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送礼都送啥:有大白菜肥皂 也有熊掌人参

周恩来“赌酒”:干三杯,增加外调粮三亿斤

周恩来也很高兴,他站了起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只是不拿酒杯。像以往一样,他不谈南昌起义,更不谈自己在其中的功绩,要谈就是谈失败的教训。他转向刘俊秀,话里有话:“俊秀同志,你要敬我一杯可以,但得有个条件!” 1960年8月,邓颖超和周恩来在密云水库

/wp-content/uploads/2020/7/mUFNFf.jpeg插图

资料图:毛泽东、朱德、邓小平、郭沫若、何香凝在人民大会堂。 中新社发 吕相友 摄

毛主席送礼都送啥:白菜肥皂和熊掌……

毛泽东为人宽厚,向来不重钱财,一生视钱财如粪土,重仁义如千金。毛泽东在与师长、支属、同伙,甚至与敌人的来往中都是以情谊为重,注重感情交流,注重头脑交流,注重精神影响,显示了一代伟人的风范和高尚品质。在毛泽东的一生中,为了民族解放,为了人民幸福,为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曾有多次送礼的履历,显示出其凡人性格的一面。

毛泽东送礼的形式纷歧,礼物多种多样。有大白菜,有肥皂,有布料,有补品,有熊掌,有题字,有文件,有钱,另有的是异常上档次的工艺品。毛泽东送礼的工具十分普遍,有支属、师长、密友,有兄弟党和友好国家领导人,另有对手。送礼的方式大多是以写信或发电报的方式予以明确。这些礼物有以小我私家名义赠予的,有以党、国家、军队领导机构和领导人名义送的,另有和江青一起合送的。送礼的经费泉源,大多是毛泽东自己的稿费。在礼物的数目上,有多有少,品种不限,因事因人而异。

送斯大林的寿礼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70岁生日。为了给斯大林选寿礼,12月1日,毛泽东亲自起草给中共山东分局的电报,明确要求:“斯大林同志今年十二月廿一日七十大寿,中央决议送山东生产的大黄芽白菜、大萝卜、大葱、大梨子作寿礼。”每样5000斤共2万斤,由中央派飞机到济南接运,并要求“注重选择最好的”。

寿礼中的农产品,另有浙江的龙井茶、安徽的祁门红茶、江西的冬笋等。另外,还带了江西景德镇的瓷器,湖南湘绣斯大林像,福建的漆器,杭州的纺织品和刺绣,贵州茅台酒,上海名烟、牙雕等。

据师哲回忆,选农产品作为寿礼送给斯大林,是江青先提出来的。实际上,毛泽东亲自指示选送这些礼物是有他的思量的。

此次去莫斯科给斯大林祝寿,毛泽东所带的礼物是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名义赠予的。寿礼整整装了几车皮,毛泽东却舍不得给自己做一件像样的呢子大衣以抵御西伯利亚的严寒。

1949年12月21日,苏共中央在莫斯科大剧院为斯大林举行盛大的生日庆祝仪式。毛泽东在大会上的祝词引起了与会各国共产党高级代表团的强烈反响。

毛泽东去苏联,说是去祝寿,其实是要与苏联搞一个“既悦目又好吃的器械”。1950年2月14日,在毛泽东接见苏联时代,中苏在克里姆林宫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这就是毛泽东说的谁人“既悦目又好吃的器械”。

赠齐白石的寿礼

毛泽东与齐白石是湘潭同乡,两家相距45公里。一个是叱咤风云的革命领袖,一个是水墨丹青的一代宗师。在北平解放前,齐白石一直没有见过毛泽东,但从黎锦熙的先容和推许中,得知毛泽东的人品和学识,对这位比自己小近30岁的同乡异常信服。毛泽东对齐白石更是敬重有加,新中国建立前夕,曾亲笔致信,约请齐白石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出席新政治协商会议。

新中国建立前夕,齐白石经心刻制了印文为“毛泽东”的朱白文印各一方,托那时接受中央美术学院的军代表、诗人艾青转交给毛泽东。毛泽东收到这些珍贵礼物,很是感动,便派秘书田家英多次探望齐白石,并送去了一笔丰盛的润笔费,以示酬谢。1950年国庆节前夕,齐白石选出自己1941年创作的精品《苍鹰图》和1937年作的对联赠给毛泽东。这副篆书对联,其内容就是被人们广为传诵的“海为龙天下,云是鹤家乡”。一同赠予的另有一方齐白石用了近半个世纪的心爱的青石砚。

