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荣桓元帅病逝,毛泽东慨叹:“国有疑难可问谁?”

中共七大幕后珍闻

作者:王建柱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45年4月23日—6月11日在延安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召开,距今已整整75年了。这是一次承前启后、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会。时隔75年,透过那些流传下来的珍贵记忆,人们依然能触摸到历史的痕迹,一个又一个故事在其中蜿

/wp-content/uploads/2020/8/nm2qe2.jpeg插图

文/何立波

罗荣桓身体欠好,一直获得毛泽东的体贴。开国以后,毛泽东对罗荣桓的康健仍然十分体贴。罗荣桓在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部部长时代,事情相当忙碌。他经常要到总政治部和总干部部机关去办公,时常还要去加入军委召开的集会。由于经常劳累过度,他的病时常发作。有时一个会开完了,他需要靠在沙发上休息好长时间,才气缓过劲来。毛泽东知道后,于195O年9月20日,在罗荣桓上报的一份干部任免书上写道:“荣桓同志,你宜少开会,甚至不开会,只和若干干部谈话及批阅文件,对你身体好些,否则难于持久,请思量。”

到1956年,罗荣桓心绞痛频频发作,他怕贻误事情,便写讲述请主持军委一样平常事情的军委副主席彭德怀转报毛主席,请求辞去总政治部主任职务。毛泽东思量到他的身体状况,赞成了他的请求。但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由毛泽东的提名,罗荣桓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以后,由于身体欠好,中央有一些集会,罗荣桓没有加入。

/wp-content/uploads/2020/8/IzInyi.jpeg插图(1)

1961年,罗荣桓与贺龙、聂荣臻在成都金牛坝

只管毛泽东对罗荣桓的康健状况十分体贴,派最好的医生给他诊治,然则由于那时医学水平的限制,尚不能举行肾脏移植手术,罗荣桓的康健每况愈下。到1960年底,林彪把接替罗荣桓出任总政治部主任的谭政整下了台。经罗瑞卿和萧华提议,毛泽东又决议让罗荣桓复出,再任总政给部主任。罗荣桓又带病事情了两年多。1963年秋季,罗不仅血压高,心绞痛时常发作,肾功能也衰竭了,住院不久便报了病危,毛泽东指示组织全力抢救。

1963年12月15日,罗荣桓的病情恶化。苏醒过来后,他看看床前的林月琴和孩子们,拉着林月琴的手说:“我死以后,分给我的屋子不要再住了,搬到一样平常的屋子去,不要特殊。”他又慈祥地一个一个看看自己的孩子,嘱咐他们说:“我一生选择了革命的门路,这一步是走对了,你们要记着这一点。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没有什么可以分给你们的。爸爸就留给你们一句话,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永远干革命。”随后又昏厥已往。昏厥中,他还在不断地重复着说:“我革命这么多年,选定一条,就是要随着毛主席走。”听着罗荣桓对妻子林月琴和孩子们的嘱咐,在他身边的事情人员无不热泪盈眶。12月16日下昼,罗荣桓在战友贺龙、张爱萍、甘泗淇、梁必业、萧向荣以及他的夫人林月琴和孩子们的守护下,心脏住手了跳动。

/wp-content/uploads/2020/8/6NFzAz.jpeg插图(2)

1961年1月,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时的罗荣桓

这天晚间,毛泽东正在中南海颐年堂召集集会听取聂荣臻汇报1O年科学技术计划。开会前,毛泽东提议与会者起立为罗荣桓默哀。默哀毕,毛泽东说:“罗荣桓同志是1902年生的。这个同志有一个优点,很有原则性,对敌人狠;对同志有意见,背后少说,劈面多说,不背地议论人,一生始终如一。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不容易。原则性强,对党忠诚。对党的团结起了很大作用。”他冲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点点头说:“请你转告林月琴同志,就说罗荣桓同志逝世,我很忧伤,请她注重身体,继续罗荣桓同志的遗志。”罗瑞卿用笔记下了这几句话,当晚便让夫人郝治平把毛泽东的话转达给林月琴。

简直,林彪193O年2月任红4军军长后,与历任党代表都搞欠好关系。毛泽东以为,这个政委非罗荣桓莫属,将他派到红4军后果真把政治事情搞得有声有色。解放战争时在东北担任林彪的政委时代也是云云,相忍为党,但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维护了党的利益和党的团结。因罗荣桓在非原则问题上能够体谅和忍让,二人历久相安无事。

