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与周总理一次意味深长的对话:我们要千秋万代坐北京

1941年河北抗战的真相:四年换四任县长,抗战牺牲者95%都是党员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抗战时期发生在河北蠡县的故事。 孙犁老师是抗战时期著名的河北籍文学家。他亲身经历过抗日战争,他的

  信赖每一个关注共和国历史的人,对下面这个场景都不会生疏;那段广为流传的,在两位世纪巨人之间举行的对话,已经深深镌刻在厥后者的影象中——

  时间:1949年3月23日。

/wp-content/uploads/2020/7/yem6Rj.jpeg插图

毛泽东、周恩来在西柏坡。

  地址:河北省建屏县(现属平山县)西柏坡。

  早上三四点钟,毛泽东要上床睡觉了。临睡前,他告诉值班卫士李银桥:“9点钟以前叫我起床。”周恩来知道毛泽东又睡晚了,悄悄嘱咐李银桥:“让他多睡会儿,没有关系。”

  快10点了,李银桥才把毛泽东叫醒。毛泽东有起床后依栏而坐仰靠一会儿,抽支烟喝杯茶看看报纸的习惯。他问道:“几点啦?”

  “快10点了。”

  “让你们9点以前叫我,为什么现在才叫我?”

  “周副主席想让你多睡会儿。说休息欠好,怕你路上太疲劳。”听了这个注释,毛泽东不再语言,低头看一张新报。这一天,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的新闻公报由新华社向天下揭晓。

  饭后,毛泽东把烟盒揣进口袋,朝门外走,迎面遇上周恩来。周恩来轻轻抬了一下手:“没有休息好吧?”

  “休息好了。睡四五个小时,精神就很好了。”毛泽东习惯地又去掏烟,想起什么,在外口袋拍了两下,没有取烟。

  “多休息一点时间,远程行军坐车也是很累的。”周恩来一边语言,一边和毛泽东死后的人打着招呼:“都准备好了没有,就要出发了。”

  毛泽东在秘书的指引下,朝自己要乘坐的汽车走去。仍和周恩来说着话:“今天是进城的日子,不睡觉也喜悦啊。今天是进京‘赶考’,精神欠好怎么行?”正要上车的其他中央向导人都随着笑了。

  周恩来点颔首:“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被退回来。”

  “退回来就失败了。”毛泽东一脚在车上,一脚在地下,平平地说了句震撼人心的话:“我们决欠妥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下昼2时,毛泽东、周恩来和刘少奇、朱德、任弼时等,在吉普车上坐稳了,回首望了一眼这个大决战的总指挥部所在地,笑意写在脸上,感伤藏在心里,驱车出发了。曲曲弯弯的沙土路面扬起烟尘。后面是长长的百十辆车队;前面,前面是北京,是即将耸立起来的共和国的远景……

  阵容赫赫的车队到达河北省委所在地保准时,省委书记林铁出门远迎,并设便宴招待途经的中央向导。听取了林铁的事情汇报后,中央列位书记都讲了话。毛泽东强调:事情千头万绪,要抓党的向导,抓党对都会各项政策的宣传和执行。要使各界人士都认清形势,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同新政权互助,恢复和发展生产。

  周恩来对毛泽东后面的话作了弥补:多宣传中央宣布的都会政策;对资本家要珍爱,辅助他们恢复和发展生产。

  24日下昼,车队到达河北涿县。薄暮,叶剑英和滕代远等从北京乘火车赶来,接中央向导进城。晚上研究进城仪式时,不少同志以为,既是胜利之师,入城就该有些气派,至少应是锣鼓喧天,各路人马夹道相迎,以壮中国革命之阵容。但中央书记们基本不赞成“大搞”。尤其是毛泽东,他在西柏坡时听说保定要迎接他,开庆祝会,坚决不同意。他说:“照样简朴的形式为好,排场不要过大,不要发动那么多的群众。到天下取得最后胜利时,再组织群众很好地庆祝庆祝。”随后周恩来也电告华北局:“闻此地将举行庆祝大会,主席以为不妥,连北平也不要开庆祝大会。因以我党中央迁徙名义,招呼人民祝贺并不适当,望速住手北平及各地祝贺流动。”周恩来还在电报中特别强调:不要鸣炮,以军乐团代之。

  周恩来还设计了一个详细方案:“从清华园火车站下车,然后改乘汽车进颐和园住宿一夜,第二天去西郊机场举行入城式。入城式上,先校阅军队,然后与各界代表碰头,特别是要与那些知名人士如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柳亚子、茅盾等碰头。这些人与我们互助共事,今天胜利了,他们喜悦了,急于见到我们,他们也在思量往后怎么办。新政府里给他们放置什么事情。这些,都需要举行协商的。”

  毛泽东沉思着颔首:“我赞成恩来的意见。明天就要和他们之中的一些人碰头了。明天碰头,是他们迎接我们,也是我们迎接他们,并向他们表示感谢。希望他们继续同我们互助,在往后的政府事情中,使他们做出应有的孝敬。”

  没有任何争议,详细放置落在了周恩来身上。

  稍顷,毛泽东很认真地对周恩来说:“对作过孝敬的各民主党派向导人,应该在政府里放置职务,使他们有职有权。”

