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民国新疆军阀张培元

解放战争中的三大阻击战

解放战争进入第三年,中共中央分析全国作战形势,决定抓住有利时机,与国民党展开战略决战。1948年9月,辽沈战役拉开序幕。塔山阻击战和黑山阻击战对辽沈战役中攻锦打援、全歼东北国民党军具有关键性作用,徐东阻击战为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胜利及日后解放长江

我所知道的张培元

我的父亲王子钝曾是伊犁镇守使兼国民党陆军第八师师长张培元的手下,任过绘图员、译电员、秘书和随军顾问,因此对张培元的身世和他在新疆的戎马生涯对照领会,父亲在世时常常谈到张培元。兹就影象整理出来,对领会谁人时期新疆的各派军阀势力之间的派别斗争,有些参考价值。

张培元,字子亨,甘肃归德人(注:应该是青海贵德),生于光绪二十年(1894),幼年丧父,其母历久守寡。由于家资豪富,他父亲去世后,由他母亲支持家业并抚育他长大成人。民国初年,张培元结业于甘肃省立师范学校,后又在军事教训团学习。张培元脸大颈短,头大眼小,躯壮无须。他常以张良自比,以刘备自贵,说自己有天子之相。张培元在其房内经常备置鲜姜汁,早晚用棉球蘸鲜姜汁擦摩两腮及嘴唇上下,以是不长髯毛。

张培元好吃好赌好嫖,擅书法,喜唱皮簧。他原配夫人李氏,死于伊犁,后续娶津邦巨贾徐氏为妻。他母亲历久吸食鸦片,通宵吞云吐雾,张令其妻徐氏通宵侍奉,一日徐氏倦极瞌睡,张母怒骂不止,并令罚跪以示教训,徐氏羞愤仰药而死。第三任妻子胡氏是乌鲁木齐人,仙颜得宠。厥后张在与进疆的马仲英征战时代,闻哈密李文焕之女貌美有才,即仗势娶之,婚礼之盛即非一般人可比,那时手下作打油诗一首:“毛瑟枪,铁排盖,不追贼,娶太太,张将军呀心难猜,临阵娶妾太不应”。张不以为然。闻之大笑,张培元第一次来新疆,杨增新委任他为新疆军务处科员。张在事情之余,多与迪化巨商来往。张培元又赌又嫖。欠债累累,债主天天登门索债。张被逼得走投无路,心生一计,设一圈套,归还债务。即在乌鲁木齐南门一带租赁一铺面开设货栈,批发京货,那时货主进院一看,各处全是货箱,箱子上有编号,商标上明确地写着细缎细软物品的名称,即纷纷交款订货。货栈划定先收款后送货抵家。张获得一笔巨款,归还欠债之后,即逃之夭夭。货主交款以后恒久不见送货上门,又不见张本人的面,便会同货栈职员开箱取货,开箱后不意箱内全是砖瓦片石。上当货主纷纷上诉政府,政府下令通缉,而张培元早已不见踪影。

张培元逃回内地,将诈骗到的钱所有浪费后,仍没有出路,再托甘肃某要人致电杨增新,除自述悔悟之意外,并要求杨增新给一出路。惯使权术的杨增新不究既往,委派张为吉木乃骑兵自力连连长。

1917年苏联十月革命之前,被苏联红军击败的1000余名匪军逃入新疆吉木乃境内。张培元想一连骑兵,肯定是众寡不敌。于是,他一面广设疑兵,即用中国古代常用的法子增灶。在挖成的战壕上叠起石头,石头上戴着军帽,匪军远远一看中国疆域有重兵守卫,不敢冒然前进。张又下令一位当地商人郭永隆扮成省方派来的外交使者,出头与匪军谈判。郭装出一副外交官气派,大意是说:“贵军全副武装到我境内,为国际公法所不许。但贵军实际情况,中国政府是很领会的,以是不接纳断然手段。若是贵军对中国国民无侵略,则新疆省政府可拯救些粮草,若是军纪松弛,造成祸根,则新疆边防军为了守护河山,决不宽容”。匪军见吉木乃有备,则引兵退去。此举既不示弱,又未交锋,使吉木乃疆域未遭任何损失,大为杨增新赞赏。为时不长,张被破格提升为团长。金树仁主政新疆后,委任张培元为伊犁镇守使。张到伊犁后,扩充武力为师,自兼师长,并以屯垦使名义掌握了伊犁区域的军政大权。

