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抗日铁军”与日军的3次血拼

希腊:文明古国的复兴惨剧|大象公会

1844 年,重生的古老文明渴望着本该属于它的领土与人民。 文|海下 1844 年,希腊首相约安尼斯 · 科莱提斯在宪法制定议会上慷慨陈词,宣称眼下的首都雅典只是国家的「两个中心」之一,东方还有许多属于希腊民族的土地,尤其是古老而光辉的君士坦丁堡,等待着

中国国民革命军第74军于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由第51师和第58师合编而成。三军共8个团,2.1万人,主干是58师。第一任军长俞济时,黄埔1期结业,浙江奉化人,蒋介石的外甥,是尺度的嫡系。国民党军队派系林立,以中央军和浙系军队最为显赫。第74军既是中央军又属浙系军队,算得上嫡系中的嫡系,是国民党“王牌”中最耀眼的明星,有着一系列的绚烂:“抗日铁军”、“虎贲师”、“御林军”,并荣获国民党最高奖励“飞虎旗”。

该军声名显赫的缘故原由不只与其尊贵的身世有关,更与其在抗日战场上的赫赫战功关系极大。八年抗战中,该军险些加入了所有正面抗战的重大战争,多次勇挑中国军队主力重担,与日军睁开殊死搏杀,其中最为惨烈、可歌可泣的铁血拼杀就有三次。

一战德安,浴血奋战

 1938年7月,德安战争(又称万家岭战争)发作,日军苦战两个月希望甚缓。为了尽快突破国军德安防线,日军第11军军长冈村宁次中将下令第106师团全力突破五台岭一线,然后向德安西南迂回穿插,协同正面攻击军队围歼德安一线约20个师的国军。

/wp-content/uploads/2020/8/Bj6vA3.jpeg插图

9月25日,第106师团突破五台岭,迅速向国军防线纵深推进。10月1日,106师团主力已进至万家岭一带区域,但在白云山遭到了国军第4军的顽强阻击。第九战区司令薛岳闻讯后武断决议召集重兵围歼孤军深入的第106师团!这一作战刻意获得了蒋介石的支持。10月2日,第九战区召集12个师合击万家岭区域之敌,国军各部从各偏向提议向心攻击。

日军第106师团长淞浦淳六郎中将见形势危急,而正面进攻军队又无希望,便迅速放弃原定设计全力突围,突破口选在74军58师防区,58师以极其顽强的防御顶住了日军113联队在空军支援下的多次猛攻,然则58师也支出伟大价值,经由两天鏖战,全师仅存500人!眼看阵地难保,58师师长冯圣法不得不向军长俞济时求援,此时俞手里也没有预备队,他将军警卫营投入战斗,只留下了一个班警卫军部。这才确保了阵地,粉碎了日军突围的贪图。

10月7日,国军调整军力,提议全线总攻。74军作为主攻军队受命攻击日军在万家岭区域的焦点阵地张古山,第51师多次猛攻均未得手,后305团团长张灵甫(厥后升任74军军长)献计从山后偷袭,并亲率突击队从山后偏僻小道袭占张古山。74军攻占张古山,为突破日军106师团防线立下头功。

/wp-content/uploads/2020/8/rEbim2.jpeg插图(1)

10月9日,薛岳令各部组织敢死队做最后决死攻击,经由鏖战国军攻占万家岭、雷鸣鼓两处要地,当晚国军第4军的突击军队一度进至106师团指挥部仅百米处,淞浦组织师团指挥部所有职员准备迎战,连自己都拿起了枪。由于第4军没有确切情报,又是夜间,才没有发现日军,使淞浦得以荣幸逃走。此役国军一举收复九江以南失地,日军第106师团险些被全歼,死伤逾万,连师团长淞浦中将都险些被俘,战果之绚烂足以与平型关和台儿庄媲美。
  战争中74军守得住攻得上,居功至伟。战争最先前,蒋介石曾两次电令将74军调至后方休整,都被薛岳拒绝,而74军的显示确实没让薛岳失望。战后著名作家田汉和任光曾以此战和张灵甫为原型编写了话剧和74军军歌。

二战上高,劳苦功高

1939年6月,王耀武升任军长,74军下辖51师、57师和58师。
  1941年3月,74军加入上高会战。上高位于江西锦江上游,俯瞰赣东平原。日军占领上高,既可相机拊长沙之背,又可获得进攻赣南的前进基地。

/wp-content/uploads/2020/8/yuaUZ3.jpeg插图(2)

