防共”“限共”“反共”言论。为了杀青全党头脑上的一致,匹敌国民党的进攻,《决议》的形成顺应了上述问题解决的需要,促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性飞跃。

1981年的《决议》,是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转折时期形成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改革开放的总目标确立,拨乱反正事情开展,天下泛起了头脑解放的可喜局面。但同时也泛起了一些值得注意与警醒的征象。一方面,极“左”思潮依然存在,一些同志对三中全会以来党的门路和政策显示出了某种程度的不满与抵触;另一方面,社会上有少数人借拨乱反正之机,全盘否认党的历史,夸大党的错误,贪图否认党的领导,否认社会主义制度,否认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头脑。在“中国向何处去”的主要历史关头,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大无畏的勇气作出了这份《决议》。

《决议》的起草事情,是在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领导下,由邓小平、胡耀邦主持举行的,起草小组由胡乔木卖力。在《决议》的起草过程中,从1980年3月到十一届六中全会,邓小平多次谈过对决议稿的起草和修改意见。这些意见成为起草决议的“总的原则,总的指导头脑”,邓小平是第二个《历史决议》的主要发起者、设计者和决策者,在《决议》起草的主要关头起了关键作用。

两个《决议》都对历史履历和教训举行了深刻总结

历史催生《决议》,《决议》淬炼历史。两个《决议》是我们党围绕在一个经济文化落伍的东方大国若何举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在革命胜利后若何举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问题睁开的履历教训的总结,是反映我们党“历史历程”和“头脑历程”的主要功效。我们党正是通过对历史的总结,获得纪律性的熟悉,并用以指导实践,从而在历史中吸收履历教训,探索新路。

1945年的《决议》从政治上、头脑上、组织上和军事上叙述了毛泽东头脑的基本内容,高度评价了毛泽东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的杰出贡献,为党的七大确立毛泽东头脑的指导职位做好了准备。《决议》不是一样平常性地总结党的履历教训,而是以党内两条门路斗争为剖析视角,从政治、军事、组织、头脑四个方面,对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准确门路和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错误门路在重大问题上的分歧和斗争举行对照剖析,指出了“左”倾错误门路的主要显示,剖析其发生的社会泉源及对党和革命事业的危害。对历史问题接纳实事求是的态度,既不由于“左”倾错误门路在党内的统治而否认这一时期党的事情,也不完全否认犯了“左”倾错误的同志。根据毛泽东提出的“对于任何问题应取剖析态度,不要否认一切”的指示,做出实事求是的评价:“犯了这些错误的同志们的看法中,并不是一切都错了,他们在反帝反封建、土地革命、反蒋战争等问题上的若干看法,同主张准确门路的同志们仍然是一致的。”《决议》深刻展现了历史的主流和本质,对党内发生的错误和履历的挫折举行了客观准确的评价。

1981年的《决议》分为两个部门:第一部门在简略回首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28年历史的基础上,系统总结了党团结和率领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四条基本履历。这一履历总结较之第一个历史决议的总结有着更宽阔的视野。第二部门总结了新中国确立以来党团结和率领人民取得社会主义改造胜利和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十条基本履历,包罗: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必须从中国国情出发,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变化和完善必须顺应生产力的状态,必须准确区分和处置两类差别性子的矛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气力,逐步建设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等。这十条历史履历解释: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了指导头脑上的拨乱反正,逐步确立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准确门路。《决议》明确提出了要回到毛泽东头脑的科学轨道上来,并以此为“标杆”不停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门路与纪律,这是中国共产党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理论基础。

两个《决议》为学习和研究历史提供了基本遵照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学习和研究历史仍应以党的历史决议为基本遵照,坚持党性原则,切记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两个《决议》是在毛泽东和邓小平亲自主持下起草的,起草事情充分运用了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原则,正如1981年的《决议》最后指出的:“一九四五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所一致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经统一了全党的熟悉,加强了全党的团结,促进了人民革命事业的迅猛前进和伟大胜利。……这次全会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必将起到同样的历史作用。”《决议》展现的党的历史生长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对深化“四史”学习极具价值。

1.旌旗是偏向,要始终坚持党的领导。

两个《决议》把历史的已往、现在和未来毗邻在一起,展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程,突出反映了我们党对毛泽东头脑的焦点职位所接纳的一以贯之的科学态度。头脑上的统一,使全党更为明确“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同样,没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会有现代化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原理。今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中兴,仍然要始终坚持党的领导,继续坚守初心使命。

2.一定成就,也要有用战胜错误。

两个《决议》毫不含糊、义正辞严地一定党在已往取得的成就是主要的,而且严肃提醒,忽视或否认我们的成就,忽视或否认取得这些成就的乐成履历,同样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在充分一定成就的同时也要发现不足,“忽视错误、掩饰错误是不允许的,这自己就是错误,而且将招致更多更大的错误”。值得注意的是,两个《决议》不仅直面错误,而且能有的放矢,提出行之有用地战胜错误的具体办法。今天我们学习“四史”的目的,正在于从历史中吸取履历智慧,获得继续前行的精神气力。

3.不忘已往,启示未来。

“遗忘已往就意味着倒戈”,在社会主义生长史上,不乏因错误看待已往而支出惨重价值的事情。而我们党始终能准确地看待已往,两个《决议》在总结已往时始终本着为已往卖力的精神,突出地显示为对已往的一切都能接纳实事求是的态度,具体问题具体剖析,不武断,不感情用事;总结已往时能高屋建瓴,从大处落墨,而不是过分地纠缠历史细节,导致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历史没有终止符,学史的目的是让“前车之覆”成为“后车之鉴”。能否准确地看待已往,是权衡总结历史履历乐成与否的主要关口。两个《决议》最后都指出了我们党继续前进的偏向和奋斗目标,对未来事业的生长起到主要的启示作用。

作者为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看法。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

栏目主编:王珍 文字编辑:王珍 周丹旎 题图泉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1944年陈毅初见薄一波:当年挤掉毛泽东同志我有责任

1943年12月到1944年3月期间,正值抗战相持阶段,薄一波、陈毅先后到达延安参加整风运动和党的“七大”,两位神交已久的战友终于见面了。这次接触,给两人终生难忘的印象,多少年后,仍让他们记忆犹新。 据薄一波同志回忆,他比陈毅先到了一步。当时,整风运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