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赌酒”:干三杯,增添外调粮三亿斤

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南海:毛泽东一周不吃米饭,刘少奇自报粮食定量最低,每月只有18斤

在三年困难时期,毛泽东曾有过一周不吃米饭的记录 1960年到1962年,是共和国历史上被称为“三年困难”的时期,对于这一时期的情势,史书曾有如下记载:“1960年粮食产量……跌落到1951年的水平。棉花也跌落到1951年的水平,油料跌落到建国时水平。轻工业生产

周恩来也很喜悦,他站了起来,双手交织抱在胸前,只是不拿羽觞。像以往一样,他不谈南昌起义,更不谈自己在其中的功勋,要谈就是谈失败的教训。他转向刘俊秀,话里有话:“俊秀同志,你要敬我一杯可以,但得有个条件!”

/wp-content/uploads/2020/7/eAzAve.jpeg插图

1960年8月,邓颖超和周恩来在密云水库(资料图)

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二),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10

1961年9月17日,周恩来在庐山加入中共中央事情会议后,在主管农业的副总理谭震林和主管政法事情的副总理罗瑞卿的陪同下,来到省垣南昌视察。

只管经由一天的跋涉,周恩来的精神很好,兴致极高。一路上,他看着窗外的景致,感慨万千:“从八一起义到现在,已经整整34年了,早就想到南昌看看,就是腾不出时间。这次给了我旧地重游的机遇,我要住几天,好好看看这座都会的转变。”

18日晚,周恩来一行同江西省委认真人杨尚奎、刘俊秀等共进便餐,边吃边谈事情。周恩来又说到粮食问题:“你们不是有个《江西是个好地方》的歌子吗?这个歌儿不错,江西确实是个好地方,三面环山,另有鄱阳湖,既是鱼米之乡,又是革命老根据地。这些年,你们事情抓得不错,粮食也对照多嘛!”

“总理,我们事情做得还很不够。”杨尚奎等谦逊地答道。

历久认真农业生产的省委书记处书记刘俊秀对照活跃,他站起来,将羽觞高高举起:“南昌是总理向导八一起义的英雄城,人民解放军的诞生地。总理脱离南昌34年了,今天到南昌视察事情,我们心里格外喜悦,为总理的康健敬一杯酒!”

刘俊秀说出了人人的心里话,都一齐叫好,请总理喝下这杯酒。

周恩来也很喜悦,他站了起来,双手交织抱在胸前,只是不拿羽觞。像以往一样,他不谈南昌起义,更不谈自己在其中的功勋,要谈就是谈失败的教训。今天他也转移了话题:“江西对国家的孝敬是大的,稀奇是这几年难题时期,又多支援了国家粮食,应该受到人民的表彰。”他的眼光里含着一种浏览,又暗含着一种机智。他转向刘俊秀,话里有话:“俊秀同志,你要敬我一杯可以,但得有个条件!”

刘俊秀对周恩来的酒量早有耳闻,他以为周恩来要和他一杯接一杯地干,他有些重要,忙问:“什么条件?”

周恩来叫服务员拿酒来,亲自斟上一杯茅台酒。这下刘俊秀也以为“坏了”,总理与他叫上劲。等到周恩来一启齿,他加倍为难了。周恩来说:“咱们俩干一杯酒,要增添外调粮食一亿斤!”

“若是干两杯呢?”

“那当然是增添两亿斤了。我们干三杯,就增添三亿斤,你看好欠好?”

在江西素以豪爽着名的刘俊秀一听,碰杯的手变得繁重起来。他十分清晰要拿出一亿斤粮食的难度。他喃喃道:“总理啊,国务院给我们的外调粮食义务12亿斤,我保证一粒不少,坚决完成。要再增添三亿斤就是15亿斤了,怕有些难题啊!……”

这时谭震林给为难中的刘俊秀打气:“老刘啊,总理多年没有来南昌了,看到你们江西形势对照好,心里喜悦,你既然敬总理的酒,敬三杯,三亿斤就三亿斤嘛!”

罗瑞卿也开个玩笑,凑着热闹:“老刘,你死脑筋,先喝了再说么!”

实在倒不是周恩来一时兴起。他早对江西本年度粮食产量和人均口粮做过观察,心里有数,以是他很肯定地说:“我有观察,江西老表口粮水平对照高,另有储备粮,比严重缺粮的晋、鲁、豫好多了,增添三亿斤虽然有难题,但照样可以增添的!”

刘俊秀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知道,总理要不是由于粮食难题重重,也不会在这种场所提这个要求。既然总理启齿,就是不喝酒,他又怎么好拒绝呢?于是他将杯子举到了总理眼前:“好,就按总理的意见办。总理的心情我们明白,国家有难题我们应该鼎力支援,三亿斤就三亿斤!”

在座的人们一齐叫好。只听得羽觞咣当一响,周恩来羽觞挨近唇边,一口抿了下去。三杯事后,周恩来面色略有些红润。人们知道,这并不是这点酒力的作用,而是他心里喜悦:三亿斤粮食又可以使不少人暂度饥荒。

他许久没有这样春风满面了。

周恩来又碰杯向其他同志说道:“今天我很喜悦,请人人多喝几杯!”

他率先干了杯,继而开怀畅饮。人人见他情绪这么好,都一起来助兴。周恩来都痛快地逐一干了。

行前受邓颖超的委托,要好好照顾总理生涯的罗瑞卿夫人郝治平有些慌了:“不得了了,水静!”她摇摇水静的手,耳语道:“总理今晚太兴奋了,怕是要喝醉了。”

“这里是他向导八一起义的地方,几十年没来,能不喜悦吗?”水静不以为然。她曾和周恩来对饮过一次,两人都各喝过一斤茅台,谁也没醉。(参见《和省委书记们》与《特殊的来往》)

“要劝他少喝一点就好。”郝治平很是着急。“可又怎么好劝呢?”

