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台往事:民国新疆奇台县府家事

建国初中南海破败不堪,中共指示借故宫文物装点

1949年中南海第一次规划修缮后,中央警卫局遵照上级指示,通过中央办公厅先后从北京故宫博物院借调了不少珍贵古董,分别布置在勤政殿、怀仁堂两个重要场所,1963年6月复查登记,共有141件。“文化大革命”开始前夕,由中央警卫局服务科行政组长武宗让具体负责

一位县令的一段家族影象,一部新疆近代史。

张佟两家定了娃娃亲

到民国末年,新疆奇台县县长张智峻与其满族妻子佟月华,在新疆共履历了清末和民国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和张治中治疆五个时期。

/wp-content/uploads/2020/8/AvUjMn.jpeg插图

照奇台满城民居土坯房,佟永芳即出生于斯。

佟月华原名永芳,祖籍长白山佟家哈喇,原籍北京皇族。祖父佟锡林在光绪末年任北京紫禁城卫戍军门官,后由北京到新疆承化(阿勒泰)做候补道台。于是,佟阖家落脚新疆第一大县奇台满城。1909年4月佟永芳在奇台出生满月时,佟锡林携家口赴承化县任知县。永芳说:“我是宣统元年生人,宣统皇帝只比我大三岁。”佟锡林知事承化仅三年辛亥革命发作,清朝官员作鸟兽散。回京无望,佟再度携家口回到奇台满城。此时北京佟氏满族八旗不少亲友亦来疆,奇台佟家亲戚遂众。

辛亥革命后,新疆进入了杨增新无为而治的和平年月。此时佟锡林在奇台县城开书馆,授徒为业。佟永芳年至启蒙,因女子不能入学堂,她便躲在学堂外偷听,不久竟能口诵经书。佟先生颇感欣慰,始给女儿开讲《四书》。私塾教习古文,通常是先诵读后释义,而佟永芳总能释诵同步。佟锡林在奇台授馆时知遇奇台清末贡生张永和(字兰亭),张钦敬佟先生醒目满汉学并博学慎思,两人遂成挚交。张永和把两个儿子智高、智峻并一侄子同拜佟锡林为师。授学三年,佟尤喜智峻聪慧正直坚贞,对张说:“你家老二堪称张家千里驹!”1919年佟永芳十岁时与张智峻定了娃娃亲。佟夫人达氏坚拒满汉通婚,然终拗不外丈夫。

时值北洋政府执政,军阀混战,而西北边陲新疆尚能偏安一隅,盖出于杨增新治疆守旧而有方。杨省长在迪化兴办数所专业学校。1919年张智高17岁,古文基础扎实,考入迪化中医传习所。1920年张智峻14岁,以全优成就考入迪化师范学校。1921年佟锡林赴哈密做了督军幕僚,后携家去迪化杨增新督府衙门任笔帖式(文案总管)。杨增新欣赏佟锡林文才卓拔,给俸优厚。迪化六年,永芳足不出户,惟以琴棋书画、女红针线过活,以待迎娶。1923年张智峻17岁从师范学校结业,赴伊犁霍尔果斯小学教俄语并兼校长。时值杨增新时代中苏边境贸易兴盛,张智峻结交不少苏联同伙,常为两国商人充当翻译。1925年冬张智峻因疟疾告退回迪化,在迪化第二小学任教。

辛亥后,张永和的同乡金兰之交巴里坤李溶任迪化道尹,写信劝张入仕。1924年,已年过五旬的张永和辞馆赴迪,任省参议会议员。而此时长子张智高已在杨增新督署衙门供职。1927年张智峻与佟永芳完婚。永芳依张家礼貌更名月华(五房媳妇均为月字辈)。娶亲次年,1928年7月7日,忽闻户外枪声大作,张永和与子智高出门见街上军民恓惶异常,枪声麋集响了一夜。越日晨督府门外贴出通告,称内务厅长樊耀南雇凶刺杀了省长、督军杨增新。

/wp-content/uploads/2020/8/uaeemu.jpeg插图(1)

1920年,张智高、张智峻在迪化求学时合影。

/wp-content/uploads/2020/8/IBFBNf.jpeg插图(2)

