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辞吴哥:一个帝国的背影

揭秘“延安第一美女”吴光伟出走台湾之谜

吴光伟 网络图     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随红军总部进驻延安。同月,通过宋庆龄、斯诺的介绍,美国人艾格妮丝·史沫特莱就以《法兰克福日报》记者的身份,到延安作为期七个多月的采访。史沫特莱是继《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之后到延安采访的第二

  柬埔寨吴哥事迹修建群主要是9—15世纪古代高棉帝国繁盛时期首都与寺庙修建的遗迹。由于吴哥王朝在东南亚文明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职位,吴哥事迹也成为东南亚区域甚至全天下最为著名的古代史迹之一。以吴哥寺(Angkor Wat)为首的石质寺院修建群独树一帜,规模伟大,局限普遍,许多寺院、水池等密布于今天的暹粒市吴哥区域。

  行使水资源成就帝国盛世

  高棉帝国(802—1431),历时629年,履历了25位国王。这些国王在一定程度上决议了高棉帝国的时盛时衰。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苏利耶跋摩二世(1113—1150)和阇耶跋摩七世(1181—1219)。苏利耶跋摩二世制作吴哥寺敬献给毗湿奴神,该寺院成为吴哥王朝传统修建的巅峰之作。

  1177年,占婆军队占领吴哥首都后,阇耶跋摩七世率领高棉军队在磅斯外圣剑寺(Preah Khan Kompong Svay)战场战胜占婆军,接着又在洞里萨湖(Tonle Sap)海战中取得胜利。从1190年最先,阇耶跋摩七世向外发动军事远征,并于1203年将占婆酿成了高棉帝国的一个州。同时,他对内大兴寺院,兴建120所医院机构及121处驿站,这些行动极大带动了物资的流通,使得高棉帝国在商业贸易中变得极为活跃。多年以后,到访至此的中国元代人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称其为“富贵真腊”。

/wp-content/uploads/2020/7/I7B3Er.jpeg插图

  在阇耶跋摩七世的统治下,高棉帝国的领土达到了巅峰,一跃成为整个东南亚区域最壮大的帝国。其领土西抵湄南河流域,南到马来半岛的北部,北至老挝的万象,东接越南中部。

  不外,至阇耶跋摩八世(1243—1295)之时,高棉帝国已无力大规模兴建寺院。1351年,泰族人确立阿瑜陀耶政权(Ayutthaya)后,就最先不停侵袭高棉帝国。1352年前后攻击了高棉帝国的西北部(今呵叻高原周围),1371年攻陷了吴哥首都,1431年再次攻陷吴哥首都。之后,高棉帝国的首都不停迁徙,直到1867年最终确定在金边。而曾经绚烂的吴哥事迹修建群则被掩埋在热带丛林中,逐渐被天下遗忘。

  在吴哥事迹修建群中,存在着大大小小的蓄水池,异常引人注目。如吴哥事迹最焦点的王宫遗址内,地表现存6处水池遗迹,最大的面积可达7100平方米,最小的也有20多平方米。而整个高棉帝国时期制作的大型蓄水池多达9处,其中,面积最大的西池(西巴莱)有16平方千米,最小的也达到了0.67平方千米。因此法国学者以为,吴哥王朝的繁荣与郁勃是由于通过治理水源,而能够以集约化的方式举行耕作水稻。吴哥王朝的首都也据此定位为“水利首都”,在首都中制作大型蓄水池和水路网络的手艺,又被运用到村子的土地开垦中,扩大了耕地面积。

  有学者推算,公元1000年前后的天下人口为5亿,其中最大都市科尔多瓦(属西班牙)约45万人,中国北宋开封城约40万人,东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堡约30万人,高棉帝国的吴哥首都约20万人。在吴哥王朝最繁盛时期,行使雨季贮备在大型水池内的水可浇灌8.6万公顷稻田,可供应建设吴哥寺的约50万人口使用(石泽良昭著、瞿亮译《东南亚:多文明天下的发现》,北京日报出版社2019年版)。因此可以说,吴哥王朝的繁荣与农业生产基础设施密不可分。

  全新视角剖析盛衰成因

  从阇耶跋摩七世的壮盛至吴哥首都的陷落,其间仅仅跨越两百多年,是什么缘故原由导致了帝国的衰落和最终的崩塌?