1953年1月7日,是齐白石的90岁生日。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为齐白石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流动,文化部还授予他人民卓越艺术家的光荣称号。从不允许别人为自己做寿的毛泽东在齐白石生日之后,专门派人补送了礼物,祝贺老人福寿康宁,百岁期颐。礼物有四样:一坛湖南特产茶油寒菌,一对湖南王开文笔铺稀奇长锋纯羊毫书画笔,另有一苗精装的东北野人参及一架鹿茸。

贺岳母的寿礼

战争年代,为了人民解放和民族独立事业,毛泽东脱离家乡,辗转各地。虽然日理万机,但他没有遗忘远在湖南老家的亲人,尤其是杨开慧的母亲和家人,时刻惦记着他们,一有机遇就打听他们的新闻。

1949年8月4日,湖南长沙和平解放。随后,从家乡传来了杨开慧的母亲向振熙老太太健在、身体康健的新闻,毛泽东异常欣慰,立刻拍电报示意祝贺和问候。8月10日,毛泽东收到杨开慧的哥哥杨开智的来信,心情极佳,立即复信:“来函已悉。老夫人健在,甚慰,敬致祝贺。”

同年9月,杨昌济的留日同砚朱剑凡的女儿、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准备从北平回长沙探亲。9月11日,毛泽东委托朱仲丽探望杨开慧的母亲和哥哥杨开智配偶,并带去书信和礼物。信中说:“托朱小姐来看你们。皮衣料一套,送给老太太。另衣料二套,送给开智配偶。”

1950年4月,向振熙八十大寿,毛泽东派大儿子毛岸英回家乡为外婆祝寿。4月13日,毛泽东给向振熙老太太写了封祝寿信,全文如下:

向老太太尊鉴:

欣逢老太太八十大寿,因令小儿岸英回湘致敬,并奉人参、鹿茸、衣料等微物以表祝贺之忱,尚祈笑纳为幸。

敬颂康吉!

毛泽东

江 青

一九五○年四月十三日

值得注重的是,这封贺信是毛泽东和江青配合署名的,而且“江青”二字是毛泽东亲笔写上的。

1960年,向振熙90岁。4月25日,毛泽东给杨开慧的堂妹杨开英写信,为老太太祝寿。信中说,老太太“今年九十寿辰,无以为敬,寄上200元,烦为转致”。他并嘱杨开英:“或买礼物送去,或直将200元寄去,由你决议。”

1962年11月15日,毛泽东得知93岁高龄的向振熙老太太逝世,十分悲伤,给杨开智写信:“望你及你的夫人节哀。寄上500元,以为悼仪。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的夫人同穴。我们两家同是一家,不分彼此。”毛泽东的亲情溢于言表。

给村民的寿礼

1943年元宵节前夕,即正月十四下昼,毛泽东在枣园散步,遇见了侯老汉和胡老汉,闲谈中得知两位老汉已年过六十,照样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巧的是第二天就是他们的生日。经领会,枣园村年过花甲的老人共有24位。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毛泽东说:你们都是六十花甲了,年高有德,应该给你们贺寿。毛泽东当晚就派人约请24位老人,第二天一起过生日。

1943年2月19日,阴历正月十五。这天下昼,24位花甲老人一起来到位于枣园的中央书记处会议室。毛泽东同老人们一起吸烟、品茗、拉家常、用饭、喝酒,为他们团体祝寿。毛泽东给老人们敬酒,祝老人们康健长寿,并送寿礼:每人一条三道道蓝毛巾,一块肥皂。一辈子也没有做过寿的老人们接过毛泽东送的寿礼,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这应当算是毛泽东送的最简朴、最适用的寿礼了。

给徐特立的祝寿信

毛泽东给很多人发过祝寿的电文、信件,有给兄弟党和友好国家领导人的,有给师长的。给在湖南师范念书时的先生徐特立的祝寿信最多,险些每年都写。其中,最著名的、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写给徐特立六十寿辰的贺信,其中的内容很多人都能背出来。1937年1月30日,毛泽东致信徐特立,祝贺他60岁生日。信中说:“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未来肯定照样我的先生。”贺信赞美徐特立是“革命第一、事情第一、他人第一”,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不逃避责任;祝愿他康健长寿,“成为一切革命党人与全体人民的模范”。

