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山东农妇之死看到另一个大清

平南敬亲王尚可喜:大清皇朝“三藩”结局最好的一个藩王

  大清皇朝康熙皇帝,一生最值得歌功颂德的有三件大事:削三藩,收台湾,灭葛尔丹。 三藩:即平西王吴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这三个藩王。三人均为大清开国元勋,三朝元老,赫赫功臣,威震四海。平西王吴三桂,镇云南;平南王尚可喜,镇广东;靖南

王氏是康熙初年山东郯城的一个通俗农妇,通俗到现在我们已经无从知晓她的更多身份信息。我们只知道在她婚后几年的一天,她从并不富足的家中跑出,不久又在艰险的私奔路上被情夫甩掉;再之后兜兜转转,被丈夫找到的王氏重回家中,直到第二年的一个雪夜,她被丈夫扼住了喉咙,永远离开了这个天下。

这就是美国著名中国史专家史景迁,在他的名著《王氏之死》中钩沉的一段真实历史。由于史料过于阙如,他甚至借鉴了《聊斋志异》的内容,为王氏织就了凄美的最后一场睡梦——蒲松龄八成不会熟悉王氏,倒是在同一个时代生涯在与她邻近的乡里。而在此书的大部门章节中,史景迁通过《郯城县志》、郯城县令的回忆录《福惠全书》以及《聊斋志异》,勾勒了王氏之死所上演的大舞台: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地方暴力普遍、贞节看法深重……由此可见,悲剧的发生并非出乎有时。

阅读《王氏之死》的过程中我常常想,若是没有此书,又万一考古学家邂逅了王氏的墓葬(假设她有幸入土为安),考古学家会不会对这项发现提起兴趣呢?想必王氏之墓定是几近一无所有,很难有墓志之类的文字质料来记述她在时人眼中不堪一提的人生。而这种墓葬又在野外考古的实操中触目皆是,因此极有可能最终只能化作挖掘纪录中的只言片语。所谓《王氏之死》的小标题“大历史背后的小人物运气”,考古学怕是力不能及。

但反过来一想,实在史景迁写《王氏之死》也不容易呀。王氏自己一定不会想到,浮萍般渡过一生的她会在近400年后被一位老外相中于文献的海洋,并最终写入一本史学研究的经典著作。以是,关键在于在史景迁眼中,并非帝王将相的王氏有着同样非比寻常的魅力,让史景迁能透过她讲述自己期望讲述的那部门中国历史。

在《王氏之死》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积贫积弱、平头百姓的大清,全非影视剧里一再展现的谁人康乾盛世、皇城墙内的大清。二者都不尽是疑神疑鬼,却带给今人决然殊途的心理感受。

实在将1912年以前的中国看作愚昧落后、漆黑魔难的魅影,或者危机四伏、行将就木的残躯,这种看法绝不独见于《王氏之死》:新文化运动中胡适便说“我们必须认可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抗战时代毛泽东又说“中国历代的农民,就在这种封建的经济克扣和封建的政治榨取之下,过着贫穷困苦的奴隶式的生涯”。云云看来,《王氏之死》又真真扣合了阶级冲突论的视角:王氏之死即是对“贫穷困苦的奴隶式的生涯”最生动的揭破,让读者掩卷后深感中国近一百年的革命之路非走不可。

从某种意义上说,众多中华文明的辉煌成就,背后都潜藏着暗影——可想而知随葬壮观兵马俑军阵的秦始皇陵,只是大秦帝国的金字塔尖,那些仅有陶器出土的小型墓葬才是大多数秦人的死后归宿。以是“大一统”伟业的故事与《王氏之死》看似截然相反的AB两面,实则皆出自今人有意的取舍。在这个地球上自文明泛起后,冲突就从未消逝,但总会有差别的眼睛选择将或不将眼光投射其上。

实在细细想来,《王氏之死》建立在一项有软肋的假定之上,那即是我们同情王氏,由于我们信赖莫名私奔的她不是水性杨花的“渣女”。换言之,若是我们以为精英人士不只有钱而且修养好,底层的失败归因于自己素质低,那么阶级之差还怎么会是出自社会分配的不公,反而应视作个体起劲的答谢了。以是,当我们面临巍巍始皇陵时,你以为兵马俑是象征了“伟大”照样“残暴”?

有道是“历史总是胜利者誊写的”,实在物质文明史的泰半不也属于达官显贵。但在那些耀眼的国宝之外,我总以为,中国历史上另有许多王氏这样的人,他们的名字也许鲜为人知,但他们并不是“失败者”,他们不应该被遗忘。

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阅读更多精彩资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泉源:中国青年报

李富春一生所担任的职务

文/王树人 2020年5月22日,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了21年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富春诞辰120周年纪念日。作为新中国经济建设的奠基者和组织者之一,李富春把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