  周恩来照着做了。在中央人民政府的人事放置:副主席6人中,党外人士3人(宋庆龄、李济深、张澜);委员56人中,党外人士27人(何香凝、赛福鼎、陈嘉庚、马寅初、马叙伦、郭沫若、沈钧儒、沈雁冰、陈叔通、司徒美堂、李锡九、黄炎培、蔡廷锴、彭泽民、张治中、傅作义、李烛尘、李章达、章伯钧、程潜、张奚若、陈铭枢、谭平山、张难先、柳亚子、张东荪、龙云)。再看政务院人事放置:4名副总理中,党外人士2人(郭沫若、黄炎培);15名政务委员中,党外人士9人(谭平山、章伯钧、马叙伦、陈劭先、王昆仑、罗隆基、章乃器、邵力子、黄绍竑)。在政务院所辖34个部、会、院、署、行中,担任正职的党外人士14人(上述民主人士中,厥后个别人恢复了共产党党籍,有少数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毛泽东厥后也时常说:“我们不能再长征了,我们要千秋万代坐北京,没有党外人士进入政府就不行。安置他们(如傅作义、程潜)要各得其所,要用大位置才气安置。”

  第二天一大早,毛泽东就起来了,按老习惯,他要到街上走走。可走了一遭,竟见不到什么人。他有些新鲜地问县里的干部:“听说涿州城早年很荣华,怎么现在云云冷清?”

  县委书记说出缘由:“国民党九十四军在这里驻防时,为了‘防共’,把所有商户都赶到东关去了。不让人们到城里来。”

  “哦,是这样。”毛泽东似乎明了了,又提问道,“现在城内已经没有九十四军了,为什么还不迁回来?”

  “正在迁,正在迁。”

毛泽东和其他中央向导人登上专列,向北京进发。上车后,稍事休息,他们又集中到毛泽东的车厢,谈论有关北京城内的情形。叶剑英担任市长,自然是他说得多。清华园车站很快就到了。华北军区司令员兼京津卫戍司令的聂荣臻、市委书记彭真和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前来迎接,车队陆续开进颐和园。

  毛泽东感伤地对叶剑英说:“我以前也来过北平,遇到一个好人李大钊,在他的辅助下,我厥后才算成了马克思主义者。惋惜呀,他牺牲了,他是我真正的好先生。没有他的教训,我今天还不知道在那里呢。”

  昔日住着羽士和事情人员的颐和园,现在一无所有。以至吃饭时,要水没水,找饭没饭。下昼还要去西苑机场举行入城式呢。毛泽东不禁发了脾性:“你们搞什么名堂?先来的人都干什么吃去了?”

  社会部的同志忙注释,是李部长为了首长的平安,派人把人都清算出去了。不意越注释越糟,毛泽东眼光一弹:“你蠢么!你把水全排干了,你谁人鱼还讲什么平安?你就安平安全干死在那里,饿死在那里吧!”

  社会部的同志只好返回“群众”中——跑到颐和园外面的饭馆买来了米饭和三菜一汤。

  毛泽东确实也饿了,抓起筷子就最先往嘴里扒饭,并对李银桥说:“入城式你不要随着去了,你去香山打前站,帮我放置好吃住。不要再学他们那样干蠢事。”

  周恩来抓紧时间睡了一小会儿,中午起床后,就搭车到西苑机场举行检查。虽然颐和园到机场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没有直路相通,须先到西直门外紫竹院再往西拐,绕一个大圈。周恩来测算好后,告诉司机:“这段路,一样平常说用不了一个半小时,可是路窄人多,马车也多,路上不顺就会耽误时间,不管怎样,一定要定时到达,都会人时间看法是很强的。我们这是进城的第一天,一定要定时到达。”

  下昼3时,中央向导分乘几辆旧卧车,准时向西苑机场进发。毛泽东坐的是一部美国造的老道吉防弹车。虽然已是阳春3月,可中央向导人并没有合适的衣服换取,仍都穿着西柏坡时期的老棉袄、棉鞋棉裤,外面披着延安时期的皮大衣,倒也整齐划一。

  机场里已站满了人,满眼望去,仍是武士的天下。一排排,一列列,钢盔和枪炮在阳光下闪着冷光。另一侧是衣着杂色的工农商学各界代表。下昼5时,向导人们登上校阅车,毛泽东站立在第一辆车上,浅笑向受阅的军队招手致意,厥后是朱、刘、周、任的校阅车,士兵们有节奏地喊着口号,群众不停地欢呼雀跃,万岁的口号声震云霄。

  校阅车行至民主人士、人民团体代表眼前时,徐徐停下,五大书记走下汽车,同他们亲热握手和问候。这些人大都在重庆时见过毛泽东,同周恩来打过交道,这几年没见,今天故友重逢,格外亲热。

  半小时之后,周恩来抬腕看了一下表,有些歉意地说:“朋友们,先生们,谢谢人人到这里来迎接毛主席、党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进驻北京。天快黑了,请诸位先生早些回去休息吧,以后请人人碰头的机遇还多着呢。”

  周恩来的话音一落,就响起一片掌声。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一)》,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10 泉源:人民网

小报爆料“河北省长”八卦,逼死河北演员,后人还以此题材创作小说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山东籍军阀褚玉璞的故事。 褚玉璞 民国时期有不少将领大字不识一个,还有的甚至是土匪出身。今天我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