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江防御战,抗美援朝我军第一次大规模阻击作战,战后38军战士不足5000人,50军军长两次受到毛主席接见

开国少将段苏权负伤致残九死一生乞讨回家 建国后寻找救命恩人

文章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赖晨。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开国少将段苏权(1916-1993),湖南茶陵人,16岁参加红军,身经百战,九死一生。曾担任过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军政大学副校长,军事学院政委、全国人大常委等职。 段苏权 段苏

/wp-content/uploads/2020/8/y2iQve.jpeg插图

文/朱晓明

西线风雪疾

1951年1月8日,抗美援朝第三次战争竣事,中朝军队攻占南朝鲜首都汉城,并全线进抵三七线。由于志愿军徒步追击距离过远,早已疲惫不堪。后方运输线也由100公里突然拉长至500多公里,既无空中掩护,又缺少地面防空武器,在敌严密的空中封锁下,前线粮弹已无法供应。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武断下令住手追击,转入休整。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准备在两个月之后发动春季攻势。

1月中旬,美方判断中国军队运输线延伸,补给加倍难题,短时间内不可能发动进攻。为了挽回其失败的影响,缓和内部矛盾,团结国军最先努力准备实行反扑,夺回汉城,将我军压回到三八线以北。在迅速地完成了部署调整和补给之后,自1月25日最先,团结国军由西至东逐步在全线提议大规模进攻。麦克阿瑟集中了5个军16个师又3个旅、1个空降团及其所有的炮兵、坦克兵和航空兵,地面军队共23万余人,以美、英军主力及南朝军一部于西线(南汉江以南)向汉城偏向实行主要突击;美军一部及南朝鲜军主力在东线(南汉江以东)实行辅助突击。

敌在西线的部署为:美第1军以土耳其旅、美25师、美3师、英29旅为第一梯队,在野牧里、水原、金良场里地段睁开,向汉城偏向实行突击。美第9军以美骑兵1师、英27旅、美24师为第二梯队,在金良场里以东至骊州地段睁开,向礼峰山偏向实行突击。另以南朝鲜军第1、6师划分作为美第9、1军的预备队。

面临敌军睁开的攻势,志愿军很快判明晰敌人的贪图,决议接纳“西顶东放”的作战部署,即在西线以坚守防御钳制敌主要进攻团体,而在东线有计划地让敌前进,待敌突出、翼侧露出时,集中主力实行还击,破坏敌之进攻。据此,志愿军建立三个战争团体协同作战。西线团体由志愿军第38军、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组成,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指挥(简称韩团体),在金浦、仁川及野牧里至骊州以北68公里地段组织防御,坚决抗击敌人向汉城偏向的进攻。东线由志愿军“邓华团体”(4个军)和人民军“金团体”(2个军团)组成,在敌进至横城区域后实行还击。彭德怀电报中央军委,说明此次战争带有很大的委曲性,军队尚未获得休息弥补,二次战争受损严重的9兵团在后方休整仍不能参战,如主力出击受阻,朝鲜战局可能暂时转为被动,建议将海内的战略预备队第19兵团速调安东,以便随时参战。

加入西线防御作战的主角是志愿军第38军和第50军。38军是四野王牌军,攻守兼备,战斗力异常强,在第二次战争中,曾获得“万岁军”的美誉。时任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该军卖力汉江南岸金谷堂里至南汉江西岸30公里地段的防御,作战工具为美第9军军队。该军112师配属炮兵第27团2个连于堂谷里、泰西岳、广岘、天德峰区域修建第一线防御阵地;于旺谷、新岱里、中悦美、南治岘修建第二线防御阵地,坚决抗击由利川沿公路向汉城偏向进攻之敌。军主力集结于汉江北岸磨石隅里以南区域,相机投入战斗。