1929年,张永和赴木垒县任县长前夕全家合影。后排左一为佟月华,左二为张智峻,前排中为张永和。

在金树仁主疆时期

樊耀南刺杀杨督军的政变平息后,金树仁主政新疆。李溶出任新疆省参议长兼迪化道尹。1928年10月,二十三岁的张智峻被金树仁调督办公署任俄语翻译。1928年张智高娶湖南籍官宦之女李月英为妻。金树仁量才录用了张智高、张智峻兄弟,在金树仁的二堂分任庶务与外交署翻译。兄弟两家住在迪化北梁书院巷李溶平公馆内(现在乌鲁木齐一中旁边)。1929年,木垒设县,五十七岁的张永和由省议员出任木垒县县长。

据奇台县志载,县知事佟锡林,满族。任职年限:民国十七至十八年(1928—1929)。六十余年后,张鉴文的表哥薛世端谈对奇台佟县长印象,说:“佟县长接待了我们母子,他个子不高,微胖,一口京腔,很和善。只记得院里养了两只白鹤,他留我们吃了饭。”然而三年后,佟县长竟在鄯善县死于非命。

杨增新遇刺后,金树仁治疆软弱无能,致使社会矛盾尖锐化,酿成20世纪30年月初马仲英和加尼亚孜之军事动乱。动乱仇杀始于哈密,战火伸张之于东北疆,各族国民无辜惨遭屠戮,战火烧到了省垣迪化,给新疆造成了历史上罕有的惨重损失。

1931年春,金树仁派遣佟锡林任鄯善县长。1932年春,马仲英属下马世明部与尧乐博斯部绕开哈密,沿天山南麓一起进发,攻占了鄯善县城,鄯善县长佟锡林被马世明部裹胁至吐鲁番。佟锡林经时日考察,给金树仁写密信讲述马部军力装备详情。信被马匪截获,马世明以五马分尸残酷杀害了佟县长。

/wp-content/uploads/2020/8/qQ7zEv.jpeg插图(3)

张永和一家八口坐高轮马车从迪化到喀什

1933年5月6日,奇台县城被马仲英攻陷。张永和时任喀什关税局局长已三年,张智峻则由喀什专署俄文翻译升任乌鲁克卡提(今乌恰县)设治局局长(权责相当于县长)。张家八口远在南疆,躲过了奇台一劫,但喀什之灾迫在眉睫。张永和让全家随马绍武政府军偕行出逃,说,生死由命吧!三十二年后张鉴文的五爸在书信空白处批语,忆及张家八口从喀什回迪化情景:

“1933年5月从回城逃汉城,一天只走十公里多,一家八口只穿单袷袢逃难到汉城,丢失的家产可买许多多少古城子院子。你母亲为生你们姐妹兄弟又活了半个世纪啊。那年我15岁,出逃前你爷爷让我穿一马甲,内里缝了细软。你爷爷以为这是丢命的器械,让我脱下重装。我背个褡裢,装些《三国志》散本,在屋内走了几圈,爷爷才放心。屋内靠南墙堆放着和田地毯、皮箱,临行前给房门上了一把大锁。”

张鉴文曾听母亲讲述道:“你佟四爷与我同骑一匹马,我紧抱着四叔后腰,只听子弹从头顶嗖嗖飞过,一起见死人暴尸荒原。暴乱分子手持钉铁钉的大头棒,前面没组织私自出逃的仕宦商民险些全死于大头棒下。张家一行9人是随道台马绍武家族一起转移的。出逃那天爷奶坐马车,行李放在马车上,我是小脚,与你佟四爷同骑一匹马,其他人徒步。原来从你五爸马甲里取出的金条,干了一个晚上全缝在几双布鞋底里,胡乱塞进行李卷中,途经铁木尔哨卡时,士兵见是官马车误当是马道台家族,验行李没检查鞋子,蒙混过关了。二十里地走了一天。因身着民族服装,途中见马绍武的家族和民族军队最先做‘乃玛子’(维吾尔语‘星期’之谓),人人就赶忙趴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那天我们共做了五次‘乃玛子’,祈祷词是在回城道台衙门里你爷爷请人教的。为了活命背得滚瓜烂熟。”

张鉴文说,“母亲说着,阿拉伯语祈祷词脱口而出,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又回到了旧年月,语言时她已六十多岁了,可见恐慌烙印已深渗骨髓。”