日军接纳分进合击战术,兵分三路,贪图合围国军主力于高安、上高区域。但南北两路进攻均被击退,中路主力日军34师团孤军深入,遭到74军顽强抵制,被笼罩于上高东北区域,进退不得。3月22日至24日,日本第34师团师团长大贺亲自督阵,并纠集南路池田残部共万余军力,猛攻74军云头山、白茅山阵地,以求最后一逞。

日军出动百余架飞机,频频狂炸57师下陂桥阵地和58师白茅山阵地,投弹多至1700余枚,阵地大部被毁,人马伤亡惨重,情形十分危急。第74军不得不动用预备队先后七次与敌肉搏,毙敌2000余。第74军将士舍身拼杀,鏖战三天两夜,阵地纹丝不动,为友邻实行两翼对敌笼罩,争取了时间。

在全线出击中74军又作为先锋,乘胜追击,收复官桥,击毙日军少将指挥官岩永。整个上高会战,日军第33师团遭到重创,共毙伤日军1.5万,第34师团及自力第20混成旅团伤亡更是高达70%以上,被何应钦誉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
  此役74军被第19集团军司令罗卓英评价为“战斗气力顽强”,74军在战争中“拼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4000以上”,战功显赫,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声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

/wp-content/uploads/2020/8/FraY3a.jpeg插图(3)

三战常德,失而复得

  1941年9月,日军发动第二次长沙会战,目的之一就是寻歼国军主力74军。战争最先后74军受命开赴沙市街支援,效果被日军情报机关侦悉。日军立刻提前发动攻击,集中两个师团夹击74军,74军猝不及防与日军鏖战两日,57、58师伤亡过半,遭到了伟大损失。只管此战74军失利,但在与日军遭遇之初,74军在华中一线仍颇有斩获,并以凌厉攻势一度迫使日军第3师团退却,也显示了中国王牌军的威风。
  1943年11月常德会战中,74军57师8000人坚守常德城16天,顽强抗击了日军陆、空、坦的协同攻击。日军在常德城下招数用尽,炮火、毒气、飞机、坦克悉数上场,炮火险些把整个常德城夷为平地。74军虽伤亡伟大,但精神高昂,死战不退。

日军不得不围三阙一,放74军一条生路。此时全师只剩下不足600壮士,各级指挥官伤亡达95%,重武器被毁达90%,所有后勤兵员所有加入了一线作战,且已大部牺牲。3日破晓,师长余程万率余部180人突围,其余官兵由第169团团长柴意新指挥,自愿与常德共存亡。他们与突入城内的日军逐屋争取,与敌肉搏十余次,所有壮烈殉国。

/wp-content/uploads/2020/8/E7RrM3.jpeg插图(4)

6天后余程万随还击军队又杀回常德,收复常德。此役正逢美、中、英开罗首脑会议,罗斯福总统听取了蒋介石的战况先容,特意将余师长的名字记在备忘录上。著名作家张恨水就凭据常德之战写出一部名叫《虎贲英雄》的小说。常德人民为纪念74军为国捐躯的牺牲将士,自觉募捐,于1944年3月在市青年路东侧修建占地达30000平方米的阵亡将士墓地,作为永远的纪念。
  1945年5月,在雪峰山战争中,74军再次显示出抗日铁军的雄风,给予日军以重创,获得两面“飞虎旗”。
  八年抗战中,74军险些加入了所有正面战场上的重大战争,在各次战争中均有上乘显示,尤其是在德安、上高、常德三次战争中显示最为突出,以其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抗日铁军”称呼当之无愧,连美军顾问团也曾有过“中国只有74军能打”的赞誉。由于74军在抗日战争中的赫赫战功,以是抗战胜利后,74军是首批进入国民党首都南京的军队,号称“御林军”。
  惋惜的是,在解放战争中,这支英雄军队(被改编为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追随蒋介石加入反人民的内战,走上了与人民匹敌的门路,最终在1947年5月,被我华东野战军全歼于鲁南的孟良崮。该军被歼对蒋介石袭击极大,蒋介石好几天打不起精神,哀叹道:74军的淹没是最痛心、最惋惜的一件事。

版权声明:本文刊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付明海、魏晓方。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

毛泽东周恩来等开国元勋是怎样对待礼物的?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62年,古巴文化代表团访华期间赠送礼品给毛泽东。 培养共产党人的清廉作风应从何入手?种种根本措施之基础,则在于思想教育与防微杜渐相结合,注意从平时的一点一滴抓起。礼物一事看似虽小,但论其本质却蕴涵不小。在这一方面,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