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三年玛纳斯发生的几起事宜

哪些考古发现推翻了人们的历史认知?

每个人对历史有着自己的认识与理解,也都在无数资料和历代流传的信息里,拼凑出这样或那样的想象。 但就是这样的“历史”,有时却因为科学严谨的考古发现被推翻。 比如在有限的文献记载里,刘贺这个被废黜的皇帝、短命的王侯,是“荒淫迷惑、失皇帝礼谊,乱汉

一九三三年(民国22年),在玛纳斯县发生过两次大的流血事宜,一次是阴历二月由马全禄部制造的事宜;第二次是阴历九月马赫英(俗称“黑鹰”),在玛纳斯挑起事宜,这一次杀戮的无辜国民就达两千多人。我们走访了领会那时情形的古稀老人,这些老人已是寥若晨星,凭着他们的影象回首了那时的历史。我们又查阅了有关资料,将昔时玛纳斯发生的几起事宜写出,献给尊重的读者。文中若有差误,请不惜赐正!

城隍庙起誓

一九三三年头,北疆一带的战乱狼烟蔓延到玛纳斯县,城内谣言四起,有人说祁都司(祁荣,回族,驻守玛纳斯营长)勾通马仲英要对县城国民举行屠杀。玛纳斯县长吴兴世听到新闻。为防祁有变,立即汇报省主席金树仁,经金赞成从伊犁调来了张子衡的一营人(多系锡伯族),其中也有骑兵,驻守玛纳斯,以防祁荣叛乱。这支人马驻了近一月,没有发现什么情形又撤走了。祁都司见吴轻信蜚语,调来了重兵危及自己,对吴的行为极为不满,两人发生争执。吴说祁有通匪之嫌,祁说吴是无中生有。遂于阴历二月初二,两人在城隍庙(现在的西街粮食局家属院四周)起誓立誓。那时的气氛极为重要,祁都司带了六七名亲兵,每人腰里别一把匕首,全副武装不离祁的左右,其余的军队在营部待命。吴县长由协台李英华,外号“李草包”陪同。李协台带了一哨人(听说一哨相当于一连),从庙内到庙外都布满了岗哨,卫兵一个个荷枪实弹护拥着吴县长。双方都虎视眈眈,怒目相视,真有一触即发之势。祁都司在大庙中八仙桌上放了《古兰经》,对“经”起誓.表明自己没有二心。吴县长面临城隍爷立誓,说至心爱民,没有杀人之意。经由一番起誓立誓,风浪才算平息。但在吴祁二人各自心中播下了祸种。

二月事宜

一九三三年头,马世明、马全禄率众七百余人在乌鲁木齐作乱,被省军和归化军击败,一部门撤向乌鲁木齐南山,一部门向西流动。马全禄率领西来的这部门人,路经昌吉、呼图壁,到了土葫芦(现土古里)。马军要攻城的形势严重地威胁着玛纳斯。

阴历二月初,玛纳斯县政府召集了四方户勇及驻军大会,加入人数约一千七八百。这次会议一是部署防守事情,二是检查各区户勇实力,增强联防。四个联防区域是:乐园驿(包罗塔西河等地)、北五岔、石河子、乌拉乌苏。(后两区域那时属玛纳斯统领)。

会后,各路人马回原地驻守待命。乐园驿区域约百名户勇由会长罗玉堂率领回到了原地。这时马全绿的人已到了乐园驿,和祁都司驻守乐园驿的军队相互勾通,正在谋害商量对策。他们得知罗玉堂带的人马从县城回来,驻军就派人去“请”,言说有要事相商,罗玉堂不知其中有诈,就追随来人去了祁部驻守处。这时,祁都司的军队和马全禄的人已包围了所有户勇,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罗部职员所有杀戮。罗玉堂到了驻守处被擒,那时马军不杀罗,是为了要他给他们带路去河西攻打史家埠子。史家在河西也有很大的势力,粮多兵足(指的地方武装)。马全禄部为了扩充自己的军力,弥补给养,这样再回过头来攻打玛纳斯就有了雄厚的实力。这是他们不先打玛纳斯,而攻取史家埠子的主要目的。翌日,马全禄部便攻陷了史家埠子。