疏勒解围后,政府军马绍武又攻陷疏附城(今喀什市)。张家八口回到疏附(回城)道台衙门住处,屋内什物已被洗劫一空。1934年春,全家并佟四爷共九口耗时俩月回到迪化。张鉴文说:“归途更艰难。一家九口租用维吾尔族车夫的‘牙勒牙’(高轮)马车,到库车再换马车,带足食物面粉,制了个结实箱子,翻开箱盖可当面板。三十年后母亲把它带到新疆大学姐家还在使用。路上走走停停,遇水就捡柴火埋锅造饭。时遇一窝死水,浮绿苔,人畜共饮。把臭水烧开,爸妈揪一锅面片子,即一日美餐。露宿野外,遇雨,爷爷与女眷坐带篷车内,男丁躲在马车下坐一夜,佟四爷与爷爷怀揣手枪以备意外。母亲至老能说一串地名:库米什、甘沟、策风雅、野云沟、三岔口、八盘水磨……后我分配到阿克苏乌什县事情,回乌市母亲总要问南疆民族关系若何,有无危险。我多次发动她去南疆和我生涯,她坚拒,说想到1933年的喀什,她就毛骨悚然。”

/wp-content/uploads/2020/8/EZVn2i.jpeg插图(4)

1932年,阖家于喀什关税局。

/wp-content/uploads/2020/8/32ANJv.jpeg插图(5)

1934年夏,一家八口回到迪化。

在盛世才主疆时期

1933年,盛世才主政新疆,提出“建设新新疆”的口号,执行亲苏政策。盛世才委任张智峻就职苏联驻迪化领事馆任总领事翻译。1935年起省政府从苏联购入大批新式农业机械建农牧场。鉴于张智峻醒目俄文,又是苏联驻新疆总领事馆公使衔领事阿不列索夫的翻译,在外交事务中盛世才也熟悉张智峻,盛世才亲自点名,让他出任首任场长。1936年张智峻、佟月华配偶心情稀奇好,逃难归来虎口余生,张智峻的事情也轻车熟路,佟月华说那是她一生最舒心的日子,有机遇接触苏联文化,农牧场来往苏联专家许多,领事馆也有要员熟人来往,她随男子出席介入种种聚会,开眼界长见识。佟月华极为勤学,与苏联专家及夫人接触多了,学会一些一样平常用语。多年后儿子上中学时在家读俄语,六十三岁的佟月华凑过来用尺度俄语发音读“妈勒其克”(男孩)、“迭瓦其克”(女孩)。

1936年秋,佟月华有身有了女儿,张智峻在白床单上信手用俄文美术字写了“这是我最亲爱的同伙。——1936”。 佟月华用红丝线将它绣在床单上,这是伉俪同心杰作,也是妻子一生忖量丈夫的信物。无论是丈夫在盛世才牢狱服刑八年时,照样她四十二岁便守寡,对丈夫眷念的余生中,佟月华一直珍藏着这条床单。绣床单四十九年之后,佟月华于弥留之际,留言给子女:“我走了,把那条绣了俄文字的白床单盖在我身上,未来把我搬回奇台与你们的父亲合葬。”子女照办了。入殓时留的照片,床单上那一串俄文字母隐约可见。2004年清明,给母亲迁坟时子女们又见了这条床单,俄文字迹照样那样鲜红清晰,床单照样那样雪白……张家兄弟姐妹各珍藏有一把俄式西餐刀,那是1936年苏联总领事送给其父的一套西餐具。1937年初夏,张佟婚后十年,长女张佩兰出生。

12月一个下昼,正当为爱女庆生时,督办公署吉普车开到家门口,卫士对张智峻讲:“督办请你去一趟。”这意味着逮捕。不几日宣布张智峻是起义,没收房产,通知起义家族脱离迪化流放阿尔泰。刚搬入新盖的有地板、毛炉(壁炉)的苏式洋房不到一年,辛辛苦苦盖起的一院房产被盛世才作为叛产充了公。白色恐怖中被盛世才流放的起义家族许多。入冬,佟月华怀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和张家五弟被流放阿尔泰。三个月后政府有松动,佟月华一行于1938年春回奇台张家大院。1939年冬,张智高在鄯善县长任上被盛世才逮捕入狱,众家族回奇台。佟月华从小生涯在八旗子弟圈里,没有履历过二十几口人一起吃大锅饭的生涯,不外艰辛生涯的磨练,她很快学会做饭、缝纫、侍奉公婆,和处置妯娌子侄关系。