“这个时刻,是欠好扫他的兴。”水静嘴上这样说,心里也不扎实。由于周恩来且饮且说,谈谈笑笑,话讲得许多,这正是酒醉的先兆。

然而,周恩来虽有几分醉意,但并未过量,语言、神志和行动都没有失控征象。饭后,他还和罗瑞卿、谭震林等,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省委放置的杂技演出。

江西省委也有求于周恩来,目的就是台上正在演出的杂技团。

这个杂技团是上海星火魔术团。他们曾在南昌演出多场,很受当地群众迎接。有关部门曾向杨尚奎反映,江西没有魔术演出整体,要重新培育,花钱不说,还得很长时间。若是通过组织出头,把这个团留下来,那就再好不外了。杨尚奎也早有此意,只是没有机遇启齿。今天正好华东局书记兼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也来了,要是当着周总理的面提出这个请求,柯庆施总不应拒绝吧……

演出最先后,杨尚奎就向柯庆施说出这个要求:“把这个整体送给江西,就填补了我们的缺口。上海文艺整体那样多,这类魔术团也不少,基础雄厚,培育起来也容易。”

柯庆施不置可否。

周恩来自动帮着杨尚奎说:“尚奎同志的要求是很合理的,江西的粮食支援过天下,互通有无嘛,上海应该支援江西嘛。大方一点,送给他们吧。”  柯庆施笑笑,仍没亮相。  周恩来和杨尚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边开顽笑边说服,最后柯庆施才笑着说:“待会儿我和他们团长谈谈,若是他们赞成,那就留给江西。”  由于台下坐着周恩来及其他向导人,魔术团的演员格外认真。当“表箱遁表”节目最先,魔术师请台下观众借一块表上来。  “把我这块表给你!”观众正在窃窃私语之际,周恩来立刻站了起来,高高地扬起了自己的手表。  卫士将表送上舞台,魔术师接过表,向周恩来鞠躬致谢,台下掌声雷动。  那时这是一个很精彩的节目,台下看得屏声静气。演出竣事,魔术师将手表还给周总理时,周恩来右手朝前一挥说:“这块表就送给你了!”  剧场马上滚过一阵暴风雨似的掌声。  唯独郝治平心里一咯噔:“糟了,糟了,总理真的有些醉了。”她又轻声对水静说,“一块表倒没关系,只是总理还要到外地去,现在不回北京,手上没有表怎么行呢?”  “没事!总理苏醒得很,不外很兴奋就是了。”水静说,“表的事好办,难过的是总理这么喜悦。”  晚会终了,周恩来便去探望演员,和他们亲热攀谈,询问他们来了多久,生涯是否习惯等等。  “你们说江西好欠好呀?”周恩来抱肘问道。  “好,很好……”演员们高声回覆。  “是的,江西是好。”周恩来说,“江西是毛主席亲手建立的革命根据地,江西人民是英雄的人民,对革命孝敬很大……”  演员们都说江西的观众很热情,向导部门对他们的事情和生涯也很照顾。  周恩来接过话头说:“那么,你们就留在江西,做江西老表好欠好?”  演员们有的说好,有的不知所措地望着柯庆施。柯庆施点着头。  于是,这个团随即通过正式手续,整团调入江西,又并入南昌市的一个小杂技团,成为“江西省魔术杂技团”,厥后又改称江西省杂技团。他们不忘周恩来的教育,勤学苦练,千锤百炼,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以后还到非洲、南亚、西欧等十几个国家演出,载誉而归。想起这件事,人们笑谈,这是刘书记赌了三杯酒,输了三亿粮,赢了一个“团”。  一年后,毛泽东再次来到南昌。这一次,他是为预防国民党政府行使大陆暂时难题窜犯东南沿海而来的。他一到南昌就召见刘俊秀、方志纯等几位书记。  “蒋介石要反攻大陆了。”毛泽东说得并不重要,“据有关方面提供的情报,蒋介石正从美、英等国大量入口新式武器,把岛上的短程飞机也改造成能于海峡之间飞来飞去了,听说还从日本买了大批血浆……”  毛泽东支起腿,点着烟:“我看蒋介石他不一定敢来。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有备才气无患嘛!他若真的来了,你们江西粮食供应将若何计划?”  刘俊秀心里有底:江西早稻莳植面积在华东数省中是最多的,江西人口却在几省中几乎是最少的,只比福建略多些。以是,他又一次拍了胸脯:“请主席放心,江西早稻马上就要开镰,确保200万前线将士一年的粮食供应,没问题!”  毛泽东豁达地挥手一拍桌子:“行了,关起门来打!”  当毛泽东的专列又要启程时,省委书记和省长们都来送行。毛泽东和他们逐一握手,稀奇通知刘俊秀:“打起仗来,离不开革命根据地人民的支持啊!”稍顷,他又说:“总理告诉我了,你们已经多拿出三亿斤粮食外调,不容易啊。”说着,毛泽东伸出左手轻轻拍了拍刘俊秀的肩膀。泉源:人民网​

天山上的神秘来客:美国在新疆的秘密间谍活动

马克南计划由西藏逃往印度。虽然华盛顿方面已经将马克南打算经拉萨出境的消息预先通知了西藏地方政府,但当马克南1950年4月29日兴高采烈地走向他以为前来“迎接”他的藏军时,他和他的两名白俄同伙却被语言不通、又没有得到上峰通报的藏军士兵开枪打死。马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