第50军的前身是国民党军滇系第60军,加入过著名的台儿庄大战,具有名誉的抗日传统,1948年10月在长春起义,经由鼎力整训,改编为解放军军队。这个军提高显著,战斗力提升很快,具有厚实的野战条件下的防御作战履历。该军入朝以来,相比其他各军,损失较小,但以全歼英军皇家坦克营、率先攻占汉城而名震天下,获得志愿军首长通令嘉奖。时任军长曾泽生,政委徐文烈,副军长蔡正国。该军受命在野牧里至安庆川以西区域睁开,依托修理山、帽落山、白云山、光教山、文衡山等要点举行防御,作战工具为美第1军军队,防御正面约38公里,是敌进攻的主要偏向和重点。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争举行时,朝鲜战场上气温在零下25至30℃,异常严寒,四处白雪皑皑,冰封大地。志愿军指战员体力未及恢复,粮弹不济,难题重重。特别是西线我军的坚守防御,一方面要迟滞敌人进攻,保障东线实行还击,另一方面也要为19兵团入朝参战争取时间,在敌重兵压顶的严峻形势下,注定是一场震天撼地的血战。

浴血奋战帽落山

早在1月15日,美军第3师侦探军队就对50军150师金良场里阵地睁开试探性进攻。18日下昼美军又出动80余人向我449团1营扑来,该营英勇还击,歼敌50余人,受到志愿军司令部的通令嘉奖。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50军指战员。

1月25日,西线美第1军首先在野牧里至金良场里地段上提议进攻,直扑水原至汉城公路、铁路两侧约20公里的地段。帽落山位于汉江以南,距汉城30公里,海拔380米,山前有一座236.5高地,与主峰毗连,形成天然屏障。在该山周围有京(汉城)釜(釜山)公路和铁路,是敌我争取的要地。凭据50军首长下令,148师主力443团负担该地域坚守义务。该团由第3营8连、9连配置于帽落山主阵地及236.5高地,以7连前伸至谷沙川及113.8高地一线占领前沿警戒阵地,以第2营占领五全里一线阵地,执行灵活作战义务。各营迅速进入阵地,修建工事,形成侧射和交织火力。

1月27日11时,美第25师出动200余人在10余辆坦克的掩护下,向我443团7连113.8高地举行试探性攻击。7连冷静应战,将敌放至50米才凶猛开火,将其击退。越日10时,美军出动1个营的军力,坦克10辆,在8架飞机的配合下,向7连阵地发动了凶猛的攻势。阵地上四处响起爆炸声,升起的烟雾什么也看不清,被炸翻的冻土四处飞扬。当美军冲到一定距离时,7连的60迫击炮迅速发射,准确击中敌群。我阵地上的机枪火力对敌举行交织猛射,敌死伤无数,乱成一团。7连的勇士们见还击时机已到,在连长下令下,上好刺刀,乘着烟雾如猛虎下山冲向敌人,与敌往返拉锯8次,击毙敌200余人。

7连的机枪手田文富机智勇敢,一口气打完5弹夹子弹,在机枪组长和弹药手均已牺牲的情形下,他选择好新的阵地,自己装填弹夹,凶猛射击,一人打退美军4次冲锋。这位孤胆英雄,用800发气忿的子弹,让阵地前留下了50多具美军的遗体。战后,田文富满是弹孔的棉衣被送到443团政委手里,政委流着眼泪数了数,一共有53个弹孔。田文富被50军授予“英雄机枪手”称呼,并荣获二等功。

1月29日11时许,美军约一个团的军力在坦克、飞机配合下疯狂地向帽落山236.5高地发动凶猛攻击。我443团8连连长牺牲,副连长王景凤高声喊道:“帽落山阵地是汉江南阵地的一扇大门,无论如何不能丢,我们刻意与敌人拼到底,为牺牲的连长报仇。”他指挥战士们顽强抗击,与敌频频争取,延续打退了敌人5次冲锋,弹药全打光后,就用石头往下砸。战斗异常重要、猛烈,最后阵地上只剩下2个战士和6个勤杂职员。14时敌终于占领236.5高地,又集中火力轰击帽落山主阵地。443团首长提出“刻意与帽落山共存亡”的战斗口号,团机关勤杂职员都发动起来投入战斗保障,冒着敌人炮火往阵地运送弹药。黄昏时,4连和团警卫连1个排对236.5高地实行还击,一举夺回该高地北侧两个阵地,与占领236.5高地之敌形成僵持。

