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在广东紫金的往事:坚持给“药钱”

【党史博览】神木兵变

1930年冬,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努力,中国共产党在神木守军高志清部补充营手枪连的秘密工作已经初见成效。12月,手枪连三排长王凤城(哥老会成员)因刑事案件被关押,高志清令神木县长对其施以严刑并重判。事情发生后,手枪连王自强几个与王凤城关系好的班长,密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wp-content/uploads/2020/8/IfiQRz.jpeg插图

紫金“红屋”,即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旧址,位于苏区镇炮子村湖子仓

(《红广角》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公布,请勿转载。)

1955年10月初,北京。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向导人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来自天下各地赴京加入国庆观礼的代表团成员。

时代,在接见天下革命老凭据地代表团成员时,得悉有来自广东紫金县的代表时,周恩来十分高兴,走上前往,亲热地说:“你是广东紫金的代表,大革命前后,我曾经两次到过你们那里。请代我向紫金人民问好!”

周恩来--日理万机的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他没有遗忘大革命时期在东江区域渡过的那段峥嵘岁月,更没有遗忘紫金县那些通俗的老区人民……

“举兵东征,获得东江民众的热烈欢迎与辅助……”

1925年9月21日,广州国民政府为诛讨盘踞在东江区域的军阀陈炯明余部,决议发动第二次东征。这次军事行动,蒋介石担任东征军总指挥,周恩来被任命为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兼第一师党代表。东征军雷厉风行,所向无敌,很快便攻克了素称“铁链锁孤舟”的惠州城。

东征军攻克惠州后,兵分三路,乘胜追击,继续东进。其中左路纵队经河源城,攻克老隆、五华后,直捣兴宁、梅县、大埔,向东进发; 右路纵队先后占领平山、三多祝后,经紫金、华阳,横扫梅林、饶平一带守敌;周恩来则与总指挥蒋介石,以及苏联军事顾问鲍罗廷、罗加觉夫、加伦等人一起,约莫10月中下旬,率中路纵队,翻山越岭,来到了东江边一个小墟镇--紫金龙窝。

龙窝地处河源东南部,与惠州和汕尾相邻,境内崇山峻岭,阵势险要,是紫金县毗邻南北的一个山区重镇。受彭湃向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的影响,这里的农民运动开展得较早。1924年国民党“一大”后,紫金南部和东部区域各乡就普遍确立了农会组织,并确立了共有800来人的农民自卫军。1925年9月,东征军第一次东征时, 为配合东征军作战,紫金县总农会组织龙窝、炮子等乡的农民自卫军300多人攻打龙窝区公署, 区长仓惶出逃。自此,紫金农民自卫军威震乡邻,声名远扬。

周恩来随军来到龙窝区公署所在地后,被放置住在区公署四周的一座天主堂内。

天主堂是天主教会兴办的一座天主学校,始建于1883年,由一个法国神父出资兴建。天主堂是相近最好、最平静的屋子,右片是教堂,室内清洁整齐;左片是住地。东征军来到龙窝后,右片是总政治部住处,左片是总指挥住处。周恩来就住在天主堂左片后院二楼一间小屋里。

周恩来在龙窝停留时代,受到当地农军的热烈欢迎。

10月25日,东征军决议攻打紫金县城,紫金各地农军积极响应。此时,县总农会改为县农民协会。在县农民协会会长钟一强等人的配合支持下,东征军包围了县城,县长及守敌仓惶弃城而逃,越日东征军胜利占领了县城。在周恩来等人的支持下,钟一强等将县农民协会迁到了县城。

几天后,周恩来率领政治部职员,随东征军脱离紫金,进入了汕头,后又入闽,在永定全歼逃敌,胜利竣事了第二次东征。这标志着统一广东的战争的全面完成,为胜利地最先北伐战争奠基了主要基础。

时过境迁,现在的天主堂,左片修建已残旧不堪,首层经由浅易加固装修,开了三间门店;右片仍是教堂,现在仍有教徒在此做礼拜。因天主堂曾是周恩来、徐向前等革命先辈住过的地方,紫金县人民政府于1979年把天主堂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元。2001年11月,中央电视台《徐向前》电视专题片摄制组专程到紫金龙窝等地,在天主堂等地取景拍摄,并采访了当地老人,缅怀了周恩来、徐向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紫金龙窝的革命业绩。

谈起此段历史,周恩来感伤万端:“举兵东征,即获得东江民众的热烈欢迎与辅助,战胜潮汕,直抵闽境……这不是事业吗……”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这是周恩来第一次到紫金。

“大嫂,快收下吧,这是药钱!”