  法国学者赛代斯以为,阇耶跋摩七世在位时代对内大兴土木、对外发动战争,以及苏利耶跋摩二世时期对吴哥寺的建设,都已严重透支民力,致使高棉帝国的国力虚弱、元气大伤,国运不再。B. P. 格罗斯利埃以为,过分建设水利浇灌设施致使农业经济溃逃,是帝国走向衰落的另一个缘故原由。此外,还有人提出王权弱化、苛刻征税、地方作乱、印度教头脑阻滞僵化及上座部释教渗透等看法。日本学者石泽良昭则通过研究阇耶跋摩八世时期井然有序的废佛运动,以为高棉帝国的衰落迹象是在14世纪后半叶才最先泛起的,要晚于法国学者的推测(《东南亚:多文明天下的发现》)。

  最近,以基思·臣穆·瑞希为代表的学者以为,吴哥王朝对自然环境的过分开发而引起的生态灾难,是造成高棉帝国衰落和崩塌的主要缘故原由之一,时间可能是在15世纪中叶。他以为,在吴哥区域盛行的疟疾,主要归因于生态灾难,生态灾难反过来又导致了蚊蝇的快速滋生,而蚊蝇自己就是这种疾病的流传媒介。像吴哥首都这样的中世纪大都会,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供水和垃圾的处置。在雨季,若是垃圾处置欠妥的话,会污染饮用水,诸如霍乱、痢疾或伤寒之类的肠道感染病的盛行,就可能会增添。这在当地人口中会引起很高的发病率和殒命率。

  虽然此种说法有待进一步验证,然则从古代盛行疾病的角度来剖析高棉帝国的衰落,无疑是一种全新的视野。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病癞”条云:“然多病癞者,比比道途间”,考古学家夏鼐以为,“病癞者”即麻风病患者(周达观著、夏鼐校《真腊风土记校注》,中华书局1981年版),伯希和亦持此看法。

  盛行疾病困扰人们生涯

  麻风病(leprosy)一词泉源于古希腊单词 lepra,原意是指“蛇的鳞片或人体皮肤剥落的小薄片”。公元前5—前4世纪,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用lepra指称某些良性皮肤病。公元前3世纪,希腊哲学家泰奥弗拉斯托用 lepra来指代人脸部的痤疮或皮癣。6世纪,东罗马帝国的诗人罗曼诺斯在一首赞美诗中,将 lepra描写成使患者身体变得畸形、身体四肢受到糟蹋、皮肤溃烂溃烂的疾病。至此,lepra就险些等同于中世纪意义上的麻风病。直到1873年,挪威科学家阿莫尔·汉森发现麻风杆菌(麻风病也因此被称为“汉森氏症”)之前,人们对麻风病的看法一直停留在罗曼诺斯的时代。

  麻风病在历史上一直困扰着人类,关于它的历史要远远早于《圣经》中关于这种疾病的纪录。有研究者称,这种疾病可能是人类最古老的盛行症,其泉源可以追溯到数百万年前最后一个配合的细菌祖先——古人类和原始人都患有麻风病。麻风病的起源地很可能在非洲区域,随着历史变迁过程中人类的迁徙和流动,它由一种区域性盛行症逐渐酿成一种全球性的疾病。由于热带和亚热带区域温度相对较高,为麻风杆菌提供了相宜的生计和滋生条件,而温暖湿润的东南亚区域已然成为“麻风病之乡”。在我国史料中,最早泛起“麻风”一词,是在北宋太平兴国三年(978)编纂的《太平圣惠方》中,书中记录了关于麻风治疗的方式。

  《真腊风土记》“病癞”条载:“然多病癞者,比比道途间。土人虽与之同卧同食亦不校。或谓彼中风土有此疾。又云曾有国主患此疾,故人不之嫌。”从“谓彼中风土有此疾”“有国主患此疾”的史料可知,麻风病在高棉帝国境内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人们对此也已经有一定领会,而且这种疾病在该区域具有一定普遍性,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易患病。在吴哥通王城内斗象平台的北侧有一座癞王台修建(Leper King Terrace),就是为纪念患上麻风病的国王而制作的。

  10世纪初,耶输跋摩一世(889—910)在罗莱寺(Lolei)确立的僧房的规诫中,明确克制麻风病人收支。凭据塔布隆寺(Ta Prohm)内出土的碑铭可知,那时(1186年)整个高棉帝海内有102处“医院机构”。这类修建从耶输跋摩一世时期就最先存在,到了阇耶跋摩七世时成规模化。今天,“医院”自己的修建已经消逝了,由于它们可能是用木构件制作的,只剩下用砂岩或红土岩制作的小型寺庙,供奉着治疗疾病的药师如来。在吴哥首都周围至今仍残留有四座医院性子的寺庙遗址。