1月30日,敌以一个团军力配属坦克20余辆向我帽落山主阵地周全进攻,148师为增强帽落山阵地防御,由442团抽调一个增强连配属443团,将敌击退。2月2日上午8时,敌以一个团军力,在飞机10余架、坦克20余辆配合下,向帽落山主阵地进攻,战斗十分猛烈。团长朱光云亲自指挥迫击炮连,以300至500米的近距离射击,延续打垮敌人5次冲锋。敌在我阵地前沿遗尸累累,狼狈逃窜。50军军长曾泽生得知情形后,即与朱光云直接通话,表彰443团英勇顽强、前仆后继、不怕牺牲的精神,激励他们抢修工事,组织好战斗,再坚守一天就完成义务。

2月3日,帽落山正面之敌又以一个团以上的军力,在大量坦克、飞机配合下,再次向帽落山主阵地提议周全进攻,自上午9时起鏖战4小时。下昼14时30分,敌又增添两个营军力,划分向我左、右翼迂回,飞机使用大量黄磷弹,步兵在炮火掩护下,三面向我阵地猛攻,阵地上一片焦土。鏖战至17时30分,敌突入我阵地,双方混战之际,我山顶守军一个排,突然向敌实行反冲锋,投弹70余枚,毙伤敌百余名,将敌击退。至晚22时,该团受命留第8连、第9连坚守帽落山,其余军队向鹤岘洞转移。帽落山阻击战为时8昼夜,全团以步枪、手榴弹、十字镐与敌格斗,歼敌1500余人,胜利完成坚守义务。

在敌向我帽落山阵地提议进攻的同时,148师444团也在修理山阵地与敌睁开了8天8夜的猛烈战斗,共歼敌1800余人,自身伤亡422人。

白云山打出英雄团

凭据50军的部署,149师在白云山、光教山、国主峰地域组织防御。白云山位于汉江以南,海拔540米,左侧光教山562米,其左前沿高地是兄弟峰。右侧为白云寺,与帽落山相毗连,旁有铁路通过。山后不远即是汉江平川,纵深较浅,我军处于背水作战的险境。该地域由149师447团卖力防守。

1月27日,敌在数十架飞机、数十辆坦克和数十门大炮的轰击掩护下,以十倍于我的军力,向我447团防守的白云山、兄弟峰、东远里等阵地提议进攻。该团浴血奋战,在兄弟峰阵地前与敌频频争取5昼夜,击退敌人20余次冲锋,毙敌300余名。50军首长对447团兄弟的显示十分满意,电话激励该团打得好,要他们继续抢修工事,准备再战。

/wp-content/uploads/2020/8/iA3qem.jpeg插图(1)

◆50军447团还击白云寺。

2月1日破晓,敌200余名在飞机20余架、榴弹炮30余门掩护下,向光教山447团4连阵地进攻,投下大量燃烧弹,将阵地烧焦。鏖战终日,16时阵地被敌占领。该团迅速下令5连向光教山实行还击,将阵地夺回。同日,在白云寺还击战中,3营8连干部所有伤亡,被迫转移。副营长戴汝吉率一个排赶到,夺回阵地。敌又以坦克10辆、榴弹炮20余门,猛轰我阵地,随即步兵提议团体冲锋,白云寺被占领。3营教导员吴友先率7连冲过敌炮火、飞机封锁区,再次提议还击,7连指导员率2个班,首先攻陷两个山头并占领白云寺左侧一个制高点,以火力侧击来犯之敌,其余在教导员率领下,向敌凶猛袭击,恢复了白云寺阵地。

