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开国上将刘亚楼的葬礼

他生于河北,被誉为“第一虎将”,1949年在重庆牺牲,年仅34岁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行唐籍烈士安仲琨的故事。 安仲琨烈士 和很多河北籍开国将领一样,安仲琨在参加革命队伍之前曾有

/wp-content/uploads/2020/7/UBNFbi.jpeg插图

刘亚楼(左二)和吴法宪(左一)陪同毛泽东校阅空军

■毛泽东嘱刘亚楼放心休养■

1964年8月16日,刘亚楼随李先念副总理出访罗马尼亚。8月31日至9月3日,刘亚楼又率中国代表团出访巴基斯坦。回来后,刘亚楼感受疲劳,腹泻不止。10月15日,他又生病率事情组到广东,研究若何打掉入侵的高空无人侦察机的战术。直到11月9日,刘亚楼才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之后,他仍坚持事情。11月22日,刘亚楼向中央军委呈交《关于调查研究对于美制无人驾驶飞机的设施的讲述》。11月26日,毛泽东在讲述上指挥:“亚楼同志:此件已阅,很好。闻你患病,十分牵挂。一定要认真休养,听医生的话,不能疏忽。”

11月27日,空军放置一架专机,将刘亚楼和夫人翟云英,以及保健医生、秘书、警卫人员一起送到上海。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丕显放置刘亚楼住在华山路一座花园小楼里,还派来一位高级厨师。国家卫生部和总后勤部卫生部组成以消化病学专家张孝骞教授为首的医疗组,随后也来到上海。

刘亚楼卧病在床仍惦记着事情。1965年1月7日,他在病床上签发《关于再次击落美制无人驾驶飞机向罗总长、杨副总长的讲述》。1月9日,他对空军贯彻军委有关安全问题的指示提出意见。

1月18日,林彪给病中的刘亚楼写信:“亚楼同志:据确实的医生新闻,你的病已证实无危险性,因此你可大大放心疗养,定能全好的,但一定要好好疗养一时期才行。林彪闻医生确认后喜书。”2月24日,刘亚楼给毛泽东写信讲述病情好转。汪东兴回信:“主席听完讲述后,很喜悦,以为你的病已查出效果,可以举行治疗,并又把我手上的信接已往看了一遍,看完后嘱示:‘有病就要放心休养,不要着急,要待病好再事情,当成义务来执行。’上述的话主席要我转告你……”

实际上,专家们想尽了一切设施,但刘亚楼的病情不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坏。春节时代,刘亚楼瞥见吴法宪陪同罗瑞卿来了,出于礼貌委曲坐起来和罗瑞卿说了几句话。在吴法宪看来,刘亚楼面容憔悴,神色蜡黄,险些连语言的气力都没有了。即便这样,刘亚楼仍在病床上坚持事情。3月9日,他与各军区空军政委,就干部的团结等问题举行攀谈。

4月7日,经专家确诊,刘亚楼患的是肝癌,吴法宪将此新闻讲述林彪和周恩来。林彪下令刘亚楼马上停止事情,接受治疗。周恩来指示:要尽最大的起劲,拯救刘亚楼同志的生命。吴法宪回忆:对刘亚楼遮盖病情是无益的,经人人研究,赞成由我直接告诉他,要他马上停止事情,放心休养,举行彻底治疗。刘亚楼对吴法宪说:“照样你对我坦率和真诚,谢谢你直接告诉了我,这样,我心里就有了底,思想上也好有个准备。”

4月中旬,刘亚楼的病情最先恶化。4月23日,周恩来代表党中央和毛泽东到上海探望刘亚楼。少少探视病人的林彪也从苏州赶到上海,直接来到刘亚楼的病床旁,主持刘亚楼的治疗事情。罗荣桓1963年12月16日病逝,林彪就悲痛不已。这才一年多的时间,“林罗刘”中的刘亚楼又昏迷不醒。林彪在刘亚楼病床旁坐了50多分钟,不停叹息,而刘亚楼一直没有苏醒。经医生劝告,林彪只得回去了。他没有吃午饭,也没有昼寝,一直等着刘亚楼苏醒的新闻。两个小时后,听说刘亚楼醒过来,林彪又马上来到医院,对刘亚楼说:“我刚从毛主席那里来,主席和中央向导同志异常体贴你,希望你好好休养,把病养好。”林彪对刘亚楼的保健医生说:“他对空军劳绩伟大,要只管拯救。”那些日子,林彪嘱叶群四处请名医,并天天派秘书或叶群代他探望刘亚楼,他自己也三次前往探望刘亚楼。

