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联合国,只要有一个小小的台湾,我们就不进去

胡惟庸——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丞相

朱元璋白手起家,创立帝业。他在位三十年,“宵旰图治,以安生民”,一手打造了洪武盛世的局面,被康熙评价为“治隆唐宋”。然而这番盛世也有极不光彩的一面。朱元璋执政中后期,猜忌多疑,残酷狠厉,他对朝廷官员的清洗成为洪武盛世中遮不住的伤疤。 公元138

/wp-content/uploads/2020/8/IN3QZn.jpeg插图

文/胡新民

1942年1月1日,正在与轴心国作战的26个同盟国家的代表在华盛顿会晤,签署了《团结国家宣言》。这份文件第一次正式采用了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团结国”方案。

1945年,50个国家的代表在旧金山加入团结国家国际组织集会,并在集会上签署了《团结国宪章》。这些代表对1944年8月至10月中国、苏联、英国和美国的代表在美国敦巴顿橡树园提出的建议举行了审议。

但敦巴顿橡树园设计另有一个主要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即团结国最主要的组织——安理会的表决程序。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及三外洋长与主要官员于1945年2月在苏联克里米亚的雅尔塔举行会晤。1945年2月11日,集会宣布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并召集举行旧金山集会。

毛泽东提出派代表加入旧金山集会

抗战时期,虽然中国共产党不是执政党,但在抗战中起到的中流砥柱作用,不只得到了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普遍一定,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方面一定程度上的认可。好比那时美国驻华使馆的三等秘书谢伟思在写给美国国务院的备忘录中,就认可“中国共产党已成为最活跃的气力”,他们向导的抗日流动“是乐成的”。1944年7月,美军派遣以驻华使馆武官包瑞德、二等秘书戴维斯、三等秘书谢伟思等组成的“美国军事考察小组”进驻延安。谢伟思被委任为“美国军事考察小组”的政治照料。这样,解放区现实上成为了中外洋交的另一扇窗口,即“半自力外交”。因此,当旧金山集会的新闻传到延安时,中共正在召开六届七中全会,毛泽东马上在集会上提出:中共要求派代表加入旧金山集会。

/wp-content/uploads/2020/8/EzQbAv.jpeg插图(1)

◆1944年,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叶剑英与美军考察组成员谢伟思等合影。

在毛泽东提出要求后的当天,1945年2月18日,周恩来就代表中共中央致电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指出:4月15日在旧金山召开的团结国集会,决不能单独由国民党政府派遣其代表出席。出席旧金山集会的中国代表团,应包罗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三方面代表。国民党代表只应占代表团全体人数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的代表,应由共产党及民主同盟派遣。电报并要求赫尔利将上述意见转达给美国总统罗斯福。20日,赫尔利复电示意不赞成。

赫尔利是支持蒋介石的意见的。蒋介石以为旧金山集会为“各国政府集会”,非“各国之党派集会”,否认中共加入集会的资格。

中共方面一直坚持要派代表加入,不停与国民党方面举行谈判。3月7日,毛泽东在王若飞(重庆中共南方局工委书记——笔者注)3月6日关于有新闻传出蒋介石可能指派中共方面加入旧金山集会代表的来电上指挥:“似须电若飞,向王世杰(国民党政府外交部负责人——笔者注)提出我方出席人选,免蒋随意委派。”随即,周恩来起草致王世杰信,信中声明:对于出席4月15日旧金山集会的中国代表团,中共中央以为必须包罗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同盟的代表。中共中央决议派中央委员周恩来、董必武、秦邦宪三人加入代表团,要求王世杰将以上两事迅速转达国民党政府。这封信经毛泽东修改后,于3月9日发出。

/wp-content/uploads/2020/8/3mi2Uz.jpeg插图(2)

◆1945年,董必武(中)和朱德(左)、周恩来在延安机场。

3月15日,美国总统罗斯福致电蒋介石,以为若是蒋介石能够“容纳”中共和其他党派代表,“在集会中必能发生良好印象,而左右对于中国统一之起劲,势将因左右此种民治主义之示意,而获得现实援助”。电文最后还指出,美国代表团两党都有代表,加拿大等国代表团也是这样的。