两年后,也就是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周恩来再一次来到了紫金。

1927年8月1日,在周恩来等人的向导下,举行了威震中外的“八一”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由于敌强我弱,起义失败。为保存实力,起义军主力自动撤出南昌,向广东进发。周恩来随军队来到了海(丰)、陆(丰)、惠(阳)、紫(金)、五(华)的边缘区域、中共东江特委所在地——惠阳中峒。在这里,入粤起义军队整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俗称“红二师”。

与中峒仅一山之隔的紫金炮子乡,是海陆惠紫五边区的一个山区小镇。这里的群众革命基础好,革命斗争热情高。早在1923年春,我国农民运动的先驱--彭湃曾在这里亲自培育指导确立了河源市第一个农民革命组织--炮子乡农会。农会确立后,受尽克扣榨取的劳苦大众纷纷要求加入农会。今后,农民运动在紫金迅速开展起来。第一次海内革命战争失败后,紫金县农会、紫金县人民政府、中共紫金县委机关都曾设在这里。周恩来在黄埔军校、广州农讲所为紫金培育的革命军政干部也都云集于此,向导开展了全县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炮子,那时实际上已经成为紫金的革命大本营。

红二师确立后,为了祛除周围的地方反动武装,铲除封建碉堡,确立牢固的革命凭据地,1927年10月10日,由东江特委委员刘琴西指挥海陆丰惠紫工农革命军,与红二师团结攻打紫金南岭。鏖战一天未能攻陷,军队只好退出南岭,开进炮子休整。红二师师部就设在该村福星楼。就是在这关键时刻,为了指挥起义军队,周恩来不畏艰险,风餐露宿,生病随军来到了炮子乡。

站在炮子村口,周恩来回想起两年前随东征军在龙窝、炮子的往事,不禁思绪翻腾。那时, 他曾与东征军总指挥蒋介石一起,率中路纵队来到这里,同住在龙窝天主堂。但现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举行了惨绝人寰的清党大屠杀,昔日的战友,转眼间成为誓不两立的仇敌!想不到短短的两年时间,历史竟发生了云云戏剧性的转变!面临此情此境,周恩来对前来迎接的紫金地方干部感伤地说:“真是物是人非,时过境迁啊!”

周恩来到达炮子后,县委向导干部钟一强放置他住在县委所在地--湖子仓的左下片下正间。钟一强等县向导向周恩来认真详细地汇报了紫金“四二六”武装暴乱和开展农民运动的事情情形。

听完汇报,周恩来满足地址了颔首,赞许地说:“他蒋介石不仁, 我们就要高举土地革命斗争的旌旗,针锋相对地开展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确立工农革命政权、建立革命凭据地的斗争!你们应该好好发扬下去!”

紧接着,周恩来又指示说:“现在我们革命的中心义务,第一要组织武装暴乱,确立自己的工农武装;第二要确立苏维埃政府,用自己的政权去向导劳苦大众;第三要开展土地革命,把土豪劣坤的土地夺过来,分给农民!”

周恩来的指示,大大鼓舞了钟一强等县委向导干部,对于紫金确立革命政权,开展土地革命,起到了主要的指导作用。

由于远程行军,疲劳过度,加上水土不服,周恩来患了急性疟疾, 身体相当虚弱。

钟一强看到这种情形,便叫来他的妻子黄庚,对她说:“恩来同志昨天来到我们这里,由于患了疟疾,吃了两包药还不奏效,你快去弄些草药来。”

黄庚听后,立刻与同乡钟灵娇去大陂田采了狗贴耳、车前草、雷公头等草药,并买了两只鸭蛋放在一起煎熬。

药煎好后,在钟一强的引领下,黄庚把药端给了周恩来。

周恩来喝完药后,对黄庚说:“大嫂,多谢你照顾了。”