马仲英进军新疆后,金树仁任命鲁效祖为前方剿匪司令,兵分两路:一起是周展中进兵巴里坤,因军粮欠缺而败。二路是杜国治进兵哈密,行至了墩,全军尽没,杜国治阵亡。金树仁撤换效祖,急调伊犁兵号,任命张培元为东进剿匪总司令,盛世才为顾问长,率兵近2万人,分兵三路进剿马仲英军队。这次发兵,首战告捷,马仲英弟弟马仲杰在这次战斗中阵亡,张培元旗开得胜,马知不敌,由青山子东走,退军入关。之后,任命塔城都统黎海如接替张培元为剿匪总司令。

/wp-content/uploads/2020/8/eURjiq.jpeg插图

“四·一二”政变后金树仁倒台,盛世才主政新疆。金树仁逃出迪化,退至玛纳斯时打电报给张培元,内容是:“志在报仇泄愤,祛除盛世才,乐成后由张主政新疆。”张培元复电金树仁,要他入关暂时休息,俟张培元之荡平群匪,新疆统一再迎金氏来新(往返电文都是由时任张培元秘书的王子钝处置的)。不外,张培元还有点良心,派人给金氏送去盘费金卢布二百万,这些钱对那时穷途末路的金树仁来说,确实是雪里送炭。盛世才上台后,国民党南京政府先是派黄慕松到新疆宣慰。后又派外交部部长罗文干到新疆监视盛世才就任督办,刘文龙就任主席职,为了牵制盛世才,罗文干接纳了张马同盟配合抗盛的政策。罗文干的随员以为,马仲英手下来源庞大.有失意政客,有日本特务,他们各有自己的计划。而张培元是行伍出身,且手下除少数归化军外,大部分是在东北浴血抗战的义勇军,完全可以抗衡盛世才,于是,罗文干一到伊犁就代表南京政府马上宣布张培元为新编陆军第八师师长,并给他下达指示:一、与马仲英和洽(事先罗给马仲英已作了部署)。二、归化军家族大部分在伊型区域,给他们发放拯救费,叫他们给在迪化的归化军中的亲人写信,不要听盛世才的,听张培元的调遣。三、多罗致人才,四、要热爱祖国,授意他反苏反共。这时张培元手下潘桐、安熙明等以为与马互助晦气,建议把金树仁接到伊犁,由金招呼,亲苏反盛。张没有采取这些建议,把罗文干的话奉为诏书,逐一照办。罗脱离伊犁时,张送羚羊角、貂皮、鹿茸等价值百万元之珍贵土特产品,以表重用之情。

1934年年头,张培元与马仲英结成反盛同盟,决议分头围攻迪化。但张培元为保存实力按兵不动,让马仲英与盛世才实力相拼,自己隔山观虎斗,妄图从中得利,殊不知张培元的做法正合盛世才之意。盛世才最怕张马两面夹攻,而张培元的野心恰恰迎合了盛世才的需要,马仲英在没有张培元的配合下惨遭失败,痛骂张培元背信弃义,自己上了罗文干的当,损兵折将。

张培元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又雪上加霜,苏联空军应盛世才之邀,轰炸惠远。苏联陆军已由霍尔果斯入境打到惠远北门,前线马仲英惨败,杨正中军队已溃不成军逃往南疆,张培元在伊迪线上腹背受敌,自知大势已去,只好脱离惠远。当走到铁板沟时,惊魂不定,只以为草木皆兵,命从者搭起帐篷,在帐篷内伏案写遗书。遗书内容大意是:此次一误再误,致使新疆人民陷于涂炭,无面目再图摒挡,唯有一死,以谢同胞。遗书后面附遗幅9条,笔者父亲只记得第三条是三妻胡氏请晋席兄(晋庸为盛世才)妥予安置,以免有失官方体面。暂且托妻于敌,意味深长。写完遗书拔枪自杀。乌鲁木齐市邮电局史志办王乐仁 《新疆地方志》1998年04期

奇台往事:民国新疆奇台县府家事

一位县令的一段家族记忆,一部新疆近代史。 张佟两家定了娃娃亲 到民国末年,新疆奇台县县长张智峻与其满族妻子佟月华,在新疆共经历了清末和民国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和张治中治疆五个时期。 照奇台满城民居土坯房,佟永芳即出生于斯。 佟月华原名永芳,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