2月3日是敌人向白云山攻击最凶猛的一天。破晓5时,敌飞机凶猛向白云山、光教山、白云寺投下数不清的炸弹,接下来由近而远的排炮轰击,把白云山顶炸得地动山摇,树木被削平,四处浓烟滚滚。轰炸、炮击连续到上午l0时,敌坦克30余辆掩护其步兵500余人分三路向白云山提议猛攻,一起向光教山袭击;一起由白云寺向白云山袭击;另一起由上光教里向白云山袭击。防守在光教山上的8连英勇抗击,与进攻之敌血战死守,坚持战斗至14时,终因伤亡过重,弹药耗尽,阵地被敌占领。坚守在白云寺阵地上的7连各小分队据险抗击,先后击退敌多次冲锋,也因弹尽粮绝,11时白云寺阵地陷落对手。下昼16时,447团以1营1连向白云寺提议还击,于17时恢复了所有阵地。但敌立刻以20余门榴弹炮火急袭,该连指战员大部伤亡,白云寺阵地得而复失。另一起敌人,虽延续袭击多次,均被据守白云山主阵地的447团2营以冷静的抵近射击杀伤150余人,鏖战至下昼16时,敌仓皇退却,白云山阵地巍然屹立。

2月4日上午9时,敌以光教山为依托,在飞机、炮火掩护下,向白云山阵地延续7次冲锋,主阵地仍在我手中。翌日,447团集中各连所剩军力于白云山主阵地,准备与敌决一死战,敌整日以飞机、大炮轰击我阵地,贪图以火力杀伤,困死我于白云山上。2月5日,447团受命撤出战斗,向江北转移。

白云山阻击战,447团与敌鏖战11昼夜,共毙伤敌1400余人,在我军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1951年5月28日,经50军报请志愿军政治部批准,447团被授予“白云山团”荣誉称呼,这是抗美援朝战争时代,唯一被志愿军总部授予荣誉称呼的步兵团。凭据447团的英雄事迹,由刘白羽作词、郑律成作曲的《讴歌白云山》在军内外普遍传唱。

西线我军已延续作战10昼夜,在敌绝对优势的炮兵火力和航空兵火力凶猛突击下,伤亡较大。中朝两军决议缩小第50军防御正面,增强纵深防御气力,于2月4日将原归第50军防守的南泰岭、果川、军浦场及其以西14公里正面划归人民军第1军团防守。西线敌人在占领我第一线阵地后,继续凶猛进攻,战况更为猛烈。此时,汉江局部地段已最先解冻,我在汉江南岸之防御地幅已缩小。为制止背水作战,2月7日晚,50军留150师450团控制汉江南岸桥头阵地,军主力和人民军第1军团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

“万岁军”的江南22昼夜

38军受命在汉江南岸的利川以北区域举行防御,敌先后投入的军力有4个师2个旅又1个营。1月26日,38军劈面之敌美24师及英27旅已进至金良场里、利川、骊州一线,美骑1师在白岩里以北区域,并以部门军力附坦克于26、27两日向我112师防守的各阵地举行试探性攻击和侦探流动,尔后全线睁开凶猛攻击,贪图以压倒优势,迅速突破我军防御。

敌凭据以往被歼教训,接纳所谓“主力靠拢、齐头并进,稳扎稳打、等齐生长”的战术,以1个营至1个团的军力,在飞机、坦克、炮兵直接支援下,分由金鱼里、芳都里、广水里,向我一线阵地实行不间断的袭击。敌之袭击被我打垮后,即以飞机、炮兵火力轮流轰炸,再组织军力袭击,云云频频实行。这对我人少弹缺情形下的宽大正面的坚守防御极为晦气。

在泰西岳主阵地的屏障311.6高地防守的我112师336团5连,接连3天打退敌人13次进攻,最后仅剩10余人,歼敌500余人。战后该连被志愿军总部记团体一等功并授予“屡战屡胜”奖旗。334团防守的鼎盖山256.4高地,也受到了敌约1个团的军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的轮流进攻。该团6连英勇顽强,一次次将敌打退,杀伤敌300余人。年仅18岁的战士潘天炎,一人独当一面,打退1个排敌人的多次冲锋,以40余颗手榴弹杀伤敌60余人。334团3营坚守天德山阵地,也与敌睁开鏖战。

