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泉古牧地之战

国民党“抗日铁军”与日军的3次血拼

中国国民革命军第74军于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由第51师和第58师合编而成。全军共8个团,2.1万人,骨干是58师。第一任军长俞济时,黄埔1期毕业,浙江奉化人,蒋介石的外甥,是标准的嫡系。国民党军队派系林立,以中央军和浙系军队最为显赫。第74军既是中央军

古牧地之战

张敏

古牧地,即今米泉县城(现在的乌鲁木齐米东),位于乌鲁木齐市东北四十里。

古牧地战争,是清末左宗棠指挥清军收复乌鲁木齐战争的第一仗。

一八六五年春,中亚浩罕国军事头目阿古柏入侵新疆,一八七一年头,沙俄又侵占我国领土伊犁。清政府为了平息阿古柏的入侵,收回伊犁,于一八七五年五月三日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卖力统筹收复新疆事宜。那时的军事形势是:阿古柏控制南疆及包罗乌鲁木齐在内的一部分北疆区域,沙俄占领西部伊犁,清军仅能控制新疆的东部和北部,从哈密经巴里坤、古城子(今奇台)到济木萨(今吉木萨尔)和塔尔巴哈台(今塔城)的一线。清军控制着狭长的一线,但很主要,由于巴里坤是北路的门户,哈密是从甘肃出关来新疆的第一重大门。

/wp-content/uploads/2020/8/QJn2Qj.jpeg插图

战前清军和阿古柏双方的军事气力是怎样部署的呢?在清军一方,左宗棠以刘锦棠率领的湘军二十五营为进攻主力,派记名提督徐占彪率军五营守住,巴里坤到古城子一线,珍爱运粮大道,防敌北逃,乌鲁木齐都统金顺率部四十营驻济木萨,在最前线;并让金顺分军一支,防止乌鲁木齐敌军败退玛纳斯,发动攻击时器械两军齐举,使阿古柏军首尾互不救援。阿古柏一方呢?那时他本人并不在北路,住在南疆,只派马仲的儿子马仁得做乌鲁木齐阿奇木,领军驻守乌鲁木齐,同时总揽古牧地、昌吉、呼图壁和玛纳斯一带的阿军。白彦虎所部派守红庙子,就是乌鲁木齐的汉城--迪化州城。

左宗棠以为:收复新疆的第一步是收复北路,北路进军的目的是乌鲁木齐。攻城夺池应先从要害入手,古牧地处在乌鲁木齐近郊,又是乌鲁木齐的屏障,只有先攻占古牧地,才气直捣乌鲁木齐。左宗棠经由一年多、兵饷、粮、运的充分准备,于一八七六年七月发动了古牧地战争。

从济木萨到古牧地有三百多里,这一线双方都没有驻兵,处于真空状态。从济木萨向西二百四十里是阜康县城,首当要冲,又距古牧地较近,因此,左宗棠要刘锦棠在作战前尽快进驻阜康县城,以便就近间古牧地发动进攻。临战前,左宗棠还要求刘锦棠,要注意团结金顺,应先去济木萨同金谈判进攻部署,这叫“师克在和”。还要行使徐学功、孔才等地方团练的气力配合否决阿古柏。左宗棠考虑到,骑兵的灵活性优于步兵,要刘锦棠拟请熟悉边情、善征惯战的乌鲁木齐领队大臣锡纶派出马队,与金顺派出马队合成一干骑,让刘锦棠挑步兵两营,与他们同扎一起,以备灵活作战,截击敌军。

乌鲁木齐阿奇木马仁得听说清军从济木萨西进,便让白彦虎率部从红庙子移驻古牧地,和古牧地回族首领马明一起严守,整兵备马,筑堡建垒,加修工事,防御清军,南路阿古柏也派兵来援。

双方经由认真部署,阵势都已摆好,一场鏖战即将最先。

一八七六年(光绪二年)七月初,刘锦棠率湘军进驻古城,二十一日,前往济木萨同金顺谈判进攻部署。二十八日,金顺率军进驻阜康县城,刘锦棠率军进驻阜康城东的九运街,并得知自彦虎已率部移往古牧地防守,不宜再延缓进军限期,决议立刻提议进攻。

从阜康到古牧地有两条路:一条走西树几头子,是大道,这一带纵横有二十里,尚有废渠可以疏导,以供战士饮水,由此西行五十里至黑沟驿是沙漠,没有水泉,中心仅甘泉堡有一眼井,只够百人一月之用,不宜安营,另一条走黄田(今古牧地乡东工村),是小径。刘锦棠经由侦探询问群众得知,黄田在黑沟驿的上方,距古牧地较近,水源厚实。.

