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人筑梦路上的故事」历史转折

今天,请铭刻这些以身殉国的英雄

来源:学习军团·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李倩 1937年7月7日 中国人永远无法忘却的日子 这一天,日军对华发动了全面侵略战争 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序幕就此拉开 自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起 14年时间 广大中华儿女不屈不挠、浴血奋战 涌现出无数抗日英

历 史 转 折

直面难题转移事情重点

解放头脑扬起革新风帆

2014年8月20日,习近平同志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文化大革命’竣事,‘中国向何处去’又成为摆在中国人民眼前头等主要的问题。邓小平同志以他的远见卓识、厚实政治履历、高明向导艺术,强调实事求是是毛泽东头脑的精髓,旗帜鲜明否决‘两个通常’的错误观点,支持和向导开展真理尺度问题的讨论,推动举行各方面的拨乱反正。在邓小平同志指导下,1978年1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了解放头脑、实事求是的头脑路线,住手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提法,确定把全党事情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作出执行革新开放的重大决议,实现了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

1978年实现的伟大历史转折,开启了革新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的历史进程,成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突出标志。位于北京中兴门外大街的京西宾馆,见证了实现这次历史转折的许多细节。

/wp-content/uploads/2020/8/3Inmi2.jpeg插图

这是一幢1964年建成的苏式修建。许多年已往了,京西宾馆的集会室多数经由革新和翻修,唯独举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集会室仍保留建成时的原样,没有革新和翻修过。

41年前,那次伟大的历史转折,就是在这间集会室开启的。京西宾馆也因此而闻名于世。

1978年11月,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事情的胡丹接到通知,要他作为中央事情集会的事情人员,去京西宾馆报到,卖力编写集会简报。

胡丹厥后回忆说,我带着20斤粮票和一些现金,去京西宾馆报到。按那时的划定,集会事情人员要自己交纳集会期间的伙食费,天天1斤粮票。没想到,原定会期20天的集会,从11月10日一直开到了12月15日,开了36天。我不得不中途又回家去取了粮票。

会期延伸,是由于历史在这里转了一个弯。

11月10日集会开幕时,主持集会的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宣布的议程是:先用两三天时间,讨论一下竣事大规模揭批“四人帮”运动,以便把全党事情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然后主要讨论农业和经济计划等问题。

执行事情重点转移,是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邓小平提出来的。

1976年10月,在“文化大革命”中形成的“四人帮”被破坏,连续十年的政治动乱宣告竣事。十年“文化大革命”,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使国家陷入杂乱之中,国民经济濒临溃逃的边缘,温饱问题仍然困扰着绝大多数中国人。

/wp-content/uploads/2020/8/z2Q7Fj.jpeg插图(1)

解放军某师政治部做事张国谦,在1978年6月2日的日志里写下了一句舒心的话:“昨还科长40元,在军队的账终于还清。”

张国谦每个月有52元的人为,在那时刻并不低。可是妻子事情的厂子经常发不出人为,农村老家怙恃需要救济,他的日子紧巴巴的,经常靠乞贷过日子。

张国谦在日志中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战友荣立了二等功,他去祝贺,不意战友却叹口气说,这二等功要是两百元钱就好了。原来,战友正在为春节探亲的盘费犯愁,四处乞贷。

老百姓的生涯,是国家生长水平的反映。

重庆钢铁厂有两台清朝末年从英国引进的蒸汽式轧钢机。1978年,一位日本记者接见重庆钢铁厂时,看到这两台100多年前生产的装备,居然还在使用。日本记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标签的年月写错了。

那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谷牧厥后回忆说:那个时刻,我们这些管经济事情的,看看国际的形势,看看我们自己的历史,以为我们不生长得快一点不行。我们应当下决心干了。我单独给小平同志去汇报。小平同志说,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要抓紧,行动起来。

为尽快把事情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邓小平先后去了广东、四川、东北,“点了三把火”。他走一起,说一起,频频讲的就是两个问题,实事求是和把事情重点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

他说:政治运动搞得过久,人们就厌倦了。准确的政治向导,归根到底,应该显示在生产力的生长上面,显示在人民生涯的改善上面。他甚至说:若是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力生长的速率比资本主义国家慢,还谈什么优越性?外国人议论中国人事实能够忍耐多久,我们要注重这个话。

邓小平关于事情重心转移的提议,获得了中央政治局的认可。曾经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司令的黄新廷说:那个时刻,假如不转移,人民受不住了,我们经济会加倍难题,我们党讲话就没有气力。曾经担任过天下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廖汉生说:那个时刻,我们经济上已经走到了停业的边缘,不转就要完蛋。

