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骑兵扫荡敌营,脱离之后敌人仍未反映过来,搞不清来者何人

【清风典历】明主之美以救过

【译文】 几年后,田叔因为犯法丢了官。梁孝王派人刺杀了前吴王相袁盎,景帝召来田叔让他去梁国查办。田叔查清了案子的全部事实,回朝复命。景帝问:“梁孝王杀人属实吗?”田叔回答:“我有死罪,实有其事。”景帝问:“有关的档案材料都在哪里呢?”田叔答

作者:原志愿军第九兵团战地医疗队 王振儒

1950年10月下旬,志愿军入朝协同朝鲜人民抗击侵略者,首战云山、温井告捷。但对方至死不渝,不认为这是中国军队正式参战。侵朝"联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仍气焰嚣张地挥师北进直指鸭绿江边,并狂妄扬言朝鲜战争即将竣事。

他的作战设计是兵分器械两翼:西有沃克的第八集团军;东有阿尔蒙德的第十军,各沿朝鲜的器械海岸向北推进、包抄。尔后两军会师于北方重镇江界,意在将包围圈中的朝鲜军政机关一网打尽,专心着实狠毒,这就是敌人所谓的"钳形攻势"。为此,这两股敌人各自疯狂地奔往江界要抢头功。

吴瑞林军长受命率军阻击东线敌人,以阻挡两股敌人会师江界,力挽朝鲜危局,确保我西线主力兵团平安。

东线战场在长津湖四周区域。那时朝鲜东海岸只有一条纵向公路通向鸭绿江边,位于长津湖以南的黄草岭和赴战岭成为了举行阻击的要点。美第十军由精锐的美陆第一师、美第七师,南朝鲜军首都师、第三师等军队组成,在人数和火力上都远远跨越我第四十二军。

/wp-content/uploads/2020/8/auuaYv.jpeg插图

我装备简陋的一个军要对于装备精良的3个美智囊和3个南朝鲜师,敌我力量悬殊。我军又是首次出国作战,人地两生。要去作战的区域又是山高林密的盖马高原,难题就更大了。吴军长深刻领会了中央军委的坚定刻意,他知道在这异常时期、异常情况下,必须接纳异常手段,只有出奇才气制胜。

然而,奇从何来呢?这位足智多谋的将军经由深图远虑,决议使用骑兵争先一步打乱敌人的行动设计。军情十万火急,山高路远,人地两生,怎么才气争先到达东部前线?吴军长的脑子里最先闪耀着许多奇想,若有神话小说里的"天兵天将"杀进敌营可就好了。

眼前的现实是冷漠的,要走路只有靠我们的两条腿,四只轮子的汽车固然跑得快,我们没有,四条腿的马倒是还有些,想到这里他把右手一扬拍着自己的大腿说:"对,组织骑兵突袭!。"实在这时已没有骑兵体例了,只有少数马匹作通信联络和驾车运输,再有就是干部的乘马。吴军长把自己的想法和有关职员商议之后立刻行动起来。军中组织起300多匹马,建立一个骑兵大队,在异常情况下的一个异常行动最先了。

/wp-content/uploads/2020/8/QBBZfa.jpeg插图(1)

300多匹马的一个骑兵队奔腾100多公里赶到黄草岭区域,在一个叫古土里的小镇上与敌人交了火。这些骑在马上的指战员,有的当过骑兵,有的是骑兵通信员,一个个马上功夫非凡。他们现在怒火燃烧,飞马扬刀突入敌营,横砍竖劈,杀声震天。

没有刀的就端起冲锋枪扫向敌群,打得洋鬼子愣头愣脑的不知若何应对,甚至也不知道逃跑潜藏,由于他们从未遇到过这么凶猛的对手,更不知道是中国军队打过来了。有的敌人还没醒悟是怎么回事,已成刀下之鬼。

骑兵队在敌群中横冲直撞地乱杀乱砍了一阵子,听到四周响起杂乱的汽车马达声和枪炮声,意料敌人已经发现我军将会组织还击,指挥员判断我方扰乱敌军的目的已经到达,趁敌人尚未组织还击之前,下令迅速撤出战斗,按原路返回。

这伙被杀得惊魂不定的敌人有苦难言。哪国军队?数目若干?来自那边?去向何方?全都说不清。受到上司劈头盖脸的训斥,下令他们迅速整队就地待命。敌营遭突袭的新闻很快传到阿尔蒙德那里,让他好生疑惑,中国军队远在鸭绿江边,缺少现代化运输工具怎会长距离奔袭。

/wp-content/uploads/2020/8/aEfa6b.jpeg插图(2)

但他断定不是朝鲜人民军,虽没确认自己手下受到了中国军队的攻击,作为东线总指挥的阿尔蒙德提醒自己要稳重行动,于是他下令暂停进攻就地待命,而后又派出空中侦探机和地面特工继续侦探。

很显然,吴军长派骑兵突袭敌营这一奇招已经奏效,暂时阻止了敌人的北进设计,使其包抄聚歼朝鲜人民军的罪过设计停业,为我后续军队阻击敌人提供了名贵的时间和地域。接着他又令第一二四师副师长肖剑飞率两个先锋营,赶到黄草岭上睁开阻击战。

10月25日上午10点多,南朝鲜军首都师军队大摇大摆地向黄草岭攻来,效果迎头挨了第四十二军一顿机关枪手榴弹,被打了下去。南朝鲜军还以为劈面之敌是残兵败将的朝鲜人民军,颇为不平,又延续发动进攻,但都被击退。双方一直打到10月31日,南朝鲜首都师和第三师伤亡甚重,终于退了下去。南朝鲜军没打下来我军阵地,收获却照样有:他们证实了中国军队已经参战了。

泉源:《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民族英雄张自忠|“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

来源:环球网 2010年5月16日,重庆北碚的梅花山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颤抖地揭开了一座高大的青铜雕像上的红绸布,这位87岁高龄的老人叫张廉云。70年前,当她还是一名花季少女时,她的父亲张自忠便被安葬于此。 张自忠将军墓 张自忠将军故去80载,他的衣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