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空军史上最大羞耻:敌人在咱头顶耍杂技

周恩来在广东紫金的往事:坚持给“药钱”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紫金“红屋”,即紫金县苏维埃政府旧址,位于苏区镇炮子村湖子仓 (《红广角》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955年10月初,北京。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来自全国各地赴京参加国庆

/wp-content/uploads/2020/8/ymayuy.jpeg插图

21958年2月28日,国民党空军RB-57A型飞机被击中起火瞬间。(资料图)

原人大副委员长叶飞对我说:新中国建立七、八年了,“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那首歌在福建这个地方唱似乎仍然不合适。我们只解放了福建的土地,还没有解放福建的天空嘛。那时候,我们在福建没有空军,国民党的飞机随便开进开出,神情得很。

原空军副司令员林虎中将对我说:1954年我从朝鲜调广州,头一眼便看到几架国民党飞机就在城区上空编队拉烟,搞航行演出似的,市民们也不畏惧,都置若罔闻麻木了。叫我无动于衷可办不到,满身血似乎要开锅。咱们是航行员,敌人就在你的头顶耍杂技,这是咱干空军的羞耻呀!

原国民党空军三十四中队(侦探中队)U-2特工机少校航行员张立义对我说:五、六十年代我们曾飞遍大陆的每一个角落。记得有一次,我们拍回了异常清晰的北京全貌照片,把它放成一面墙壁那么大,挂起来剖析。许多空军同事已往到过北平,熟悉那里,以是都很有兴趣。人人就在照片上找自己已往住的地方的位置,鉴别那里是故宫、天安门、北海、王府井,中南海也拍得清清楚楚。

解放战争三年,蒋介石赔掉了他的百分之九十五的陆军、近三分之一的水师,没有大伤元气的王牌唯余空军。毛泽东的军队再厉害,惋惜未长同党不会高潮。

委员长带着他的硕果仅存的空军飞撤台湾,他发现,这三百余架飞机在广袤的大陆上作用甚微,在弹丸海岛上却作用甚巨,可以想象,大海滔滔一目了然,无空中掩护的共军驾驶渔船、机帆船三五成群强渡海峡,只能成为他的会飞的钢铁大鸟争相追逐的美味佳肴。他下令:倾一切财力物力,优先保障、生长空军。

朝鲜战争发作,从美国传出应把台湾酿成“第二个冲绳”和“不沉的航空母舰”,委员长很为自己栖身的小岛能为天下首强看重而感喜悦,这使他在向美国佬狮子大张口时可以挺胸抬头而不必作出可怜兮兮的行乞状。他向华盛顿呈递了长长的武器清单,那时天下最先进的F-86型飞机名列榜首。生产能力和财富均占天下半数的老美也确实慷慨大方,几年中,1117架各型飞机运抵台湾,其中269架F-84G和388架F-86F,同第七舰队以航母和台湾为基地的五百余架作战飞机一起,可以将台湾的天空点水不漏地封锁起来,为优美岛扣上一顶双保险的“安全帽”。

岛小机多,天涯显得拥挤,拳脚难以施展,将流动半径舒展至只摆放了少数高炮军队的大陆闽、浙、粤一线便十分自然。凡遇好天气,台湾的阿飞哥们驾着崭新的F-84、F-86,心情轻松愉快地从广州、汕头、福州、泉州、厦门、温州等地自由往还飞来飞去,或在高空转圈拉烟,向地面上的万物生灵们炫耀自己的存在和高明驾技,或咆哮俯冲,低空掠过,浏览在尖厉的防空警报下人群惊惶奔跑四散逃命的开心排场。阿飞哥们很有几分自豪地把大陆沿海一带空域戏称为 “第二课堂”(第一课堂为舞厅,当国民党航行员,都要学会舞蹈)。