3月26日,蒋介石复电罗斯福说,中国将派出10名代表,其中有一名共产党的代表。在3月27日代表名单宣布后,只管中共示意只给一名代表名额不满,但照样接纳了天真态度,赞成了这个方案。那时,中国共产党的代表还没有正式在西方社会的舞台上泛起过。厥后的事实证实,这次中国共产党的代表第一次泛起在美国,无论对即将确立的团结国、照样对美国社会,都发生了异常努力的影响。

/wp-content/uploads/2020/8/aMreeq.jpeg插图(3)

◆1945年在美国旧金山,董必武在《团结国宪章》上签字。

4月1日上午,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主席团专门召开有董必武加入的集会,毛泽东等决议由董必武带随员2人加入中国出席旧金山集会代表团。4月1日下昼,毛泽东在住处和周恩来、朱德、董必武与谢伟思举行最后一次谈话。毛泽东说,中国共产党对美国的政策,是追求友好的美国在中国实现民主和对日作战中举行相助。

辗转到达旧金山后,董必武除了加入集会之外,还凭据毛泽东的谈话精神,广泛地接触美国的同伙和华人华侨,向他们先容中国解放区军民举行经济、政权建设的情形,先容抗日的战况和取得的绚烂战绩,论述中国共产党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提高的目标以及要求民主、争取团结、确立团结政府的统一战线的政策。团结国大会闭幕后,7月初,董必武一行脱离旧金山前往纽约,继续向美国各界人士先容中国共产党的纲要和解放区各方面的成就,扩大中国人民革命的影响。美籍华人、美国华人历史研究专家邝治中教授在其著作《纽约唐人街:1930-1950年劳工与政治》中写道:“1945年团结国在旧金山确立,当国民政府出席确立仪式的代表宋子文前来接见纽约时,他住在一家豪华的旅馆里,拒绝约请去唐人街揭晓演说。相反,出席团结国集会的中共代表董必武(他那时在旧金山)却在华侨主持的许多集会上讲话。这给纽约的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以是厥后在思量中国在战后天下中的前途时,华人中心险些没有人以为国民党的独裁统治继续下去会有什么利益。”

始终坚持“一其中国”原则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确立。凭据国际公认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确立后,应由中国新政府指派代表加入团结国大会及其有关机构的事情,把已经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台湾国民党政府代表驱逐出团结国,但受到了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列强的阻挠。1949年11月15日,中外洋长周恩来致电团结国秘书长赖伊和团结国大会主席罗慕洛,要求取缔非法的国民党代表团的一切权力。

毛泽东自1949年12月6日起至1950年2月17日接见苏联。在此期间,毛泽东为杀青《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和《关于苏联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议》等文件支出大量精神。但同时也在思量若何拓展新中国的外交舞台,若何名正言顺地登上团结国讲坛。这时,苏联方面也在思量这个问题。以为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够取代蒋介石团体在团结国的席位,将会大大增强社会主义国家在团结国,特别是在最主要的机构安理会的影响力。那时由于中国,包罗毛泽东等中央向导人,对团结国的事物不大熟悉,因而对苏联方面的意见相当重视。

1950年1月7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并中共中央:(苏联外长)维辛斯基建议我外交部给团结国安全理事会去一个声明,否认前国民党政府代表蒋廷黻继续为安理会中国代表的正当职位。维辛斯基说,若是中国发了这个声明,苏联准备接纳一项行动,即若是蒋廷黻还留在安理会为中国代表(据称还要当安理会今年的主席),则苏联将拒绝出席安理会。维辛斯基以此征求我的意见。我马上示意,中外洋交部可以揭晓这样的声明。我并说,我的电报一月七日到北京,中外洋交部周恩来外长署名的声明可能在一月八日或一月九日发出去。我问他,此项声明电除发给团结国安全理事会及团结国秘书长外,是否还需要同时发给苏、英、美、法等安理会会员国?他说,可以发,苏联凭据中国的电报就可以行动。此事他声明是以外长资格征求我的意见,我已正式示意赞成。请你们于接电后迅为解决,争取于九日恩来起程前发出此项声明的电文,除发团结国秘书长及安理会外,并以电报通知苏、英、美、法等外洋交部,附以致团结国电文。此事解决情形望告,并告以一月九日是否来得及发出。

/wp-content/uploads/2020/8/v6jU7b.jpeg插图(4)