赠张维母亲的寿礼

张维,湖南浏阳人,1898年出生,与毛泽东的来往始于20世纪20年代前后。两人的来往一直延续到1975年张维去世,长达半个多世纪。1950年9月19日,毛泽东得知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教授张维的母亲八十寿辰,特写“如日之升,如月之恒”示意祝贺。毛泽东在信中写道:“令堂大人八十寿辰,无以为赠,写了几个字,借致祝贺之忱。”

转赠宋庆龄一只熊掌

毛泽东对宋庆龄异常尊重。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毛泽东即委托陈毅、邓小平等前往公馆探望宋庆龄。6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刚竣事,毛泽东就与周恩来商议,决议派邓颖超和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廖仲恺、何香凝之女廖梦醒前往上海迎接宋庆龄北上加入新政治协商会议,并于19日亲笔致信宋庆龄。

8月28日下昼4时,宋庆龄由上海乘专列抵北平,毛泽东同朱德、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李济深等50多人早早就来到北平车站,专程迎接宋庆龄一行。这时代,毛泽东亲自到车站接人只有两次,一次是接国民党起义将领程潜,另有就是这次接宋庆龄了。

新中国建立不久,王震从新疆给毛泽东送了两只熊掌,一只大一些,另一只小一些。当机要秘书高智向毛泽东讲述此事时,毛泽东想了想,说:把大的谁人给宋庆龄送去。

1957年冬,毛泽东派人给宋庆龄送去一些大白菜。宋庆龄异常高兴,复信致谢:“承赠山东大白菜已收领。这样大的白菜是我出生后头一次看到的。十分谢谢!”

分赠黎锦熙的礼物

毛泽东与先生黎锦熙之间的友谊连续了近70年。1913年,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预科一班念书时,黎锦熙是学校的历史教员。之后,他们之间的来往日益频繁,凭据《毛泽东早期文稿》和《毛泽东年谱》纪录,现在已经发现的,从1915年11月至1920年6月间,毛泽东写给黎锦熙的信件至少有7封;与黎锦熙在一起谈论的次数更多,交流涉及的问题局限异常普遍,从国家大事,到哲学思潮、人生观和天下观、修业方式、身体磨炼等无所不及。

抗战时期,黎锦熙在西北师范学院任教务主任。1939年,毛泽东将自己所作的《论持久战》一书寄赠黎锦熙,两人因战乱而中断了多年的关系又续上了。

1949年6月,当毛泽东得知黎锦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时,即去北京师范大学黎锦熙宿舍探望叙旧。同年秋天,毛泽东指定黎锦熙、吴玉章、范文澜、成仿吾、马叙伦、郭沫若、沈雁冰等7人组成“中国文字改革协会”,黎锦熙任文字改革协会常务理事会副主席及汉字整理委员会主任委员。作为语言文字学家,在湖南,黎锦熙与符定一齐名,很受毛泽东的敬重。在毛泽东的过问下,有关部门为黎提供了一座有事情室和书房的四合院,以便让他能够“搞研究,带徒弟”。

1953年,毛泽东派人将一些礼物赠给黎锦熙,以表达对黎的敬意。其中有:“人参果一包,阿胶四块,红参一盒,冰糖一块,麝香二支,贝母一包,虫草半斤。”

预赠何香凝的“礼物”

1937年,何香凝托人给毛泽东带去一份礼物:一套上好狼毫毛笔、一册画集和一本廖仲恺的诗词集《双清词草》。1937年6月25日,毛泽东收到礼物,立刻挥毫复信:“承赠笔,承赠画集及《双清词草》,都收到了,十分谢谢。没有什么奉答先生,唯有多做点事情,作为答谢厚意之物。”

“唯有多做点事情,作为答谢厚意之物。”这应是毛泽东一生中赠予的最厚重的“礼物”了。不外那时应是“预赠”,但毛泽东没有食言,经由12年“多做事情”,终于建立了新中国。

回送章士钊10斤桃和杏

章士钊是湖南人,是清末民初著名政论家,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曾任段祺瑞政府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1919年,经杨昌济先容,章士钊熟悉毛泽东。1920年6月,毛泽东为组织湖南革命运动以及去欧洲勤工俭学,急需一笔数目较大的款子。毛泽东在上海找章士钊辅助,章立刻准许,并发动社会各界绅士捐钱,将捐得的2万元所有交给毛泽东。对于章士钊的这次辅助,毛泽东尤为感谢,一直深记在心中。这样,便有了从1963年最先到1972年,每年春节毛泽东还给章士钊2000元债的故事。