军队训练向来强调“实战条件”,从“转进”台湾第一天起,国民党空军就发现大陆沿海是举行“实弹地靶演练”的最佳场所。从对地面军事目标的袭击最先,逐步扩展至对海上作业的渔船,公路上奔跑的民用汽车和成片成片的民房民舍的轰炸扫射,国民党飞机似乎染上了近似疯狂的“嗜血癖”。据不完全统计,从1955年1月至1958年7月,国民党空军飞机进入大陆达15546架次,投弹339枚,扫射110次,大陆沿水师民伤亡704人, 毁各型船只63艘。其中,以1955年春节前夕的三次大轰炸尤为著名。 第一次,1月19日6时56分至13时49分,国民党空军4批30架次,在汕头海关码头一带投弹28枚,地面住民亡12人,伤30人,沉船14艘,正在码头卸货的英国商船“正伟健”号也活该倒霉一同葬身鱼腹,成为无谓的牺牲品。第二次,当日下昼2时,蒋机8架围歼从厦门开出的“颖海”号拖轮及拖带的木船,使毫无武装之客船蓦地酿成极为恐怖的“海上地狱”,死船工、妇女、儿童62,伤19。“四周海面一时呈殷红色”。第三次,翌日下昼3时40分,蒋机12架又于福州台江人口稠密区投弹23枚,近郊投弹1枚,就地炸毙老百姓161人,炸伤180人,住民林依灼一家九口,死七余二;海员翁天福一家四口,无一幸免。台江区木板民房火烧连营烧成一片火海,共毁民房一万二千余间,受害者逾三万人,致使除夕之夜,整个福州形同鬼域,无任何喜庆气氛,无一声爆竹炸响,只见满目灰烬,只闻一片哀啼。

现在,福州台江早已辟为十分荣华的商业区,外地人初到福州,逛“台江农贸市场”也许都是必修的作业。闲步熙熙攘攘的台江闹区,我浮想联翩依然搞不太懂,昔时国民党空军为何非要选中这一片老百姓聚居的市区丢下炸弹?那时,他们不是言必称“反扑”的么?须知,“反扑大业”是应以“争取认同”“笼络人心”为条件的,在台江播种下去炸弹,虽给福州造成了相当痛苦的困扰,但收获的只能是准备以牙还牙以血偿血的深仇大恨,只能是对于“反扑”绝对无补无益的人心殆丧。不懂,真的搞不懂!况且,获得灾难吞下苦果的又不仅仅是大陆方,也包罗了始作俑者。前两年,曾任台湾空军司令并擢升三军参谋总长的陈焱龄上将(昔时的军阶也许为少校或中校吧),他的胞弟那时正在大陆某海运公司作海员,恰在一次空袭中中弹丧生。陈将军是否向导和参加了此次袭击无据可查,但陈将军曾经向导和参加了若干次针对大陆民用船只的袭击确凿无疑。用自己(或自己同事)的炸弹炸死自己的胞弟,云云惨剧,上演在陈家,也是我多灾的祖国饱享盘据匹敌之痛的缩影吧。

颇值玩味的历史现象是,大陆方面临国民党空军的挑衅性行动一直显示了超常的忍耐。朝鲜战争时代,大陆的战略防御重点在北方,迅速扩展的空军云集东北、华北,锋镝北指,无暇南顾。朝鲜战争刚刚落下帷幕,大陆立刻着手在东南沿海修建鹰厦铁路,浙闽、赣闽、粤闽战备公路,及福州、龙田、漳州、晋江、惠安、连城机场,搞得台湾一时土崩瓦解,草木皆兵,一片“狼来了”喊声。1955-1956年,铁路、公路及六大机场相继完成,“狼”却没有来,大陆空军主力依然北驻而未南飞。原本在南线“赤手空拳”的毛泽东,现在有了“家什”,又只把它紧握着,置于腰际,并不急于打出去,他着眼的是更高条理的战略思量:只管制止再度同美国直接匹敌,自动争取国际局势的缓和,团结宽大中立的民族主义国家,扩大国际反帝统一战线。他对于早已急不可耐多次请战的空军将领谆谆告诫道:诸位,忍耐,再忍耐。

任何忍耐终有限度,1957年终岁尾当蒋委员长公然宣布“反扑中国大陆的准备事情差不多完成,向共产党的进攻很快就会来到”之后,毛泽东终于准备向他的老朋友脱手了。12月18日,他指挥“思量我空军1958年进入福建的问题”。“指示”在空军和福州军区的高级将领中引起极大的劲头和热情,空军入闽的各项筹备事情迅速、重要而又极其秘密地展开了。在空军,有人把即将最先的大规模调动冠以充满诗意的名称“孔雀东南飞”。而在福州军区,历久在国民党空军阴影下事情、生涯早己忍无可忍的人们,则给了此次行动以更形象更准确的界说:解放头顶!泉源:中原经纬网

【党史博览】神木兵变

1930年冬,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努力,中国共产党在神木守军高志清部补充营手枪连的秘密工作已经初见成效。12月,手枪连三排长王凤城(哥老会成员)因刑事案件被关押,高志清令神木县长对其施以严刑并重判。事情发生后,手枪连王自强几个与王凤城关系好的班长,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