至30日,我311.6、211、256.4等高地因阵地被毁,守备军队伤亡殆尽已不宜坚守。是夜,转守群山浦阵地。38军命113师337团进入京安里区域,转属112师指挥,增强正面防御,同时对113师和114师集结地域举行调整,以相机投入战斗。

美军以绝对优势军力、火力实行延续攻击近10日,在我军坚决抵制下希望甚微。为改变态势,敌军除加大正面攻击压力、继续向我主阵地袭击外,于2月3日,以第19联队从南汉江东岸迂回,进入38军左翼侧后,占有了洗月里以北的高地,威胁该军防御纵深。38军发现有变后,立即组织338团等举行还击,鏖战一天,歼敌409人,将敌驱出我军纵深,恢复了我之防御态势。

2月4日,337团3连在坚守西官厅战斗中,在连长郭忠田的率领下,充分运用了入朝以来所取得的战斗履历,以敌炮击我隐藏、敌袭击我还击、近战等手段,延续3天击退美军几个连到3个营的进攻,击毙其260人。战士姜士福双腿负伤后,仍然坚持战斗,最后拉响手榴弹,与冲上来的美国兵同归于尽。

/wp-content/uploads/2020/8/m2YJze.jpeg插图(2)

◆38军112师军队在汉江南岸坚守防御。

38军112师在汉江南岸鏖战10多天,伤亡很大,师教导队和勤杂职员也投入了战斗,许多阵地只有几小我私家扼守。在此危急时刻,宽大指战员冷静坚定地守卫阵地,顽强坚持战斗。军预备队114师于2月4日从江北进到江南投入战斗,继续坚守阵地。

在我第50军和人民军第1军团撤至汉江北岸后,自2月8日起,美第1军努力向汉江迫近,并于2月10日占领仁川;美第9军则在大量炮兵、坦克、飞机的配合下,猛攻我38军阵地。38军在上樊川里、回德里、京安里、武甲山、长深里、南治岘、外杜陵里一线,英勇战斗,坚决抗击敌人进攻,战斗空前猛烈。每一阵地我均与敌人举行频频争取。敌人的旷地火力异常凶猛,我一夜修筑的工事,一小时内即被敌摧毁。我防守军队在缺少工事依托、缺少炮兵支援的异常艰辛条件下,前仆后继,不畏牺牲,坚守阵地。

2月12日破晓,美军骑1师1个团,在24架飞机、52辆坦克、50余门火炮的支援下,向我114师342团1营扼守的350.3高地延续进攻。这时,该营营长曹玉海已经7个昼夜没有休息。当美军第5次袭击时,他跑到前沿阵地和战士一起顽强拼搏。在他的影响下,军队越战越勇,有的战士几回负伤成了“血人”,仍坚持战斗。战士申德恩左眼负了伤,连长叫他撤下去,他说:“右眼照样好的,可以瞄准,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坚持到底!”当右臂和左腿又被打断后,仍然坚持不下前线。班长涂金的头部负伤,血流满面,仍然端着冲锋枪射击,一直战斗到牺牲。不久,营长曹玉海壮烈牺牲,弹药也耗尽了。15时,该营3连阵地上只剩下4小我私家。在袭击美军的第7次袭击时,连长赵连山提着没有子弹的驳壳枪带头反袭击,将阵地上的敌人吓得滚下了山。战至最后,阵地上只剩下赵连山和一名副班长。

342团1营用鲜血和生命打退了敌人十几回袭击,守住了350.3高地,歼敌680余人。他们的英雄事迹,震撼了整个战场,激励着幸存下来的每个指战员。战后,志愿军总部给该营记团体一等功,营长曹玉海追记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称呼。