◆毛泽东,1950年4月留影。

当晚12时,毛泽东又致电刘少奇、周恩来:“兹拟就周致团结国大会主席、团结国秘书长及安理会十会员国政府(不给南斯拉夫)的声明电,请照此发去为盼。”1月8日发出的周恩来外长致团结国声明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以为中国国民党反动残余团体的代表留在团结国安全理事会是非法的,并主张将其从安全理事会开除出去,特此电达,希予采取照办为荷。”

1月10日,苏联代表在团结国安理会集会上,提议将台湾政府的代表开除出安理会,但遭到美、英两国的否决。

1月13日,毛泽东在给刘少奇的电报中指出:维辛斯基今晚来谈,建议我国向团结国去电派遣自己的代表出席团结国以取代国民党代表,因现在为国民党代表问题安理会斗争颇重要,苏联支持我国声明主张开除国民党代表,美、英等多数国家否决开除,故中国有进一步示意之需要,唯时间可待一星期后再去电报。我赞成他的建议,代表团首席人选请中央思量电告,待恩来到此商决。

1月18日,毛泽东在致刘少奇的电报中提出:出席团结国中国代表团首席代表以洛甫(即张闻天)担任为相宜,现起草了一个致团结国电报,如中央赞成即请于明十九日发出并公然揭晓。毛泽东还说:据恩来说,高岗、富春都以为洛甫可充外交代表,唯未事先征得洛甫本人赞成。请你于发之同时去一电给洛甫,说明因时间关系不及征求他赞成,请他体谅,至起程去团结国的时间另电通知。

这一天,毛泽东还起草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致团结国的照会(此照会正式发出时,署名改为外交部部长周恩来):“一九五〇年一月八日,中华人民共和外洋交部周恩来部长曾向团结国发出照会,要求团结国及安全理事会将中国国民党反动残余团体的非法代表予以开除。此项照会,已承赖伊先生复电示意收到,并转达安全理事会各会员国。现在我再通知你们,主席先生和秘书长先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业已任命张闻天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团结国集会和加入团结国事情,包罗安全理事会的集会及其事情的代表团的首席代表。我并请求你们,主席先生和秘书长先生,回覆我的下列两项问题,即(一)何时开除中国国民党反动残余团体的非法代表出团结国及安全理事会,我以为这样的反动残余团体的非法代表到现在还留在团结国及安全理事会,是完全不合理的,应当马上开除出去;(二)以张闻天为首席代表的正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团何时可以出席团结国及安理会的集会并加入事情,我以为应当迅速出席集会并加入事情。以上各项,请予速复为盼。”

/wp-content/uploads/2020/8/636vym.jpeg插图(5)

◆1950年2月14日,毛泽东与斯大林出席《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签署仪式。

赖伊虽然有回应,但由于美国的压力和阻挠,中国的起劲未能取得显著的效果。中国抗美援朝后,在第五届团结国大会上,由美国操作,通过了污蔑中国为对朝鲜的“侵略者”的决议。中国和团结国的关系因而变得加倍庞大。

但从此以后,毛泽东一直在坚持原则不摇动的基础上,为推进中国在团结国正当席位的恢复而不懈起劲。

1950年12月22日,毛泽东在审阅修改外交部部长周恩来《关于联大非法通过“朝鲜息兵三人委员会”决议的声明》稿时,在声明稿中的“我们坚持以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及朝鲜内政由朝鲜人民自己解决为和平调处朝鲜问题的谈判基础”之后,加写:“美国侵略军必须退出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必须取得团结国的正当职位……。”

这是面临美军介入台海事态后,毛泽东第一次提出把台湾的职位问题与团结国问题联系到一起。这也是延续至今中国在国际上坚决否决“两其中国”和“一中一台”政策的肇始。

1955年10月3日,毛泽东在会见天下和平理事会副主席、意大利天下和平理事会主席、意大利社会党总书记南尼时,谈到了中国和意大利建交的事。毛泽东指出:“我们否决美国搞的‘两其中国’。意大利现在不是团结的会员国,以是不发生在团结国认可国民党的问题。问题在于美国给意大利施加压力,要它不认可人民中国。只要意大利政府能抵制这种压力,我们马上可以建交,估量这还要有一段时间。”

