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为什么距离十年两次为他举行盛大的“祝寿”流动?

原来“八一”建军节是这样诞生的!

93年前 南昌城头一声枪响 年轻的中国共产党 组建起了一支属于人民的军队 从此 它便和祖国、人民休戚相关 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道路上 是他们,冲破层层堵截 在人民抵御外侮的抗战中 是他们,充当着中流砥柱 1937年,八路军第115师主力开赴平型关前线。 今日,“

/wp-content/uploads/2020/8/URFBzq.jpeg插图

▲徐特立是一位教育家、革命家

红军队伍中岁数最大的老兵

徐特立,湖南长沙人,1877年2月1日出生在一个清贫的农家。徐特立青年时代就憧憬提高,敬慕孙中山,曾经加入过辛亥革命。自1895年起,他即在长沙等地从事教育事情。在长沙第一师范执教时代,他最自满的学生即是风华正茂的毛泽东。几十年后,毛泽东曾这样评价说:“徐特立是我在第一师范念书时最佩服的先生。”

徐特立43岁的时刻,头脑加倍成熟,毅然决定远赴重洋前往法国勤工俭学。学成归来,他已近知天命之年,那时适值中国革命处于亘古未有的低潮,面临国民党所制造的腥风血雨,徐特立毅然在白色恐怖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4年,当红军最先长征时,徐特立已是57岁的老人。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义无反顾地随红军主力脱离江西,向渺无人烟的雪山草地进发,从而成为红军队伍中岁数最大的长征老兵。当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后,徐特立已是年近六十的花甲老人了。

1937年1月,毛泽东在党中央的一次集会上提出,要为从雪山草地跋涉过来的徐特立破例搞一次祝寿流动,其目的在于鼓舞红军指战员的士气。党中央一致拥护和支持毛泽东的这一建议。

/wp-content/uploads/2020/8/Znq63m.jpeg插图(1)

▲毛泽东是徐特立最自满的学生

1937年1月30日,毛泽东在延安给在陕北保安的徐特立写了一封信,信写完的当天,他就派人星夜驰往保安,将信专程送给在保安主持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教育部事情的徐特立。当徐特立收到毛泽东为自己祝寿的亲笔信时,激动不已,感动之余他决定向党中央和毛泽东致函,坚决要求作废为他祝寿。然而,祝寿热潮已经掀起,不以徐特立的小我私家意志为转移了。

贺信从天下抗日战场飞向陕北

毛泽东在党内提出为徐特立祝寿的新闻传出以后,很快就受到延安各界以及陕北各战区指战员的普遍拥护。徐特立的高尚品质,在党内军内素有好评,他在57岁高龄加入长征的壮举,尤其让人感动。不久,陕北各地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宽大军民踊跃为徐老祝寿的热潮。

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陕北各战区的抗日军队纷纷举行祝贺徐特立60寿辰的流动。与此同时,从天下各个战场寄往延安和保安的贺词、贺信和贺幛,数以千计。

祝寿的招呼,也影响到了那时国统区和日伪统治区知识界的爱国人士。在上海的女作家谢冰莹闻讯寄来了她在敌占区冒着危险写成的诗歌,爱国人士陈子展等人也把他们对徐特立早年在湖南办学时的履历写成传记,不远千里辗转寄往延安。

可以说,在红军刚刚到达陕北不久,天下抗战形势异常严重的时刻,在党中央所在地延安举行云云盛大的祝寿流动,是中国共产党顽强生命力的一次生动展示。

/wp-content/uploads/2020/8/faURBr.jpeg插图(2)

▲朱德和徐特立

徐特立在这次祝寿竣事之后,在延安的报纸上揭晓了《我的答词》。他说:“列位同志为我祝寿,我很喜悦,用不着说客气话……我一生过着极不平时的生涯,让我这老古董来推动伟大的革命,是天下抗日战争的需要。我将与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并存,我为此而感到喜悦。我愿继续站在抗日战争最前线,为中华民族为世界和平而奋斗!”

胡宗南进犯延安之前二次祝寿

1947年2月1日,徐特立年届七十。在此之前,徐特立曾从他多年热心的苏区教育事业上脱离,一度改做党的统战事情。受中央委派,他在抗战周全发作后,曾奔忙于第十八集团军和八路军驻湘办事处之间,为党的统战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1940年回到延安以后,徐特立在边区异常艰辛的条件下,创建了延安自然科学院,为我党培养出第一批科技人才。

在中共七大上,徐特立当选为中央委员后改任中宣部副部长。这十年,徐特立以年迈之身,事必躬亲,赢得了全党的信托。随着他的威望日高,1947年春天,当徐特立70岁寿辰到来之际,党中央经由稳重讨论,决定在天下再次为这位革命老人祝寿。此时,天下范围的解放战争已经打响,胡宗南的军队正在向延安步步紧逼。只管战事重要,但党中央仍然决定在我军撤离延安之前为徐老祝寿,并公然揭晓为徐特立祝贺七十大寿的贺信。这次为徐特立祝寿,比十年前还要盛大、热烈。

国统区的教育界人士和外国友人也闻讯寄来贺信,其中,引人注目的是著名戏剧家、徐特立早年在长沙师范的学生田汉,从国统区寄来他写的诗《懋师七十大寿》。

/wp-content/uploads/2020/8/M7RJ3y.jpeg插图(3)

▲徐特立和孩子们在一起

七旬寿星正在吕梁

正当这些来自各解放区的贺电贺信纷纷飞到宝塔山下的时刻,备受全党瞩目的“寿星”徐特立却不在延安。此前,他已受党中央的委派,亲往山西省吕梁区域检查指导拯救灾区事情。这位两鬓鹤发的七旬老人,正步履急忙地行走在各处积雪的吕梁山麓。党中央希望他尽快回延安加入2月1日举行的祝寿流动的电报,徐特立早已收到了,他在吕梁山也看到了延安报纸上刊登的党中央贺电。然则,身负救灾重任的徐特立却谢绝了马上返回延安的盛意,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救灾更为重要的事情了。徐特立知道,党中央这次为他祝贺七十寿辰,和十年前毛泽东提议为他祝贺六十寿辰一样,绝不是出于私情,而在于通过祝寿提高全党全军的斗志。

1947年2月1日下昼,延安春雪初霁,阳光灿烂,中央办公厅为徐特立祝寿的会场,设在杨家岭的大集会室里,会场内外洋溢着一派节日气氛。以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为首的中央向导同志和中央机关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在下昼四时之前准时来到会场。杨家岭大礼堂里座无虚席,各方面人士纷纷致词,鲁艺学员演出了盛大的歌舞。寿辰当天,《解放日报》特开拓祝贺专版,刊发了中央向导人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为徐特立七十大寿所写的贺词。

在胡宗南的国民党军队正向延安疯狂扑来的前夕,毛泽东、刘少奇等向导人面临强敌压境,坦然地为教育家徐特立祝寿,其现实意义与历史意义无疑超过了祝寿自己。祝寿后不久,党中央便自动撤离了延安,转战陕北,向导天下各解放区军民向着最终胜利前进。(摘选自《党史纵览》)泉源:文汇网

米泉古牧地之战

古牧地之战 张敏 古牧地,即今米泉县城(如今的乌鲁木齐米东),位于乌鲁木齐市东北四十里。 古牧地战役,是清末左宗棠指挥清军收复乌鲁木齐战役的第一仗。 一八六五年春,中亚浩罕国军事头目阿古柏入侵新疆,一八七一年初,沙俄又侵占我国领土伊犁。清政府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