在西线我军顽强防御的同时,我东线还击军队完成了集结,于2月12日向敌出击,在横城区域扑灭南朝鲜军第8师及美2师一部,取得重大胜利,前出至原州区域,但在围歼砥平里之敌时,遭受挫折,未能扑灭该敌。鉴于整个战争生长情形,我军于16日住手进攻。第四次战争第一阶段即告竣事。

38军在汉江南岸防御战中,坚韧顽强,浴血奋战22天,完成配合东线友军取得还击胜利后,军主力也于2月16日17时转移到江北,在上八堂至曹佐里31公里正面上继续组织防御。

继续战斗在汉江北岸

50军主力撤到江北后,继续抗击敌人北犯。148师在广北里、三碑里、东九陵区域,149师在素岛、浮里岛、龙马峰等区域,150师在礼峰山、金谷里区域划分占领阵地。那时,50军消耗极大,极端疲劳,北渡汉江之时,能成建制投入作战的军力只有4个营另4个连,还不到半个师。

88.3高地的背水战是50军转移到汉江北岸组织防御的第一场战斗,该高地紧靠汉江南岸,雄踞江南,俯瞰江北平原,像一颗钉子,钉在敌我阵地眼前。军下令148师坚决守住这个滩头阵地,148师把这个艰难义务交给442团1连。在这个三面临敌、一面背水的高地,2月14日起,1连血战36小时,击退两倍于己的敌陆空团结多次攻击,阵地被毁,职员大部伤亡,阵地仍岿然不动。

149师447团在浮里岛的战斗也打得很精彩,该岛是汉江江心的一个沙洲岛屿,是敌北犯的必争之地。447团命1营3连带团侦探排坚守防御。2月18日起,美3师15团百余人渡江分两路来犯,被我破坏。敌加大火力准备,欲将浮里岛炸平,岛上一片火海,但我英勇顽强的勇士们依然坚守住了这个孤立无援的岛屿。强攻不成,美军改变战术,2月21日晨组织一支百余人的特务队趁江面浓雾前来偷袭,3连隐蔽哨发现后实时报警,战士们放下早饭,一鼓作气将敌特务队赶回江南。今后,3连又与敌多次睁开鏖战,累计歼敌130余人,3月14日夜受命撤离。该连在浮里岛坚守25昼夜,胜利完成了义务,被50军授予“浮里岛连”称呼。

第四次战争第一阶段竣事后,38军也撤向汉江北岸。那时,我战略预备队除第19兵团已于2月15日入朝正向预定区域开进外,第3、9兵团要在4月初才气到达三八线以北区域集结。中朝两军于2月17日决议:全线转入运动防御,准备争取两个月时间,以集结军力、改善交通运输、囤积作战物资,待引敌深入,置汉江于敌背后,再行还击。

在我西线军队所有北撤后,敌进攻军队于2月20日才基本占领汉江南岸阵地,在火力侦探和滋扰下,举行渡江准备。同50军相比,38军的实力也有相当削弱,已削减到该军入朝以来的最低限度,许多班排在坚守中与阵地同归于尽。每个步兵连的战斗员,在40人以下的占了1/2,枪弹消耗无补。尽管云云,军队士气仍高,许多单元示意要在最艰辛最严酷的磨练中,缔造英雄军队。凭据江南守备履历,仔细勘探防御地形,在火器配备上,接纳了军力前轻后重,火力前重后轻等方式作战。

3月7日,美第8团体军总司令李奇微指挥军队提议全线进攻。美25师、24师划分向我38军114师陵内里、合甲山等阵地和113师杨村里、玉泉里、上谷里等阵地猛攻,在敌壮大火力轰击下,我伤亡较大,不少营连已不成建制,予敌重大杀伤后,我自动放弃部门阵地。接纳节节抗击,灵活防御的战术,于3月16日在友军形成议政府、清平里防御地域之时,受命北上,4月初进至顺川、肃川区域休整。