由于那时西方国家基本上都是以美国密切追随,毛泽东也意识到中国很快恢复在团结国的正当席位是不现实的。但声明权力、举行斗争是毫不含糊的。同时也清晰,要最终解决这个问题,要害照样要靠自身起劲,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wp-content/uploads/2020/8/VvMJJr.jpeg插图(6)

◆1958年9月30日,毛泽东和周恩来、张闻天与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在中南海颐年堂举行会谈。

1958年9月30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来访的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当苏加诺提出中国应早点进入团结国时,毛泽东说:早加入或者迟加入,这两条我们都要准备,我们以为慢一点好。对我们来说,最好再等五六年,再等十一年,那时刻我们的第三个五年设计就完成了。现在,我们是弱国,不是强国。我们公然说要加入,这是我们的权力。六亿人民的代表不加入,台湾却加入了,这是不公平的。现在不是我们在团结国代表台湾,而是台湾代表我们,这是不稳健的。团结国里只能有一其中国,不能有“两其中国”,而那其中国是我们。美国是不赞成我们进团结国的,它是要阻挠的。只要团结国里有一个小小的台湾,我们就不进去。不是我们不进入团结国,而是他们不让我们进去。问题的解决,不决议于我们这一方面,要对方改了才成。

在此期间,毛泽东还思量到了与台湾蒋介石团体联手否决“台独”的问题。

1956年10月3日,毛泽东会见新加坡《南洋商报》驻香港特约记者曹聚仁和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副主席张治中等人。在谈到加入团结国问题时,毛泽东说:我们并不着急去加入团结国,但举行这种斗争是需要的。我们进入团结国的条件是:只能一其中国,不仅要进入团结国大会,而且要进入安全理事会和其他种种组织,否则就不干。否决“两其中国”这一点,台湾和我们是一致的。(张治中:在否决南越占领西沙群岛问题上台湾也是和我们一致的。)这次团结国大会可能美国方面的票仍是多数,但早晚总要认可我们的。谈话结束时,毛泽东告诉曹聚仁,去台湾见到熟人时代他致意。曹聚仁出门时,张治中提醒说:今天主席提到蒋时称“蒋先生”,请注重。

随着新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不停增强,那时不停有一些友好国家希望中国在团结国问题上能够接纳天真一点的政策。这也是与那时这些国家寄希望中国在团结国施展影响的想法有关。然则毛泽东在“一其中国”原则问题上没有示意过任何摇动。1959年国庆节晚上,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与赫鲁晓夫谈话时,就再次明确地阐明晰这一点。

/wp-content/uploads/2020/8/zay2Mr.jpeg插图(7)

◆1959年10月1日,毛泽东与赫鲁晓夫在天安门城楼上。

赫鲁晓夫说:在今年团结国大会上表决中国在团结国的代表权问题时,投票赞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又增添了一票。毛泽东说:美国操作了大多数,不让我们进团结国,我们准备十年、二十年以至三十年进不了团结国。中国没有团结国也活得下去,团结国没有中国也活得下去。赫鲁晓夫说:我看用不了那样长的时间中国就可以进入团结国。人人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不让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进入团结国是纰谬的,国际事态的缓和与裁军问题的解决没有中国加入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说:美国不让我们进团结国,宣布我们是侵略者,说我们侵略蒋介石、侵略朝鲜、侵略越南。既然我们是侵略者,我们又怎么能进团结国呢?赫鲁晓夫说:只要团结国通过了接纳中国的决议,关于宣布中国为侵略者的决议就自然会作废的。不要示意我们对进不进团结国不在乎,美国正是行使这一点,说中国不愿进团结国,怕受团结国的约束。毛泽东说:我们在公然宣传上从来就是示意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团结国的正当席位,赶走蒋介石的代表,我们从来没有公然说过不愿意加入团结国。然则另一方面,我们知道,由于美国的阻挠,我们一时进不了团结国,我们要作十年、二十年进不了团结国的计划。不能急,急也没用。我们决不能为了增添赞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票数而不举行任何流动。至于你们在团结海内举行斗争,那很好,我们一直赞成这种斗争,而我们在团结外洋举行斗争,我们人人在两条战线上配合举行斗争。赫鲁晓夫说:这次我们到美国去,感受美国很怕中国。毛泽东说:它怕的不是今天的中国,而是明天的中国。