罗玉堂乐园驿被擒,户勇被杀,河西史家埠子被攻陷,新闻连续不断地传到了玛纳斯县城,县城吃紧。吴县长写信求援。随即派商团的李风泉出城送信,临行前吴县长又交待了一番。李从城北角用绳子吊下,走出不远,迎面碰上了祁都司的人(约有四十多人),有人认出李风泉是商团的人,又看到他身带武器,不容分说上来十几小我私家举刀便砍,李立即昏迷在野外。他们以为李死了,人即去。李醒后速到火神庙(现县医院四周),因火工道人相救得以脱险,头、身、臂、手都留有刀伤,吴县长的信也没送出。这就是厥后人们称他为“挨刀李”之故。

马全禄等人在河西短期整休后,向东而来,准备攻取玛纳斯。行至半路罗玉掌逃跑,被杀死在玛纳斯河西大桥河滩。

二月十七日攻打玛纳斯南城,驻守营长祁荣开了城门,把马军接进来,这些人在南城放肆屠杀无辜国民,不少妇孺丧生,受害者达二百多人。县政府也付之一炬。县长吴兴世惊慌逃走,丢下一个小女儿被一个维族人掩护起来。地方镇静后,这家维族人把这个险些丧了性命的女孩送交给了县长。马全禄部还没有控制全城,正遇省垣开往塔城的两卡车归化军经由这里,两军相遇,归化军在财神楼用机枪向马部扫射。马部听说从乌鲁木齐开来了雄师,不知内情,便裹胁了一些人,慌忙撤离到本县和呼图壁县的南山一带。

九月惨案

二月事宜激起了人们对马全禄在玛纳斯制造流血事宜的恼恨。吴县长采取了防范措施,调来了一部门东北军驻守玛纳斯。地方商团、户勇也乘机举行了扩充。罗玉堂的兄弟罗廷兰也在扩充实力,计划替兄报仇。

九月,马赫英从塔城战败,向东逃。这时他手下军力不足百人,加上裹胁来的回民总共三百多人。他路经玛纳斯没敢进城,绕城到东南十二公里处的黑梁湾驻扎。玛纳斯南庄子回民叶乡约听说来了马赫英的人马,忙去相见。叶对马诉说政府军和商团要杀回族人,求“黑鹰”“解放”,马因军力不足,恐有失利,不想同守军交火,叶乡约再三相求,并以厚礼相许,马即准许。并约定第二天破晓以鸣枪为号,县城的回族人听到枪炮声,便速转移。等回民转移后,再着手屠杀其余国民。那时居住在县城的回族分六个方,有西宁方、本地方、陕西方、凤翔方、东安方、固源方,每方都有三百多户人家。叶乡约是西宁方人,他只通知了西宁方的人转移,其它方的回族人还基本不知道。

九月十九日破晓,马赫英率领人马来到县城。看到了城里国民都在甜睡之中,马示意手下人鸣枪报信。岂不知其它方的回民基本不明其因,枪声惊动了四处,瞬间大乱,人们纷纷向外逃跑。驻守军和商团出动,在街口巷道举行阻击,马赫英一看形势不妙,随即撤走。只有少数西宁方人跟马出走,剩下的五方回族和西宁方中未走的回民,被政府军和商团切断屠杀。特别是罗玉堂被害,他的兄弟及其手下人借机报复,乱杀无辜。据估计无辜被屠杀殒命的民众有两千多人。这就是玛纳斯历史上的阴历九月流血事宜。

泉源:一九八四年十二月《昌吉文史资料》 作者:大路

抗日英雄:“夜老虎”宋宝元

作者:杨吉玲 宋宝元,城关镇城西村人,1925年生, 1992年病逝。抗日战争时期,担任城关镇民兵队副队长。抗战胜利后,曾任镇党委副书记、武委会主任。因精明强干,瘦小机灵,也有“猴儿”之称。1944 年10月,在柏子镇下兴居召开的岳北专署群英会上,陈赓司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