/wp-content/uploads/2020/7/2UzqUn.jpeg插图(1)

刘亚楼(左)与林彪(中)、罗荣桓在东北战场

■林彪与刘亚楼的战斗友谊■

刘亚楼是林彪喜好的战将、战友。他是福建省武平县人,比林彪小三岁,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次反“围剿”中,林彪指挥的龙冈战斗大胜,其中刘亚楼任政委的红35团生擒了国民党军师长张辉瓒,获得毛泽东写诗赞扬。长征中,刘亚楼在林彪手下担任师长。他率部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等,打的都是大仗硬仗。1936年6月,林彪出任中国工农红军大学校长兼政委,同时林彪和刘亚楼都是红大一期一科的同砚。厥后,林彪出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校长,刘亚楼担任训练部部长、教育长。1939年,刘亚楼赴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

吴法宪回忆:刘亚楼生前多次说过,党中央决议送他到苏联学习时,林彪曾向毛主席详细先容过他的情形。毛主席把刘亚楼接到自己的窑洞住了快要半个月,系统向他先容了中国共产党从中央苏区以来到遵义会议的一些情形。有时林彪也加入他们的谈话,并先容了毛主席主持中央以后所起到的作用,希望刘亚楼把这些记在脑子里,到苏联以后汇报给斯大林和共产国际。在刘亚楼去苏联之前,林彪还专门给刘亚楼写了一封信,激励他好好学习,并示意他同刘亚楼情同手足,生死与共。信的最后,署名“共患难的同伙林彪”。

不久,林彪也来到苏联养伤,经常到伏龙芝军事学院听课。由于林彪不懂俄语,听课全靠刘亚楼翻译。那几年,他们信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在异国他乡起劲钻研军事理论。1942年苏联卫国战争发作,毛泽东令林彪回国,刘亚楼则在结业后加入了苏联红军。1945年,他随苏联红军进入中国东北作战。1946年春,东北事态最严重时,经东北局副书记、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罗荣桓推荐,新任东北党政军一把手的林彪力主刘亚楼出任参谋长。今后,“林罗刘”协力解放了东北,后又与聂荣臻等协力解放了华北。在解放天津时,林彪委派刘亚楼任总指挥。刘亚楼不负众望,只用了29个小时就解放了天津。天津解放促进了北平和平解放。

之后,林彪率四野南下,刘亚楼则被任命为空军司令员。他从筹备航校最先,迅速组建航空兵、空降兵、防空军。年轻的中国空军加入了抗美援朝,令美国人惊呼“共产党中国险些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以后在河山防空作战中,空军多次击落美制U-2型高空无人侦察机。在刘亚楼主持下,空军成领会放军的楷模,而解放军是全国人民的楷模。

林彪对刘亚楼的信托可以从这样一件事看出来。1953年12月19日晚,毛泽东同陈云、邓小平谈话,委派陈云到南方,向被高岗游说过的有关负责人打招呼,转达高岗的问题。毛泽东要陈云转告在杭州疗养的林彪:“林彪若是不改变意见,我与他星散,等改了再与他团结。”林彪对陈云说:“对这件事,主席和你比我领会,我赞成。”1954年2月初,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召开前,林彪为再次表达自己的态度,在杭州给刘亚楼写了一封信:“刘亚楼同志:我对高岗的意见,请你转达。我不赞成他的意见,并请他思量。毛主席对我异常重视,异常信托,他的意见不妥。我不会思量。”

1965年5月初,刘亚楼生命垂危。5月3日,总参谋长罗瑞卿、副总参谋长杨成武、空军政委吴法宪飞往上海探望。薄一波、谭震林、叶剑英、陶铸等也都前来探望。这时,刘亚楼最先便血,神志也模糊起来,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说:“毛主席主要,101(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时的代号)主要。”第二天,刘亚楼昏迷了,仍断断续续在说这两句话。