由于对事情重心转移已经大体上获得共识,1978年11月召开的这次中央事情集会,只放置了两三天的时间讨论。

/wp-content/uploads/2020/8/n2UrE3.jpeg插图(2)

前两天的讨论,波澜不惊。按既定议程,11月12日,是讨论事情重心转移问题的最后一天。

恰恰就是在这一天的集会上,一直谨言慎行、话语不多的陈云,在东北组讨论时放了“炮”。

那时担任胡乔木秘书、厥后又担任陈云秘书的朱佳木回忆说:陈云同志说,他完全赞成中央实现全党事情重心转移的意见。接着,话锋一转,提出了集会原定议题之外的一件大事。他说:安定团结也是全党和天下人民体贴的事,他们对能否安定团结有挂念,主要是由于重大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陈云同志一口气提出了“六十一人叛徒团体案”、1976年天安门事宜被定为反革命事宜等6个问题。

那时参加集会的二炮政委陈鹤桥回忆说:陈云同志的谈话,说出了我们许多人积压于心中多时,想说却一时不敢说的话。

想说而不敢说,是由于陈云提出的这些问题,触及到那时政治生涯中的敏感话题。

那是一个乍暖还寒的年月。1976年10月破坏“四人帮”那欢庆的锣鼓,宣告了10年动乱的竣事,却没能送走人们心头的禁锢和繁重。向前涌动的历史潮水,还面临重重阻碍。

1977年2月7日,《人民日报》揭晓“两报一刊”社论《学好文件捉住纲》提出:通常毛主席作出的决议,我们都坚决维护;通常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照。这就是厥后人们常说的“两个通常”。

一直到1977年8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大,讲述中依然另有这样的语言:“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的胜利竣事,决不是阶级斗争的竣事,决不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竣事。文化大革命这种性子的政治大革命往后还要举行多次。”

那时,人们最体贴的有两件大事。一是让主持1975年周全整理、纠正“文革”错误而被打垮的邓小平复出,二是为1976年清明群众在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恩来总理、否决“四人帮”而被打成“反革命事宜”的天安门事宜昭雪。

北京重型机械厂的工人李冬民和十几位青年,在长安街贴出了一张大字报。其中制订了几条口号,一条是要求宣布天安门事宜的真相,一条是要求小平同志出来事情。这张大字报被判定为一桩反革命事宜。

/wp-content/uploads/2020/8/7NJv2a.jpeg插图(3)

1977年3月的中央事情集会,甚至还发生了陈云的谈话不让登简报的事。缘故原由就是陈云的谈话提出,要为天安门事宜昭雪,恢复邓小平事情。

特殊的历史背景和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这次历史转折,从一最先就前行在荆棘之中。但承载着党心民心的时代潮水,依附蓄势已久的推力,在1978年终于滚滚向前了。

这一次,陈云的谈话,登上了集会简报。

陈云谈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与会者的强烈反响。代表们的意见,像冲破了闸门的潮水,喷涌而出。“文化大革命”到底对不对的问题提出来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到底对不对的问题提出来了;天安门事宜昭雪的问题,更是代表们关注的一个焦点。

会场内惊雷阵阵,会场外也不镇静。

11月15日,新华社播发了一条震撼海内外的重大新闻:北京市委在最近举行的常委扩大会上宣布,1976年清明节广大群众到天安门广场繁重悼念敬爱的周总理,气忿声讨“四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

那时担任新华社海内政治组组长的刘回年厥后回忆了这条新闻的编发原委。他说:“11月14日,北京分社海内政治组送来一条北京市委召开扩大集会的新闻稿。稿件很长,内容较多,有北京市委卖力同志的讲话,有北京市委对全市事情的部署,也有为天安门事宜昭雪的内容。北京分社的稿子,是经北京市委审定的。我看了后以为不好办,讲的内容太多,要讲的问题含含糊糊。于是,我便与政治组的同志讨论,人人一致同意改为一稿两发,专门发一条为天安门事宜昭雪的新闻。由于事关重大,我拿着稿子去叨教穆青同志,获得穆青同志的支持。”

/wp-content/uploads/2020/8/UrYRju.jpeg插图(4)

就在新华社播发为天安门事宜昭雪的新闻的同时,话剧《于无声处》在北京上演。话剧讲述的是,1976年,一名到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恩来总理的青年,遭到“四人帮”一伙的通缉,卖力追捕义务的公安人员,就是这名青年多年的情人。一场生死斗争就这样在一对情人之间睁开了。