1944年,盛世才走了。吴忠信主政新疆办了三件事:“清算牢狱,宣慰地方,敦睦邦交”。所谓清算牢狱,是释放被盛世才逮捕的既不是共产党又查不出什么名堂的“有望之士”。1944年10月,张智峻被关押在盛世才牢狱八年后,与包尔汉等先后被释放。张智峻捕前即与包尔汉相识,捕后又同押第四牢狱(后转第三牢狱)。入狱后很少审问他们,分别关单间,让他们逐日翻译大量汉俄信札资料,这类人叫“工犯”,系知识分子。工犯与外界阻隔,没有刑期,家人也不知其下落,情报不致泄露,又可用其才。张智峻被释放后直奔奇台张家,月华先见到,她顾不上与丈夫语言,飞身入内向公公报喜,遇见五弟扯着北京腔儿喊:“老五,老五,你三哥回来了!”智峻归来当晚,弟妹做的拉条子拌猪肉炒酸白菜,他一连吃了两大盘。老父亲一口没吃,眼瞅着儿子吃个盘干碗净。入狱前女儿尚在襁褓,现在已上小学,面临生疏父亲,女儿叫不出一声“大大”( 爸爸)。1944年冬日,是奇台张宅大院人气最旺时刻,一族合计二十八口,常言“家有十口,用饭雷吼”,昔时张家聚餐是双雷吼。

吴忠信治疆,建立了规模很大的宣慰会。张智峻出狱后,作为新疆政界知名人士被任命为宣慰会秘书长,处置昭雪昭雪事宜。1945年春节后,张智峻阖家从奇台到迪化,又住进昔时娶亲时旧居李主席公馆。张智高1937—1939上半年在鄯善县任县长,1939年下半年也被盛世才关进牢狱,1941年夏出狱,他看透了政治漆黑,遂以迪化为中央来往于奇台、兰州做起了生意。

在张治中主疆时期

1946年6月6日建立新疆联合政府,各县掀起民选县长风潮,势头强劲。奇台王谢张家素有清誉,当选势在一定。1945年12月25日张永和被选为暂且参议会议长,时年七十四岁。1946年12月25日,由省政府委员、迪化市长屈武专程赴奇台监选,县参议会选举张智峻为奇台县县长。张智峻就任奇台县县长四天后,次子鉴文出生。1949年8月26日解放军攻占兰州。新疆政界震惊,张智峻眼见妻子又有身,遂向月华交接后事。老父劝智峻:“你做个刘璋不就行了吗?”张佟配偶去迪化拜会包尔汉,回来后父亲刻意加入和平起义。佟月华对丈夫说,我们当西席去,哪怕去奇台农村塘坊门、半截沟都可以,不要再参政了,他痛快地准许了。据《奇台县志》载:“九月二十七日,县政府在县长张智峻的率领下,响应新疆和平起义通电,向省政府发出和平起义书”。起义越日,佩琦出生。凭据中共对起义职员“既往不咎”政策,张智峻在新政权中继任县长至1950年3月。从1950年3月到1951年4月,政府放置张智峻去迪化省干校学习一个月,回家后就闭门谢客,不停地写坦率书、自传。他给新疆省主席包尔汉、高锦纯写认罪书,给奇台县党政领导写坦率书。张智峻生来怯弱,心情很欠好,过活如年。1951年4月奇台县公安局对张智峻实行逮捕。9月14日奇台县人民法院组成暂且人民法庭,公审张智峻等六名反革命分子,宣布处决张智峻。张智峻直挺挺地站立着,笃信这是冤案,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33年后的1984年6月,张智峻冤案得以昭雪。

佟月华讲述了张家与鉴园的渊源:昔时张智峻以农牧场的名义给西公园捐赠,大门是由丈夫监造。走到向阳阁荷花喷泉前,她说这里曾矗着杨增新老将军铜像。铜像是郝永昌娘舅的父亲继子成继孚先生从北京制作运回的,厥后被盛世才拆毁。成继孚在北京任新疆省参议员时,先给自己做了两个小铜像小样,回新疆请杨将军过目,将军颔首,他才去北京制了杨将军等高立像,两个月运达迪化。铜像制作真切,杨将军看后异常喜悦。

张鉴文说,那两个小铜像还在奇台永昌娘舅手里存着。

(作者:何捷新 本文中有关张智峻、佟月华家事素材,出自其子张鉴文先生所撰写的回忆文章《我的母亲佟月华》,原文首发于《老照片》第107辑)

历史差点被改写——晚清,一次功亏一篑的刺杀慈禧行动

▲慈禧太后 前言 康有为一直将慈禧太后视为维新变法的重大阻碍,必除之而后快。戊戌政变前夕还曾有联合袁世凯“围园劫后”之计划,而戊戌政变后,康有为逃亡海外之初,仍然不放弃派人暗杀慈禧之举。甚至到光绪三十年(1904)还派梁铁君入京行刺,但由于康、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