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毛泽东为何说“我们得拿出老本给山东啊”?

他曾在邯郸当医生,是全国政协常委,父亲是孙中山亲密战友李烈钧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曾在河北邯郸当过副市长的李赣骝的故事。 李赣骝 李赣骝,这个名字比较好理解,赣是江西的简称,而骝

/wp-content/uploads/2020/7/eAJ7vq.jpeg插图

▲萧华等指战员在根据地

若是你能在足够高的高空俯瞰辽阔的冀鲁边平原,你就会有一个惊讶的发现:这片坦荡如砥的原野恰如一张调色板的形状!从南向北,依次排列着由黄河、徒骇河、马颊河、鬲津河、捷地碱河、马厂碱河等几条河流自然支解而成的格子,每个格子里都盛满了四序明白的颜料——春的新绿,夏的墨翠,秋的金黄,冬的苍黄,其间玄妙的转变难以胜数,生怕即便大自然的神机妙算也会绞尽脑汁,徒唤奈何!蓦地醒目的,当属其东部渤海那众多的蔚蓝色了,无边无涯,一直伸展到天际线。西侧作为同冀中、冀南、鲁西分界线的津浦铁路,则是一痕浅淡的墨迹,却不容忽视,它就像翰墨妙手挥洒出的金钩银画的一笔,惊鸿翩翩,游龙矫矫,萧洒而遒劲,带活了整个画面。没有崇山峻岭,没有茂林深壕,但有高粱、玉米、谷子、小麦携手而成的青纱帐,有枣树、槐树、杨树、桑树、柳树拼组而成的杂木林,这种典型的平原地貌一马平川,极相宜冷兵器时代的大军团鏖战,因而历代多有杀伐之役轮流在此上演,域内各地的史志关于“兵燹”的纪录惊心动魄。而在现代战争中,平原作战因无险可据,拼的全是真刀真枪的实力和毅力,往往异常惨烈。这就是冀鲁边区抗日根据地军民与日伪顽斗争需要直面的现实。

抗日战争时期的冀鲁边区,是指河北省南部和山东省北部相连的大片土地,人口约600万,包罗隶属于山东的德县、陵县、德平、乐陵、阳信、商河、无棣、惠民、临邑、济阳等县及平原、禹城两县的津浦路东,齐河县的津浦路北,滨县、沾化两县的一部门和隶属于河北省的盐山、东光、南皮、吴桥、宁津(今属山东省)、庆云(今属山东省)、新海(今黄骅市)以及沧县、青县两县的津浦路东部门。这里是中国南北交通的枢纽,北控京津,南迫济南,东锁渤海湾,西扼津浦路和大运河。

据乐陵市研究当地史志多年的葛孚常先生说,早在卢沟桥事情之前,日本曾指派一名女特务潜入乐陵密查情报,为发动侵略战争做准备。而国民党方面也极其重视冀鲁边的战略职位,在战争发作之初即做出应激式反映,放肆罗织有用的抵制和统治势力,更是派出了与国民党元老丁惟汾渊源深挚的牟宜之前来主政。共产党早就注重到了冀鲁边的特殊区位,20世纪20年代就最先撒播革命的火种,从潜滋暗长到如雨后春笋,各级党组织羽翼日渐丰满,在卢沟桥事情发生后的第七天,就组织了华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和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更是把这里作为八路军主力军队挺进山东的前沿,派出了多谋善断的萧华前来主持抗日大局。葛孚常把以乐陵为中央的冀鲁边抗日根据地的斗争称为乐陵版的“三国演义”。

在敌我双方军事上即将由猛烈匹敌到战略相持的转折关头,冀鲁边平原,这块孤悬于华北要地的兵家必争之地,其抗战的形势和走向备受国内外关注,引得冀鲁边当地抗日志士牵肠挂肚自不待说,也牵动着远在陕北延安的毛泽东的思绪。