话剧表达了人民群众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上演后,引起亘古未有的惊动。

《于无声处》编剧宗福先厥后回忆说:“那时说演4场,卖票,第二天的上午10点卖票的,头天下昼3点最先排队。11月的十几号,北京多冷啊,那天已经很冷了,那么多人人山人海挤在那里排队买票。”

根据议程,中央事情集会本该在11月13日转入讨论农业问题,但人人的谈话却紧紧围绕陈云提出的问题而睁开,涉及的问题越来越广。

在11月26日、27日的讨论中,关于真理尺度讨论的问题提出来了,对“两个通常”的指斥,也摆到了集会上。

实际上,早在1977年2月7日“两个通常”的文章一揭晓,就有人感觉到有问题。那时在国务院政治研究室事情的朱佳木回忆说:我那时看了这篇社论,以为“两个通常”有点问题,于是,就拿着社论去找邓力群。邓力群看了社论后示意同意我的看法。很快,邓力群把这件事告诉了王震,接着,王震又找邓小昭雪映。

邓小平明确示意,“两个通常”不行,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两个通常”的提法,引出了一场真理尺度的大讨论。

1978年5月10日,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揭晓了经胡耀邦修改的文章《实践是磨练真理的唯一尺度》。5月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谈论员名义揭晓,新华社向天下转发。

那时任新华社海内政治组组长的刘回年厥后回忆说:按老例,新华社要转发这类社论和文章,一样平常都有上面打招呼,但那时我们没有接到上面要转发的指示,谁也不吭气。编辑部议论许多,到底要不要转发,拿不准。我就拿着报纸去找曾涛同志叨教。曾涛同志说,他正在和社向导班子商议。商议的结果是新华社决议全文转发。这在那时是冒了风险,顶着压力的。

/wp-content/uploads/2020/8/MRnUbi.jpeg插图(5)

这篇《实践是磨练真理的唯一尺度》的文章5000多字,锋芒直指“两个通常”。一经揭晓,迅速在天下引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头脑大讨论。这场大讨论,直接影响了党的基层事情若何解放头脑的问题。

1978年秋冬之际,担任山东菏泽地委书记的周振兴,正在为农民要求包产到户发愁。只管他支持农民土地承包,但怎样说服其他干部呢?我们找到了昔时菏泽地委三级干部集会的讲话录音,其中记录了周振兴的原话。他说:

“最近,在全党正在讨论一个问题,不知道同志们注重了没有,真理的尺度问题,有人说磨练真理的尺度,是马列主义毛泽东头脑,有人说不是,磨练真理的唯一尺度是社会实践,我们以为后一种意见是准确的,对的。你说这政策是好的,群众不迎接,它能是好的?你说这政策是资本主义的,是错的,广大群众听了很喜悦,愿意按这个办,若是你划定的这个政策限制了生产力生长,那么你这项政策就是错误的,我们菏泽区域农业产量为什么老上不去呢?以是我们建议不妨到群众中去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

历史转折关头,一个简朴的哲学命题讨论,就这样演变成一场决议中国应该往前走的头脑解放运动。但这场头脑解放运动,很快遭遇了阻止和压制。那时的一位中央卖力人指责说,这是“砍旗”。

1978年底的中央事情集会,为这场头脑解放运动作了结论。会上,人人就真理尺度讨论问题纷纷谈话。

有的同志谈话说:从讨论的情形看,真理尺度讨论不是一样平常的头脑认识问题,而是关系到若何总结“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总结历史履历的问题。

有的同志谈话说:斗争的焦点,就在于是否能够解放头脑、实事求是,由于这的确是个头脑路线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是非就搞不清,事情重点转移也无法顺遂举行。有的同志甚至指名道姓地对某些中央向导提出了尖锐的指斥。

在这种情形下,那时的中央主要卖力人就“两个通常”错误目标作了自我指斥。他示意:“两个通常”的提法过于绝对,是不妥的,“在差别程度上约束了人人的头脑,不利于实事求是地落实党的政策,不利于活跃党内的头脑”“责任主要应该由我负担”。

惊心动魄的排场,总是给后人留下不能再现的遗憾。现在,我们只能从昔时的这些简报和照片里,去体会41年前历史转折关头的气氛了。

中央事情集会就要竣事了。

对这次集会应该作怎样的总结呢?应该怎样指导人们面临未来呢?