“不用谢,我们妇道人家不懂事,做不了什么大事。”黄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不能这样说,革命嘛,妇女同样要起来求解放!”周恩来接着对钟一强等人说:“你们不要看不起女同志,女同志也不要自己看不起自己,厉害的女同志有的是。妇女一定要发动起来、组织起来,这是革命的主要气力。”

钟一强等县向导深有感触地频频颔首。

第二天,周恩来的病情略有好转。他拿出十块银元给黄庚,作为答谢。

黄庚说什么也不愿收。

周恩来见状,笑了笑,说:“大嫂,不用虚心,快收下吧,这是药钱。按你们的习惯,不收药钱,病人的病是治不好的。”

黄庚没法,只好收下了银元。

10月13日下昼,钟一强派人买了几只鸡,杀了一头猪,热情款待红二师指战员,也算是为周恩来等人饯行。

晚饭后,周恩来在紫金县向导及红二师战士二十多人的护送下,脱离了炮子,往陆丰偏向进发。

这一次,周恩来在紫金虽只住了短短的三天时间,但他对紫金革命斗争的悉心指导和对紫金人民的殷切关切,给紫金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wp-content/uploads/2020/8/MVbaMb.jpeg插图(1)

1963年冬,被誉为“山沟里的山茶花”的紫金花朝戏剧团在广州汇演。

周恩来亲热接见了剧组主要演员。

“要不是周总理,我这个苦妹子,早就是一个废人了!”

在紫金,至今还流传着周恩来体贴妇救会会长的故事。

1927年冬,国民党反动派派军队围剿紫金苏区。在紫金县苏维埃政府的向导下,地方武装斗争只好隐秘举行。在一场历时一天多的猛烈战斗中,礼坑村农会七十多位自卫队员被迫撤退到一个叫新锋楼的地方, 直到弹尽粮绝,所有被俘,被押解到新锋楼的天井里,大部分惨遭杀害!

叶莲香那时是礼坑村的妇救会会长,也加入了那次惨烈的战斗。当她与其他自卫队员被押到新锋楼天井时,敌人看她手上戴有两个银手镯,就上前往抢,遭到叶莲香一顿臭骂!

敌人恼羞成怒,蜂拥而上,把叶莲香掀倒在地,拼力去抢银镯子。由于手镯取不下,敌人就残忍地用马刀砍下叶莲香的双手手掌,夺走了那副血淋淋的银手镯!

叶莲香双手马上鲜血四溅,剧痛穿心,昏倒在天井里……

敌人于当晚脱离了新锋楼。幸存下来的自卫队员把昏厥中的叶莲香立刻送到“八一”南昌起义军走后留下的红军医院抢救。

叶莲香获救后,不敢在家里栖身,独自一人躲到山上,用草药保住了性命。几年后,她回到家,凭着顽强的毅力,学会了种田种菜。

解放后,叶莲香积极响应党的招呼,投身当地清匪反霸、土地改革等运动,并被选派到村养猪场当场长。就这样,叶莲香顽强地活了下来。

1955年国庆节,叶莲香被名誉地推荐为天下革命老凭据地国庆观礼代表团代表。在北京,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接见了她, 并合了影。当周恩来领会到叶莲香的先进事迹后,深为感动,立即指示那时的广东省向导古大存给叶莲香制作一对假手。

周恩来亲热地对叶莲香说:“你是炮子的代表吗?我大革命时期到过紫金。你回去后,请代我向紫金人民问好!”

叶莲香十分激动,只顾颔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京时代,在周恩来的体贴下,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曾派出服务员专门为叶蓬香提供生涯上的服务,但她婉言谢绝了。

叶莲香回到家乡时,紫金县政府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她热泪盈眶,对前来祝贺的人们说:“共产党、毛主席救了我们,我们要同心协力干社会主义!”

古大存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从北京回到广东后,立刻叫事情职员在假肢厂给叶莲香制作了两对假手,并付托说,一对机械手是事情时用的, 另一对美容手是休闲时戴的。

叶莲香一谈起此事,总是感伤万分:“要不是周总理,我这个苦妹子,早就是一个废人了。周总理真是我们的好总理!”