50军150师在3月7日晚至8日破晓,由450团7连对占领礼峰山西南侧部门高地举行还击,击溃美24师一个营的军力,夺回失去的阵地,歼敌250余人。3月9日,50军根据志司下令,为缩短供应线,守候后续军队接防,在汉江以北亦接纳运动防御,边打边向三八线以北退却。3月14日,我军自动撤离汉城。越日黄昏,当9兵团26军赶到接替防务后,50军在高浪浦里渡过临津江,进至金川、白川、沙里院、平壤以北区域整补待命。4月中旬,该军搭乘火车回到祖国安东、凤城区域休整。

艰辛卓绝的壮举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争中的汉江南北守备战,从1951年1月25日至3月15日,整整50个昼夜,志愿军38军和50军将士的鲜血染红了汉江两岸。特别是汉江南岸20多天的坚守防御,艰辛卓绝,气壮山河!面临拥有飞机、大炮、坦克等现代化武器装备的敌人,两军指战员依托暂且修建的简陋工事,在严寒季节,一把炒面一把雪,用机步枪、手榴弹、铁锹、十字镐、石块与敌人殊死拼搏,以无比顽强的毅力,视死如归的精神,用血肉之躯,战胜重重难题,以重大牺牲,抗击敌人的逐点进攻。汉江南北守备战沉重袭击和消耗了敌有生气力,钳制了敌主要进攻团体,保证了主力的休整、集结和物资弹药弥补以及我军后续兵团的开进,为准备实行战略还击争取了时间。毛泽东曾说,志愿军抗美援朝,“我们方面发生的问题,最初是能不能打,厥后是能不能守,再后是能不能保证给养,最后是能不能打破细菌战。这四个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都解决了。”解决第二个问题的事业,由第50军和38军在第四次战争肩并肩在汉江50天阻击战中率先缔造。

据军史纪录,此役38军共毙伤敌10747人,俘敌86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自身伤亡惨重,战斗员所剩不到5000人。50军在1950年10月急急入朝之时,人数仅3万余人,装备亦差,前三次战争缴获甚少,尤其缺乏反坦克武器。在汉江防御战中,该军毙伤敌11000人,俘敌61人,缴获种种枪支1800支,汽车17辆,炮34门,击落击伤敌机15架,击毁击伤敌坦克37辆,取得不俗战绩。50军也支出较大价值,仅战斗减员就达6256人,加上非战斗减员,三军损失跨越1万人。

汉江防御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第一次大规模的防御作战,其猛烈水平和全新的特点,都在我军战史上写下了新的一页。在面临美军旷地配合的立体进攻陷,志愿军迅速转变以往海内战争时打阻击的战术看法,认真吸取教训,积累名贵有用的防御履历,开端试探出在现代战争条件下举行坚守防御和运动防御的新战术,这对以后的作战产生了努力的借鉴作用。

/wp-content/uploads/2020/8/m6neE3.jpeg插图(3)

◆指挥汉江防御战的50军军长曾泽生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50军447团被授予“白云山团”荣誉称呼。

加入汉江防御战的50军,其英勇顽强,战斗时代数次受到志愿军总部的通令表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也高度赞扬50军,示意要给予优先换装。军长曾泽生回国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两次亲热接见,毛泽东激励他说:“你们在朝鲜战场打得照样蛮漂亮的嘛。”这让曾泽生激动不已,作为起义军队身世的50军获得了最高统帅的一定。50军在解放军序列里,一直保留到1985年百万大裁军才撤消番号和建制。“白云山团”所在师改编为西藏军区某山地步兵旅,是现在我军序列中保留建制最大的一支原国民党军起义军队。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张学良口述:西安事变策划者是共产党员王炳南

1946年,周恩来、王炳南(右二)、龚澎与外国记者   1939年8月,叶剑英(右一)、王炳南(左一)与国际友人尼赫鲁(右二)、王安娜(左二)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合影。     在西安事变中,杨虎城是张学良的亲密合作者。我在美国阅读张学良的口述史及其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