毛泽东一方面把主要精神放在最使美国怕的国家工业化、国防现代化,例如“两弹一星”上,另一方面还数次向国际社会宣布,只管中国不是团结国的成员国,但绝不会“无法无天”。同时在此期间,毛泽东特别注重到了,非洲自力的国家会越来越多,在团结国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

1961年1月,毛泽东阅读了一种反映台湾情形的内部质料后,指挥:“各同志阅,退毛。”对其中的《蒋团体焦虑一九六〇年日子忧伤》《元旦前后美又延续提出种种推行“两其中国”建议》《美特笼络陈诚失败》三篇,指挥:“很可看。”《蒋团体焦虑一九六〇年日子忧伤》这一篇说:“蒋经国系的台北《大华晚报》说:‘器械对立愈尖锐,形式愈重要,对我们愈为有利;相反的,在和风涟漪、谈判频的情形下,我们的处境便难免窄小。……在一连串的国际谈判中,我们的职位和权益可能被涉及’,这将‘对我们组成心理上的困扰’。”毛泽东批注:“这几句话,值得注重。”这一篇还说:在未来五年至十年内,非洲大陆可能泛起三十个左右的自力国家,非洲在团结国的席位可能跨越拉丁美洲,而现在非洲国家中同蒋团体维持外交关系的只有三个,同大陆有外交关系的却占多数。蒋团体对非洲的外交,包罗有极大的危险性。毛泽东批注:“极值注重。”

固然,这并不意味着继续瓦解西方反华阵营的起劲可以放松。“毛泽东武断决议,捉住这一时机,与法国杀青建交。”“中法建交震动了整个天下。”(见《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第663页)1964年中法建交,对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团结国的正当席位问题发生了显著影响。1965年第20届联大上,在就阿尔巴尼亚等国提出的要求联大“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正当权力并认可它是中国唯一正当代表”提案举行表决时,赞成票和否决票相等,均为47票。这是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团结国的正当席位问题上的一个突破。

在毛泽东的运筹帷幄下,在使美国畏惧和广交同伙两方面都不停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团结国正当席位的日子,终于越来越近了。

毛泽东亲自点将组团出席团结国大会

1968年11月10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总统叶海亚•汗率领的巴基斯坦武装部队友好代表团时对客人说:现在美国的尼克松想把我们拉进团结国,说要把中国人带进什么国际人人庭,否则我们无法无天。对美国这种态度,我们不浏览。我们不受美国控制的国际组织的礼貌约束。然则我们遵守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的礼貌。

不到三年时间,1971年7月,尼克松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受尼克松的委派,终于在叶海亚•汗的协助下,实现了隐秘访华。7月15日,基辛格访华通告一揭晓,马上震惊了整个天下。

/wp-content/uploads/2020/8/rimMFf.jpeg插图(8)

◆1970年11月13日,毛泽东会见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

美国已经知道自己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团结国的正当席位的贪图即将走到终点,但还经心算计,试图拖延一下,以便若干保留一点体面。美国的做法,甚至毛泽东那时也受到了疑惑。在1971年10月25日团结国关于恢复中国在团结国席位提案表决通事后,毛泽东有趣地说:“我对美国的那根指挥棒,另有那么一些迷信呢。”

10月26日,团结国秘书长吴丹致电中国政府外交部代部长姬鹏飞,正式通知第二十六届联大通过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团结国的一切正当权力的决议,并约请中国政府派出代表团出席本届团结国大会。当天,吴丹在录制题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的视频声明时示意:“我坚信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团结国席位是国际事态显著好转的证实,并会最终牢固和增强团结国。”

当天晚上,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召集周恩来、叶剑英、姬鹏飞、乔冠华、熊向晖、章文晋、王海容、唐闻生开会,研究马上组织代表团出席第二十六届团结国大会。周恩来说:我们适才开过会,都以为这次联大解决得爽性、彻底,没有留下后遗症。只是我们毫无准备。我暂且想了个主意,让熊向晖带几个人先去团结国,作为先遣职员,就地领会情形,举行准备。毛泽东说:那倒不必喽,团结国秘书长不是来了电报吗?我们就派代表团去。让乔老爷(指乔冠华)当团长,熊向晖当代表,开完会就回来,还要接待尼克松嘛。派谁加入安理会,你们再研究。那么多国家迎接我们,再不派代表团,那就没有道理了。

听说,那时外交部的一名高官主张不要马上进团结国,而是要等联大通过另一个决议,摘除1950年关于中国是侵略者的帽子后我国再派团去纽约。对此,毛泽东说,人家第三天下抬着轿子来请你啦,你还能不去?