“为我一个人演出,这样就没有群众观念了!”

紫金县是客家人聚居的山区县,向来有做花朝的习惯。它起源于明代,历史悠久,是中原文化演变发展起来的艺坛一朵奇葩。新中国确立后,紫金的苏区、龙窝等地先后组建了业余花朝戏剧团。1960年,紫金县政府还确立了县花朝戏剧团。花朝戏剧团确立后,创作演出了大量反映现实生涯和革命斗争生涯的优异剧目,受到了当地和周边省市区域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尤其是凭据紫金女英烈苏丹革命事迹创作的花朝剧目 《苏丹》,更是惊动粤东区域,一直是紫金花朝剧团的保留节目。

1963年冬天,中南区域文艺汇演在广州举行。紫金花朝戏剧团接到义务,《苏丹》一剧作为参演节目加入汇演。

那时,时任国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正好出国访问途经广州。当他从《南方日报》上看到有紫金的剧团在广州演出的新闻后, 十分高兴,并指示身边事情职员领会演出的相关情形。

那天是演出的最后一个晚上。政务和外事忙碌的周恩来在看完梅县等地三个剧团的演出后, 已是深夜时分了,但他仍让省汇演办公室通知紫金花朝戏剧团,他要接见紫金剧团主要演员。

紫金花朝戏剧团的演员们刚刚竣事演出,当得知周恩来要接见他们的新闻后,欣喜万分,主要演员连妆都没卸,就立刻驱车赶到周恩来下榻的宾馆,紫金花朝戏剧团团长李振球、苏丹的扮演者邓观云、杨佳的扮演者严银香等剧组主要演员受到了周恩来的亲热接见。陪同接见的另有时任广东省省长陈郁、副省长古大存,以及文化部副部长夏衍等省部向导。

看到剧组演员,周恩来十分高兴。他与剧组职员逐一握手,并对团长李振球说:“紫金紫金,紫气东来,金石为开,是个好地方。大革命前后,我曾经两次到过紫金……”

周恩来一席话,一下子缓解了重要的气氛, 演员们也开心地笑了。

“很可惜,没能看上你们的花朝剧。”周恩来十分遗憾地说。

一位演员直肚直肠:“剧团已定好明天到佛山演出!”

省汇演办公室负责人立即亮相:“总理喜欢看紫金花朝剧,我们决议明天为您加演一场!”

周恩来一听,立即示意:“应该按预先的设计放置,不要由于我而影响了观众!”

见到省汇演办公室负责同志还要坚持加演一场,周恩来耐心地劝说道:“不要加演了,为我一个人演出,这样就没有群众观念了。你们不要由于我而留下来,佛山的观众还等着呢。好,现在我们人人合个影, 留作纪念吧!”

周恩来的亲热接见,使紫金花朝戏剧团全体演职员们深受鼓舞。

作为河源怪异的民间文化艺术团,紫金花朝戏剧团全体演员切记周恩来教育,坚持为人民、为社会主义服务,创作和演出了一大批有影响的花朝剧目,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好和各级向导的一定,被中国现代卓越戏剧大师曹禺誉为“山沟里的山茶花”。2006年,紫金花朝戏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主要参考资料:

1、《中国共产党东江地方史》,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6月第一版。

2、《中共紫金县党史大事记》,广东党史资料丛刊,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印,1996年7月第一版。

3、《中国共产党紫金县地方史》,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12月第一版。

4、《河源文史资料》,第六辑,政协河源市委员会编 。

5、《东江风云》,中共河源市委宣传部编。

6、其它相关的口碑资料。

不愿落在苏联手中!纳粹一支警卫队疾驰112公里,争相投降美军

在二战中,一支让希特勒引以为傲的警卫队,在德国战败后,为了避免向苏军投降,竟然疾驰112公里向美军投降。这支部队之所以向美军投降,是因为这支部队在向东挺进的路上,发现了6具被苏联军队处决的德军尸体。 然后为了报复苏军,这支队伍对苏联俘虏屠杀了3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