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镜:从赈灾救民到匿灾误民

1927,他们这样从武汉出发

长江日报-长江网讯 1927年,毛泽东到武汉主持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先后发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著作。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思想。会后,毛泽东到湘赣边界发动和领导秋收起义,建立中国工农革

在雍正皇帝的眼中,田文镜是“巡抚第一人”。雍正甚至提出,若是地方的封疆大吏,都像田文镜和鄂尔泰那样,则天下“允称大治矣”。可以绝不夸张地说,田文镜是执行雍正一系列根除积弊政策最彻底的人。但提及田文镜的仕途履历,堪称“出奇”。而最令人唏嘘的是,他获得雍正重用,是因揭发山西匿灾不报,而他最后失约于雍正和河南地方国民的,竟然也是匿灾不报。

(一)

田文镜是汉军旗人,康熙元年出生,22岁正式走上仕途,经由40年为官,在康熙朝做的最高官位,照样一个从四品的中层官员。升迁的路,慢得“出奇”。

若是没有什么“意外”,到雍正即位时,年过花甲的田文镜,已经准备摒挡行囊,告老还乡了。但他的仕途生涯却因一次再平时不外的差事而完全改变。

根据老例,新君即位要告祭山陵。田文镜前往告祭的是西岳西岳。正是这一次告祭,给他的仕途带来“四级跳”。由于他向雍正讲真话,揭破山西匿灾不报,而且还征比钱粮。

雍正元年,是启用雍正年号的第一年。北方泛起了少有的旱灾。雍正对此异常关注。自康熙后期,清朝就有“雨雪粮价”的奏报制度,而对灾难的奏报制度要更早。山西巡抚德音连续不断奏报山西雨雪足够。他在正月奏报说,山西普降大雪一尺多厚,国民都说:许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全省麦子必获丰收。

若是放在平时,父母官报喜不报忧,也习以为常。但这是雍正改元的第一年,更何况,这是人命关天的事。雍正从两个可信的渠道,验证德音匿灾不报,说了假话。第一小我私家是年羹尧。他于正月进京,沿途看到山西各处国民流离失所,异常萧条的情景,经询问是由于闹灾荒的缘故。年羹尧立刻向德音示意:你应该查明歉收州县,向皇上奏请缓征钱粮。在京时代,年羹尧也向雍正奏报了山西受灾的情形。四月十二日,年羹尧启程离京返回西安,一入山西境,灾荒的严重水平加倍凄切,天气干旱得出奇,麦苗稀疏,即便有也异常短小,平阳府是大都市,但到处是沿街讨饭的人。年羹尧说,山西国民异常节俭,这明白是受了严重灾荒所致。若是到了四月尾,再不下几场大雨,即便赈济,都怕来不及了。

第二小我私家就是田文镜。田文镜告祭西岳回京,已是四月十四日的事情了。雍正向他询问沿途经由地方的情形。田文镜一直摇头,回奏说:山西平定州、寿阳县、徐沟县、祁县等处,雨泽歉少,民间生计维艰,汾州府属地方,得雨亦未沾足。而父母官现在仍然在征比钱粮。所谓征比钱粮,是接纳强制手段,把没有缴纳钱粮的纳粮户,关押在衙门里,由吏胥强制缴足钱粮后才放人。此举最易引起民变。

雍正感应事态严重,立刻召集总理事务王大臣,接纳断然措施,予以赈济。他说:巡抚以抚绥地方、爱养国民为职。今山西并未奏请赈济缓征,反行催科,小民何以存济?这都是由于巡抚德音去年曾奏报得雨,现在想掩饰以前所奏。立刻命田文镜会同巡抚德音,率领父母官员速行赈济。

但德音还在为自己辩解,振振有词地说:定例收获五分不为灾。况且夏灾六月奏报,秋灾九月奏报。目下还不到报灾的时刻,臣岂敢说谎?!