1945年8月,毛泽东到重庆谈判时,章士钊曾与毛泽东相同攀谈,从心里倾向共产党,信服毛泽东。毛泽东曾回忆说,行严老(章士钊字行严)曾将一张写有“走”字的字条私下递给他,并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毛泽东心心相印。

1949年4月,国共和谈,章士钊是南京国民政府代表团成员,南京国民政府拒绝签字后,遂和张治中等一起与南京国民政府决裂,留在北平。

新中国建立后,章士钊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柳文指要》是章士钊晚年撰写的一部对唐朝著名文学家、头脑家柳宗元文集的专门研究巨著。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在收到《柳文指要》书稿后,给章士钊复了一封很有意见意义的信:“大作收到,义正词严,尊崇之至。古人云: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今送上桃杏各五斤,哂纳为盼!投报相反,尚乞体谅。”毛泽东送出桃子和杏子这一平时行为,加之有趣的书信用语,国民一样平常生涯的家长里短,一代伟人的凡人心态,在不经意间显示得淋漓尽致。

托赠覃振“红”皮袍

覃振和毛泽东熟悉是在1924年召开的国民党一大上。在这次会上,年长毛泽东8岁的覃振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1945年9月7日中午,覃振在家中宴请正在重庆与国民党谈判的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中共代表,还特意约请翦伯赞、侯外庐两位历史学家作陪。厥后又与章士钊一起,以蒋介石背信弃义看待张学良为例,劝毛泽东早日脱离重庆。毛泽东从重庆回延安后,很感谢覃振的热情款待和通知,托林伯渠送给覃振一件玄色皮袍。覃振异常珍惜这件皮袍,把它看做是和毛泽东之间高尚友谊的象征,对亲人说:“这是一件‘红’皮袍啊!”

章士钊曾写诗赞美毛泽东与覃振的友谊:“求友每于本党外,肝胆誓同日月浮。”1947年4月18日,覃振病逝。

张恨水一块呢料

1945年重庆谈判时代,毛泽东曾单独会见时任《新民报》副刊编辑的张恨水,二人长谈两个多小时。张恨水在20世纪30年代就因创作《啼笑因缘》而风靡一时,之后又相继写出了《八十一梦》、《五子登科》等作品,影响甚大。告辞时,毛泽东将一块延安生产的灰色呢料及红枣、小米等作为礼物送给张恨水。张恨水将这块呢料做了一套中山装,每逢重大流动、聚会等主要场所都穿上。厥后衣服退色了,他改染成藏青色继续穿,以致20世纪50年代还闹了一场误会:一次,周恩来见了他,还以为他生涯难题呢。

赠任弼时一群红鱼

毛泽东送礼不在乎是否名贵,不在乎若干,也不注重形式,而重在适用。1949年,中央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因过分劳累病倒了。中央决议让他放下手头重要的事情,脱离事情岗位,住院治疗休养。毛泽东异常牵挂任弼时的病情,6月9日,专门派人前往探望,并致函慰问:“送上红鱼一群,以供观览。敬祝康健!”

毛泽东是诗人,又是书法人人,诗词写得精彩,字也写得漂亮。毛泽东喜好古体诗词,与友人写诗和词是常有的事,也经常书录自己的诗词送人。好比,和词有:《七律·和柳亚子先生》、《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蝶恋花·答李淑一》、《七律·和郭沫若先生》、《满江红·和郭沫若先生》;赠予他人的诗词有:《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临江仙·给丁玲同志》等,这些都是人们熟悉的。这里先容几则人们不太熟悉、不太领会的毛泽东书录诗词、短句赠予与人的故事。

回赠尼克松三张条幅

1972年尼克松访华,毛泽东回赠的礼物是三张条幅。每张条幅只有四个字,而且每张条幅的内容意思毫不相干。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来华接见,带给中国的礼物很厚重。其中稀奇有意义的是所送礼物中有一张“礼物”清单,清单中详细列出了在台湾海峡北端平潭岛四周淹没的日本“阿波丸”号战舰上巨额资财的品名和数目,另有船只淹没的准确经纬度等主要信息资料。这艘战舰是在二战时被美军击沉的,舰上运载的是日本掠夺来的大量宝石、钱币、工艺品、有色金属等。

此外,尼克松还专门准备了一些私人礼物。2月25日晚,尼克松举行告辞答谢宴会之后,毛泽东收到了他的四样礼物:瓷制天鹅、水晶玻璃花瓶、尼克松本人的手刺和高脚羽觞。瓷制天鹅和水晶玻璃花瓶不久就上缴国库了。对尼克松送的高脚羽觞,毛泽东尤为喜好,一直留在身边。

