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延安第一玉人”吴光伟出走台湾之谜

他是花园口决堤直接执行者,后英勇抗战留下美名,却惨淡收场被枪决

民国时期,有三大惨案,分别是花园口决堤、文夕大火(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而花园口决堤直接造成河南、安徽和江苏3省44个县市因此受灾,3911354人外逃,893303人死亡,经济损失10.9176亿元。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花园口决堤事

/wp-content/uploads/2020/7/umEVre.jpeg插图

吴光伟 网络图  

  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随红军总部进驻延安。同月,通过宋庆龄、斯诺的先容,美国人艾格妮丝·史沫特莱就以《法兰克福日报》记者的身份,到延安作为期七个多月的采访。史沫特莱是继《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之后到延安采访的第二位外国记者。

  羊皮大衣,貂皮帽子,高筒马靴,史沫特莱是一身时装泛起在延安一片青灰色戎衣制服眼前的。与她形影相随的是一位年轻漂亮,长发披肩,举止优雅,大学毕业后写过诗,演过话剧的吴光伟,时任史沫特莱的翻译兼秘书。

  大学时代,吴光伟熟悉了在北平大学念书的张砚田,两人情绪迅速升温,于1934年3月1日娶亲,那时吴光伟23岁。同年8月,张砚田留学日本帝国大学。吴光伟大学毕业后,曾在北平中华戏剧专科学校任教,同时兼做家教,每月收入60元,自己用20元,其余都寄给在日本念书的丈夫,辅助他完成学业。不久,她也到了日本,对那里的国民教育水平有很深的印象。三个月后,她回到海内,正逢国立南京戏剧学校招收首届学员。

  1935年10月吴光伟考入该校学习。1936年头,学校排演果戈里的笑剧《巡视专员》(即《钦差大臣》),吴光伟饰演市长夫人,很受迎接。演出后她却走了,学校挽留她,她以经济拮据而告辞。吴光伟自己注释脱离南京的缘故原由是:“我把演戏看成是民众教育的一种形式。我在该校学习演技,但不久就发现训练很有限。虽然这是一所新式学校,但它没有什么前途,只不过是给那些腐朽的权要提供娱乐消遣而已。”

  吴光伟1911年出生于河南,两岁时随怙恃迁居北京。父亲那时是北京盐务局局长,吴光伟是家中的第三个女儿,她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兄弟姐妹都接受过优越的教育。她就读的小学和中学都是北平的教会学校,在学校里,她显示出了很高的爱国热情。1926年3月18日北平学生举行抗议段祺瑞政府的示威游行,在北平经世中学念书的吴光伟和同学们冒雨期待在段祺瑞政府门前,获得的回答却是有的学生被警员打伤,另有一名学生被枪杀。厥后,她转学到上海,在一家商学院的女生部专攻英语。她学习很用功,在班里得过最高奖励。

  脱离南京后,吴光伟又回到北平,大部门时间在图书馆看书。1935年底,一二九运动发作后,北平区域的许多热血青年投笔从戎。张研田和吴光伟也先厥后到陕西西安,投奔陕西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加入到救亡大军中。张研田任杨虎城的参议,吴光伟则在陕西省政府民政厅当职员,是办公室里唯一的女性,月薪60元。

  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之后,吴光伟就参加了西北救国联合会妇女部的事情。通过西北救国联合会的先容,满怀革命理想与激情的吴光伟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延安。1937年3月尾,美国合众社驻天津记者厄尔·利夫到延安采访。吴光伟受命出任其采访毛泽东、朱德时的翻译。

  完成了给厄尔·利夫当翻译的义务后,吴光伟又担任了史沫特莱的翻译兼秘书事情。据史沫特莱纪录:“第一天他(朱德)和我一起事情的时刻,于黄昏时分,我和我的中文西席兼秘书和翻译、原来是女演员的吴莉莉(即吴光伟),在我住的黄土窑洞前面的平台上等他。莉莉的事情是在每逢我的中文水平不能够明白得清晰时,或是朱将军和我用一部门德文也不能转达意思时--这种情形时时泛起--便由她从中翻译。”访谈中,遇到朱德不懂的美国文化内容,如著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也由吴光伟从图书馆查找相关资料,并翻译成中文,提供给朱德作参考。吴光伟的翻译兼秘书事情是很精彩的,很令史沫特莱和朱德满足。