/wp-content/uploads/2020/7/BFzuiq.jpeg插图(2)

林彪主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真、贺龙、聂荣臻等加入刘亚楼追悼会。图为罗瑞卿在致悼词

■林彪出任刘亚楼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5年5月7日15时45分,中共八届中央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55岁。仅已往一小时,刘亚楼夫人翟云英就收到林彪唁电:“惊悉刘亚楼同志病逝,不胜悲痛。谨致沉痛的悼念。刘亚楼同志的逝世,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他的战斗一生和忘我劳动精神,是三军同志的学习楷模。请忍痛节哀,保重身体,起劲事情,化悲痛为力量,培育和抚育后代,为继续刘亚楼同志未竟事业而奋斗。林彪,1965年5月7日。”林彪同时题写“刘亚楼同志永垂不朽”。题词被镌刻在刘亚楼的骨灰盒上。

5月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揭晓国防部讣告,并刊登加黑框的刘亚楼大幅照片。林彪出任刘亚楼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委员(按姓氏笔画排序):王树声、王秉璋、邓小平、叶剑英、邝任农、朱德、刘震、刘伯承、刘志坚、许光达、许世友、成钧、李天佑、李寿轩、李富春、杨勇、杨成武、杨得志、吴克华、吴法宪、苏振华、余立金、周恩来、罗瑞卿、张达志、张鼎丞、陈云、陈毅、陈士榘、陈丕显、陈锡联、邱会作、贺龙、赵尔陆、钟赤兵、聂荣臻、徐向前、梁必业、陶铸、萧华、萧向荣、萧劲光、黄永胜、彭真、谢富治、粟裕、韩先楚、廖汉生等。

5月8日上午,上海龙华殡仪馆的事情人员将刘亚楼遗体抬上“克里斯”遗体接送车,移送到丁香花园小礼堂,陈丕显等上海市向导前来告辞。

当天下昼3时,刘亚楼骨灰由吴法宪等人护送,乘专机从上海运到北京。林彪、彭真、贺龙、聂荣臻、罗瑞卿等人右臂佩带黑纱,在机场站成一排期待迎灵。他们死后另有周荣鑫、萧劲光、王树声、杨成武、李天佑、王新亭、杨勇、李聚奎、刘震、苏振华、陈士榘、李志民、杨至成、陈锡联、赖传珠、杨得志等二三百人。

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的刘亚楼骨灰盒被移置中山公园中山堂。中山堂是党和国家向导人举行葬礼的地方,刘亚楼的葬礼享受政治局委员的待遇。从5月9日最先,首都10万军民前来怀念。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陈云,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林彪,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以及在北京的元帅、副总理,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的主要负责人,一一在签到簿上签字。据吴法宪回忆:这本签到簿是党和国家向导人署名最全的一本,这样盛大的追悼会是少有的。

5月11日10时,首都各界2500多人在中山堂举行公祭大会,林彪主祭,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真、贺龙、李先念、康生、罗瑞卿、聂荣臻、郭沫若、徐向前、杨明轩、刘宁一、张治中、叶剑英、傅作义、蔡廷锴、徐冰陪祭。追悼会除毛泽东外在京的中央向导人都来了。灵堂正面墙上是刘亚楼遗像,黑底白字的巨幅横联“悼念中国人民的忠诚战士刘亚楼同志”。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卫着刘亚楼骨灰盒,灵堂内外放满了花圈。中央军委敬赠的挽联是:“国失干城,三军洒泪;功在社稷,百世流芳”。军乐团奏哀乐后,林彪双手捧着一个花圈恭恭敬敬地放到刘亚楼遗像前。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在公祭大会上致悼词。

公祭大会后,灵车由刘少奇、林彪护送,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灵车行进途中,路两旁的武士立正敬礼,这是很少见到的庄重排场。中央和地方媒体都作了大量报道,险些占有了各大报纸第一版,从宣传力度上说不亚于国葬。■

文/舒 云

本文为《党史博览》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美国德堡生物实验室暗史:继承“731部队”遗产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又称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曾在二战后接管日本731部队的头目石井四郎。双方达成协议,石井同意提供人体试验数据换取免于被起诉战争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