白彦虎早率部暗到黄田驻扎,修筑关卡,严密防守,贪图切断清军的水源,迫使清军沿大道跨越沙漠五十里而来,陷入人马饥渴的逆境,然后,乘清军疲劳,一举击退清军进攻。

刘锦棠将计就计,决议麻木对方。于八月八日,有意率军在城西十里地方开沟引水至西树几头子,就地修筑工事。九日,下令骑兵、步兵,排列在甘泉堡,冒充挖井,摆出要从大道进军,跨越沙漠进攻古牧地的态势。白彦虎部骑兵侦探发现这些情形,以为清军已中计,故白部防守松懈。十日夜晚,刘锦棠趁对方措手不及,便约金顺军,从间道潜袭黄田。越日黎明,清军赶到黄田,白部战士从梦中惊醒,慌忙抵制。清军进攻号声四起,呼喊声、枪炮声响彻山野。埋伏在山岗的骑兵分驰而下,势如暴风骤雨。步、骑协作,左右夹攻。刘锦棠率军由左,金顺率军于右。向左路进发有陕西镇总兵余虎恩、提督黄万鹏率领骑兵,宁夏镇总兵谭拔萃率步兵随后;右路由萨凌阿(金顺部),沙克都林扎布率领骑兵,刘宏发等率步兵追随;汉中镇总兵谭和义等用着花大炮在前,军容严整,令人望之生畏。刘、金先占领山岗,余、黄自上下山,对方骑兵接战而败。不久,对方步兵前来援助,清军两面夹攻,谭拔萃与谭上连、参将董福祥以队伍冲其中坚,对方无力支持,丢枪弃甲,四处逃奔。清军追至古牧地城(即辑怀城,今县政府所在地段,于清乾隆二十七年建成),对方未及入城,绕城而战。城内发兵迎接败军,刘宏发等乘胜追击,白军退入内城坚守。刘锦棠、金顺遂收军回黄田休整。黄田一仗,刘锦棠部伤三十八名,亡四名,对方被俘二十名,伤亡甚多,夺获战马二十八匹,缴获旗、枪械十多件。

黄田首战失利,白彦虎嫌疑驻守古牧地的回族民团首领马明与清军内通,随即将其调回押送南路。又派王治、金冲万等接任马明,兵万余,坚守古牧地城。

十二日,清军兵临城下,笼罩古牧地,分兵驻城外正东及东北围困该城。十三日黎明,刘锦棠发现阿古柏派部将阿托爱率骑兵数千从东北来援救古牧地守军。刘锦棠一面通知金顺,一面命余虎恩、黄万鹏等率骑兵驰往山前,严阵以待,抵御阿部援军。另命步兵分两路攻古牧地城南关,自领亲军攻山岗。古牧地城在着花大炮延续轰击下,城墙多被损坏。谭上连亲自带兵直捣山岗前,马队随绕死后,立刻夺占山岗。此时,炮声隆隆,枪声阵阵,大火熊熊,硝烟滚滚,清军冒枪直进,进占城关,白部方败退入城进垒。阿古柏的援军也被清军阻截,不能前来。阻击阵前清将萨凌阿等击斩阿古柏部黄衣主座,阿托爱率援军退走。清军夺其马,追至卡子沟。在清军的攻击下,守军碉堡工事十余座也被平毁。经由一天的浴血战斗,清军占领山岗,城关及其周围据点,古牧地辑怀城处于清军的四周笼罩之中。

刘、金看到古牧地城池坚硬,白部守备甚严,一味强攻难以奏效。于是刘部壁城东南,金部壁城西北,并派兵于南城外,日夜修筑碉堡,增建炮台,比原城凌驾一丈为度(都是四五丈高),其余各方原存炮台,均培土铺板,以便使其增高。十五日,刘锦棠令谭拔萃率千总庄伟,以着花大炮轰塌东北面城垛,用着花铜炮、劈山炮连轰城楼。三发炮弹均击中目的,城楼随即坍毁,土木纷飞。十七日,知府罗长右、副将金龙移着花大炮于正南,谭拔萃于东北,谭和义于正东,步、骑、炮兵协作,最先总攻古牧地。清军用排炮不停轰击城墙,古牧地城北、西、东三面城墙大部分相继轰毁。鏖战两小时,董福祥部由城东南角打开缺口,谭拔萃、刘长发等囊土沿墙壕,顺缺口进攻,余虎愿阵守山岗,提督张春发镇守平原,切断对方。刘锦棠率部城南山垒督阵。清军里外三层,围住辑怀城,白部四周楚歌,恐惧败退。

十八日黎明,南城墙又被轰倒,清军进军号一响,各部顺壕进攻。刘部乘隙自东南入,金顺率部由东北,并进攻城。经由猛烈巷战,守军伤亡惨重,清军占领古牧地。阿古柏部将绷塞奇、玉只巴什及白彦虎部将王治、金中万、马十娃等全被杀。白彦虎在黄田失守时,就退走红庙子。在乌鲁木齐的马仁得和白彦虎闻知古牧地失守,精锐被清军打败,也都乘隙向南疆逃去。

清军从攻占黄田到收复古牧地,因短兵相接,先后祛除阿古柏浩罕兵三百五十多名,缴获硝磺、膏油、旌旗、刀矛、洋炮无数。古牧地一仗,缴获马二百多匹,清军受伤四百五十五名,亡一百五十八名,守军共伤亡六千多名。听说民国年间,喀什提督马福兴回古牧地探家,闻知此役殒命战士骸骨露野,白骨各处,便发动群众就近收骨埋葬。埋于县一中的墓地称东坟园,埋在今商业局四周的称西坟园,又在城南(今农具厂四周的)墓地修建一座万骨塔。马福兴还令人刻碑撰文悼念阵亡者。泉源:《昌吉文史资料》 作者:张敏 一九八五年仲夏于米泉

希腊:文明古国的复兴惨剧|大象公会

1844 年,重生的古老文明渴望着本该属于它的领土与人民。 文|海下 1844 年,希腊首相约安尼斯 · 科莱提斯在宪法制定议会上慷慨陈词,宣称眼下的首都雅典只是国家的「两个中心」之一,东方还有许多属于希腊民族的土地,尤其是古老而光辉的君士坦丁堡,等待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