毛泽东自己以前也提到过这个“帽子”的问题。然则,毛泽东是最讲实事求是,最善于把原则性与天真性连系在一起的。此时毛泽东的话,针对的是那时那股“左”的思潮。在1972年2月,毛泽东会见尼克松的时刻,谈到了中国海内高层有人否决改善中美关系。这可以说是那股“左”的思潮的主要体现。

现实上,毛泽东对“摘帽”问题已经思量到了。他点名乔冠华担任团长,除了其他因素外,还与乔冠华1950年11月和伍修权去团结国,就美国诬蔑中国的所谓“侵略朝鲜案”举行唇枪舌斗的履历有关。毛泽东在点完将后说:现在请总理挂帅,抓紧准备,最主要的是在团结国大会的第一篇谈话。1950年,我们照样“花果山时代”,你(指乔冠华)跟伍修权去了趟团结国。伍修权在安理会的讲话,问题叫作“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控诉就是起诉,告“玉皇大帝”的状。那个时刻“玉皇大帝”神气十足,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差别了,“玉皇大帝”也要惠临“花果山”了。这次你们去,不是去起诉,也不是去跟美国打骂,而是去伸张正义,长天下人民的志气,灭超级大国的威风。给否决外来干涉、侵略、控制的国家呐喊声援。第一篇谈话就要讲出这个气概。

11月8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接见中国出席第二十六届团结国大会代表团全体成员。毛泽东说:“我们在团结国的目标是团结大多数,伶仃极少数。团结是有原则的团结,原则就是我们对国际问题的基本态度:维护各国的自力与主权,维护国际和平,促进人类提高。二十三个提案国是我们的患难之交,要同他们讲团结。同其他投票赞成我们的五十三个国家也要团结。对投弃权票的十七个国家要正确对待。在美国那样大的压力下,他们不支持美国,用弃权的设施对我们示意同情,也应当谢谢他们。投否决票的三十五个国家不是铁板一块,也要做事情。”

11月9日下昼,中国代表团乘飞机脱离北京前往纽约。根据毛泽东的指示,送代表团的规模要扩大,要提高规格,代表团的脱离、回国,政治局全体成员都要加入的要求,周恩来、叶剑英等党和国家向导人亲自到机场送行。

/wp-content/uploads/2020/8/iEVBVn.jpeg插图(9)

◆1971年11月15日,新中国代表团首次出席联大全体集会。乔冠华代表中国政府在会上揭晓讲话。图为乔冠华在联大集会上开怀大笑。

1971年11月15日,以乔冠华为团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正式出席第二十六届联大集会。会场上泛起了团结国确立以来罕有的热烈排场。先后有57个国家的代表致词迎接中国代表团。非洲代表还在会场上跳起欢快的舞蹈。乔冠华的谈话,使作为团结国五种事情语言之一的中文,第一次响彻团结国大厅(以前那些窃据中国席位的人谈话都用英文)。外电谈论:“这一展示基本目标的演说,是不折不扣的在团结国历史上最主要的演说之一。”

1971年12月22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和周恩来听取加入第二十六届团结国大会归来的中国代表团汇报。

1950年12月22日,毛泽东亲笔写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必须取得团结国的正当职位”。21年后的同一天,这件中国近代史上的大事,终于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中国终于以崭新的姿态,自立于天下民族之林。

参考资料:

1、《毛泽东年谱(1893-1949)》《毛泽东年谱(1949-1976)》。

2、黄华:《亲历与见闻:黄华回忆录》天下知识出版社 2007年8月。

3、熊向晖:《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6年3月。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民国大师上课,光开场白就这么精彩

民国大师上课的开场白,实在有意思。 “兄弟我是没什么学问的”;“你们要睡觉,我不反对,但请不要打呼噜,以免影响别人”;“你们来听我上课是你们的幸运,当然也是我的幸运”……你能想象,民国大师们上课的“开场白”会是这样的吗?穿越回民国上课,老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