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主持的暂且授衔,彭真、陈云、叶季壮为中将,伍修权为少将

东线战场记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1960年4月20日,周恩来访问印度时与尼赫鲁会谈。 1962年,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不断蚕食我国领土。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情况下,为捍卫国家主权,我国对印度进行了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东线战场是在世界屋脊雪域高原的喜马拉雅山脉进行的,战争历时两个月,共打了两个

/wp-content/uploads/2020/7/Bv6rem.jpeg插图

▲1955年9月,刘少奇与周恩来、朱德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授勋酒会上。

1945年8月,毛泽东从延安赴重庆同国民党政府举行和平谈判,中共中央的向导职责由刘少奇担负。

此前,苏联对日宣战,苏联红军挥师进入中国东北,与中国军民一道打败日本侵略者。9月14日上午,一架苏联军用飞机从沈阳飞抵延安,走下来的是苏军驻沈阳的外贝加尔湖方面军(远东军)总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代表贝鲁罗索夫中校。陪同的是我军新任沈阳卫戍司令员曾克林。

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在王家坪会见苏军来使。贝鲁罗索夫口头转述了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正式通知,主要是对东北人民自治军流动范围的要求,建议中共迅速派负责干部去沈阳,协调苏军与中共的行动。

于是,刘少奇立刻召开中央政治局集会,听取曾克林汇报东北的情形。晚饭后,政治局继续开会,集中研究对东北的战略决策,集会一直举行到9月15日破晓。参加集会的,除刘少奇、朱德、任弼时三位书记和另两名候补书记外,康生、林彪、高岗、博古、李富春、叶剑英、杨尚昆列席集会。

集会决议,立刻建立中共中央东北局,以彭真为书记,陈云、程子华、林枫、伍修权为委员,赴东北代表中共中央全权指导东北党组织和党的一切流动,处置一切问题。

考虑到苏联军队有军衔,为了两军来往利便,集会决议,授予从延安赴东北的六人以军衔,并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的名义,以中俄两种文字书写了军衔授予书:彭真、陈云、叶季壮为中将,伍修权为少将,段子俊、莫春和为上校,落款时间为1945年9月16 日。

这次授衔成为解放军建军史上,唯一一次为国际来往而举行的个体授衔流动。

9月16日晚上,叶剑英约见伍修权,向他宣布了中央的决议。

17日上午,彭真等一行搭乘苏军的飞机脱离延安,飞赴东北。

刘少奇主持的这次暂且授衔流动,成为解放军对外来往的类型。(摘自《刘少奇在解放军军衔制度方面的孝敬》,原刊《党史博览》2019年第四期)泉源:文汇网

老红军口述最后的西路军脱困:几天滴水未入,跟着马才找到水潭

油画《战斗中的西路军妇女团》。图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1937年2月倪家营子战斗以后,3月中旬的一天,徐向前总指挥把我(当时我任总指挥部情报科长)叫到他的指挥部,问: “有无祁连山地图?” “有,是一个月前调查时绘制的草图。” “拿来我看。” 我回去迅

相关文章