在尼克松回国之前,毛泽东誊写了三张条幅相赠,条幅的内容分别是:“老叟坐凳”、“嫦娥奔月”、“走马观花”。虽然尼克松在访华之前,作了经心准备,挑选阅读了一些很有代表性的毛泽东诗词,对毛泽东诗词有了一定的领会和研究,但当他接到毛泽东的这份稀奇的礼物时,左看右看,照样一头雾水,始终不明其意。厥后,毛泽东在武汉对一批军队干部说:尼克松没弄懂我写的意思。

对这三张条幅,众人曾有多种预测诠释,试图解开毛泽东赠予条幅之谜。曾写过《毛泽东传》的美国人R.特里尔曾对这三幅深奥难懂的条幅给出了自己的注释:“老叟坐凳”中坐在凳子上的老人是帝国主义,“嫦娥奔月”中的嫦娥是人造卫星的象征,“走马观花”是指尼克松本人在中国的简短行程就像走马观花。从字面看,R.特里尔的注释似乎挺有原理,但是否把毛泽东看得太简朴了点,给人的感受是否浅易和单薄了呢?

海内有人剖析以为,毛泽东书赠尼克松条幅所隐喻的是中美关系的已往、现在和未来。

书赠蒙哥马利《水调歌头·游泳》

1961年9月下旬,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再次来华。23日晚和24日下昼,在武昌东湖宾馆,蒙哥马利两次与毛泽东长谈。24日下昼5时,谈话竣事后,毛泽东约请蒙哥马利游长江。蒙哥马利没有下水游泳,他在甲板上眼见了毛泽东在水中的风貌。6时,毛泽东与蒙哥马利约定,下次接见中国时,两人竞赛横渡长江。

蒙哥马利临行前,毛泽东从口袋里掏出折叠的宣纸。翻译注释说,这是1956年6月毛主席畅游长江后写的《水调歌头·游泳》,是毛主席今天早晨起床后誊写的。蒙哥马利接过礼物,惊喜地握着毛泽东的手久久不放。毛泽东亲笔写下自己的诗词,送给外国人是少见的,这是毛泽东赠给英国人的唯一一件书法作品。

四赠日本友人书法作品

据统计,毛泽东赠予墨迹最多的国家是日本,前后共赠日本友人四次。

1961年10月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日本客人,誊写一首鲁迅的诗作,赠给黑田寿男、三岛一、安斋库治、西园寺公一等24位日本客人。书录的这首诗全文如下:万家墨面没蒿莱,敢有歌吟动地哀。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毛泽东对日本同伙说:“这首诗是鲁迅在中国黎明前最漆黑年代写的。”又怕日本友人不懂,特让郭沫若辅助翻译成日文。鲁迅的这首诗是1934年5月30日在上海书赠日本著名评论家新居格的。毛泽东书录此诗15年后,1976年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事务局局长白士吾夫说:“40年前,鲁迅写那首诗给日本友人,15年前,毛主席赠鲁迅的诗给日本同伙,这些,在今天都有伟大的现实意义,也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1962年9月18日,毛泽东书赠日本工人同伙的题词:“只要认真做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详细实践相结合,日本革命的胜利就是毫无疑问的。”

1963年10月7日,毛泽东书录曹操的《龟虽寿》赠给日本友人石桥湛山。该诗全文如下:“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另有一次,日中友好武士会做事代表远藤三郎(曾两次见到毛泽东)送给毛泽东一把祖上传下来的日本刀,毛泽东以一件自己的书法作品和一幅齐白石的水墨画回赠远藤三郎。

1972年9月,毛泽东在会见为中日邦交正常化作出卓越贡献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时,将北京图书馆珍藏的南宋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刊刻的《楚辞集注》(宋·朱熹)影印本作为礼物赠予给他,在中日关系史上传为佳话。○徐斌《党史博览》

泉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南海:毛泽东一周不吃米饭,刘少奇自报粮食定量最低,每月只有18斤

在三年困难时期,毛泽东曾有过一周不吃米饭的记录 1960年到1962年,是共和国历史上被称为“三年困难”的时期,对于这一时期的情势,史书曾有如下记载:“1960年粮食产量……跌落到1951年的水平。棉花也跌落到1951年的水平,油料跌落到建国时水平。轻工业生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