1938年3月尾,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黎玉一身教书先生的服装,从蒙山脚下的万寿宫出发,悄然西行,此行的目的地是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黎玉的眉宇间锁着淡淡的愁思,一路上的风餐露宿倒不必介意,南征北战亦是屡见不鲜,令他深怀忧虑的是我党向导的山东抗战所面临的严重局势。

周全抗战发作伊始,在山东省委的向导下,自1937年冬,全省范围内先后发动了冀鲁边、鲁西北、天福山、黑铁山、牛头山、徂徕山、泰西、滨海、湖西等10多次抗日武装起义,停止1938年5月,山东人民起义武装遍布全境,他们寻找战机,主动出击,开展作战100余次,攻克县城15座,在10多个区域确立了抗日游击根据地,有力地配合了津浦线正面战场的作战。但问题也愈来愈露出得一目了然:起义军队中缺乏军政干部,武器落伍,战斗履历匮乏;战士多为放下锄把子的农民和争取过来的、带有浓重匪气的地方武装,游击习气泛滥,对现代军队的纪律约束颇为漠然;各根据地的生计和生长也遭遇了异常艰险的瓶颈,民主政权确立较晚,没有稳固的后方,军队涣散,难以形成统一有用的指挥向导,而周边强敌环伺,根据地随时有被吞掉的可能。若何尽快提升我抗日军队的军政素养,增强起义军队之间的协调指挥,成为共产党向导的山东抗战事业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心里压着这个繁重的义务,西行路上的黎玉看上去神色有些郁闷,随行人员发现这位壮怀猛烈的革命者变得沉默寡言了,偶然有人插科打诨说个笑话,他滞后的笑容显著带着心不在焉的身分。这是一段令人无法轻松的旅途。

早在1937年9月中旬,黎玉曾往山西太原加入中共北方局召开的山西、河北、山东、绥远等省省委和山西、河北部门特委及八路军驻太原办事处负责人集会。黎玉向主持北方局事情的刘少奇等报告了山东的情形,并要求上级派党政干部到山东事情。会后,中共中央和北方局很快派出了洪涛、廖容标、韩明柱、赵杰、程绪润、周凯东、郭盛云、廖云山八名红军干部到山东。这是中央选派来山东的首批军事干部。其中,周凯东、郭盛云先后辗转到了冀鲁边区,介入了根据地的创建和武装流动。

1938年4月初,黎玉见到了毛泽东、张闻天、刘少奇,涨满迷雾的胸臆透进了一束阳光。

毛泽东听了黎玉的汇报后非常高兴,连声说:“好!好!你们能捉住时机,确立起自己的武装,这是很了不起的事。”

黎玉说:“山东抗战另有许多事情要做,需要中央支持。”

毛泽东说:“天下抗战一盘棋,山东又有自己的特殊性。听说你在北平大学政法学院读过书,称得上是个大秀才哩!有道是‘秀才造反,三年有成’啊!”毛泽东有意将俗语反用,使谈话气氛一下轻松起来。他接着说:“山东有三千万民众,水大好养鱼啊!我看山东抗战大有可为啊!”

在一次中共核心层集会上,毛泽东指着黎玉说:“你站起来,让人人熟悉熟悉。”接着他讲了山东省委自食其力确立抗日武装的情形,招呼各地向山东学习,并让黎玉向人人先容山东的抗战形势。他的眼光流露着笑意,看着这位贤人之乡的来客,此种无声的嘉许令黎玉感应振奋——在山东这片陷落的土地上,能够这样迅速地生长起声威浩荡的武装气力,不能不令人另眼相看啊!

黎玉请求中央再派一批得力的干部到山东,同时增派一个团的主力军队。

毛泽东说:“山东的形势出人意料,我看一个团不够,我们得拿出老本给山东啊!”