而田文镜雷厉风行,越日一早就上了路。到了省垣太原,巡抚德音却以主持考试为由,拒不见田文镜。因此山西赈灾事实上由田文镜主持。他立刻行文给平定州等四州县,让他们赶造花名册,挂号赈灾人户。经由一个月的重要事情,四个州县共有大小男妇13万人获得赈济,发放赈济粮一万石有余,赈济银一万多两。

田文镜的经受有为和精致高效,获得了雍正的极大一定。雍正随即把德音解职,山西巡抚由内阁学士诺敏补授;布政使森图革退。

通过山西赈灾,雍正最先思量对田文镜这位敢讲真话、能做实事的从四品官员,委以重任。雍正最初的思量是在朝中提升。但山西的灾情远远超出最初的估量,也不是最初的四个州县,而是伸张到全省大部分地区。这样,诺敏在四个州县没有赈灾完成前,就向雍正奏请,把田文镜留在山西,继续赈灾。雍正却有另一层思量,即由田文镜接任山西布政使。他在诺敏的密奏上朱批:田文镜到后,朕将擢用于京城显要之缺。田文镜人若何?心地品行若何?当雍正接到诺敏有关田文镜“人勤勉,做事亦可”的一定后,立刻命田文镜署理山西布政使,并对诺敏说:田文镜将今年山西之事奏后,朕方知拯救了五六十万生灵,想必山西国民必很感谢他。

至此,田文镜到山西赈灾4个月后,由从四品的侍读学士一跃而成为二品的省级大员。赈灾完成后,田文镜正式出任河南布政使。9个月后,出任河南巡抚,成为开府一方的封疆大吏。对于田文镜的急速升迁,《清史稿》解读说:雍正嘉其直言无隐,令往山西赈平定等诸州县,即命署山西布政使。文镜故有吏才,清厘积牍,剔除宿弊,吏治为一新。自是遂受世宗眷遇。

(二)

田文镜仕途起家,是由于直言山西匿灾不报。可悲的是,田文镜晚年逐渐昏聩,丧失了官德与操守,没有有头有尾,他失约于雍正与河南国民的,竟然也是匿灾不报。而且,田文镜匿灾时间很长,涉及局限很广,成为他一生为官难以洗脱的污点。

田文镜担任河南巡抚后,雍正就不时给他敲警钟,提醒他:“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当日圣祖时曾有谕:‘督抚初用,各各多有好的,日久年多就变了。’此圣祖履历之确论。人能不改变、不忘初志就好了。朕亦以此自勉。”

雍正八年,河南灾情严重,雍正从其他渠道获知灾情,并已下令免征受灾州县的钱粮。但田文镜不只拒绝赈灾,而且严征钱粮,到九月已经征齐,致使国民背井离乡,出省乞讨。湖广总督迈柱奏报山东、河南灾民流入湖广,有携家带口至武昌、汉口的,有流入麻城、黄安等地的,现已派员赈济。随后,署两江总督史贻直密奏:山东灾民逃荒南来,拟动用存公银两予以赈济,并资送灾民回到原籍。雍正帝为此诘责田文镜:山东灾民亡命他省,尚属意料之中。麻城等地也有河南省饥民就食,此系何以,朕殊不解。河南早年未闻荒歉云云之甚,为什么甩掉乡井、纷纷到邻省乞讨?他还不厌其烦地说:丰收歉收,都是常有的事,岂能保证年年风调雨顺?“若令属员隐饰捏成,不只不能免物论,亦无趣无耻事也。”田文镜回奏说他“汗如雨下,悚惶惕惧”。但照样报雨雪足够,丰收大有。

档案显示,田文镜以河南山东总督身份,于雍正九年四五月密奏,河南“二麦丰登,家给人足”,十月又报丰收后,瑞雪纷飞,二麦皆已下种,长势兴隆。又报山东丰收,雨雪足够。密奏另有“此皆圣天子挽回造化,天人感应,捷于影响”。