  2006年2月,基思·臣穆·瑞希对吴哥首都西部医院小型寺庙Prasat Ta muong遗址举行了第一次系统的考古挖掘。效果证实,该寺庙形制、规模与预期设计基本一致,寺庙周围还发现了差别类型的修建遗迹,其用途需进一步确认。此外,寺庙中还发现了近代墓穴,现在正在对骨骼举行剖析。凭据出土碑铭纪录,那时规模最大的医院机构平时大约有200人在事情,中等规模的在100人左右,小规模的保持在50人左右。

  在那时的条件下,这些“医院机构”对麻风病的治疗主要依赖大风子油。《真腊风土记》“生产”条载:“大风子油乃大树之子,状如椰子而圆,中有子数十枚。”如巴戎寺和医院机构小型寺庙的浅浮雕中,就有用球状果实的汁液为某位王室成员举行推拿的排场。这种治疗方式首先泛起在印度,之后随着宗教、商贸传入东南亚区域。大风子油由大风子的成熟果实压榨提纯而来,是一种自然药剂,但药理效果并不显著。

  多重缘故原由导致帝国衰落

  《真腊风土记》“澡浴”条载:“地苦炎热,逐日非数次澡洗则不可过,天黑以难免一二次。初无浴室盂桶之类,但每家须有一池,否则亦两三家合一池。或三四日,或五六日,城中妇女三三五五咸至城外河中澡洗。”“产妇”条载:“且越日即抱婴儿,同往河内澡洗。”

  2012年4月,澳大利亚考古学者达米安·埃文斯行使空中激光雷达扫描了900平方英里的森林茂密的吴哥区域,显示出多个属于高棉帝国时期的古老都会。这些都会的街区基本上都呈棋盘状,中央有护城河,都会内有多处水池以及厚实的运河水系,其中棋盘状的街区主要为高台(修建遗迹)和水池。云云,则印证了《真腊风土记》中“每家须有一池、两三家合一池”征象。

  伯希和为《真腊风土记》“病癞”作注时,以为沐浴与癞疾有一定关系。麻风病是由麻风杆菌引起的一种慢性盛行症,通过皮肤亲密接触或呼吸道飞沫流传,感染源主要是未经治疗的多菌型麻风病患者。同时,麻风病还具有遗传性、易感染性且患者家庭内部感染问题较为突出,多在直系亲属间相互感染,有家庭成员内部群集征象(唐红梅《20世纪80年代以来罹难省麻风病研究综述》,《保山学院学报》2018年第4期)。

  麻风病侵袭患者的皮肤和神经,若是不加以治疗,它可能导致残疾甚至殒命。麻风病的畸残造成严重的劳动力损失,缺少了社会财富的缔造,同时也给家庭和社会增添了经济负担。可以说,麻风病既是一种医学征象,又是一种社会征象,其发生、生长等都受到社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周达观在高棉帝国(真腊)停留时代(1296—1297年),他看到的村子“因屡与暹人交兵,遂至皆成旷地”。连系柬埔寨历史可知,在阇耶跋摩八世时,阿瑜陀耶王朝国势强盛,南侵马来半岛南部,并狼牙修国(真腊属国),东征柬埔寨,数次入侵吴哥。

  在那时的东南亚社会靠山下,人力资源十分珍贵,成年男性被用作保卫国家、修建寺院和蓄水池、开凿水道等的劳动力。而频仍的战争致使大量的人口减少,同时由于不良的生涯习惯(与麻风病患者在统一池内澡洗)、政府医疗职能的削弱,导致麻风病进一步伸张,高棉帝海内仅存的劳动力也随之逐渐损失,更何谈社会财富的缔造。尤其是阿瑜陀耶王朝对高棉帝国发动战争以来,双方举行了数次交锋,在伤亡惨重的消耗战之后,吴哥的首都轰然坍毁,而麻风病则成为压垮高棉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单元: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

泉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汉兴

迎接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民众号 cssn_cn,获取更多学术资讯。

他是花园口决堤直接执行者,后英勇抗战留下美名,却惨淡收场被枪决

民国时期,有三大惨案,分别是花园口决堤、文夕大火(长沙大火)、重庆防空洞惨案,而花园口决堤直接造成河南、安徽和江苏3省44个县市因此受灾,3911354人外逃,893303人死亡,经济损失10.9176亿元。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花园口决堤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