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让人把烤鸭从北京送到河内,30年后胡志明秘书仍然十分感动

69军最早的两任军长,一人来自河北,一人为开国上将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关于解放军第69军的故事。 孙毅将军 解放军第69军是和河北有着非常深厚缘分的一支部队。这支部队的前

/wp-content/uploads/2020/8/NNN3a2.jpeg插图

周恩来总理与胡志明在一起。图源:中国网

我在外交部和驻越使馆事情时代,曾几回见到过周恩来总理,有几件往事令我终生难忘。

亲自过问礼宾放置

1966年6月,越南总理范文同内部访华,李先念副总理到机场迎接,并陪同越南代表团到钓鱼台国宾馆。那时我正从驻越使馆回国休假,也加入了接待事情。

当礼宾官引领范文统一行走向钓鱼台3号楼时,曾多次访华、对钓鱼台国宾馆各栋楼房都比较熟悉的范文同可能感应这栋楼较小,便小声问身边的越南驻华大使陈子平:“这是几号楼?”陈子平说:“3号楼。”范文同听后没有再说什么。下昼2点,周总理来到3号楼,准备与范文同谈判。总理对放置越南客人住3号楼异常不满。礼宾司副司长向总理汇报说,钓鱼台所有的楼房都已住满了人,就连3号楼也是当天上午请陈永贵搬出后腾出来的。总理问:“为什么不住6号楼?”礼宾司副司长说:“6号楼住的是巴基斯坦议长,由于思量到巴基斯坦是友好邻邦。”总理说:“越南不仅是友好邻邦,而且处于抗美前线,你们思量了吗?”总理问:“为什么不住8号楼?”礼宾司副司长面有难色地说:“8号楼住的是江青同志。”总理又问:“有难题为什么不把矛盾上交?”礼宾司副司长无言以对,只得低头接受总理的指斥。

厥后经由总理亲自做事情,江青搬出了8号楼。范文统一行于当天晚饭前异常满足地住进了8号楼。凭据我的影象,1964年国庆节时代范文同访华时住的就是8号楼。礼宾司副司长当面向范文同示意歉意,并说他为此还受到了总理的指斥。范文同听后十分感动,并对周总理亲自放置他的住房示意谢谢。

给胡志明送烤鸭

1969年春,越南胡志明主席的康健每况愈下。周总理对此十分体贴,派医疗组到河内给胡志明看病。6月初,胡志明的病情相对稳固,便对医疗组的同志说,人人来河内的时间不短了,这里天气又热,你们回国休息三个星期,然后再回来。6月尾,医疗组返回河内,我作为翻译,随同大使馆政务参赞陈亮到机场迎接。

6月30日,越南主席府给大使馆打来电话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胡主席定于中午12时在主席府请王幼平大使用饭。第二天中午,我随同王大使准时到达主席府。胡主席的秘书武期将我们引领到一间平房,也就是平时胡主席用餐的地方。那时胡主席尚未来到,武期秘书说,今天胡主席要请王大使吃北京烤鸭。我一面给王大使翻译,一面心中嘀咕,河内哪来的北京烤鸭?甚至嫌疑自己听错了。武期秘书可能看出了我们的疑惑,趁着胡主席还没加入,便给王大使讲述了他从医疗组那里听到的关于总理送烤鸭的故事。

武期秘书说,医疗组回国前,胡主席亲自设茶点为他们送行。医疗组的同志谢谢胡主席对他们的关切,并询问胡主席需要他们从北京带回些什么。胡主席顺口笑着说,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一只北京烤鸭就行了。医疗组回到北京后,周总理亲自听取汇报。当得知胡主席想吃北京烤鸭时,周总理十分重视,立刻指示说,一只烤鸭不够,要送两只,而且要把甜面酱、大葱和薄饼一起配齐。这件事在北京办起来很容易,但要在炎热的炎天把烤鸭送到河内,并确保新鲜不变质则难度很大,最主要的是必须解决好冷冻保鲜问题。为此,总理把外贸部部长李强找来研究解决办法,但李强部长也缺乏保鲜知识。最后,找来几名保鲜专家,决议将烤鸭和种种配料严密包好,放在一个白色搪瓷水桶里,周围撒上一种特制的化学冰粉,可将温度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烤鸭运到河内后,胡主席决议把一只送给医疗组,另一只用来宴请王幼平大使。