不久,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议派出张经武、江华、吴克华、胡奇才、徐斌洲、吴仲廉等人和抗日大学、陕北公学结业的160多名学员支援山东。

黎玉的到来引发了毛泽东对山东抗战局势的深度思索。深吸一口烟,徐徐地吐出,在袅袅升腾的白色烟雾里,毛泽东凝视着墙上的舆图,山东的山河阵势在脑海里起伏着,崇山峻岭,长河大海,平原沃野,北拱京津,南扼江浙,自古即为中原之枢纽、神州之腹心,历朝历代尊孔孟为正统,更赋予了山东一种文化上的尊崇职位。对于深谙中国兴废治乱历史的毛泽东来说,他比谁都清晰山东职位的举足轻重,但现在的情形是山东与延安关山重重,往复动辄以月计,使他大有鞭长莫及之感,虽然这次又派出了一批军政干部,但相比于那里如火如荼的抗战形势照样力有不逮。

“中央还得进一步实行对山东抗战的直接干预,我看很有必要把我们的主力军队之一部开过去,在日寇背后插上一把利刃!”毛泽东把自己的决议尽情宣露,与朱德、刘少奇等人商议。他指着舆图上的冀鲁交界处,提高了声音:“据黎玉同志说,这块地方党组织的群众基础较为雄厚,‘七七事情’后,我党在这儿最先树起了抗日的大旗。有道是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齐鲁多行侠仗义之人,这里的人民既有强烈的正义感,又有不甘屈辱的血性。而且此地跟我冀中、冀南抗日根据地相毗邻,可以形成互为掎角之势,相互支持,借势生长。我看,主力军队开往山东的第一站就到这里打打场子,试试身手吧。”

朱德说:“敌强我弱,充实发动群众壮大我军气力,这是当务之急。冀鲁边人民有反抗侵略的传统,向导长城抗战的宋哲元将军就是乐陵人,在喜峰口耍大刀片砍鬼子的战士许多就是冀鲁边人,以是我主力军队进军冀鲁边,容易扎根,便于生长,我看可以。”

刘少奇弹弹烟灰,说:“冀鲁边有许多别处没有的优势,但也有先天不足,这里全是平原地带,毫无天险可以依附,很不利于我军开展机动灵活的游击战。”

毛泽东哈哈一笑,说:“少奇说的这点,我也思量到了,我们在江西跟蒋中正的军队兜圈子,在山西跟日军兜圈子,都是地利。在平原作战履历不足,我看我们可以当小学生重新学起嘛,事物总是有纪律可以遵照的,只要我们找对了纪律,任何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刘少奇点点头:“出水才见两脚泥,到斗争中去学习,这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让谁去打这个头阵呢?”

毛泽东略作沉吟:“朱老总,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朱德哈哈大笑:“主席你就不要卖关子了。”

毛泽东朗声说:“哦,我连卖关子的权力都要被你朱老总没收喽——我提议让三四三旅的萧华同志去,他堪当此任。”

刘少奇说:“北方局坚决执行中央的决议,全力支持主力军队东进山东,开拓新的抗日根据地。”

1938年6月下旬,晋南八路军一一五师驻地。

夜幕即将四合,炊烟袅袅,苍翠的山色一派沉静。萧华听着树丛间鸟儿的委婉啁啾,兴冲冲地走进师政委罗荣桓的房间。那时,他已接到八路军总部的通知,不日将奔赴延安抗大学习,完成自己学习的心愿,届时也将见到日思夜念的未婚妻王新兰。

殊不知,从他跨进罗荣桓的房间的那刻起,他的运气之舟已经悄然转舵,他将随着时代的急流驶入一片汪洋,搏风斗雨,与之浮沉。(本文摘自《血砺忠诚》,高艳国、赵方新著,青岛出书社出书)泉源:文汇网

结婚不久丈夫去世,女子坚持不再嫁人。为了拒绝追求者,自己划伤脸部毁容

战国时,梁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位被梁王后来赐号高行的女子,出嫁后时间不长,丈夫便丢下她和出生不久的儿子,一命呜呼了。那个年代,寡妇再嫁是很常见的事,高行因为长得非常美丽,寡居不长时间,梁国的多位达官贵人便托人前来说媒,想要迎娶她,高行都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