华国锋宣布,会后召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进一步确定全党事情重点转移后的目标和义务。

叶剑英讲了三点意见:要有好的向导班子、特别是中央委员会要有好的班子;要发扬民主,增强法制,人大常委会要尽快担负制订执法、完善社会主义法制的责任;要勤奋学习,解放头脑。

集会竣事20多年后,人们有时发现了邓小平亲笔写下的一个讲话提要。3张16开的白纸,400字左右。在邓小平的事情习惯中,他一直很少动笔写讲话提要,写这样长的提要更为少见。仅此一点,足以看出这次讲话在邓小平心中非同寻常的分量。

/wp-content/uploads/2020/8/b6jMZb.jpeg插图(6)

依据这份提要,邓小平在中央事情集会上揭晓了主要讲话。他说:

“今天,我主要讲一个问题,就是解放头脑,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只有头脑解放了,我们才气准确地以马列主义、毛泽东头脑为指导,解决已往遗留的问题,解决新出现的一系列的问题。”

“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若是一切从本本出发,头脑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气就住手了,就要亡党亡国。”

“若是现在再不执行革新,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

邓小平的这篇讲话,题为《解放头脑,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实际上成为随后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讲述。革新,随即成为了历史新时期的一个主题词。

1978年12月15日,中央事情集会落下帷幕。此时,距集会开幕已整整36天。一次本来是讨论经济事情的集会,就这样开成了一次政治路线、头脑路线拨乱反正的集会。

热闹了36天的京西宾馆,一切又恢复了往常的镇静。但它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整个中国也彷佛在等待着什么。

3天后的1978年12月18日,北京的市民等来了一场罕有的大雪。人们虽然没有足够的想象力把自己的运气和这一天联系起来,但置身于银装素裹的天下,却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乐观。

这一天,在老百姓的影象中,是一个平平经常的日子。

一位技术员在日志里写下了这样的话:“上午,检查团没有来,人人围着炉子聊了一会儿天,由于放置政治学习……妈妈托二叔来信,说弟弟二林有人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女家想要一块手表,二林今年不安分,老想干其余,工分不高,实在就是想让我出点钱垫上。90块钱,西安产的延安牌……下昼发煤火费两元五角钱。”

这一天,在民族中兴的历史影象中,却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日子。被称为“新时期遵义集会”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京西宾馆召开了。

由于有了中央事情集会的充分准备,这次集会只开了5天,出奇的顺遂。从留下来的不多的集会影视资料中,我们发现所有的镜头都瞄准了会场,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花絮,也没有更多的细节。举手是每一次集会都必不能少的程序,然而这一次的举手却非同寻常,他们举起来的,是一个即将腾飞的中国。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恢复了实事求是的头脑路线,武断地住手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作出了把事情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执行革新开放的战略决议,实际上形成了以邓小平为焦点的党的第二代中央向导集体,实现了中华民族伟大中兴的又一次伟大历史转折。今后,中国走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路,开启了革新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

全会增选陈云为中共中央副主席,邓颖超、胡耀邦、王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从终结式的主席台上,我们可以看出,在他们的脸上,脸色是严肃认真的。由于他们都知道,转折以后的日子,任重而道远。

/wp-content/uploads/2020/8/vUJVJv.jpeg插图(7)

1978年12月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终结。这一天,正好是阴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冬至。一个新的节气到来了。

大洋彼岸的美国人,那时也许并不知道京西宾馆的这个集会,对中国和天下有何等重大的意义。但他们并不缺少对中国政治新动向的敏感。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终结后的第3天,颇有影响的美国《时代》周刊,把邓小平评选为1978年度风云人物。它用48页的系列文章先容了邓小平和刚刚打开革新开放大门的中国,打头的文章题目是《中国的梦想家》。他们的评述是:一个崭新中国的梦想者——邓小平,向天下打开了中国的大门。

(选自《新湘谈论》)

群英寻路 | 存亡之秋 | 井冈星火 | 遵义新局

西安事变 | 浴血敌后 | 重庆谈判 | 战略决战

开国盛举 | 土改翻身 | 抗美援朝 | 大业奠基

八大前后 | 两弹一星

/wp-content/uploads/2020/8/zeemqy.jpeg插图(8)
/wp-content/uploads/2020/8/7RfMf2.jpeg插图(9)

少年时光的棕树

  • 将革新举行到底

  • 善用制度找事做事

  • 劳模粟田梅:织就侗乡“小康路”

  • 掌握“三个关系” 带头修养政德

绥来(玛纳斯)“民选县长”史秉直家族沧桑百年

风光“史半街” 他曾是民国时期绥来县(现玛纳斯县)历史上唯一一位民选县长,曾带领绥来县政府参加新疆和平起义。1952年,因有“军统”背景和曾担任“伪县长”被枪决,时隔三十一年后,他的错案得到平反。 他娶了两位太太,育有十个子女,为两个家庭延续香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