不一会儿,胡主席由服务职员搀扶着来到用餐间。他身穿浅黄色布料长裤和无领短衫,脚下穿着布袜,没有穿鞋,看上去身体相当虚弱,但精神矍铄,谈话兴致很高。由于胡主席能讲流利的中文,他和王大使基本上可以直接对话。胡主席还有趣地问大使馆的蚊子多不多,并说若是不够,主席府可以支援一部门,说得人人都笑了起来。胡主席为中国共产党建立48周年干杯,王大使也起立祝胡主席万寿无疆。这时胡主席说,人是不可能万寿无疆的,他还做出手势说,人总有一天是要倒下去的。那天胡主席在餐桌上并没有吃若干烤鸭,但送烤鸭的事体现了周总理对胡主席的深挚革命友谊。

1999年,胡主席的秘书武期已78岁高龄,和我谈起周总理给胡主席送烤鸭的事仍十分激动。他告诉我说,至今他仍珍藏着昔时装甜面酱的陶瓷小罐,并把它看作是有历史意义的革命文物。

前往河内怀念

1969年9月2日,胡志明主席因病逝世,享年79岁。9月3日,中国驻越大使馆接到海内指示,得知周总理将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于4日上午乘专机抵达河内举行怀念,并于当天返回北京。代表团副团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团员有中央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委会主任韦国清和中国驻越南大使王幼平。指示中说,由于越南向导人正忙于丧事,为不给越方增添贫苦,周总理一行将在大使馆休息,而不入住越方放置的宾馆。王幼平立刻向越方作了转达,越方回答赞成接待周总理一行,但又说由于胡主席的遗体正在作医学处置,因此代表团无法向胡主席的遗体告辞。只管如此,周总理仍决议按原计划到达河内,但越方坚持不愿让周总理一行到大使馆休息,最终他赞成到越南国防部宾馆下榻。

越南向导人范文同、武元甲等见到周总理后,无不失声痛哭。下昼,双方向导人举行了谈判。越方加入的有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黎笋、政府总理范文同、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国会副主席黄文欢。周总理首先说,胡主席不幸逝世,中国党、政府、军队和全体中国人民感应十分悲痛。胡主席一生奋斗,不仅为越南人民建立了不朽功勋,而且对国际无产阶级事业也做出了很大孝敬。胡主席同中国革命、中国党的关系尤为亲切。他几回到中国,加入中国革命,同中国人民共患难,并肩战斗,同中国人民、中国党建立了深挚的情绪。周总理高度评价胡主席的一生,他接着说:胡主席的共产主义品质,对劳动人民的体贴,他的革命意志、同敌人斗争到底的精神、勤勤俭俭的事情作风,几十年如一日,值得每一个共产党员学习。胡主席逝世不仅是越南人民的损失,也是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反帝人民的损失。

在谈到中国代表团的组成时,周总理说:代表团的成员都是同胡主席和越南人民配合战斗过的人。我是受毛主席的委托来的,我本人又是胡主席的老战友。叶剑英同志在抗日战争时代同胡主席一起事情过。对韦国清同志,你们是很熟悉的。周总理所说的“很熟悉”,是指在越南抗法战争时代,中央曾派韦国清和陈赓作为军事顾问到越南事情过。

越南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黎笋对周总理专程前来怀念示意十分谢谢。他说:在当前这个难题时刻,请周恩来同志给我们提出一些意见,辅助我们。由于已往遇到难题的时刻,我们两党总是一起商议问题。因此,当前我们很需要听取中国同志的意见。周总理没有揭晓长篇讲话,主要是希望越南党和越南人民继续胡主席的遗志,对于美帝的侵略,并强调这是当前的主要任务。周总理重申:七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顽强后援,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胡主席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中国将一如既往,坚决支持越南人民把抗美救国斗争举行到底。周总理还转达说,中方将派李先念副总理率党政代表团加入胡主席的葬礼,并当面约请范文同总理率团于昔时9月尾访华,加入中国国庆20周年庆祝流动。范文同立刻示意接受约请。

越方只管事先见告代表团将无法向胡主席遗体告辞,但在最后时刻照样采取了特殊措施,放置周总理一行在4日下昼回国前向胡志明遗体作了告辞。

向越南艺术团赠予步枪

1970年4月,应中国对外友好协会的约请,一个由非专业演员组成的越南艺术团访华。这个艺术团的演员,既是抗美斗争中的青年突击手,又是文艺流动积极分子。他们演出的节目都是反映抗美斗争中的英雄事迹的,很有战斗气息和教育意义。中方对艺术团的接待颇为盛大,放置他们在北京新侨饭馆下榻,并由韩念龙副外长出头宴请。在北京的流动竣事后,他们又到武汉、长沙和桂林演出,为时近一个月。