  1937年5月,埃德加·斯诺的夫人尼姆·威尔斯(又名海伦·斯诺)也以记者身份来到延安采访。她很浏览吴光伟在舞台上对人物的塑造,更为生涯中吴光伟尊贵优雅又时尚现代的气质所惊讶,于是对请吴光伟作了专访。海伦·斯诺厥后曾这样回忆吴光伟:“我第一次见到莉莉(即吴光伟)是在剧院里,那时她正在演出高尔基的《母亲》,并饰演主角。她那时是延安的明星女演员,不仅有当演员的先天,而且能够在舞台上独领风骚。她很有修养,文质彬彬,容易靠近,女人味十足,卓有魅力,二十六岁芳龄,已经娶亲却并不依赖自己的丈夫,至少那时丈夫不在她的身边。吴莉莉看上去身体健美,脸色红润,皮肤白皙而细腻。她异常优美。她留着三十年代所盛行的齐肩短发,而且卷曲雅观。延安的其他妇女则把头发剪得短短的,像个男子。在延安,只有我和莉莉烫发、涂口红,只管我俩都很郑重,不敢涂得太重,这也不合延安的习俗。她是抗大学员,空闲时间都在学习……”

  再厥后,就发生了延安早期著名的“吴光伟事宜”。这起所谓“吴光伟事宜”,缘起于史沫特莱给延安带来的新变化。自称是“大地的女儿”的史沫特莱,不仅在延安采访写作,促成白求恩医生的援华,而且还提倡组织了灭鼠运动、节育运动,以及声噪一时的交际舞潮水。然则,在延安广受青年人迎接的交际舞运动,却引起革命队伍里部门经由长征的女同志强烈否决,她们以为男男女女在一起舞蹈有伤风化,会使自己的丈夫变坏。最终导致贺子珍冲进史沫特莱住处,与吴光伟发生肢体冲突。事后,吴光伟、贺子珍都以为自己受了委屈。尤其是吴光伟,她以一个现代知识女性的自我尊严和权力意识,要求有关方面对此作出裁决,给她一个合理说法。这在党内被称为“吴光伟事宜”。该事宜的直接结果是导致毛泽东与贺子珍的情绪危急并破碎,最后贺子珍出走,史沫特莱和吴光伟都被“礼送”出延安。这样的了局,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吴光伟事宜”发生后不久,江青来到了延安,于1938年11月与毛泽东娶亲。

  “吴光伟事宜”的发生,是吴光伟运气的转折点,今后,她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实在,毛泽东与吴光伟的交流,仅限于精神层面。史沫特莱厥后对斯诺曾提及毛泽东和她俩攀谈时说:“他(毛泽东)说他嫌疑从西方小说中读到的那种恋爱是否真的存在,它到底是什么样。在他熟悉的人当中,我似乎是第一个体验过这种恋爱的人;他似乎以为在某些事上若有所失。”史沫特莱还感应,吴丽丽好像在毛的内心深处唤醒了一种玄妙的、细软的情绪和青春的热望。每当她与毛讨论罗曼谛克的恋爱时,对话似乎是说给原是充当中间人的吴小姐听的。讨论过程中毛做诗,吴丽丽固然比史更浏览毛的诗。她以毛诗中所用的韵律赋诗作答,这使毛很喜悦。他们详细讨论未来新社会中的男女关系,这些头脑,都进入了以旧诗词的形式写就的诗篇。(《史沫特莱--一个美国激进分子的生平和时代》,页235-236)

  脱离延安后,吴光伟先在西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时事情干部训练团第四团事情,她仍然希望能够回到共产党队伍里来,曾努力向党组织要求过,组织上也放置有关负责同志与她谈过话。但由于庞大的历史缘故原由,她被谢绝在革命阵营之外。几年后,她随丈夫到重庆,厥后又到了台湾。她在延安时期的革命履历,也走进了历史的深处,险些被人们所遗忘。泉源:东方网

毛主席与周总理一次意味深长的对话:我们要千秋万代坐北京

  相信每一个关注共和国历史的人,对下面这个场景都不会陌生;那段广为流传的,在两位世纪巨人之间进行的对话,已经深深镌刻在后来者的记忆中——   时间:1949年3月23日。 毛泽东、周恩来在西柏坡。   地点:河北省建屏县(现属平山县)西柏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