但田文镜匿灾不报,致使河南、山东国民流离失所的做法,已激起公愤,参奏他的密折一个接一个。雍正最初思量田文镜毕竟是有功之臣,说他多年来把河南治理得异常好,岂能由于一件疏忽,就否认他一直以来的善绩。仍给田文镜以自我纠正的机遇。

到了雍正九年二月,灾情伸张,越来越严重,许多州县泛起抢劫富户、社会失序的情形;卖儿卖女者,更是触目皆是。田文镜下令严禁生意。雍正得知后,异常气忿,以为在灾荒之年,匿灾不报的行为无异于把人往殒命里推。雍正严肃斥责说,今闻祥符、封丘等州县,乏食穷民,沿途求乞,而村镇中更有卖鬻男女,为山陕客商买去者。田文镜欲将说合之中保媒妁,拘拿惩治。至于墟落有粮之家,多被四周穷民,昏夜之中,逼勒借贷,父母官竟然不能究问。朕听闻之后,深为骇异。田文镜最近年老多病,精神不济,故为属员所欺诳耳。荒歉之岁,以抚绥安插,使民不至离散为第一义,若不能抚绥安插,而但禁其卖鬻子女,以避离散之名,是绝其生路也,岂为民父母者所忍言乎?

山东的灾情也不比河南好。有人奏报说,山东去年水灾,收获仅三四分,而父母官竟然以收获七八分捏报无灾;又迎合上司之意,将饥民户口驳减;遇外来乞讨的人,一概驱逐,而内陆饥民又阻挠不许他往。雍正发谕旨责问,田文镜回奏为自己辩解的同时,认可“奉职多愆,致山水为患,因衰拙无能,又司理失宜,请予罢斥”。雍正十年四月初一日,田文镜因病乞休。雍正于是调田文镜来京治病,同时派刑部侍郎王国栋为钦差大臣,驰驿前往,将受灾州县,逐一查明,飞饬官员,动用内陆仓谷钱粮,核实赈济,不得稍有遗漏。若是父母官推行不善,怠忽从事,责成王国栋严参重治。应行缓征的州县,立刻停征钱粮。山东赈灾,由工部右侍郎赵殿最,驰驿前往。

河南的灾情远比雍正元年的山西严重。王国栋奏报说:眼见饥民或挖掘草根,或采摘野菜,情殊堪悯。受灾达三十余州县。自三月初七日起赈济,每月大口三斗、小口一斗五升,给发两月,接至麦收。动用仓谷多达五十余万石。云云平均折算,赈济灾民到达250万口。雍正十年十一月,田文镜因久病未痊,解任调治。不久病逝。谥“端肃”。

(三)

田文镜是雍正朝“模范三督抚”中最早受到雍正重用的大臣,但他晚年匿灾不报,不只成为其50年为官生涯的最大污点,也是乾隆帝用以警示官员的典型人物。

乾隆即位后,明诏罪其匿灾不报,其中有“幸伊早死,得全首领”的话。他痛心地说:河南地方,自田文镜为巡抚总督以来,苛刻搜求,以严肃相尚,而属员又复承其意指,克扣成风,豫民重受其困,即如前年匿灾不报,国民流离失所。他为此公布《督抚实心爱民谕》,提出“为治之道,莫切于爱民。督抚能知爱民之为称职,始不负朕委任之心。”就河南一省论之,田文镜匿报灾荒于前,王士俊浮报垦田于后,小民其何以堪。各省督抚大吏,必须以实心行实政,董率属僚,以为民劝。方能奠基惇大成裕之治。

新中国空军史上最大耻辱:敌人在咱头顶耍杂技

21958年2月28日,国民党空军RB-57A型飞机被击中起火瞬间。(资料图) 原人大副委员长叶飞对我说:新中国成立七、八年了,“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那首歌在福建这个地方唱好像仍然不合适。我们只解放了福建的土地,还没有解放福建的天空嘛。那时候,我们在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