越南艺术团在北京首场演出的地点在王府井南口的青年艺术剧院,周总理在百忙之中前往旁观,并在休息室接见了艺术团的向导和部门演员。总理饶有兴趣地听取团长先容艺术团在越南的流动情形,总理问:“艺术团成员使用的都是什么武器?”团长说:“都是军队使用过的步枪等简陋武器。”总理接着问:“能否平均每人有一支步枪?”团长说:“不能,只能两三小我私家一支步枪。”这时总理说:“现在我送给人人每人一支崭新的步枪,将在艺术团接见竣事时发给人人。”他说完便就地写了一张便条,交给了站在身旁的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艺术团成员听到这一新闻,无不感应兴高采烈。当艺术团在广西南宁竣事最后一场演出后,韦国清代表周总理把步枪交给了艺术团团长。艺术团满载周总理和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回到了越南。

陪客人到延安观光接见

1973年6月,越南向导人黎笋、范文同率党政代表团访华。中方对来自抗美前线的客人给予了十分盛大的接待,我加入了这次接待事情。

身患重病的周总理亲自到机场迎接,陪同毛主席会见,主持谈判和举行招待会。招待会竣事后,我瞥见周总理把客人送到人民大会堂大门外,并走下台阶一直送到汽车前。之后,他又陪同客人到延安观光接见。

专机抵达延安机场后,越南代表团成员和中方陪同职员的车队徐徐进入市区。只管事先并未转达周总理要来延安的新闻,但不知怎的,仍有十几万延安群众不约而同地拥上陌头,致使车队无法前行。我瞥见陪同前往的公安部副部长于桑不得不走下汽车,站在人群里,像交警一样指挥交通。半个多小时后,车队才到达宾馆。那时我坐在越南副总理黎清毅的汽车里,他对我说:“看得出来,延安人民是在迎接周总理。”

下昼在向客人先容延安情形前,周总理对中方职员说,中午趁人人休息时,他悄悄地登上了宝塔山。为了不让群众发现,再造成交通堵塞,总理换乘吉普车前往,并绕道从庄稼地穿过。不意吉普车陷进了泥里,是地方的同志和警卫职员一起把车抬出来的。那时我们并不知道总理已身患重病,现在回想起来,那次总理登上宝塔山,可能是向延安的父老乡亲作最后告辞吧。

随后,总理陪同客人观光毛主席等中央向导同志旧居和延安革命纪念馆。在延安革命纪念馆,当看到1949年10月26日毛主席写给延安人民的复信时,总理停下了脚步说,早在20多年前,毛主席就嘱咐延安人民要“继续团结一致,迅速恢复战争的创伤,生长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但这一条我们做得很不够,很不够。当晚,延安革委会宴请越南客人,总理和陕西省及延安市的向导出席。宴会举行到快要一半的时刻,总理站起来面临人人说,解放都这么多年了,延安的经济还没有生长起来,人民生活还这么艰难。我作为国务院总理,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今天要当众作自我指斥。说到这里,在场的陕西省委书记李瑞山马上站起来说,党中央、国务院和周总理对延安的事情和经济生长始终十分体贴,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没有做好,他示意一定记着总理的指示,尽快把延安的经济搞上去。

20多年后我担任驻老挝大使时代,于1995年回国述职,外交部组织部门在北京的驻外大使、参赞到延安学习、考察。旧地重游,看到延安的面目发生了巨大变化,想起总理生病回延安的情景和讲话,我思绪万千,心情无比激动,总理把毕生的精神和心血都献给了党和人民,深受人民的衷心恋慕,正像一首诗中所写的那样:“人民的总理人民爱,人民的总理爱人民,总理和人民在一起,人民和总理心连心。”

作者:李家忠

编辑:卫中

*本文摘自《党史博览》杂志,有删节

罗荣桓元帅病逝,毛泽东慨叹:“国有疑难可问谁?”

文/何立波 罗荣桓身体不好,一直得到毛泽东的关心。建国以后,毛泽东对罗荣桓的健康仍然十分关心。罗荣桓在担任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部部长期间,工作相当繁忙。他经常要到总政治部和总干部部机关去办公,时常还要去参加军委召开的会议。由于经常劳累过度,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