1963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致悼词时,赞美罗荣桓“坚决维护党的利益,维护党的团结,否决右的和‘左,的机会主义,显示了共产党员的高度原则精神”。邓小平在为1987年出书的《罗荣桓传》题词时曾饱含深情地说:“罗荣桓同志是做忠实人,干忠实事,一生正大光明,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始终和中央保持一致,始终为人民群众着想,这样的同志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才是优异的共产党员。”

/wp-content/uploads/2020/8/raIvYf.jpeg插图(3)

1962年11月26日,罗荣桓六十寿辰时与林月琴合影

开国上将陈士榘曾担任115师参谋长,对罗荣桓异常熟悉。他曾经说:“惋惜罗荣桓死得早,是对军队建设的一个不小的袭击。他去世后,军队的政治事情完全被林彪统治了。林彪吹嘘毛泽东是假,大树特树自己是真。而那时在军队中,已经没有人能同林彪的错误做法抗衡。若是罗帅在世,是可以制衡林彪的。由于毛主席异常信托罗荣桓,而且不是一样平常的信托。其实在罗荣桓生命的最后时光,已经对林彪把毛主席著作庸俗化有过抵制。不要看林彪在毛主席眼前可以把罗瑞卿搞倒,然则他要通过毛主席搞罗荣桓可没有那么容易。”

毛泽东亲自加入了罗荣桓的追悼会,深深地向这位从秋收起义就最先追随他的“解放军政治思想战线的奠基人”(毛泽东语)之一的元帅三鞠躬。毛泽东开国以后军内只加入过罗荣桓、陈毅的追悼会,而陈毅追悼会具有更多的政治寄义,只有罗荣桓的追悼会,毛泽东吐露出了一些凡人的情绪。

罗荣桓逝世后,毛泽东十分悲痛,几天几夜不能寐。而此前,只有开国初期任弼时的逝世才会让他云云动容。一天深夜,毛泽东写下了七律《吊罗荣桓同志》:“记得昔时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长征不是尴尬日,战锦方为大问题。斥鹦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吊罗荣桓同志》这首七律,应该说是现在可见的毛泽东唯一的一首严酷意义上的悼诗。

从1927年9月加入秋收起义最先,罗荣桓就在毛泽东直接领导下事情。1928年秋,毛泽东率部迎接工农革命军第4军第28团回井冈山。为加速行军速率,罗荣桓灵机一动,下令战士坐在山坡上顺势滑下。看到几百名战士在草丛中飞速而下的壮观排场,毛泽东不禁脱口说道:“我们都成了“草上飞,啦!”多年后,毛泽东在《吊罗荣桓同志》一诗中,开头一句就是“记得昔时草上飞”,可见昔时的情景在毛泽东脑海中的印象之深。这首诗在毛泽东生前没有揭晓,一直到1978年9月才得以揭晓。这首诗正如《毛泽东诗词选》的注释者所说,是“在悲痛的激情中写成的”。这不仅显示在诗的内容上,也显示在诗的书法上面。从诗句看,毛泽东的激情犹如江河直下,对用词来不及推敲。从书法看,他写时手有点抖,到最后两句,着笔时似乎已经不能成篇了。这一篇的手迹同毛泽东同时誊写的曹操诗《龟虽寿》之潇洒旷达,形成了强烈对比。

毛泽东写这首诗,无论从内容照样从书法看,都说明他在罗荣桓逝世后已是处于极端悲痛之中。由此可见毛泽东和罗荣桓有着深挚的革命友谊。这不仅是由于罗荣桓从1927年秋收起义最先便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举行战斗,而且也由于罗对毛十分尊重,而毛也十分重视罗。诗中最后一句“国有疑难可问谁”,足以体现毛泽东对罗荣桓重视。毛泽东在两次与林月琴的谈话中都频频强调罗荣桓忠实。也许,毛泽东重视罗荣桓主要也就在这一点。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他是古代唯一无差评的皇帝,可惜早死,若多活几年历史或将改写

说到历史上的千古一帝。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秦始皇和康熙,可他们也有不少的差评。秦始皇横征暴敛,焚书坑儒,康熙发动文字狱,实行海禁。那么历史上就没有完美的皇帝吗。有的,就是周世宗柴荣,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差评,全是好评的观点。他本是名门旺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